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2020跨晚的这三种声音,是B站需要凝聚的未来
2020跨晚的这三种声音,是B站需要凝聚的未来

图片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 懂懂本尊

峰值人气突破2.5亿,豆瓣评分却只有6.7,反观去年高达9.1的评分,这是成了还是败了?

2019年年底,在没有太多宣发的情况下口碑吊打各大卫视,小破站的跨晚第二天疯狂刷屏社交网络。

但是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第二届跨晚的口碑却两极分化,是今年的晚会效果不好了吗?可以说,每一个会员都有一个自己心里的B站晚会,内容的好坏原本就是主观感受特别强的事儿。而对于B这样一个互联网圈的特殊存在,你可以将2020年B站跨年晚会看做是一个集大成的“综艺”,也可以视作一个二次元与大众审美的矛盾结合体。

除了凑热闹的看客,老会员、新会员以及圈层之外的潜在用户才是这次晚会的主要目标群体。为此,我们与几位不同年龄、不同圈层的观众进行了交流,通过他们的感受,或许我们能够更清楚地看懂这次B站充满争议的跨年晚会。

三种声音,三个群体

01原住民的纠结与惆怅

作为一位在年度报告里显示为“过去一年每天定点打卡,至少在B站停留两个小时以上追新番、补老番、看游戏视频”的年轻人,25岁的张阳算得上是B站最典型的重度用户。

2019年跨晚的那几个小时里,他因为《魔兽世界》舞蹈秀、《权力游戏》主题曲、“武器大师”方锦龙的演奏激动地发了三次朋友圈。而今年,他只是在开场洛天依张开翅膀时截了张图,这也是他整晚唯一的一条朋友圈信息。

在他看来,很多不熟悉的面孔和内容加入,让自己第一次有了在B站上不知所云的感觉。

这种感觉的最直接原因,就是这次晚会内容重心的调整。纵观整场跨晚,与去年相比ACG内容的占比被肉眼可见地压缩了,开场的洛天依、EVA主题曲、LOL的应援曲等原住民们最喜爱的ACG内容屈指可数,相反谢霆锋、GALA、邓紫棋、崔健、毛不易等明星的高频率登台演唱,让他甚至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串台、跳到隔壁某家卫视新年晚会了。

“很多明星我压根都不认识,看他们唱歌有点看春晚舞蹈节目一样。”张阳如此说。

过去人们常说B站用户能够接纳新鲜事物,但对“恰饭”这件事的容忍度实在不高。因为“恰烂饭”或者“恰饭姿势不对”而引起众怒,在B站早就不是什么罕见的事。而这次跨晚的商业植入,显然没有被大部分挑剔的老用户接纳。

图片

张阳悻悻地说道:“本来以为葛平和腾格尔这两个鬼畜区大佬的节目会很欢乐,结果都变成了贼尬的广告。我不反对广告和赞助,毕竟谁都不可能用爱发电,都是要恰饭的,但今年的广告内容确实太多了。”他感觉整场晚会下来脑海中只记得一个元气森林了。“但这并不是什么好印象,我也不会去买。”

“你要问我好看吗,说实话跟去年肯定是比不了的,但公平地说碾压各家卫视的晚会没问题。只是后来转念一想,拿我自己喜欢的东西和那些不喜欢的东西去对比,本身就挺悲哀的。”张阳最后对整场晚会做了这样一个评价。

“第二天,我总觉得不是个滋味,就又看了一遍19年的跨晚。”

02非典型年轻用户反复横跳

身处辽宁大连,往年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离校放假的大四学生李思,最近几个星期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了寝室里。

这个跨年夜,她也被室友拉着一起看了B站的跨晚。平时对二次元内容并不感冒的她,并不是B站的典型用户,更多的时间她都是选择在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追剧、追综艺。

今年禁不止室友的安利,再加上各大卫视的跨晚大多是靠着流量明星一首又一首的歌曲来撑内容,她也在自己不喜欢的明星登台后抽空看了看B站的晚会。

李思不是那种疯狂的饭圈粉,平时热衷于各种娱乐圈消息的她只对自己关注的几位小鲜肉倾注全部热情。包括今年各家卫视的跨晚,她更重视上台表演的是谁,而不在意演的内容是什么。

图片

“其实说是一起看跨晚,实际上我一直在各个卫视跨晚之间不断换台,还有一个页面开着B站的晚会,每个台都有我喜欢的明星,有喜欢的我就切到相应的电视台看一会儿。“带着这样的心态,她对室友热衷的B站跨晚也只是好奇而已,“我就重点看了五条人、周深还有最后五月天的表演,其他的节目我都没怎么关注。”

03“好奇围观”的中年观众

当996逐渐成为当下互联网人的标配之后,加班早就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不过,或许是大家都有跨年的安排,31号那天晚上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职员都不约而同的提前早走了一会儿,曹越也是罕见地在8点左右就下班回家了。

