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2020年4月游戏推荐四月你不应该错过的那些作品
34分钟前
明前茶再提速顺丰架设茶行业“高架桥”
49分钟前
e签宝正式加入CSA云安全联盟,全力保障电子签名云上安全
49分钟前
《eBASEBALL实况野球2020》亚版7月9日开售
50分钟前
观看人数高达133万!NASCAR线上赛打破美国电竞赛事收看记录
55分钟前
2020年首季混合型基金TOP20:华夏乐享健康拔头筹最高收益25.81%
1小时前
多款产品已经官宣罗永浩直播带货清单够长!
1小时前
多款产品已经官宣罗永浩直播带货清单够长!
1小时前
2020年首季主动股票基金TOP20:最高收益26.9%工银瑞信占据前三甲
1小时前
PS4《海腹川背Fresh!》繁体中文版将于4月23日发售
1小时前
4月初上市英菲尼迪2020款QX60到店
1小时前
4月中旬上市曝新款英菲尼迪QX50配置
1小时前
净利润创五年新低比亚迪称是这些原因
1小时前
马斯克不再嘴硬工厂停产呼吸机免费送
1小时前
疫情肆虐这桩超200亿的并购案或取消
1小时前
后驱光环国产凯迪拉克CT44月8日上市
1小时前
传闻:《EldenRing》超脱游戏的宏伟世界和百科全书式的历史
1小时前
《仁王2》图文流程攻略-暗影篇主线:尸山冰河(下)
1小时前
斯莱克:觅灌云定位为“C2M云制造服务公司”
1小时前
太化股份“不务正业”却频繁在信披上动手脚为保壳花样百出
1小时前
高营收高成本,电力公司过去一年过得怎么样?
1小时前
戏精登岛!类狼人杀语音社交游戏《风暴岛》愚人节正式发售
1小时前
靖远煤电营收净利双降应收账款同比大增217.17%
1小时前
网曝特斯拉电动皮卡Cybertruck预订量已超60万辆
1小时前
广汇汽车:广汇集团再质押1.4亿股累计质押其55%持股
1小时前
什么?NPC要复仇?仙境传说RO手游四月活动开启
1小时前
期货市场早盘多数下跌能源化工品涨幅居前、LPG继续领涨
1小时前
公募基金一季度平均收益率-0.81%另类投资最高为2.43%
1小时前
阿里健康:支付宝医疗健康服务消费增长16倍
1小时前
天津城投集团:拟发行20亿元公司债券
1小时前

粉圈举报常态化,终究会带来什么

三声 2020-03-02 11:33:35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三声(ID:tosansheng),作者 : 任彤瑶

2020年2月29日晚10点,非盈利同人作品储存网站Archive of Our Own(简称AO3)发布微博称,发现中国大陆用户无法正常访问网站,经过志愿者排查,这次连接问题并非由于AO3服务器所导致。

虽然关于AO3被隔于墙外的原因说法不一,但毫无疑问,这个同人创作平台在过去数日中成为了一场粉圈斗争的讨论焦点之一。

这场始于明星两派粉丝的纷争,经过多日发酵,外扩波及了几乎所有同人创作圈层,引发了一场对举报、粉圈文化、同人创作的大讨论。

同人,是指文学、动漫、影视等作品的爱好者,在原作的基础上,利用不同的表达方式,对原作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背景设定等进行二次创作产出。

由网易出品的LOFTER乐乎,是一个兴趣社交轻博客平台,也是如今国内最大的同人爱好交流集散地之一。AO3则是全球知名的同人作品网站,为全世界超过35,000个同人圈储存了近550万件作品,在29日前国内可以直接访问。

可以说,在微博之外,这两个网站是国内同人生态圈的最重要组成部分。

2月初,一位作者在AO3上发布了王一博、肖战为主角的同人文《下坠》,开始连载更新,并将AO3、LOFTER的文章链接放置到微博中。由于该同人文涉及边缘题材,讲述陷入性别认知困境的性工作者与未成年学生的爱情故事,作者在AO3中标注了阅读分级警告,并发表长微博对该文章进行了设定说明预警。

24日起,《下坠》一文开始在微博的“博君一肖”超话中被大量推荐,同圈画手围绕此文创作的衍生配图也得到热传。但是,由于肖战在该文中的包括性别认知障碍在内的多重设定,引起了唯粉强烈不满,认为这是对自己偶像的侮辱。

