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再斗下去,当当连被抢夺的价值也没有了

盒饭财经 2020-04-29 10:10:20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姚赟

李国庆发动了一场陈桥兵变。

从当当、李国庆、员工等多方频繁的爆料和回应中,大概拼凑了“公章行动”的画面。

4月26日9:34,李国庆带着新董事、董秘、摄像、助理、行政、司机6人,冲进当当办公区。6个人中,有4人被称为黑衣大汉,一个卖书、读书的场子,立刻有了古惑仔谈判的既视感。

后来李国庆说,所谓的黑衣大汉,是早晚读书的工作人员。

前后15分钟,李国庆异常顺利地拿到了几十枚公章和财务章。

习惯下午3点半才到公司的俞渝,显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习惯晚睡的人,还真是拼不过习惯早起的人。

事发后,俞渝并未露面,当当网副总裁阚敏在当天18点整召开了线上通告会,接受了众多媒体的采访。很多人都提到一个问题,大概的意思是:李国庆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节点,上门来“抢”公章?

众多媒体各自打开了麦,杂音混夹在啸叫声中,原本快问快答的阚敏,沉默了许久,回答到:“不清楚他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他做事经常很冲动,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

确实,前有摔杯为号、夫妻互撕等事件,多数人都已经提高了对“庆渝年”这部大剧的心理阈值,可剧情依然再一次超过了你的想象,如果战斗继续,结局不是两败俱伤,而是同归于尽,赢家也只能得到一地鸡毛。

接受出差任务,抵达陈桥驿当晚,不知道是赵匡胤的酒量太差,还是喝的太多,这一晚他都没有醒。哪怕整晚门外员工汇集,大声争论喧哗许久。黎明时分醒来后,不由分说,便被众人“有以黄衣加太祖身,众皆罗拜呼万岁”。

赵匡胤,就这样,被迫在没有法人代表、高管和大股东的情况下,召开了一场小股东参加的股东大会,参会的股东半数以上同意选举赵匡胤为董事长和总经理。

一脸无辜的赵匡胤,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带领一群大汉杀回京城开封,逼迫原董事长让位。

没想到在通往总部大楼遭遇了保安的阻拦。不过,好在出差前,他就将两位爱将兄弟石守信、王审琦安排在总部大厦之内,以便内外策应。据司马光的《涑水记闻》记载,出军时,赵匡胤的家人全都躲进名叫定力院的寺庙藏经楼,以防不测。

这位兵变的主角下达了一道特殊的命令:要求所有将士回到京城之后要保护好周朝太后和幼主,不许侵犯朝廷大臣,不许抢掠国库,服从命令者重赏,违反命令者诛灭满门。

这是场兵不血刃的叛变,对前朝的员工好,对股东也不错,赵匡胤不是个只会轮枪弄棒的莽夫。

而李国庆看似没有章法的举动背后,也存在更深的精髓。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348.png

拿到公章后,李在当当贴出一份《告当当全体员工书》。这份告知书中,主要表达了三层意思。

一是檄文,列举了俞渝拒绝分红、裁员、管理期间业务受影响、防疫不当等数宗罪。

二是强调了自己夺位名正言顺,如“禅让公司管理权3年”,“夫妻关系”“被打压”等,并着重讲到了4月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相关罢免俞渝的决定。

三是安抚招安,需要获得支持,如停止“优化”,被辞退的员工可以回来,给中小股东分红等等,俞渝还是董事。

一环套一环,阚敏说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不见得。

赵匡胤回到了京城,果然军纪严整,秋毫无犯,但仅此不足以顺利登上皇位,他只剩下最后一个阶梯——就是让后周大臣诚服于他。

面对后周大臣的严厉谴责,赵匡胤一边哭诉一边自责,这无疑是十分尴尬的一刻。

此时,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将历史往前推一把。作为赵匡胤的贴身侍卫,罗彦瑰从赵匡胤身边走出,按剑喝道:“我辈无主,今日必得天子!”就这样,一声呵斥终结了后周的历史。

4月27日中午11:33分,李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1分25秒的视频。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350.png

这条视频主要讲的就是他再次执掌当当后,股权蛋糕该怎么分?

主张全员持股的李国庆参照早晚读书推行的股权激励模式:“在当当推行的股权激励是,其他管理层因为偏年轻化,80后90后,你们不要出钱,给你们就是干股,我自己出钱股。我觉得这样对他们的激励会更大。”

这算是李国庆26日晚预告的掌控当当战略三步走的第二步。

事发当晚,李国庆向媒体表示,接管公章财务章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还得组阁组班子,第三步是进驻当当,开展办公,给俞渝贴封条。“反正我是得到了小股东支持,已经得到任何意义的过半数(支持)。”

他不止是个行为艺术家,还是个戏精,喜欢时时刻刻给自己加点戏——在未对当当有实质掌控的当下,建媒体群、拍视频、上微博,将自己的夺权计划公之于众。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356.png

“股权激励”视频发布一个多小时后,李国庆再发微博。这条微博中,陈述了他的股权算法,算是回应了从外界质疑——你抢公章的行为是否违法?你的股东大会合不合法?你宣告罢免俞渝的决定,是否有用?

确实,公章不等于公司的控制权,公司的归属权需要通过有效的股权会做出决议。

新京报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和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

赵占领认为,抢公章的行为,从形式上讲可能不是很妥当,但是否违法,不能够简单地判断,它涉及到董事会决议和股东会决议的问题。当当网先是在4月24日召开股东会做出决议,决定设立董事会,董事会再召集会议做出董事会决议,选出李国庆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因此,如果这两个决议都有效的话,虽然抢公章这个行为可能不是很妥当,但并不违法。目前关键是要判断董事会决议和股东会决议的有效性,这个我们要接着谈。

同时,根据法律相关规定,如果没有公司相应的章程,一般公章由法定代表人持有,或让公司股东会或董事会等持有。

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回到了24日的那场俞渝并未参加的股东会——这场股东会是否合法?

