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油价大跌产油国会议延迟引发对价格战停战的怀疑
26分钟前
国泰君安证券出大招,四高管分工大调整,新业务布局浮出水面!
50分钟前
博世发起Project3F项目研发容错性自动驾驶车出故障仍安全移动
58分钟前
当消费刺激政策来敲门2020年家电行业的21个关键Q&A
1小时前
科创板减持新规全解析
1小时前
CognitivePilot研发牙签尺寸雷达传感器可用于自动驾驶汽车
1小时前
清华公开课:燃料电池汽车的整体构造
1小时前
凯迪拉克CT4领衔二季度这5款美系新车值得关注
1小时前
普及全车系奔驰CEO重申电动化目标
2小时前
迎报复性消费?众多企业遭遇无工可复
2小时前
最新声明:FCA全体降薪/股东大会推迟
2小时前
新款AMGE63旅行版将于4月下旬亮相
2小时前
二季度8款中国品牌重磅新车9万多能买中型SUV
2小时前

解题「云综艺」

三声 2020-03-06 12:00:51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三声(ID:tosansheng),作者 : 周亚波

疫情进程的深入进一步影响着文娱行业,在综艺领域,一些可以预期的变革正在发生。传统录、制、播的综艺制作流程在疫情期间被打破,多点协同录制、少后期或无后期、播送强调交互的特点带来了“云综艺”概念的诞生。

2月7日,湖南卫视首先上线两档“云录制”综艺节目《嘿!你在干嘛呢?》与《天天云时间》,分别由《快乐大本营》与《天天向上》两大节目制作团队制作。

随后,三大视频网站也先后上线了自己的“疫情特供”云综艺节目。优酷《好好吃饭》当周上线,与《好好运动》等一系列节目形成“好好”系列;爱奇艺则以“宅家”为系列名,《宅家点歌台》、《宅家运动会》、《宅家猜猜猜》陆续亮相;腾讯视频则有效利用手上的多重资源,推出了早晚两档《鹅宅好时光》节目。

爱奇艺《宅家点歌台》

“新玩家”也在加入。传统流程被打破后,长视频平台在这一时期纳入的、原本不常使用的“直播”,正是新视频玩家的强项。

这一期间,抖音、B站“云蹦迪”、淘宝直播“在线音乐节”、笑果文化先后与快手、抖音合作的在线脱口秀节目一一落地。线下娱乐转向线上的加持,成就了综艺形态的变化。在成熟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下,双方从不同起点出发,又走向相近的目的地,“云综艺”的边界被打破。

对长视频平台而言,命题作文解法受限,特殊时期成为了展示武器、启发未来的调整期,被动的颠覆创造了难得的低成本实验空间;对新视频平台而言,不论是将线下娱乐线上化,还是主动与内容产出方的新一轮合作,都是对流量转化路径的新探索;内容产出方则进一步从流程的简化中获利,“内容能力”的作用进一步被核心化、品牌化。

看似“各有心事”的创新当中,云综艺成为了不是风口的风口。一方面,行业对其特殊性和时限性有着相对清楚而克制的认知,另一方面,在命题作文下各自的解法,又都不仅仅来自特殊的疫情,而是与各自的需求相关,只是通过疫情放大。这也就决定了,“云综艺”注定不会是一时兴起的噱头,相反,它将具备长期影响力。

01 | 命题作文

对文娱行业而言,疫情的影响是剧烈而直接,但在各细分行业,又呈现着不一样的影响剖面。

院线电影在疫情期间归零,全国电影院基本处于完全关闭状态。在线电影和剧集内容在疫情期间有着良好的数据呈现,但均背靠着“存货”的释放。持续的繁荣需要持续的供给,拍摄期和播放期的错位,让影视行业的长期忧虑大过短期数据红利。

与线上电影和剧集不同的是,综艺相对较短的制作周期对应着两个方面。

首先,短周期增加了存货调取的难度。2月,热播综艺如《歌手》等的录制已然受到了影响,产生了“周深面对白墙竞演”等现象。相较其他线上内容,疫情会更快地对综艺内容产生影响。根据云合数据,相比剧集和网络电影,综艺节目是疫情第一阶段率先出现下滑的品类。

