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供应链,麦当劳的杀手锏
供应链,麦当劳的杀手锏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李北辰(ID:future-is-coming)作者:李北辰

不知不觉,2020行至年尾,梳理一年来的笔记,倘若总结我个人最关注的关键词,那么排在前列的一定是:供应链。

20世纪初,英国政治学家麦金德有句影响深远的名言:“谁统治了东欧,谁就统治了大陆腹地;谁统治了大陆腹地,谁就统治了世界岛(欧亚大陆和非洲的合称);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世界。”

但时代变了,这句基于地缘零和博弈的名言,早已显得迂腐不堪。在21世纪初,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学家帕拉格·康纳在《超级版图:全球供应链,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中的名言:“在21世纪,供应链是一种更深层次的组织力量,谁统治了供应链,谁就统治了世界。”

2020年,我在很多产业都更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无论在哪个行业,尽可能地挖掘和梳理远离媒体聚光灯的供应链,都是真正理解这个行业的关键。

就在不久前,美国老牌制造业和工业营销公司Thomas评选出2020年12个最佳供应链企业,排名前三的分别是:苹果,亚马逊,麦当劳。

科技读者对苹果和亚马逊的入选不会感到意外,但对麦当劳高居第三,或许多少有些意外。

图片

嗯,很少有人在大口咀嚼汉堡时能够想到,麦当劳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最大的跨国连锁快餐企业,除了精简的产品结构与标准化的产品属性,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精密的供应链体系。

中国餐饮行业近期最大的供应链新闻,正是来自麦当劳。几天前,麦当劳中国宣布携四家核心供应商,泰森,宾堡,新夏晖和紫丹,在湖北孝感建设麦当劳供应链智慧产业园。通过将食品生产,环保包装,冷链配送等核心资源同时聚集湖北,麦当劳将进一步完善在中国的供应链布局。

对于麦当劳而言,这无疑是他们进入中国30周年的关键节点性事件。

对于中国餐饮界而言,麦当劳对供应链的“精细化拿捏”,无疑值得更多中国企业借鉴。

供应链本土化

2019年,中国餐饮市场规模高达4.67万亿元,但整个行业高度分散,产业集中度较低。根据中国饭店协会与新华网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餐饮业年度报告》,排在各业态前列的百家领军企业营业额合计不足2000亿元,占行业总量不足5%,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这与餐饮行业“高频低效”的发展模式有关,其在供应链,成本结构,标准化等相互嵌套的环节,均存在明显痛点。比如越来越多企业意识到,优质高效,且有韧性的供应链,是餐饮企业降本增效的关键——在同质化严重的细分品类,甚至是企业自身的护城河。上述报告就指出,超过半数的餐饮企业都将关注点落在了供应链管理上。

关于供应链,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借鉴麦当劳的经验。

2019年,麦当劳营业收入高达210.77亿美元,目前在全球拥有近40000家门店,而中国是其全球第二大,也是发展最快的市场,2022年门店数量将达到4500家。

这种高速发展,与其供应链本土化策略有关。

由于麦当劳核心产品大多为预加工模式,流转体系高度简化,肉类,蔬菜,面包的采购直接来自于一级供应商和少量二级加工商。自1990年进入中国内地市场以来,麦当劳就开始建立并完善自己的本土供应链,据媒体报道,目前它在中国的食品,包装,玩具,制服和配送服务90%都是由本土农场和工厂提供,超过95%的食品在本土生产和加工,这让它不断夯实在中国市场的地基,并与其核心供应商结成稳定的共生关系。

产业创新样本

在本土化的基础上,麦当劳的供应链体系也在不断迭代更新。比如在湖北孝感,麦当劳与几大核心供应商,就选择以更紧密的产业集群的方式“协同进化”,从而诞生了3家世界500强及2家行业龙头企业集体入驻同一园区的场景。

