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开年最大母基金诞生:拯救早期投资
开年最大母基金诞生:拯救早期投资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 周佳丽 刘全

新年伊始,又一只天使母基金落地——苏州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正式揭牌,规模60亿元。

这是新年最大的一只天使母基金,“基金团队正陆续到位,关于子基金遴选标准和章程也待合适时机对外发布。”苏州工业园区相关人员向投资界表示。该天使母基金是由苏州市本级、各县级市、区和工业园区、高新区共同出资设立,助力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苏州新兴产业高质量发展。

如此规模的天使引导基金在业内并不多见。同样在去年1月,苏州宣布设立规模20亿元的天使母基金和100亿元的政府引导基金;还公布了VC/PE落户优惠政策——最高可拿到6600万元的补贴。“现在大家募资都往长三角跑。”深圳某知名创投机构募资负责人感叹。

苏州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只是拉开序幕。这几年,“救救早期投资”呼声此起彼伏,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开始出手,尤其是在深圳天使母基金受到点名表扬后。投资界了解到,目前不少市级、区级都在筹备天使引导基金,“广州、天津、重庆等相关部门都在行动”。2021年,各地天使母基金有望迎来大爆发。

开年最大天使母基金:
60亿,苏州天使引导基金正式揭牌

苏州打响了2021年天使母基金的第一枪。

本周,在苏州市数字经济和数字化发展推进大会上,苏州市委、市政府对推进数字经济和数字化发展作出重要决策部署,发布了《苏州市推进数字经济和数字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其中,最为VC/PE圈关注的是,苏州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正式揭牌。

在会上,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许昆林为苏州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揭牌,拉开了新一年天使母基金的序幕。

投资界了解到,该天使母基金是由苏州市本级、各县级市、区和工业园区、高新区共同出资设立的战略性、政策性基金,基金规模达60亿元。基金将为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发展注入优质“资本活水”,助力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苏州新兴产业高质量发展。

此外,投资界独家获悉,苏州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团队及成员正陆续到位,对于外界十分关注的子基金遴选标准和章程也待合适时机对外发布,敬请关注。

事实上,苏州扶持天使投资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苏州市科技局开始启动天使投资引导工作,发布相关办法和细则;2016年起,苏州再开展天使投资阶段参股工作,具体工作由局直属的苏州市科技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负责。

自2017年起,在科技部和科技厅的鼓励下,苏州市科技局和财政局创新财政资金使用方式,通过“拨改投”,将部分科技项目拨款改为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对有意愿在苏州投资初创科技型企业的创投机构,实施阶段参股,参股比例最高为认缴出资总金额的30%,参股金额最高3000万元。

在此次大会上,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许昆林指出,苏州要抢占数字产业化制高点,聚焦优势产业集中发力,做到持续领先,确保到2023年5G、集成电路、新型显示、通用软件等领域产值分别达到1850亿元、850亿元、3150亿元、2000亿元;瞄准云计算和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智能网联汽车、数字电竞等前沿领域加快布局,形成先发优势。

“现在大家募资都往长三角跑”

回顾2020年,苏州市在国内创投版图上愈发活跃。2020年初,随着苏州自贸区发令枪打响,苏州正式出台《关于推进苏州自贸片区金融开放创新的若干意见》,简称“金融16条”。当时最引人关注的一条是——设立规模20亿元的天使母基金和100亿元的政府引导基金。

生物医药,作为象征苏州产业发展的名片,是上述两支基金聚焦的主要方向之一。“力争用3年时间,在园区重点关注的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纳米技术等领域,布局15-25个专注于早期投资的基金,完成约300个天使阶段项目投资。”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彼时曾表示。

“金融16条”中明确,天使母基金致力于打造园区早期投资生态圈,完善创新资本生态系统,将通过与行业龙头企业、一线天使投资机构、科研院所、加速器合作设立天使基金等方式,培育一批优质天使项目,带动本地天使投资人加速成长,打造具有园区特色的创业生态,助力创新型初创企业发展。

春风化雨,一汪泉水被激活后荡起层层涟漪。截止2020年10月底,苏州天使投资阶段参股立项子基金27个,拟募资总额133.21亿元,由政府基金作为“母基金”,已设立的24支天使投资子基金,募资总额31.57亿元,重点投资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高端装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基金已投资项目182个,金额达到11.48亿元。这一股苏州“创投热”还呈现了两个特点:

