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佣金,美团最大的伤疤
佣金,美团最大的伤疤

美团在质疑声中发布了自己的财报。

财报发布之前,疫情发生之时美团一直处在提高抽佣的舆论声讨中,外卖不再有红包补贴之后,讨伐声从商家到消费者是一个导向,财报发布后,美团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舆论的导向仍然没有改变,认为竭泽而渔就是美团的盈利模式。

通过财报看,美团去年一整年的外卖佣金总收入是496.6亿元,但其中骑手的成本支出就有410亿元。这样计算,8成的收入支付了骑手的工资。同时与2018年相比,外卖佣金率为12.6%,这并没有增长多少,这说明美团通过提高佣金比例来实现连续盈利的说法并不成立。

既然如此,美团又为何给商家带来嗜血生存的认识呢

在没有盈利之前,美团被称之为亏损王,及时美团当时已经是外卖领域的第一时,它仍然无法盈利。因此摆在美团面前的一个大疑问是,美团后来的盈利到底是达到盈亏平衡的规模化之后产生的效益,还是依靠提高抽佣产生的利润。

虽然美团已经连续三个季度盈利,但笔者认为美团仍让不能用自己的实力向外界说明自己是规模化之后产生的效益。在今年财报发布的电话会议上,美团的管理层坦言,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甚至二季度可能会产生亏损。这表明美团整体的盈利能力很脆弱,在运营出现一点波动,随机自己可能就会产生亏损。

除了美团自身的问题之外,美团这门生意吃力但不见得讨好

外卖的本质是餐饮,餐饮的特点是低毛利、高频、区位优势明显、除此之外,地方口味也是决定餐厅能否存活的一个关键因素。美团给餐厅在这些之外带来了一种新的可能性,也即即使区位并非绝对好,只要讨消费者喜欢,餐厅依然就会有不错的人流,所以是在以往的基础上增加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但即使如此,外卖依然是建立在餐饮行业三高一低的基础上,餐饮的痛点并没有被解决。同作为互联网企业,这是美团和阿里这样的电商平台不一样的一点。阿里颠覆了传统的门店生意,将卖家完全搬到了网上,而美团并没有实现一点,如果说阿里史革命家的话,美团只能算一个改革者。美团生意的仍然很重。

但美团向商家树立起来品牌形象是将自己扮演成了餐饮行业的革命家,完全可以创造出新的餐饮经营模式,这让大多数市场本药淘汰的餐厅开始寄希望于美团这样的外卖平台,以求蒸蒸日上。结果自然得知,美团最终并没有救活他们。

所以在外界的评论上,美团就被扣上了嗜血生存的帽子,随着外卖产业的普及,同时每年大量餐厅的倒闭,美团成了餐饮行业环节中最大的恶人。

佣金很刚需,美团需努力

从美团每年支付骑手410亿元的工资成本来看,在我们能看得见的时间内,美团不可能取消佣金模式。在佣金之外,美团模式无法找来400亿的纯利润来填补这个巨大的成本支出。佣金对美团来说,绝对是刚需。

美团在宣传中看似是降低了餐饮的成本,但实则并没有,外卖相比于堂食,配送成本占据了很大的成本支出,这是美团为何需要花费如此巨资来支付骑手的原因。美团给消费者提供了便利的同时,自己的成本同样显著提高。这是美团短时间无法解决的。

但这并不能说明美团就绝对无法摆脱佣金。直接向商家成交的单子中抽取份额,美团也可以逐渐转变为为卖家营销推广,依靠广告流量的模式来盈利,虽然本质没有改变,但这种逻辑似乎会让商家更愿意接受一些。逐渐连接到商家上游后,美团的利润点也许就不只是抽佣了。总归,美团在或长或短的时间内必须褪去这个伤疤。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