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鱼、虎独大,一场游戏直播大倒退的闹剧

锌财经 2020-11-02 09:30:34

0.png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凌峰

李连在大学时期发现平时播一下《守望先锋》还能挣钱,就开始把游戏当成了事业。在选择平台和签约时也没有想太多,选择了当时比较火的斗鱼。

不过他的直播生涯并不稳定,因为签约费从斗鱼辗转到熊猫播了两年,后者倒闭之后无奈又回到了斗鱼,“斗鱼的问题是薪水比熊猫低很多,而且后续签的合同有点过分,并且平台说你数据不达标就是不达标,数据也掌握在平台方手里。”

他还曾尝试过虎牙,但却发现和斗鱼半斤八两,没得选。最近,他又一次感受到了没有选择、受平台挟制的苦闷和无奈。

图源网络

10月12日,斗鱼虎牙合并细节公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将进行整合。

合并后,斗鱼将成为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并从纳斯达克退市。斗鱼CEO陈少杰将加入虎牙董事会,与虎牙董荣杰一同成为新公司的联席CEO。企鹅电竞将以5亿美元价格转让给斗鱼,再与虎牙合并。

资本的撮合让斗鱼、虎牙这两家向来水火不容的游戏直播平台握手言和,看似皆大欢喜,但对于行业来说并不是好事。

“以前有竞争的时候,主播是有话语权的,平台之间也会为了竞争出一些新颖的内容。一旦斗鱼虎牙独占市场就进入收割期,可能对大主播没什么影响,但我们这种中小主播和公会只能被平台当韭菜了。”游戏主播王斯告诉锌财经。

不被看好的“亲事”

王斯在刚当游戏主播时在斗鱼播了半年,后来去了熊猫。原因很简单,当时斗鱼给他的合同里有很多对主播非常不利的条款,例如薪资发放和礼物分成。

“有一笔工资拖延了一个多月才发放。因为我是月光族,那个月过的很惨。后来我也和一些相熟的同行一起反馈过,但没什么作用。”在面临熊猫直播挖人时,王斯一开始不想去,不过认识的朋友告诉他熊猫不会拖欠工资,还会帮忙解决斗鱼方面的问题,于是就跳了槽。

在熊猫倒闭后,王斯去了虎牙,但是发现斗鱼存在的问题虎牙也有。

图源网络

他遇到最多的问题还是工资和礼物的结算上。合同的条款对平台有利,主播很多时候只能被平台宰割,他的合同履行了半年了才收到,平台一直表示在走流程。

斗鱼、虎牙本就在游戏直播细分领域里称得上是体量最大的两家平台,合并之后更是几近垄断地位,市场份额接近80%。

也就是说,原先的两超多强的行业格局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一家独大局面。

行业从多头走向寡头,700亿游戏直播巨头的诞生并不是好事。

未来行业的大部分话语权等都有可能被合并后的斗鱼、虎牙主导,从而减少行业活力、影响整体生态,以及出现霸王条款等行径,用户和主播层面的选择权均开始变弱。

其一,游戏主播在千播大战时期的签约费堪称天价,不过近两年斗鱼、虎牙两家占领绝大部分资源之后行业趋于理性,少有类似新闻出现。

不过,目前大主播几乎已经握在斗鱼、虎牙手中,主播的议价能力势必下降,如若主播受到了不平等待遇恐怕也无其他平台可去。

“现在我没有底气跟平台说我要涨薪,因为现在合并后一家独大,吃准了我们没其他地方可去。除非再出来一个足够有影响力的平台。”李连告诉锌财经,他已经没有以前热爱直播的心思,打算干不下去了就离开。

王斯表示,现在斗鱼和虎牙要合并了,对主播越来越不客气,如果想要维持之前的收入,基本要全年无休地播。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去B站等其他平台直播,但是像《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游戏在B站的观众会比斗鱼、虎牙少很多。

他对未来并不乐观,也跟李连一样做好了离开的打算,“如果平台进一步打压薪资和增加时长,或许会找一份新工作。”

