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十亿《八佰》,难救华谊

锌财经 2020-08-26 11:30:22

0.png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 黄宇 周雄飞

8月21日,《八佰》正式上映。截至发稿,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八佰》票房达到9.31亿。上映四天,票房接近十亿的成绩单使《八佰》被业内人士称之为拯救电影市场之作。

自点映以来,华谊兄弟的《八佰》已成为了最大的一匹“黑马”,票房一路高涨。上一回华谊站在行业的焦点,恐怕是二十年前,在《鬼子来了》等热门电影的驱动下,将华谊兄弟送上中国电影市场的中心位置。

其实,《八佰》不仅仅是四行仓库的保卫战,也是华谊兄弟的保卫战。对于从上市后就不顺的华谊兄弟来说,《八佰》无疑也承担着“扭亏为盈”的重任。

毕竟,自从2018年业绩为负以来,华谊兄弟在2019年亏损近40亿,2020年Q1财报亏损1.4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54.38%。如果不在2020年实现盈利,华谊可能将面临退市。

但要完全把华谊带出泥淖,仅凭一部《八佰》,或许还不太够。

保底金额“惹怒”中小影城

在8月2日宣布定档信息之后,片方很快就高调宣布了点映计划,一度被称为“想要复制《哪吒》”。

其能在上映之初就有如此好的成绩,点映功不可没。在8月14日提前点映之后,在8月17日至8月20日期间《八佰》再一次扩大了点映规模,从单日1万场增至4万场,密钥期限也增加了两个小时。

不过,八佰的发行模式也同样为华谊带来了争议。

锌财经了解到,影院在上映《八佰》前,需交纳保底金额,超出保底的部分,才是按照院线分账发行方式进行正常的结算。而影院能否获得点映资格、是否要实现保底发行,则与2019年影院的票房数据决定。对此,国内影院被分为了三个档次:

年票房>1000万的影院可参与8月14日的点映;

票房在200万元以上的影院,可在8月17—19日参与点映,每天只有1-2个厅参与,每个影院只能放映1-2场;

而200万元以下的影城,除了不能参加点映外,还需按上年实际票房X3.5%核定保底金额,在8月19日前将该笔保底费预交给发行方指定帐户,才能放映该影片。

图源《八佰》官微

尽管《八佰》回应“旨在保护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打击偷漏瞒报,也得到了业内绝大多数院线、影管公司和影院的支持”,还否认了影院要交3.5%的保底金,但据封面新闻报道,保底金仍然存在。

有影院经理提到,华谊这次的发行策略反反复复,最开始说中小影院不保底也可以拿密钥,后面又不给了。

据拓普数据统计,2019年全国共有影院11800家,而获得《八佰》放映密钥的影院有9497家,不少影院未能拥有《八佰》的放映秘钥,“华谊说给了9000多家影城密钥,但是没有说给密钥的这9000多家影城里,包含了多少家没复工的影城。”上述影院经理提到。

此次收保底费的措施,也侧面反映了华谊已出现的现金流紧缺问题,此举也有继续回笼资金之意。只是,华谊没有考虑中小影院更缺现金流,他们还没有从疫情的打击中缓过劲儿,自然是拿不出这笔保底费的。

但光是目前获得的票房成绩,对华谊来说,还远远不够,毕竟,华谊面临的境地并不比“八百壮士”所遇到的简单。

上市十余年,风雨飘

华谊兄弟曾经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广告公司,平时印个海报,做个灯箱,与电影并没有太大关联。其在1998年投资的冯小刚导演的《没完没了》,让其狂赚5000万,正式踏入了电影之路。

图源网络,左:王中磊,中:冯小刚,右:王中军

在这之后,随着有“内地第一经纪人”之称的王京花与旗下艺人的加入,2000年到2004年,华谊兄弟迅猛发展,在影届的地位逐渐稳固。

不过,在电影上过度依赖冯小刚、在艺人经纪上完全托管给王京花的华谊兄弟,在2004年-2005年间这两大左臂右膀先后离开之后陷入了困局。

虽然不到一年,冯小刚就以持有华谊3%的股份重新回到华谊,但那些出走的艺人们带给华谊的损失仍不可挽回,直到2007年华谊股东的名单里多了马云,才开始逐渐恢复元气。

有了资本加持的华谊迅速签下了张纪中、赵宝刚等知名导演,并相继推出《蜗居》、《士兵突击》等作品,进军电视剧行业。与此同时,国内的房地产、银行届的大佬们也纷纷站队华谊,向其投入“援助之手”。

图源网络《士兵突击》宣传图

2009年,华谊兄弟在创业板上市了,被外界评价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和公司一起成功的还有王氏兄弟,两人的身价随之暴涨,分别为10.98亿和3.97亿。

华谊兄弟的命运注定坎坷。在2012年,面对半路“杀”出来的邀请导演当股东的“新公司”欢喜传媒,和以徐峥为代表的新导演,华谊兄弟显然没有做好准备。

曾被寄予厚望、号称花费2.5亿元投资的电影《一九四二》,仅取得了3.7亿元的票房,按照电影分账规则,作为片方的华谊兄弟仍亏损一亿元。而同年的另一部影片《太极》票房仅有1.5亿元,连2.2亿的成本都远远够不到。

电影行业已然不是“一个艺人+冯小刚=成功”的局面了。

下坡路并没有结束,财报显示,2015年,华谊兄弟的短期债务比2014年增加了近150%,而随着影视成本的逐年暴涨,其债务积压越来越大,2016年末,华谊需要偿还的借款与债券达到78.36亿元。

而在2018年,其上市的十周年时,又因“阴阳合同”受到牵连,迎来股市首亏,2019年近40亿元亏损,亏掉了上市以来的利润总和。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等重重压力的影响,华谊兄弟的董事长王氏兄弟更是先后变卖了家中藏画和香港豪宅,努力寻找一切开源节流的机会。

实景娱乐难运营

发展实景娱乐便是其自救方式之一。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曾多次表示,2020年最重要的目标就是聚焦“影视+实景”的商业模式,这也是好华谊兄弟目前的主营业务之一。

早在2011年,华谊兄弟便开始了相关布局,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于同年成立,目前“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项目落地武汉市洪山区。 实际上,在2009年上市之后,王中军曾在多个场合表露过要打造“东方迪士尼”的梦想,但问题在于,迪士尼在做多元化之前,动画电影业务做了将近30多年,已根基深扎;而华谊兄弟在多元化之前,电影主业才做了10年左右,差距明显。 实景娱乐也不像华谊兄弟在财报中表示的“投资回报高、市场影响大、运作模式成熟、成功率高”。

2019年全年财报显示,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收3467.80万元,同比下降76.81%。由于自身并不具备像迪士尼、漫威那样的强IP,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定位更接近于横店影视城。

图源《八佰》宣传片截图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曾表示道:“这类项目一般以满足电影布景为优先,拍完后场景作为旅游景点发挥后续效益。由于结构上的局限性,在大型游乐项目设置和可玩性上会明显逊色于专用的主题公园。” 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要想实现和迪士尼乐园、环球影城一样的效益并不简单。在2013年提出“去电影单一化”的王中军恐怕没有想到,七年之后,电影依旧是其走出困境的希望。

但华谊兄弟能像《八佰》中,谢晋元和“八百壮士”被逼入绝境之后一样实现绝地反击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