1、行业头部机构在苏州开展天使投资的意愿增强,如中金资本、华盖资本、复星集团等申请发起设立在苏州的首支天使基金,长三角的资本正在向苏州逐步涌入;

2、本土知名机构、大院大所针对苏州重点产业投资意愿强烈,如元生创投、东吴证券、苏州医工所等均发起设立针对生物医药、高端医疗器械的天使基金。

苏州正向创投机构伸出橄榄枝。“金融16条”明确:对新引进的符合要求的金融机构总部及其持牌专业法人子公司,经认定给予最高5000万元的开办补贴;最高1000万元的新购或租赁办公用房补贴;最高600万元的人才引进奖励。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有可能拿到累积6600万元的政策补贴。

越来越多创投机构聚集苏州。以东沙湖基金小镇为例,这个长三角区域唯一坐落在自贸区的基金小镇,截至2020年12月底累计入驻股权投资管理团队204家,设立基金375只,集聚资金规模超2289亿元,130家企业成功上市或过会,其中30家企业登陆科创板。

眼下,国内越来越多GP开始将目光转向苏州。“现在大家募资都往长三角跑。”深圳某知名创投机构募资负责人调侃,很多平时在深圳约不上的同行朋友,结果去年都在苏州、杭州出差聚上了。

拯救早期投资
2021,各地天使母基金大爆发

回到此次苏州天使引导基金正式揭牌,堪称给中国天使投资注入一针强心剂。

“做投资难,做早期投资更难”。这似乎已成为业内的共识。曾有创投圈内大佬感叹,在中国做早期基金非常困难,大部分都是赚了钱后就转战做VC,坚持做早期的人不容易。

这几年,由于募资难传导至投资端,早期投资更加冷清,创投圈一度发出“救救天使投资”的哀叹。不久前,青山资本张野透露一组数据:2016年全年,新成立了16家天使投资机构,而2020年,这个数字大概是0。”他用一句话来形容,“夹缝中的天使投资机构”。

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曾向投资界强调,早期投资意义重大,“有小企业才可以有中企业,有中企业才可以出大企业,没有小企业就什么都没有。”他说,如果没有早期项目的发展,那后面的VC/PE无项目可投。

然而,由于投资风险大、回收周期长,市场失灵问题突出,天使投资一直是创投行业最薄弱的环节。艰难之际,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出手,加入到了天使投资的阵营。

其实早在2013年,宁波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这是国内首家政府设立的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公司。随后北京中关村天使投资引导资金登场,助力建设北京科技创新中心,北京天使投资力量空前壮大;2014年,上海天使引导基金成立,尽管25亿元的管理规模在同行中不算高,但至今已经低调投资了70多家基金,并且每年以10+家的速度持续对外出手。。

往后几年,政府引导基金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由于国有资本的特性,很多地方还是不愿、不能或者不敢参与早期项目。直到2018年3月深圳市天使母基金的正式揭牌,引发一片轰动。2020年,深圳天使母基金完成增资50亿元,基金规模由50亿元增加至100亿元,这是国内迄今规模最大的天使母基金。

随后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在央视的一场对话,更是振奋国内天使投资——即使失败,也要对天使母基金从业人员免责,“当时我们研究的时候,就是讲,规则、规矩定好之后,所有的政府官员不再参与,交给市场去运作,由母基金和子基金去运作。我们的从业的人员只要没有道德风险,我们讲,我们要宽容、要包容。因为这个它不可能,或者绝大多数可能是要失败的。只要没有道德风险,没有营私舞弊、没有这个贪污等等,我们都是免责的。”2020年11月,在国务院开展的第七次大督查中,深圳天使母基金首次受到国务院点名表扬。

“深圳的经验给了我们极大的震撼。”广州某政府引导基金相关人员透露,当地正在酝酿拿出部分资金设立一只天使引导基金,扶持早期投资。据他所知,目前国内不少市级、区级都在筹备天使引导基金,“广州、天津、重庆等相关部门都在行动”。

可以预见,伴随着苏州天使引导基金拉开序幕,2021年全国各地天使母基金正隐隐爆发。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