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疫情之下,刷脸技术服务大洗牌
疫情之下,刷脸技术服务大洗牌

上下班刷脸打卡,刷脸量体温,这些场景慢慢的成为了各大写字楼白领每天必经的流程工序,除这些已经实现了的场景,还有如刷脸进学校等这些还未真正进入市场的应运场景。市场对于刷脸这项并未完全打开的新技术在疫情前和疫情发生后是截然相反的态度。

2019是以刷脸支付为代表场景的刷脸技术快速推进的一年,同时也是买单方和需求方反应最大的一年,关于刷脸产生的个人隐私信息保密问题是讨论是最多的,许多人因担心信息泄露而拒绝使用这项技术。这也是刷脸支付近年来推迟缓慢的一个原因;与此同时,刷脸代理商诈骗的事件和终端使用商家对代理商市场推广模式的抵触让腾讯和阿里这两个刷脸支付底层技术的真正玩家不得比出来辟谣。

而在疫情之下,国务院用一致禁令,让所有指纹打卡的企业瞬间失去了考勤的衡量指标,最终大部分的企业转向了更进一步的刷脸打卡,这个转变的过程中,似乎没有人再提及数据隐私安全的问题,虽然刷脸被应运到了比交易支付更低安全等级的考勤上。可能有些人会对此产生不同的看法,认为特殊时期,我们并不能按照以往的规律来看待事情的发展。

冰火两重天的刷脸技术服务

笔者认识一位已经在刷脸行业摸爬多年的人士,这段时间让他看到了刷脸技术服务的不一样的情况,他坦言到:“在行业的微信交流群中,这段时间他经常看到有一些人因各种原因在出手自己的代理商资格权和整套服务的体系,而另外一些人却在各处发广告收购刷脸技术服务公司。”对于这样比较奇怪的现象。

他说道,其实背后真是的原因是需求方的剧烈变化所致,刷脸产业从最在出现到最开始的应运场景,背后得运营公司都将技术指向了需要高度信息保密得交易支付环节。拥有这个场景最多得就是分布于城市中各个地方的那些“商店”。而对于如此体量的市场规模,最好且最经济的方式就是采用层层体系的代理商推广模式。

其实在疫情发生后,刷脸的产业成了最为安全的无接触的信息传递模式,相比与额测温、指纹打卡,它都具备有绝对的优势。所以它就成了被广为接受的信息传递方式。此时我们看到整个刷脸产业的应运场景发生了大变化,刷脸成了一个可以应运在各个基础性信息传递层面的“许可证”,背后最大的需求方也从以前的街边小店转换成了相对更大的企业公司。这些新用户的的需求并不是只是需要技术的应运,背后技术产生的数据以及更为深度的服务是它们所需要的。

这立马打破了代理商模式的市场推广体系,虽然产生看着在特殊的时间段非常活跃,甚至可能在被特殊的时期教育之后,市场的认可和需求或许会大爆发,但这些市场却与这些代理商们无缘。

隐私安全是不是刷脸的拦路虎

刷脸技术的终极的目标是替代们身边所有的证件,所以说对信息的保密程度要求是最高的,在去年市场最火热的一年,为什么没有收割态度的终端用户和使用者,挡在前面的就是数据的安全问题。

通过疫情我们发现,如果将刷脸应运到了更为低等级的“个人许可证”级别时,用户便没有了太大的抵触心理,信息安全的问题也迎刃而解。因此对于刷脸的技术而言,并不是用户不愿意买单,而时在当下的技术和市场教育下,刷脸还应运不到级别最高的支付交易环节中,

通过相对低端的市场不断教育用户,反向的又培育除大量的行业级企业,最终让用户接受技术和企业这两个关键指标,这或许才是刷脸技术产业的发展的正确轨迹。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