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王兴乘风破浪
王兴乘风破浪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GPLP(ID:gplpcn)作者:看平地长得万丈高

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的王兴,无论长相,还是穿着以及行事风格,都不太像一个大boss,似乎更像一个互联网极客,他对传统领域的事情兴趣不大,但一聊起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以及外太空等话题,就不由自主地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作为典型的理工男,他一直笃定地坚信互联网能改变一切,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一切只需要找到一个发力的角度。

2020年3月4日,在美团上线10周年纪念日,王兴说了一句与时俱进且又耐人寻味的话:

“新的十年,我不祝大家一帆风顺,我祝大家乘风破浪。”

“我不祝你一帆风顺,我祝你乘风破浪”几乎是王兴创业生涯的真实写照。

2003年,美国当时的社交网火遍互联网,基于朋友圈的Friendster、Myspace都处于社交网的风口之上,发展得风生水起。

2003年冬,出身于福建龙岩、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26岁富二代王兴,在美国向导师请长假,停止了攻读博士学位,回国创业做校内网,王兴奉行的是“学习硅谷好榜样”的拿来主义,直接把Facebook的用户界面拿来用了。

最终,校内网卖身他人,成就了人人网的一段佳话。

接着,王兴又复制Twitter,做了国内微博的鼻祖——饭否网,后来饭否网也关门大吉。

在一次采访中,有个记者向王兴提出一个尖锐问题:“很多人说你始终没有做出一些颠覆性东西。”

其言外之意就是王兴总是借鉴别人,缺乏创新。

王兴则机智地回应:“创新和科学发现是两码事,向海外的优秀商业模式学习没有什么不妥,别人已经证明了这个东西有用,干嘛非得自己埋头创新做一个不一样的呢?我同意我所做的事情并非都是百分之百原创的,这也不是我所追求的。大家可能对发明和创新和创造的理解不同,原创是一回事,你做选择判断是另一回事。举个最夸张的例子,一篇文章里面每一个字都是汉字编码里面的,你所做的事情是通过重新排列组合展示一个不一样的想法。这其实也体现了一种判断。用户本质上关心谁更能满足他的需求,而不是谁用了完全不一样的想法。”

曾经,在王兴自己创立的饭否上,最大的大V就是王兴本人,当年,在那里他有十几万粉丝。

十年间,王兴在饭否上一共发布了一万多条动态。

王兴具有典型“INTP型人格”,长期保持着对多个领域旺盛的精力、好奇与一定的知识储备。

王兴喜欢了解名人轶事,爱读书。

他最喜欢读《道德经》、《孙子兵法》、《三国演义》等,当然,王兴时而也会流露出一些理工男罕见的文艺情怀。

他喜欢作家张爱玲、余华等。他曾专程找寻过张爱玲的一本非知名小说《秧歌》。

并求证到她的名字实际是英文名Eileen的音译,足见其对张爱玲喜爱之深。

他一度也热衷研究《追忆似水年华》、《仲夏夜之梦》的中文译名问题。

他喜欢陈粒,时不时点评一下陈粒的新歌。

王兴还有一个小癖好:喜欢下片,当然都是一些正常的影片。他喜欢看美国大片,比如《十二怒汉》。

坊间传闻,某段时间饭否服务器崩溃时的文案是这样写的:不好意思,王兴又在下片了,我们会马上恢复服务!

始终保持一颗旺盛的好奇心,从未停止研究一切经典,永远在用心观察生活,不怕向外界展示最真实的自己。

饭否暴露了他,也呈现了他。

这便是社交网络上的王兴,一个真实的、感性与理性兼具的、充满极客范儿的美团创始人。

一直以来,王兴都被业界和媒体誉为互联网行业最具前瞻性的企业家之一。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自创业以来,他先后创立了校内网、饭否、美团等公司,每一次都看准了风口和机会,令人不得不叹服他惊人的商业敏感和判断力。

三次清零,三次试水互联网社交之后,王兴将目光转向新的产品形态——团购+电子商务。王兴本人的思维方式也发生了一定程度的转变——更为宏观的思维逻辑、对事物本质的更多战略性思考。

著名管理学大师迈克尔.波特关于企业战略,有过颇为精辟的论述:“什么是战略?我们发现取舍概念为解答这个问题提供了崭新的视角。战略就是在竞争中做出取舍。战略的本质就是选择不做什么,没有取舍就不需要选择,也就不需要战略。”

在王兴和美团的战略价值观里,消费者永远是处于第一位。美团的消费者大部分在线上,这意味着线上广告的性价比远远高于线下广告。而“商家第二”绝不是说要放弃商家,而是指在广告预算有限的条件下,选择建立强有力的地推团队。

用王兴的话来说就是,“团购的本质在于服务。价格只是一时的,消费者最终需求还是会回到服务上。”

10年来,王兴带领美团从一个典型的小微创业公司,一步一步地在5000余家团购网站中杀出一条血路,成长为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巨头。

2011年,“千团大战”硝烟四起,各路团购网站纷纷使出杀手锏,在广告上发力。左手刚刚融资进账,右手就大手笔投放给广告。团宝网全年的广告投放费用是5.5亿元,糯米网投放2亿,大众点评的广告投放是3~4亿元。

面对竞争对手疯狂的挥金如土的广告烧钱行为,王兴陷入两难的境地。

跟还是不跟?这是一个如同哈姆雷特面临的“生存还是死亡”的难题一样。

美团当时账上资金捉襟见肘,更会导致现金流紧张;不跟,很可能会流失掉市场和消费者。

怎么办?

