DoNews > 专栏 > 北大博士卧底美团骑手,大数据垄断何人来管?
北大博士卧底美团骑手,大数据垄断何人来管?

938392565493006346.jpg

前一段时间,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亲身跑了一天美团,12个小时,送了5单,挣了41块钱,体验了骑手的艰险。

而在新闻报道出来之后,一位北大的博士站出来说,他早在2018年就跑过5个半月的美团。而且号称是全国单量第一的外卖团队。

相比副处长的一天体验,这位博士对美团骑手的认识要深刻得多。他的结论是大家都在做平台,零工经济就是一个牢笼,他不可能在劳动力市场上占据主导权。而大数据的垄断把骑手压榨到人类极限,成为了剥削骑手的帮凶。

大数据下的美团骑手

美团是一家互联网企业,它从一开始就使用大数据平台管理骑手。一个骑手在送外卖的过程中,大数据平台在不停地收集数据。

通过智能手机和上面安装的配送软件,大数据可以不断地追踪骑手的轨迹。包括骑手的运动状态,到达商家的时间、停留的时长,消费者住址楼层、等待消费者取餐的时长。

同时,大数据还会记录顾客的信息、商家的信息,商家每天订单的多少、重量、内容物,消费者的偏好与脾气。

如果消费者连续几次都不会给差评,平台就会适当延长预估的时间,所有的数据、每个人的习惯都可以让系统去学习和吸收。然后用这个系统给骑手规划路线、时间,提升送餐的效率。有这样一套数据支撑的系统,就可以把一切可以纳入的,都纳入到了可以计算的程度。

而一旦这套系统建立起来,对骑手的压榨也就变得极端起来,系统会根据大数据测算骑手达到的时间,尽可能的压缩时间,逼迫骑手们用各种办法越来越快的送餐。

譬如,一条正常的路线是5分钟,有一个小门抄近路可以只用1分钟,系统在记录很多订单的实际时间之后,会自动把1分钟作为参考。

平台通过奖惩不断推动骑手是寻找新的捷径,而一旦捷径被大数据确认,这个捷径就会成为标准,不走捷径的会被处罚。

如同生产线工人一样,随着工人熟练程度的不断提升,厂商会加快流水线的速度,在相同的工资下,让工人完成更多的劳动,获取更多的剩余价值。

在另外一个方向上,美团对骑手的收入也在用大数据控制,美团骑手一单能挣多少钱,一个好评奖励多少钱,一个差评罚款多少钱都是有计算的,骑手要收入过万,必须跑到相当的单量,付出相当的劳动时间。

在大数据下的美团骑手,跑的越来越快,但是单笔收入却越来越低,而美团公司通过大数据降低了成本,实现了盈利,完成了上市融资。

根据财报,2019年,在订单密度增大的情况下,美团单均骑手成本为4.71元,同比下降8%,当年,美团股价从下跌转为上涨。

缺乏保障的劳动者

外卖企业的架构是一层一层往下加的,有区域经理、加盟商、站长等等。由于这种用工模式,美团骑手实际上和美团本身并没有建立劳动关系。

美团的众包模式,美团和骑手属于劳务关系,骑手每天自己投意外保险,美团除了支付佣金外对骑手没有责任。骑手如果需要缴纳社保公积金等社会保障,需要自己缴纳。

美团的专送模式,则把责任推到了第三方身上,要缴纳社保,提供保障也是第三方的责任。而第三方往往会通过各种手段逃避责任。

譬如,2020年1月,广东台触电新闻曾报道,一男子应聘美团外卖骑手被站点要求自愿放弃社保,站点负责人表示双方是你情我愿的,放弃社保可以拿到更高的工资。

而美团骑手从事的工作恰恰是比较危险的,这种高危工作没有国家给予的各种保障,只靠商业意外险。

也正因为美团通过灵活用工模式脱离了自己的责任,所以美团可以用算法和制度不断压榨骑手,把送餐时间压缩到极致。

美团骑手面对的系统、顾客和第三方层层转包的老板,而无法直接面对美团公司,美团公司通过压榨所激化出来的矛盾并不会反馈到自己身上,而是由顾客、骑手和第三方转包上反应。

2019年12月22日,武汉警方通报,佰港城超市外发生疑似卖骑手持刀致人死亡事件,其起因不过是取货纠纷。

美团的用工制度加上大数据压榨,导致美团骑手的压力非常巨大,而这个压力的承担着并非美团公司自身,权利与义务的不对等导致。

监管美团不能靠自律

4月20日,美团发布公告,拟寻求以增发股票和出售可转债的方式,融资近100亿美元。

而美团2020年美团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人民币486.92亿元,美团并不缺钱给骑手一个基本的福利保障。

最近几年,关于美团用工方式的讨论就一直不断,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亲身跑了一天美团,代表了官方的一种态度。

4月2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宣布: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这个时间点有官员去跑一天美团,体验骑手疾苦,意味深长。

美团已经有相当的垄断地位,一方面在美团的大数据下来,骑手被系统压榨。另外一方面,商家同样面临着二选一,甚至零选一的选择。在阿里刚刚被巨额罚款的情况下,美团恐怕也难逃罚款。

而比罚款更重要的是,国家需要给美团模式下提供劳动的美团骑手以保护。不能以灵活用工的模式减免掉美团的责任与义务。

美团并不仅仅是一家企业,而是代表了互联网时代的资本方,如果资本方通过大数据等手段无限压榨劳动者,又可以合法的逃避责任,让激化的矛盾爆发,会大大提升社会稳定的成本。

所以,监管不能靠美团自己,社会监管部门必须出手,出台相关政策,平衡资本与劳动者的关系。不让大数据成为劳动者的牢笼。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