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二手行业能找回“消失的五年”吗?

互联网指北 2020-09-22 10:10:02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 指北BB组 恰同学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二手交易平台”的数据,正在成为衡量一个节日繁荣与否的重要指标——这一点在七夕表现得尤为明显。

据《闲鱼七夕报告(2020)》显示,今年七夕节,有超30万人在闲鱼挂出七夕相关产品,其中就有大量的人直接将收到的礼物放在闲鱼进行变现,并成功转化为一阵不可小觑的社交网络亚文化热潮,出现了大量“舔狗送的”、“女神不要的”为开头的段子/卖家秀。

而能够引发这样的周期性舆论热潮,按照行业语境的常用话术来形容:二手市场已经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的产业,也确实已经进入了人们日常的生活场景。

不过问题也出在这里。当我们谈论二手市场的时候,尤其是将二手市场与“繁荣”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总是差那么一口气。我仍记得我们上一篇文章的发布时间还在2016年9月。到如今,时间刚好过去整整4年,4年前,我们讨论的是二手市场是否正在从小众走向大众,而如今4年过去了,我们却仍然还在谈论这样一个话题。

如果我们稍微扩大一些视角,从这个行业走上高光就开始算的话,二手电商,似乎确确实实“消失”了五年。

但另一方面,这5年以来,二手电商行业事实上又并没有停止发展。并且在2016年之后,还有越来越多的二手电商相继出现。

例如,仅在2017年,综合类二手电商就有拍拍二手和享物说上线;而在垂直品类方面,二手时尚电商有红布林、二手书电商有阅邻和多抓鱼;二手母婴类电商有贝贝网闲置等众多品牌。

一面是经过五年,我们仍在讨论从前的话题;另一面,二手行业又确实在不断壮大,推陈出新。这样的现状显然疑问远远多于展望。

二手市场的“消失感”从哪里来?

其实一下子提出这层疑问,很多人会觉得“莫名其妙”。毕竟从数据层面来看,二手市场的发展实际上比我们想象得更快一些。

据艾媒数据显示,近年来,二手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用户规模已超过1亿人,2019年将达到1.44亿人。预测到2020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用户规模将接近2亿人次。

在平台发展方面,“二手交易”表现得也同样活跃。今年5月6日,转转宣布战略合并二手手机交易平台找靓机,合并后转转集团估值将达到18亿美元。

再往前推,2018年9月,阿里战略投资回收宝,并完成闲鱼和回收宝的生态共建。到2019年6月京东集团也对外宣布,旗下二手平台拍拍将与爱回收进行合并,共建线上线下二手交易平台。

考虑到长期高呼“流量枯竭”、“投资爆雷频发”的大环境,能够做到连续数年得到资本市场的长期巨量投入,完全可以证明“二手市场”的确是人们公认的未来增量市场,是从理论到实际都能带给行业积极反馈的主要方向。

然而矛盾的地方也在这里,资本的繁荣似乎并没有换来行业的成长。或者更准确地说,二手交易始终没有发育成熟。

以“消费体验”为例。在过去所谓的传统经济时代里,人们潜意识里默认“二手商品”等同于“使用价值受损的商品”,质量低下,从而只将“二手交易”的最终诉求定位为“二手”这个商品定性,来寻求一个更具性价比的“替代性解决方案”,不会在真正的刚需上来轻易踩雷。

而这种“不信任感”在互联网时代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甚至有所放大:一方面大量的C2C、C2B2C平台的出现,让二手交易的渠道大大丰富,从而“量”上放大了买家的选择空间;但另一方面,商品本身多样性及复杂性的增加,也同时增加了风险的多样性以及风险出现的空间。

举个比较出名的例子。2018年11月,湖南卫视著名主持人沈梦辰通过微博表示,自己在闲鱼上卖衣服时被买家骗钱,同时还晒出了详细的聊天截图警示网友谨慎交易。

“一开始是有人要买我的衣服,但她却说无法付款成功,原因是我没有开通二手交易”沈梦辰在微博中表示,“当时一心想着赶紧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再加上她在那边不停催促,我基本上没有思考的时间”。

而这个细节带来了进一步的风险“所以当她给我发来一个‘官方’页面时,我就按照她说的做了,虽然中途出了几次风险提醒,但是我都来不及看”。

享受更多资源倾斜的明星尚且如此,放在我们身边,这种事情就更是屡见不鲜。

例如上个月,我的朋友小浩就也在二手交易中上过当。

小浩是个“搞机”爱好者,经常在二手平台上淘换各种手机进行真香体验,也自诩自己对于数码产品的了解程度在消费者的平均水准线之上,大约能领先两个“手机贩子”的身位——但这样的积累仍然没有帮助他成功避雷。