26日下午,肖战唯粉发起反黑号召,鼓励举报《下坠》及其作者账号,并附带了该文在LOFTER与AO3中的截图。他们开始大规模转发相关截图,@官方媒体与网警,并大量向主管单位发送举报邮件、拨打电话。《下坠》一文作者的微博被迅速封号,其余同人写作者也受到波及,作品或账号被封禁。

这场举报被认为波及到了LOFTER与AO3这两个重要的内容创作平台。LOFTER的作品被批量封禁的消息开始出现。有网友注意到,LOFTER的App Store评分中出现许多一星差评,LOFTER评分一度跌至3.8。

关于一星评分的出现的时机和动机等众说纷纭,也有人指出,LOFTER的清理行动在二月初已经逐步开展。

让众多同人爱好者感到不满的是,作为一个全球性的内容托管网站,AO3在国内同人创作者中覆盖了更多的圈子,但随着《下坠》的举报为有关部门所注意,AO3被“墙”的风险正在迅速增高。

2月27日,#227大团结#的微博超话创立,欧美圈、二次元圈、原耽圈和其他明星的粉丝圈等,纷纷加入了对肖战粉丝及肖战本人的批评与围攻。#肖战粉丝举报AO3#于当天登上热搜,随后消失。在这场“战斗”中,肖战粉丝反复提及,不是为了举报平台,仅仅针对文章。

然而,2月29日晚,AO3无法正常访问的消息再次引爆了讨论。这场举报与对抗的结果令所有同人爱好者都难以接受。截至今日,这场覆盖多个同人创作圈子的举报与反举报风波仍在继续。

不知何时开始,举报成为粉圈攻讦对抗的必备手段。“内部互相举报,已经成为饭圈生态的一部分了,很平常,大家觉得你说的话不好听,造谣,或者抹黑艺人,都会举报。” “博君一肖”的CP粉J和C说。

“理智的直接打卡举报,不理智的,直接去上门找人骂人,但这是最不能做的。”在目前的饭圈氛围下,对骂是被不认可的失礼行为,会为明星“招黑”。在粉丝组织的“反黑”指南下,整齐划一的控评、同样格式@大量官方媒体与网络管理部门,已经成为一套排除异己、“反对抹黑”的标准饭圈流程。

这一套规则被饭圈人群或自愿或被动地遵守着。J和C都感到到一种深刻的撕裂。她们清楚意识到,反黑举报是一种畸形的饭圈文化产物,但看到自己的爱豆被骂,她们感到无法袖手旁观,一边清楚它的不合理,一边又不得不承认这些已存在手段的必要性。

“在粉圈人眼里,你不花钱不做事不空瓶不做数据,你就是白嫖追星。如果追星,除非真的很佛系,花花钱看看演唱会,可以啥都不管,但只要你看微博,关注大粉,都会看到不好的言论,看到反黑链接。看到那些话,你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微博博主@可达之境认为,粉丝文化是一种独属于晚期资本主义社会的新鲜产物,蕴含着无可抑制的“自我物化”冲动。“在这种文化下,观者被驱使着成为商业景观的附庸,而这一景观时刻都在复制和变异。”

饭圈的举报至今已经缔造了多条新闻:PGone的演唱会备案被举报、《创造101》两位成员的粉丝分别以对家侮辱历史名人、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理由,在全国文化市场举报平台上竞相举报。

值得注意的是,对举报的默许,以及举报结果的有效性,让“善用举报”成为如今饭圈的基本技能,其方式也从挂反黑链接,逐渐发展为直接通过官微、举报信等方式向公权力机关举报。可供参考的段子是,至少在2018年紫光阁评论PG One歌词低俗时,粉丝们对权威还不熟悉——有一部分人把“紫光阁地沟油”刷上热搜。现在,@紫光阁、共青团中央已经变得轻车熟路。

举报始于粉圈“反黑”的被迫防守,但举报的常态化与扩大化使其早已经成为日常动作,成为受害者“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反扑手段。现在在紫光阁的微博下,已经出现了为了反举报而“举报肖战粉丝试图将娱乐圈内部问题上升至国家层面”的举报。