但在另一方面,短周期带来了应对的灵活性。“周深面对白墙竞演”正是综艺能、电影剧集不能拿出来的应对手段。对综艺而言,传统录、制、播的路径在非常时期并非绝对不可逾越,在特有的受众心境下,通过用特定的制作方式,制作出特殊的一类节目,成为了摆在平台和内容团队面前的命题作文。

“节目的初衷来自于对大家生活状态和内在情绪的洞察与共情。” 优酷综艺中心总经理郑蔚在复盘《好好吃饭》节目时表示。该节目在元宵节当天上线,采取日播的形式,每天中午播出。节目以嘉宾在自家厨房做饭为主题,22期后正式在二月底收官。

优酷《好好吃饭》

郑蔚表示,在元宵节前后,“宅家起居”成为了普遍存在的生活状态,吃饭成为了重要的一环,让明星展示自己做饭吃饭的方式,成为了加强陪伴感的一种选择。同时,节目选择的收官时间,也由疫情阶段特点的变化所决定。

《卧室电台》对《好好吃饭》的接班,就体现了疫情从全民宅家到复工后晚间休息时间的需要,这种弹性的综艺制作流程成为了此类综艺的一个切面。在“节目库存告急”和“全民宅家需求上升”这一对矛盾的大背景下,变更机理、缩短流程,成为了综艺录制过程中的必然选择,而就地取材、就受众生活状态取材,也成为了命题作文下的首要抓手。

爱奇艺奇马工作室总监、“宅家云综”的总制片人片人薄爽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宅家点歌台》节目最开始脱胎于疫情初期爱奇艺希望给整个社会打气的“拜年MV录制”,随着疫情的深入,在MV筹备过程中的沟通成为了群策群力的起点,在多方的讨论下催生了节目的诞生。

02 | 答题方式

命题作文的限制决定了,如何利用、统筹手上的有效资源,在最短的时间内筹备出一档满足观众在特定状态下需求的节目,是这类节目的思路来源,也在注定的“同质化”下,考验着平台的资源和整合能力。

薄爽表示,在节目准备期,一些有密切合作的艺人就在“积极地希望为疫情贡献点什么”。最终,依赖着平台有保障的前后端制度、中台的机制,可以将众多艺人的素材更好地统筹管理。

优酷程阳工作室资深制片人、《好好吃饭》总导演程阳则在采访中表示,节目邀请到了很多优酷喜剧综艺、包括《乡村爱情12》《刘老根3》等热播剧集中的艺人,体现了优酷平台的喜剧基因。除此之外,其他嘉宾也给大家带来了未曾想到的惊喜。

“比如林永健老师和于和伟老师,你可能觉得他们和综艺不怎么沾边,但是他们在节目中表现出来的真诚和自然的生活状态,也都获得了网友的喜爱和积极反馈。”程阳告诉《三声》。

腾讯视频的《鹅宅好时光》同样充分考虑到了腾讯PCG整体内容的联动。2月27日的节目成为了手游《和平精英》的专场,游戏直播的看点和笑点被有效融入到了节目当中。难言、成果、UNNIE李振宁、淮伟与SKY李晓峰等几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嘉宾进行游戏合作,取得了不错的节目效果。

腾讯视频《鹅宅好时光》

直播成为了“云综艺”常用的节目形式,在这种相较传统综艺路径更加“向外跨一步”的形式下,综艺的边界在特殊时期被临时模糊化。

这种背景下,B站、抖音、快手等新视频玩家的加入也几乎成为了必然。虽然在宣传中未必会提及“综艺”,但从内容上看,起点不同,但呈现内容与给观众的感受却大同小异,此外,从抖音、B站的“云蹦迪”,到淘宝直播的“在线音乐节”,再到到快手和抖音的“在线脱口秀”节目,此类内容还承担着“线下内容线上化”的任务。