王兴经过深思熟虑,得出结论,即面向B端商家,广告的功效微乎其微,B端广告投放量再大再多,也不如线下端管用。而对于C端消费者,线上广告的性价比更高。

王兴有句话说的很精辟:客户分为消费者和商户两端,两端都很重要,都要服务好。如果两者有冲突,就应该选择把消费者排在第一位。如果没有消费者,商户是不会用我们的。

基于这样的认知,王兴在美团成立之初,就确定了企业不变的“一”:消费者第一,商家第二,在消费者身上获得价值。这是美团的使命和支点,是美团的定海神针。

当不变的“一”确定之后,人在面对其他诱惑时相对更容易克制。

于是,王兴做出明智的抉择,决定不打线下广告,没有无谓地“烧钱”。

王兴的判断是,团购是一个双向市场,一边是商家,一边是消费者。双向市场的特征是,一边越多,另一边效果就越好。

激战正酣之际,美团开发了上单流程、商家数据中心、自动结款等系统,帮助商户和消费者提升服务体验。

除此之外,王兴还放了一个大招。

大手笔推出“过期退款”业务,直接动摇“行业潜规则”。

通常,消费者在平台进行团购时,预先线上支付,在有效期内没有实际的消费行为,则宣告该交易作废,这笔滞纳金不会退还给消费者,而是归平台所有。

很多中小团购平台依靠这些过期订单产生的资金沉淀,运营周转下去。

美团的“过期退款”不啻于釜底抽薪,自断财路,却赢得了消费者的信任和芳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行业标杆。

后来事情的走向证明了王兴战略决策的准确。

待广告大战硝烟散去,资本市场迅速冷却,竞争对手们有的融资失败,有的大量裁员,最终在中国互联网的舞台中如昙花一现,最终陨落泯灭。

只有美团,成为笑到最后的赢家。

美团在“千团大战”后,交易额一路领先,狂甩其他团购平台,从50亿元一路攀升至460亿元。

作为美团的“最强大脑”,在王兴的办公桌上,台式机总是开着20多个浏览器窗口,笔记本电脑开着中国地图。

为了建立与消费者和商家的黏性关系,王兴带领着美团,已经找到了更多垂直的领域:团购、酒店旅游、电影、外卖…..

每一个单点都对应着一个深入而辽阔的产业,都拥有者无限的可能性。

王兴所要做的就是逐一进行单点击破,完成并联,之后全面切入O2O本地生活服务这个海口天空的广袤市场。

王小川曾公开表示:“我觉得中文互联网应该弄一个「王兴效应」,就是王兴同学要做哪一类型的网站,这一类型的网站就要火,而且离后续跟进者胜出就不远了。

王兴做校内,成就了开心网;做饭否,成就了新浪微博;这次做团购,不知道会成就谁。当然,不排除成就他自己。”

一切真如王小川所言,王兴成就了美团,也成就了他自己。

十年来,美团从千团大战中杀出重围,已经成为一家市值超过5771亿港元的上市巨兽。

今时今日的美团,在中国企业中市值仅次于腾讯和阿里,是中国第三大上市互联网企业。

2012年12月底,忧患意识深重的王兴担心以后会出现本地生活服务的新模式,干掉团购,于是在美团专门成立了创新产品事业部,由他的清华大学同学、美团二把手王慧文负责。

一开始,王慧文没有开展具体业务,而是从一个人的吃穿住行开始研究,科学分析在什么样的节点,算法和技术有可能打穿一个人的基本生活需求,提升效率。

如日中天的美团外卖就是这样一点点算出来的。

王慧文在测试的过程中发现,外卖业务的数据非常好,高频用户一周能下单3次点外卖,复购率极高。

他和王兴下决心把外卖当作一个重要的入口,投入资源。

美团做外卖的时候,饿了么已经在这个赛道深耕了4年,在8座城市开通了外卖服务。

王兴有一个著名的后发优势理论,即有前人趟路,后发者确定留给自己的难题只不过是实现方式的问题,与此同时,后发者比创新者更了解消费者和大众的需求,后发者的商业思维,通常能把1做到N。

基于这种后发优势策略,2016年,美团外卖决定先拓展20个城市来试水外卖市场。

大数据让美团确认外卖市场的巨大潜力。

于是,美团先学习饿了么,从被饿了么成功洗脑的学生用户入手,抢占外卖市场份额。

就这样搭着饿了么的便车,美团外卖横扫各大校园市场,直到2015年,美团自建配送团队之后才着手开拓白领市场。

接着,美团开始放大招,加快扩张的步伐,蚕食饿了么还有进入的城市。

此时,饿了么从2008年创立到2013年只开拓了12个城市,而美团外卖凭借着王兴的后发先至优势,到2014年10月,已经布局了200个城市。

之后,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经历了众所周知的抢市场、各自融资、玩命烧钱补贴用户等各种竞争手段,打得不亦热乎,亦逐渐决出胜负。

最终,2018年,饿了么以95亿美元估值卖给了阿里巴巴,创始团队退出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外卖大战。

而到了2020年8月,美团外卖的单日平台订单量突破4000万大关。

在美团外卖这一系列成熟算法的背后,其实也是王兴自己从“看到”到“看懂”再到“看透”的过程。

相信今天的王兴,已经透过战略家的远见卓识,以深远的目光穿透遥远的未来,正如王兴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所写的那样:

“十年一瞬,以客户为中心、长期有耐心、坚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拥抱变化、每天前进三十公里、我不会但我可以学、苦练基本功……这些我们相信的,是十年来我们一路前行的航标,也将继续指引我们远航。

今天是美团十岁的生日,比这更重要的是,我们将迎来更好的十年。新的十年,我们会在科技研发上加大投入,让科技更好地普惠产业发展;会在组织建设与人才发展上更上一层楼,为大家和公司共同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会继续努力创造社会价值,和大家一起共创美好生活。”

新的十年,王兴将继续乘风破浪。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