“我也是一年前才注册B站用户的,而且不是很重度的那种。”曹越表示,自己只是偶尔闲暇时间会看一看喜欢的内容,特别是B站上面的国际关系、军事类视频。

是的,这位85后最近一直是在B站上了解这方面的内容。

曹越笑道:“男生都会比较喜欢军事类的话题吧,而现在很多短视频平台的内容都太Low了,大多是那种无脑吹,根本没法看。B站上面有很多高质量的军事话题内容,之前那个年度报告里,我看的最多的UP主居然是‘观察者网’。”

至于对今年跨晚的看法,曹越透露:“本来我没打算看这场跨晚的,那天下班回家后居然发现我老婆坐在电视机前看B站的跨晚,当时我还挺惊讶的。她平时是不怎么关注互联网的,这次居然看起了B站的节目。“惊讶之余,他也感叹B站的受众确实在不断扩大,“我自己其实也是新加入的群体之一嘛。”

曹越坦言断断续续看完了今年的跨晚,多数内容自己并不是很感兴趣。作为一位中年理工男,他很难get到那些当红明星的演唱、洛天依的开场表演、经典日语动漫歌曲等内容的精华。“我陪媳妇儿坐在沙发上看了整场晚会,但自己更多的时间是在刷手机。不能说节目不好看,只是看到满屏幕的弹幕,我并不像那些发弹幕的人那样兴奋,总觉得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虽然自己是B站的用户,但曹越总感觉自己依然游走在B站的主流圈层之外。看着满屏幕的“爷青回”,想象着屏幕前无数兴奋的年轻人,曹越的心情或许就像那句梗,“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B站的“第二次战役”

站在B站的角度,过去两年拓展用户的圈层一直是头等大事。

两年下来,我们在每个季度财报上的数据上不难看出,在寻求用户增量这方面B站做得相当成功。掌握着大量年轻用户、拥有超长的用户使用时长、用户属性不再那么单一、营收结构也开始更加完善,一系列的利好助推了B站股价在去年上涨超过了350%。

总的来看,破圈这件事B站完成得很好。相应的,我们也看到以知识区为首的各种新内容、新元素在B站的占比越来越重。这并不是坏事,对于怀揣远大梦想的B站而言,它需要更多ACG之外的内容来支撑破圈之举。

接下来,B站最难的“战役”则是要通过这些不同圈层的内容,将更多用户凝聚在一起。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这种挑战在这次跨晚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晚会第二篇章的月生中,那首动漫届神级IP《EVA》的主题曲《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可以算是整场晚会观众群体最割裂的时刻。弹幕上依旧全是满屏的“爷青回”但是同样也有无数观众完全get不到那些“爷青回”观众们欢呼的原因是什么。

弹幕,是观众表达情绪最直接的方式,关于这份割裂我们能够从无数飘过的弹幕中找到答案。

图片

“这才是原本的B站”、“这才是二次元”……这些话语在一众欢呼以及EVA剧情相关的弹幕中显得格外醒目。显然,这就是原住民们的声音。但是当他们观看完之前一整个篇章的节目后会发现,B站跨晚已经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个样子了。

这并不奇怪,在算法推荐大行其道的当下,每一家内容平台都是以各种推荐算法在自我驱动。B站也不例外,面对ACG的重度用户,算法会给他推荐ACG的内容;而面对新的知识区、生活区、时尚区的重度用户,算法也会向他们推荐满足其喜好的内容。

所以,在日常登陆B站平台浏览内容的过程中,这些不同“维度“的用户是互不干扰的,各自都生活在算法为他们打造的“圈子”里。而当跨晚这个需要包容所有圈层用户的晚会出现时,各个圈层的用户才发现B站的内容原来那么“丰富”,并不是自己认知中那个样子。

B站在尝试做一场让所有人都满意的晚会,但对于一个演出类晚会而言,让所有人都满意这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就像这次跨晚总导演宫鹏说的那样:得找出路。而这个出路就是那些能让所有观众都耳熟能详的“最大公约数”。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受众用户、覆盖观众越多,最终呈现的节目效果以及口碑可能就会越糟糕。

回顾B站在2019年那个全网叫好的跨晚,不难发现其中ACG的内容占据了绝大部分。同时,由于首次举办跨晚,也没有那么多ACG圈层外的用户关注,所以绝大部分力挺的用户都是原住民。较为单一的内容导向,自然会赢得这些原住民们的绝对认可。

由于这部分原住民本身的基数并不少,年轻用户又是最愿意在互联网上发声的那一部分群体,于是公众才看到了全网的一致好评。

今年为了追求多方的满意,将不同内容的混搭在加上更为浓重的商业化展示,自然会让新老用户都很难全程get到节目组想要展示的东西,以至于会出现类似那些传统晚会上的各种“尿点”。

【结束语】

收起个性、覆盖更多用户,但却无可避免地走向大众化或者说平庸化,这或许是今年各方争议声中最突出的一点。

当然从整体水平上来看,B站的跨晚还是吊打了那些完全靠流量明星撑场面的卫视跨晚,更何况今年的跨晚评论两极分化,也在后期带来了更多人的关注,而有争议和有话题对于继续破圈成长的B站而言肯定是利大于弊。唯一要注意的,是今年跨晚的这种反差也在向B站发出一个警示:吸引用户容易、凝聚用户很难。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