据他描述,他在验机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无论从外观还是从使用体验来看都没问题,算“准新品”,但大概四五天之后,这款H品牌的明星手机开始出现黑屏死机现象,“我当时想着可能就完了”。

第二天,该品牌维修中心的工作人员实锤了他的这个猜测。人家拆开来一看,发现这部手机之前进过水,主板大修过,但修得并不好。

“我当然想着去找他(卖家),但是我找过去一看才想起,当时我虽然是在闲鱼上看到的手机,但却并没有通过闲鱼交易”。

“开始是在(闲鱼)聊,然后他(卖家)要求上转转,就是经常卖手机的都有自己常用的平台,再加上转转有验机,想着无所谓,就答应了”。

“中间我们还加了微信,就是方便聊天。手机其实聊得挺久了,大概一两天吧,价格砍下来300多,挺满意的,也没要求验机啥的,就在微信上直接交易了”。

“至于后来手机出问题,我找他(微信)就已经被拉黑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在平台外交易的平台都不负责,只能自认倒霉吧”。

(我和小浩的对话记录)

这里还有个关键信息:无论是沈梦辰还是朋友小浩,他们作为二手交易参与者的画像实际上已经非常“优质”——不是第一次进行交易、是学习能力及经济能力更强的年轻人、在参与交易之前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资源积累——理论上,他们理应拥有稳定的消费体验。

一个无法提供稳定消费体验的行业,显然距离发育成熟,还有相当多的功课要去弥补。

其他传统二手交易场景中的痛点也鲜有改善,比如由于二手商品作为非标品,再加上交易过程中存在的巨大信息不对称,“二手交易”这个行为本身,实际上始终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成本行为:需求消费者支付更高的智力成本、时间成本的投入,才能获得稳定的体验。

这样的要求,怎么看都是标准的“小众产业”的路子,也很大程度上定义了现在的二手行业版图:游戏、数码等更接近标品的商品品类,成为二手交易的绝对主力,技术宅“狭隘”地成为了行业最核心的受众画像。

于是从2016年到现在,当我们聊起二手市场的时候,还是很习惯性地去谈到从小众消费习惯走向大众生活方式的问题,“消失感”也就这么来了。

当然,拥有这种感受也不是一件坏事。毕竟通过这方面的思考,我们至少能够明确定位一个方向:要摆脱这种小众的“消失感”,实际上是需要去重新思考那些参与到二手交易中的消费者们,真正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二手市场消费者们需要的是什么?

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答案其实是现成的,比如我们可以“借鉴”游戏圈。

2006年,随着Dota的出现,5V5即时对抗游戏开始流行;2011年,英雄联盟国服正式上线,此后不久,LOL挤下霸占网吧多年的CF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端游之一。

然而,当所有人都以为英雄联盟已经是流行游戏的巅峰之作时,2015年,王者荣耀的出现让人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流行。

虽然在游戏的圈子里,玩家与玩家的鄙视链一直存在,但无可否认的是,当王者荣耀将十岁左右的小学生到六七十岁的大爷一起收入囊中的时候,我们必须思考,为什么王者荣耀能够成为全民手游。

答案其实可以很简单:从Dota到英雄联盟,再到王者荣耀,游戏难度逐渐降低;同时,游戏设备也从笨重的台式电脑专业到更轻便的手机移动终端。

简单方便是王者荣耀成功核心秘诀之一,而在消费上,这种逻辑其实也同样适用。

对于消费者来说,随着二手消费频率的提高,其在生活中的比重逐渐加大,消费者也就越来越需要一个简单且可信任的模式。

这就像手机拍照超越传统相机变得更流行;王者荣耀超越LOL成为全民手游一样,这都说明消费者需要简单的消费体验,而且越是简单易操作的东西,越容易被消费者接受,然后成为流行。

问题也正出现在这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二手交易市场(包括后期互联网时代的二手交易平台)并没有这样明确的行业分工,导致消费者无法仅仅停留在“对商品质量负责”的终端角色上,而更多分担了产业职能,比如平台的选品、品控等等。

再具体一点:消费者在进行“二手交易”成为了实际意义上的交易核心,而所谓的第三方平台、产品则处于辅助状态,很难对于最终呈现效果进行有效干预,注定使得消费者对于平台的忠诚度和信任感不可能太高。

以二手手机交易为例,在购买手机之前,许多消费者对手机的了解并不深入。这也造成了许多用户在购买手机的时候无从判断它的真实价值。

再加上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消费者不知道卖家手里的手机具体什么成色,也不知道卖家的宣传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至于找第三方验机,由于不同的人工核验的方式、判断标准、个人能力、松紧程度的不同,检验报告也会存在一定的差异。