同为肖战粉丝的小尹认为,肖战一部分粉丝将自己的幻想投射到偶像身上,塑造成自己想要的角色,无法接受偶像的形象被进行其他形式的解读。“工具的丰富化、媒介的多样化、组织动员的线上化,以及最近这几年愈发蔓延的反智、低幼和批斗风气,让相互攻击变得更为简单易得,所以群体对立更加严重。”

J发现,饭圈中的“粉籍”越发重要,这决定了你的立场和此后所有行为的评价标准,一切看身份,“我们只要被打上CP粉的粉籍,那么惹怒CP中的任何一方的粉丝,另一位正主就会挨骂,最后变成两家一起骂CP粉。”

作为韩国男团seventeen的粉丝,同人文为小黄提供的是重新审视和理解偶像的视角。“同人文可能听起来不是很上台面,部分粉丝会觉得文里面的角色out of character(和原来的人设不符)。但因为我只是普通粉丝,看到写手用自己的角度去构建爱豆看不见的部分,会觉得通感打开。即使不是我认可的部分,也会提醒我自己多去观察和理解爱豆,不要吃别人咀嚼过再给我的食物。”

如今小黄打开自己的LOFTER收藏夹,一些她很喜欢的同人文已经消失,她对这种互相举报的氛围感到难过和不可思议。她认为同人文中的明星形象,更多是一种粉丝重新抽象组合的产物。

“有些文像是借爱豆的身份安慰在生活里受苦的人。可以说是来自同担的爱。说到底只是圈地自萌。粉丝看之前就应该分清楚这个不是现实,不能上升到明星层面。上升了难过的不还是自己吗?”

AO3创建人、作家Naomi Novik谈及粉丝同人文化与官方间的冲突时曾指出,一些公司以及作者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成为流行文化中的主流,但与此同时,又想完全控制人们与他们作品互动的每个层面。Novik认为,这种控制是极不公平的,这相当于冲进操场对孩子们嚷嚷“你们的玩法是错的”。

名侦学院的粉丝小欧打了个比方:“就好像你觉得一家餐厅的饭不合胃口,就冲过去把人家的房子都烧掉。”与类似的比喻在这次讨论中被不断提及,无法容纳异议,滥用举报造成恶果,在AO3被封后成为公众强烈抨击的要点。

也有微博观点批评,真正需要改变的是分级制度的不健全而不是成年人的创作自由,举报的粉丝无法包容不同立场与意见,选择诉诸强权力达成主观目的。

在AO3被封后,最初发起举报的粉丝“巴南区小兔赞比”清空了所有举报号召相关微博,置顶了一条道歉消息,表示“真的没有预料到这个行为会对其他圈层造成影响。”可在数日前,她曾点赞另一位粉丝的朋友圈:“扫黄打非我们没做错,维护公平正义也没错,举报舞蝗一点也没错,我们遵守国家法律,并且履行了公民义务行使了公民权利。”

LOFTER的App Store评论区被五星好评刷屏,评分重新上升到4.8分。许多用户的评论透露出无奈甚至恳求:创作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不要再互相伤害。

从始至终,双方似乎从未真正有效地沟通过。

尽管不是同人爱好者,小锦对这次举报仍然感到愤怒,联想到此前因举报造成的种种事件,她觉得心有戚戚。小锦的妹妹是一位AO3的二次元圈写手,在无法访问网站后,她和同好们只能通过百度网盘传阅作品,但这个途径传播的作品总会很快就会消失。

随着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的施行,平台与社区的创作分享的尺度收缩前所未有地紧迫,不能断定这场举报纷争是AO3被封禁的全部原因,但滥用举报带来的伤害首次让圈层众多的同人爱好圈得到同感。

微妙的是,由各种同人爱好者共同参与的反对举报的“227历史时刻”超话,已经建立起了反黑小组,尽管大家强调了不能举报的原则,但控评与反黑这一套熟悉的饭圈规则,再次在反对举报的行动中高效地运转起来。

2019年,AO3获得了雨果奖最佳非虚构相关作品一奖,Naomi Novik发表了获奖感言:“同人小说、视频、画作、广播剧……所有同人作品都凝结着一个主题:艺术创作不是孤岛,它诞生于群体之中。这也是AO3的本真含义。“

不要滥用举报分割你我,不要让创造变成失语的孤岛。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