其二,在以往两大平台的较量中得益是用户,但统一战线之后,用户就成了资本镰刀下毫无反抗力韭菜,不少网友甚至担心会迎来直播充会员付费时代。

“万一做个vip系统,蓝光1080p清晰度直接变成vip特权,进直播间钱先用广告洗礼100秒,或者再推个超前点播之类的骚操作。恶心完了想换个平台看,结果发现自己喜欢的大主播不是在斗鱼,就是在虎牙。”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大胆揣测,并表示“反对这门亲事”。

兄弟阋墙

合并公告发出后,有知情人士对媒体表示,虎牙广州与斗鱼重合的某些部门进行了部分裁员,多个部门开始梳理业务情况给腾讯汇报,在两家的部分业务上腾讯直接参与了决策,斗鱼虎牙负责执行。

双方已经开始整合,谁会落到下风?

斗鱼、虎牙数年来的竞争态势一向激烈,2018年腾讯分别投资斗鱼虎牙之后火药味也没有消减。腾讯同时投资行业内两大头部企业的用意不言而喻,2019年3月还为这两者以及企鹅电竞专门成立游戏直播业务部,据悉该事业部最大的任务就是把三大平台进行整合。

双方间的火药味也并没有消散,在行业头把交椅、“游戏直播第一股”名号、无底线天价挖主播等方面上的争夺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在今年8月腾讯提出了合并提案之后才有所缓和,9月斗鱼在微博发表《致歉声明》,表示因2018年8月在官方微博和官方微信公众号转发、刊载《直播界黑公关事件曝光:虎牙再陷泥潭被指攻击斗鱼》等文章,向公众传播“虎牙是所谓黑公关”等信息而道歉。

2018年是双方争夺“游戏直播第一股”的关键时期,这两家直播平台身上背负了不少负面消息,谁也说不清当时的黑公关是哪一家先发起的。

当时,有人冒充虎牙公关找自媒体曝光斗鱼主播黑料却被反向曝光,虎牙发表声明对此“追究到底”。彼时的斗鱼强势@虎牙直播,放上了暨南大学和广东舆情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其中提到的虎牙曾利用黑公关攻击斗鱼的事件,表示“把暨南大学和广东舆情研究中心一起告了吧。”

曾经针锋相对、冷嘲暗讽的双方,恐怕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尴尬局面。时隔两年多的道歉过后两个月,10月12日确认交易方案尘埃落定。

虽都在腾讯阵营,这对亲兄弟却动辄干架争做大哥,如今经调停暂时呈现兄友弟恭的局面,但私底下依旧风起云涌。

暗流涌动

如今虽已经并为一家,两大产品和品牌仍将保持相对独立稳定,但是其中的竞争意味并没有削弱,合并完成后董荣杰和陈少杰将合并成为公司联席CEO,陈少杰成为虎牙董事会第十名成员。

细数资本局中的合并案例,联席CEO制度往往只是过渡方案,例如在58同城与赶集网达成战略合并协议的,只不过仅半年之后,杨浩涌卸任58赶集集团联席CEO一职;美团与大众点评达成战略合作的一个月后,王兴发出内部信确认张涛退出新公司CEO岗位,双CEO时代迅速结束。

斗鱼和虎牙的合并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这半年里的风波恐怕不会停下。

图源网络

虽说斗鱼、虎牙两者各有优势,前者在游戏直播内容、端游内容和大主播上优势明显,后者则在娱乐直播内容上发力较多,但总体而言这两者的的差异化并不大。

在斗鱼、虎牙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业绩中,双方的差距正在迅速拉近,总营收、成本结构、利润等数据越来越相似,在运营策略、内容布局等方面上也开始互相借鉴。

这也一直被外界称为“安能辨我是虎鱼?”

这两者原先通过你来我往的争夺给自己圈到了大部分资源,其他相似的玩家因生存空间受挤压或者资金问题陆续出局,用户向两大头部企业聚拢。有行业报告显示,最受用户欢迎的仍然是竞技游戏和主机游戏。

也就是说,在其他玩家退场、行业增速放缓之后,斗鱼、虎牙难以寻找新的游戏直播用户,陷入了零和博弈。

实力相差无几,一向水火不相容,双方在公司话语权、主导地位以及利益分配问题大戏恐怕才刚拉开帷幕。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场震动对于国内游戏直播行业的生态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