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网易云音乐虽拿下“环球”,可“情怀”的平衡车也玩脱了
15小时前

刘强东『熔断』,徐雷成为京东的新『保险丝』

盒饭财经 2020-04-07 10:30:06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郭晓康

疫情笼罩世界,全球经济遭遇重创,金融市场难以幸免,“熔断”一词频繁走入人们视野中。作为在美股上市的企业,京东最近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瑞幸造假事件曝出后,京东“二号人物”徐雷跳出来在朋友圈说,“这样的中概股老鼠屎对中国企业的形象影响是破坏性的,对中国创业企业的负面影响是深远的,经此事,全社会很多的经济成本会提高,因为信任已经被破坏了,而信任是最昂贵的。”

徐雷急着跳出来骂人是有原因的,近日,京东的运营主体——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刘强东卸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徐雷接任执行董事、经理和法定代表人。

种种迹象表明,刘强东正在逐步隐居京东幕后,据不完全统计,其仅在2020年已卸任近50家京东系公司的高管职务。接下来,徐雷作为京东的执行董事,会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企业家一旦陷入丑闻,就如同在鲨鱼环绕的海域留下伤口,第一滴血仅是开始,很可能会被撕得粉碎。

“明州事件”15个月后,京东步步“去刘强东化”,现在已经走到了刘强东卸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的一步。

我们可以理解为刘强东的个人行为达到了京东发展的“熔断点”,京东为控制风险采取措施,做出切割,保护京东,这是企业积极的动作。

“熔断者”刘强东

早年间,由于刘强东有京东高达8成的投票权,刘强东缺席的董事会无权作出有执行力的决定,外界的印象也多停留在“京东是刘强东一个人的公司”。

京东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刘强东持有京东集团15.4%股权,为第二大股东,投票权为79%,旗下的黄河投资为第一大股东,但投票权仅为4.5%。

但其实刘强东不止一次想过放权。

2014年,京东上市,刘强东“意识到管理瓶颈”之后,曾选择赴美留学。但事不如愿,刘强东赴美后,京东股价一路下跌,刘强东发现京东当时的管理者不作决策,大量事情议而不决,少了他不行,所以又从美国归来。

在刘强东的带领下,京东的股价迅速走高,2017年7月26日,市值达到659.5亿美元,直逼百度。与此同时,2017年Q1,京东实现了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14亿人民币,在此之前,京东已经连续亏损了11年。

在2018年Q3财报说明会上,刘强东表示,整个京东集团的管理团队已经成型且非常稳定,其个人的关注点主要放在战略、团队、文化和新业务上,“比较成熟的业务,我们的管理团队都可以处理好。”

这是一个信号,刘强东想要“放权”给手下的人,他认为京东很多业务已经非常成熟了,但事情并非像他想象的那样发展。京东没有“二号人物”在2018年明州黑天鹅事件后展露无遗。

自此,刘强东推动京东火速变革,在集团架构上,京东目前下设京东零售子集团、京东物流子集团、京东数科子集团、京东健康子集团;在人员配置上,老的职业经理人(CTO张晨、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首席法务官隆雨等)“出局”,徐雷、王振辉、陈生强、辛利军(京东商城、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京东健康CEO)等一批年轻人走上前台。

在公众视野中,2019年年初的京东商城年会,作为历届年会主讲者的刘强东首次缺席,京东商城CEO徐雷主阵。之后,刘强东接连缺席众多重磅活动,甚至缺席了2019年的618年中购物节,这也是每年在京东店庆月举行的购物狂欢节。

刘强东唯一的一次公开露面,是2019年中旬,刘强东带团队前往西藏市场考察,推进在拉萨建立专门的仓储物流配送仓库。

如今,仅在2020年刘强东就已卸任近50家京东系公司的高管职务,现在已经卸任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京东主体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

但随着京东业务愈发成熟,曾经的“一把手”刘强东淡出台前,并不是一件坏事。

“受益者”京东

业务梳理,人员调整后,京东重新回到增长轨道。业绩上,2019年前三个季度,净收入同比增速分别达到20.9%、22.9%、28.7%;业务上,京东与微信续约成功,拼购正式更名为京喜,成为下沉市场的另一个重要抓手。

尽管没有刘强东坐镇,2019年京东“618”反而提交了一份相当出色的成绩单——总交易额高达2015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592亿元增长26.57%。

2020年3月2日晚,京东正式对外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首次实现盈利,这也是京东上市以来首次录得正收益。

此次业绩发布,京东特别强调了新增用户数及下沉市场对增量的贡献。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京东年度活跃购买人数达3.62亿,环比上季度末新增2760万人,增幅高达8.4%。其中,新增用户中超过70%的用户来自三至六线城市。