具体来说,成立于1935年的泰森食品,是全球最大的鸡肉,牛肉,猪肉生产商及供应商之一(根据泰森公布的2020财年年报,公司2020财年实现营业收入可达431.85亿美元);宾堡集团是世界第一大烘焙食品生产企业;新夏晖由顺丰控股与美国夏晖合资成立,拥有美国夏晖物流在世界范围内超过40年的冷链物流经验(夏晖自1970年代就与麦当劳保持稳定合作关系);上海紫丹是国内A股上市公司紫江企业全资控股,专业从事食品纸包装印刷。

图片

上述几家企业将与麦当劳一起,入驻汉孝产业新城内的麦当劳供应链智慧产业园,后者规划面积超30万平方米,预计2023年建成投产,年产值近15亿元;年度规划产能包括3.4万吨肉类产品,2.7亿个面包,3000万个糕点和20亿个包装产品;产业园还将建设2.5万平米行业高标准冷冻冷藏和干货仓库,每年最多可提供1000万箱物流服务。

项目投产后,麦当劳对中西部的供应速度和效率将大幅提升——要知道,对于希望大力开拓中西部市场的麦当劳来说,孝感是武汉都市圈重要的成员城市,紧邻武汉“半小时经济圈”,可为食品提供理想的运输半径,辐射中西部主要城市。随着麦当劳及核心供应商的集体入驻,这里也将持续吸引都市食品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聚集发展。

选择在汉孝产业新城投资生产基地,是麦当劳创立以来在中国市场一次生产模式的创新。而现代商业的创新往往是一张网,如此大规模的创新不可能孤立发生,它往往需要合作伙伴更大的创新。比如,麦当劳及其供应商在汉孝产业新城的集体落地,也是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首次探索以龙头企业引领供应链企业集中签约模式,更是首次为一个区域同步签约导入3家世界500强企业,这本身就是一次产业发展模式的创新实践。

创新绝非偶然,其中蕴含着清晰的产业逻辑。

从麦当劳及其供应商角度,3家世界500强和2家龙头企业同时入驻,一个重要的必要条件,是他们之间已合作多年。以麦当劳为龙头和枢纽,几家企业的产业配套,是经过市场验证的确定性需求,过往多年的相互信赖,让他们几乎没有磨合成本,集群式发展还能让他们更好地管控成本,且在配合度上真正做到“同频共振”。

从产业新城运营商角度,借助麦当劳与核心供应商的共振,这也是华夏幸福为城市导入产业集群的全新样本。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科技领域常见的罔顾真实需求的“刻意”创新,这次全新样本的涌现,更像是产业新城运营模式的顺势而为。

首先,在专业维度,都市食品是华夏幸福重点关注的产业方向之一,他们一直扎根行业,深谙餐饮产业链的细枝末节,对中国餐饮产业发展的现状和未来,有着深刻洞见。除了湖北孝感,他们目前已在河北霸州,河南武陟,安徽和县等地打造都市食品产业集群,先后引入世界500强益海嘉里,中华老字号稻香村,知名川菜海底捞,国内快餐领军企业华莱士等众多国内外知名企业。

其次,在时间维度,为城市导入先进产业集群这件事,华夏幸福已经做了18年。过去整整18年的实践经验,让他们有能力为不同企业选择最匹配其发展需求的产业服务。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服务模式也一直在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进化迭代——比如,凭借对餐饮产业链的了解,当他们坚信“集体入驻”对麦当劳和其供应商来说都是最好选择时——尽管此前并没有相似案例,他们也一定会把这件事推进下去,并将这次成功的创新实践,继续沉淀为自身的产业经验,成为他们下一次为企业服务的养分。

因此,当我们在谈论这次产业新城的创新样本时,除了看到浮于海面的“冰山”,更该看到隐匿于海面下的深厚“积淀”。

而对于餐饮行业而言,上述产业样本,也提供给业界一个理解麦当劳商业逻辑的供应链视角。

你会清晰发现,在这个“谁统治了供应链,谁就统治了世界”的时代,麦当劳这样的龙头企业,其实是在以供应链为媒,编织一张以自己为核心节点的价值网,并将核心供应商的利益,嵌入到与自己“共生”的发展体系中,最终,当这张价值之网日渐壮大,当核心节点的力量日渐强大,其商业壁垒也就自然建立。

当然,这件事急不得,还是那句话,这往往需要时间的积淀。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