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趣店的危机真来了

陈少亮 2020-09-29 14:50:29

0.jpg

如果你问罗敏,趣店已经转型了多少次,做了多少种业务,恐怕罗敏自己都记不得了。最新转型的奢侈品电商项目——万里目,在疫情的冲击下,让趣店走到了真正的悬崖边。趣店真正的危机来了。

多次转型的趣店

2014年在互联网金融的风口上,趣店诞生,罗敏将第一个目标客户群体瞄准了校园学生,那时趣店有个更时髦的名称——趣分期。当时罗敏用速度第一的法宝城市校园市场最大的分期平台,趣分期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虽在众多的分期平台中遥遥领先,但同时也被贴上了众多的负面标签,先是大量没有偿还能力的学生出现多方的共债导致出现巨量的逾期,趣店离第一次系统性风险爆发只有一步之遥。

随后趣店便在贷后环节上线了全行业都有的暴力催收,这种方法止住了逾期的大规模爆发,但罗敏也看到了校园分期市场终结的信号,在国家的监管政策下,在极短的时间内,所有的分期平台都退出了校园市场,趣店也转型现金贷,为了摆脱自己与生俱来的原罪,趣分期才改名为趣店。即使在今天,学生和校园市场都是金融分期业务的禁区。

虽然校园分期业务失败了,但趣店攀上了蚂蚁金服这个高枝,不仅在支付宝的九宫格中获得巨量的流量,而且依靠蚂蚁金服较好的客户群体,让趣店的现金分期业务顺分顺风顺水,趣店成了互联网金融行业人人羡慕的公司。就在这一片大好的形式中,2017年终于登陆了纽交所,后来它的市值也是高达百亿,趣店和罗敏都迎来了自己最高光的时刻。

顺利不是永远的,互联网金融的高潮开始退去,趣店的业务同样开始衰落,罗敏再一次带领趣店转型汽车金融市场,推出大白汽车分期业务,但该业务迟迟没能见到收益,后来趣店还尝试转型少儿阅读,家政服务等等业务,但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如果说以上这些还不是太致命的话,那么失去蚂蚁金服的合作在流量上支持和股东们纷纷套现立场才是最致命的,自此之后趣店就被爆出多次的裁员风波,市值也是一跌再跌,趣店已完全不是曾经的趣店。

万里目
趣店最后一次机会的下注

2019年四季度开始,趣店自身原有的金融业务开始规模性收缩,直到今年3月万里目的上线,我们才知道,原来罗敏给趣店又安排了新的方向——奢侈品电商。但笔者看来,万里目的出现可以说是生不逢时,如果在没有疫情的影响之下,万里目不是没有可能,更何况万里目采用拼多多的低价策略,打出了百亿补贴,官方正品的宣传口号。但有了疫情,绝对是没有可能成功的。

从上游渠道上来说,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使得万里目的采购成本直线上升,而在销售侧,疫情是万里目最大额黑天鹅,消费者居家隔离,收入骤减,奢侈品的消费欲望直线下滑,并且,居家隔离的大量白领似乎也不在需要高端的奢侈品来维持自己的形象,因为社交几乎降到了冰点。

从趣店发布的二季度财报看,这样的判断是正确的。总收入11.67亿元,同比下降47.4%,净利润1.7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4.3%,除此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数据是,二季度营业成本3.66亿元,增长28.0%,当所有的都在下滑时,营业成本还在上升,这其中万里目“功劳不小”。虽然二季度相比一季度盈利了,但这也证明这可能是趣店最后的盈利了。

现在股价徘徊于一美元左右的趣店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选择退市,从此走向没落,要么再次转型,总之,奢侈品电商——万里目救活趣店已经没有机会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