2月22日,快手联合笑果文化推出的《诞愿人长久》节目正式上线,节目以李诞为攒局人,以“云串门”为核心,串联起笑果脱口秀演员、艺人、快手红人。28日,抖音联合了李诞等多位喜剧大咖的《欢乐dou包袱》正式上线,并宣布流量扶持计划。

微信图片_20200306102252.jpg

快手X笑果文化 《诞愿人长久》

“我们正好是空档期。这段时间没有大的综艺节目录制,本来李诞在这段时间应该在准备线下脱口秀的事情,也正好腾出了时间。”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贺晓曦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贺晓曦表示,一方面,公众在特殊时期对节目外在包装的要求较为宽容,但对喜剧核心的需求没有太大变化;另一方面,特殊时期更能让笑果文化这样有比较突出内容能力的公司迅速获得亲睐。作为内容产出方代表,笑果文化一直和各大平台都有联系,也在疫情期间迅速获得了不少邀约。

这进一步说明了,在疫情这样诸多方面受限的“特殊时期”,原生内容能力将进一步成为综艺制作方的重要标签,在各类流程简化的前提下,平台尤其是“新玩家”将更看重这类带有垂类标签的内容供应者,以求路径的简化。笑果文化这类公司的价值被进一步放大。

03 | 交卷之后

缩短周期,简化流程,快速上线,在受众的宽容度下,这类短周期、低成本的云综艺成为了新老玩家们的答卷。

疫情周期持续,“即兴创新”就将继续。当疫情结束,已经完成的“命题作文”将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着价值。

价值将首先在受到波及的综艺录制当中展现,不论是优酷《这!就是街舞》第三季的云海选,还是爱奇艺《青春有你2》的云录制和云评选,都将有效从“云综艺”从获得经验。

对综艺本身而言,更加长期的考验仍然是成本和收入的商业权衡。

对于C端付费较难实现的综艺行业而言,依托于流量的B端广告收入一直是重头,综艺的招商往往和立项筹备同步进行。相较传统模式,“云综艺”们几乎全部是裸奔上阵,没有广告,也成为了它们在另一个维度下与传统综艺区分的点。

缺少广告的原因是多元的。在当下环境下,“云综艺”大多以公益为名,以社会责任为出发点,反映了各大平台在商业命题之外的社会效用。从长期来看,不论是从简的节目形式,还是“用爱发电”的商业可能性,都缺乏长期持续性。

但这并不意味着“云综艺”成为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一次性买卖”。在视频网站话语权加重、综艺节目形式进入低模式创新的大背景下,这类受环境所逼的“即兴创新”与“压力测验”,所带来的启示在短期内难以诉诸商业端,但仍然在不可抗的空窗期中营造出了难得的“低成本”实验空间。

程阳透露,即便没有疫情,此前优酷也有“互动综艺”相关的设想,此次《好好吃饭》等直播节目的落地实现,让互动的因素在综艺呈现环节的作用直接放大。

在传统综艺的制作过程中,制作者从观众得到的反馈相对滞后。需要通过数期甚至下一季的节目来呈现,但在“云综艺”节目录制过程中,反馈是相对即时的,节目的播放过程与完善过程与整体流程一起缩短,发现、讨论、完善等过程得以加速。

郑蔚认为,虽然直播未必会成为此后综艺的主流,但这次的经验证明,它在陪伴性、互动性、时效性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为未来所用。“非正常状态下对制作过程的应急挑战,所积累的这些能力,将来都会有很好的呈现。以后我们还会用这样的方式去做各种‘云’的策划,视觉表达会非常不同,但一定要和合适的内容去匹配。”

对视频网站的综艺版块而言,降低成本、在广告收入之外寻求新的流量变现路径的需求是长期的;对新视频平台而言,更高效地进行流量转化、通过内容打通新圈层也并非一时之论;对内容产出方而言,打造自身品牌价值、强化垂类标签,也一直是保持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它们都不来自“特殊时期”,却在云综艺之后,朝着某种常态而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