这也就在事实上造成了交易双方前期信任难以建立;后期出现问题,责任界定和维权也十分困难。这些也都在客观上阻碍了二手市场的繁荣和发展。再加上,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二手市场只是以注重性价比的价格敏感型用户为主,因此在这之前,绝大多数二手交易平台的发展方向必然会倾向于“占便宜”的路子。

因此实际上二手市场走出“消失感”、“小众感”,实际上有很直观的答案:

就如同七夕二手交易暴增一样,随着市场环境和消费观念的变化,二手市场里不仅有“占便宜”的消费者,也有越来越多以追求不同消费体验为目的的消费者。

与此同时人们对于消费体验和自身权利意识的不断增强,二手市场一味的强调性价比和便宜已经不再适合当前的市场环境。

这些因素都要求“二手市场”的参与者们必须要完成产业分工的规范化,逐渐从消费者手中接过本应该承担的“产业职能”,通过企业主动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的方式,来保障消费者的权益、稳定使用体验,从而来平衡二手交易场景中的必然痛点与必然需求。

二手市场从“玄学”到规范

说完问题,再说点乐观的。事实上已经有不少行业参与者们意识到了“二手交易”场景中的“玄学”色彩,并且开始向规范化行业分工的方向进行努力。而从目前的行业动向来看,“技术赋能”是最常见也最有效的手段。

例如,从2019年开始,炒鞋成为一种年轻人的时尚,一双经典的鞋子,有的能从几万块炒到几十万,也有许多人,为了追求一双自己喜欢的鞋子不惜一掷千金。

然而,在这种爱好和投机的背后,高仿、A货也一度成为阻碍鞋子在二手市场流通的绊脚石。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得物APP推出鉴别证书、防伪扣、包装盒等防伪套件,一方面保证了鞋子的品质,另一方面也重新建立了二手流通市场中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任。

同样的具有专业鉴定能力赋能,也在手机、数码领域内开始大量应用。

以回收宝推出行业领先的“天工验机”AI技术为例:

回收宝的“天工验机”,作为全球第一条完全自主的AI全自动化手机检测线,它能够识别104种手机缺陷,是人工验机效率的30倍。同时,它还能通过一机一拍、标准手机缺陷的方式,为每台检测手机输出稳定标准的验机报告。

整体上,就像得物APP鉴定球鞋给行业带来的发展一样,“天工验机”对于手机市场也同样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对于行业来说,AI验机产业线的出现,一方面提升了手机检测的行业效率,同时减少了因庞大的人工检测团队带来的巨大人力成本。

另一方面,二手手机作为非标品,人工检测二手手机,由于不同的人对手机缺陷的定义不同且无法避免,由此,将会导致二手手机在国家与国家,区域与区域之间无法高效简单流通。而“天工验机”通过AI检测,保证了检测报告的稳定可靠,标准的交易凭证,减少了区域流通过程中的阻碍。

而对于消费者来说,当专业的AI验机报告出现,曾经横亘在消费者和消费者之间,消费者和平台之间的不信任壁垒也开始被打破。消费者通过“天工验机”质检报告购买二手手机,也就再也不用担心翻车和欺骗的问题了。

事实上,阿里巴巴作为回收宝的资方,闲鱼作为回收宝的战略合作伙伴,相信未来“天工验机”将为闲鱼的用户提供AI验机服务,这就像淘宝成立之初,支付宝作为担保交易一样。相信回收宝“天工验机”在二手行业里,逐渐承担这样一个标准制定者的角色,促进行业发展的责任。

结语

正如前文所说,二手市场的存在价值显然是毋庸置疑的。但由于长期以来由于高门槛和交易过程中存在的巨大信息不对称,二手市场一直处于一种玄学的状态,一直在成长却一直长不大。

所以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还得回到行业本身上来,即通过标准化的流程从非标品变成标品,解决行业中存在的信任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而回过头来,回收宝推出“天工验机”,事实上也正是在解决这个问题。而当这个问题被解决之后,而整个行业发展也会逐渐产生良币驱逐劣币的效应。

事实上,今年特别是在疫情之后,第四消费时代的概念在国内逐渐流行起来,人们在遭遇疫情冲击之后,消费观念也开始逐渐改变,消费回归到价值本身的同时,二手市场也逐渐成为人们生活消费的里另外一种选择。

所以,最后还是那句话,二手市场仍然在从小众走向大众,但同时,我们也期望,在“天工验机”和得物验鞋这种平台诞生之后,四年后的今天,我们不会再继续讨论二手市场是否再大众的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