这一年,京东格外强调低线城市的增长,并于9月将旗下的“京东拼购”升级为“京喜”,10月31日,京喜正式接入微信一级入口,当日京喜平台共销售近6000万件商品。

此外,连续亏损了12年的京东物流,在2019年二季度实现了盈亏平衡。

在去年京东二季度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刘强东表示,京东集团过去几年布局的很多业务都在走向盈亏平衡,京东物流接近盈亏平衡点。

去年,京东对物流业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除了将快递员公积金比例由12%调整为7%、取消快递员底薪模式并将揽件计入绩效,京东物流还向商家和个人开通了特瞬送同城服务,进一步优化了物流业务的营收。

而在此次疫情期间,自建物流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京东超市相关品类供应充足,粮油成交额同比增长15倍,牛奶品类成交额同比增长300%,饮用水成交额同比增长200%。

无论是京东物流还是京东零售集团,均收获各方口碑,一切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接棒者”徐雷

京东“去刘强东化”的同时把京东的“二号人物”徐雷推上台面,我曾与徐雷有过交流,他穿倒钩,缠手串,戴耳钉,要是夏天的话,兴许还能看到他胳膊上的纹身。

徐雷是北京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他“重逻辑,讲规则”,从小听的最多的就是铁一般的纪律。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会让人对一些东西格外推崇和敬畏,比如,敬畏军令,推崇军令如山,敬畏战斗,推崇打胜仗。

过去的一年半,京东经过了危机重大、变革也异常剧烈的一段时期。从跌落谷底到缓慢复苏,从幕后走上台前的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无疑处于风暴中心。

这个看似极度感性,行为又极度理性的男人,是如何操控京东这艘大船的?

微信图片_20200407094505.jpg

徐雷/郭晓康 摄

徐雷在2008年底加入京东,短短几个月时间,在2009年3月的一次早会上,刘强东突然对徐雷说,“我忙不过来了,你来负责企业销售吧。”就这样,京东市场拓展的担子全都丢在了徐雷肩上。

徐雷还有个头衔——“618之父”。京东还在推“红六月”时,徐雷力争把“红六月”换成“618”。在他看来,“促销可以做20天,流量也可以用营销节奏去引导,但一定要让消费者记住一个符号,那就是京东的618”。

在2018年,京东遭遇“至暗时刻”,这个部队大院里出来的男人带着股“我在阵地在”的劲头站了出来。“再这样下去,哥儿几个别干了!”

2018年年底徐雷带着零售的20多个高管在广州肇庆开了三天三夜的会,会议刚一开始徐雷毫不客气。

缘由是经营分析部列了一个令人丧气的单子,包括业绩完不成,股价断崖下跌,生意越来越难做,现金流更不乐观,口碑在持续下滑,所有人都像打了败仗,信心不足。一开场就聊了俩小时困境,一众高管都觉得事儿不对了。

唯有回归本质,才能跳出具体苦难。徐雷与20多个高管死磕经营理念,讨论了6个小时,最后发现大家定的95%的内容是一样的,只有5%的差异,就那么几个字,二十多个人又争论了45分钟。

“最后形成一句话,不是我定的,也不是老刘定的,是整个零售高管的成果。”

按照球场上的逻辑来看,确定了球队的战术之后,接下来是确定球员的大名单。该大价钱续约就撒钱,实力不行的该裁掉就不要犹豫。

过去几年,因为欲望代替逻辑,京东做了无数个项目,涉足各个领域。“某某市场有多大,超过几千亿的份额,但是这个市场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理清逻辑后徐雷操刀集体投票,把京东零售铺开摊子没做好的项目“关停并转”,只保留与主体业务相关的项目。

他像一个足球场上的控场大师,把球传到机会最好的人脚下,该射门就打,该大脚的时候就踢出场解围。

“我是一个零售商。”这是徐雷对自己对京东零售最简单干脆的定义。不造概念,不讲故事,性感不能当饭吃,回归零售本质。在追逐风口,推崇新概念的时代,徐雷的去性感化显得那么另类。

徐雷爱踢球,跟手下一起踢球也会骂人,队友没传好球,没跟上人都会被徐雷骂。球场上的徐雷,热情而较真,商场上的徐雷,同样讲规则。

相信大家都知道电路保险丝的机制,一旦电流异常,保险丝会自动熔断以免电器受损。京东就是那个电器,而刘强东就是那个旧保险丝,现在刘强东“自我熔断”了,新保险丝徐雷能否让京东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球踢得好不好,场上见真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