若没有合法的程序,没有股东的支持,公章也不是玉玺,就算自己黄袍加身也不代表能执掌当当。如果合法性存疑,那以上所有一切,就成了一场自导自演、自娱自乐的闹剧。

至少,目前来看,此次夺权的合法性还处于谁都说服不了谁,各执一词的状态。

比如,阚敏表示,李国庆称接管当当是自私越权,是违法的,他的公告提到召开所谓的临时股东会,但公司的董事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也没有参与,目前李国庆在当当网不担任任何职务。当当网强烈谴责并督促李国庆立即纠正,并归还公章。

李国庆在微博中,还提到:“在新的章印管理办法出台前,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在被窝里。”

看到这句话后,脑海中直接出现了一句台词:有本是你来拿呀,你拿不到,哈哈哈哈!

这从宫斗剧,又回到了家庭伦理剧。

4月26日晚间,当当网发布内部信称,当当网一直存在有效的章程,执行董事为俞渝。李国庆的决议所说事项,涉及修改章程,表决权不足2/3,因此“决议”无效。

“今年2月一直向俞渝和公司借钱,或是用于维持早晚读书的经营。” 26日晚上的群访中,阚敏暗示了李国庆“夺权”的动机。

不妨整理两条时间轴,一条是俞渝和李国庆两口子公开的恩怨情仇发展,一条是李国庆独立创业的经历。

从去年陆续在媒体爆料自己被踢出当当,到如今公然闯入当当内部,李国庆的表述和立场可以用“善变”来形容。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从当当离职,并创立新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他本人担任CEO。信中措辞是激动、深情和豪情:“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

那时,他对俞渝和当当的评价还是正面的:“我相信在我离开当当管理后,结束了夫妻店治理结构,俞渝会带领公司洒脱地开创未来,为当当的近3亿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同年6月2日,早晚读书产品发布会暨城市合伙人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而后,李国庆在公开场合的发言,言必提到“早晚读书”、阅读行业和相关创新模式、技术的畅想。

相安无事、平衡,是俞渝和李国庆在这个阶段的状态,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400.png

企查查数据显示,早晚读书APP隶属于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国庆。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401.png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407.png

其中,唐虓珲、刘浩宇和李国庆分别占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9%、40%和1%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唐虓珲,最终受益人为刘浩宇。

直到2019年7月下旬,一篇标题为《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独家采访稿件打破了这种平衡:海航、逼宫、心软、俞渝出局等阴谋诡计类的话题,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而后,便是著名的摔杯为号,“感觉就像一棵刺一样”。

这个阶段,是以哀嚎、诉苦、吐槽为主要内容的单口相声。

2019年10月 23日,俞渝在李国庆一条边痛斥边晒早晚读书项目广告的朋友圈下,留言回复,开场就是——李国庆,我要抓破你的脸!内容主题便是爆料了李国庆各种私德方面的问题。

而后李国庆参加了《吐槽大会》,早晚读书、阅读行业、二次创业等雄心壮志,变成了当当、俞渝、袜子、杯子、净身出户。

我们来总结几个特殊的时间点:从豪情壮志,洒脱离开,再到相互恶心,恶意抹黑,不过四个月;早晚读书APP正式上线一个月后,开始到处抱怨;10月开始大量接受采访,也达到了相互撕X的高峰,破圈,成为全民皆知的话题。

另一边,我们将早晚读书APP历次更新信息进行了整理,发现自6月7日首次发版至4月12日最后一次更新,10个月内共更新了15次。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411.png

(早晚读书更新概况,数据来源七麦数据)

6月更新2次,7月更新1次,8月更新2次,9月未更新,10月更新2次,11月更新2次,12月更新1次,1月更新2次,2月更新2次,3月未更新,4月更新1次。同时,疫情后,更新的3次基本内容为修复问题和BUG,没有突破和创新的更新。

我们再来看早晚读书APP近一年的排名趋势。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414.png

我们能发现7月初、10月初,其排名有一个明显的下滑,公开爆料后,早晚读书APP在排名上均有明显的上升。而疫情期间,行业总体有一个明显上升趋势时,早晚读书处于持平状态,版本更新也都是简单的优化和调整小问题,没有大的创新和改变。

当然,APP上线之初,迭代更新较为频繁,当产品稳定成熟后,更新频次逐渐减少。近半年,从同类稳定的竞品APP更新频次来看,基本维系在每月2-4次。

李国庆的麻烦,不止于此。

2018年12月,美国检方宣布,不以性侵罪名起诉京东集团CEO刘强东。

针对此事,李国庆评论道,“1、非性侵,只是婚外性,对股东和员工谈不上伤害。2、非婚外情,只是性,对老婆伤害低。3、非嫖娼,对社会风气负面影响低。”

不仅如此,李国庆提出了建议,“望今后学会自我保护,虽杀风景,但划得来。我的小经验:一次和女性发生关系前,捧着手问:我们不是爱情,你接受吗还一次坠入爱河,在泳池相拥问:我们还没结婚,你接受上床”

随后,当当网通过官方社交平台发声,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其言论只是个人观点,当当网强烈谴责李国庆此番言论,并要求其删除当当logo。

这才有了陆续曝出了离开当当、二次创业。

两口子的感情事,本身就很难去判断出一个是非黑白对错。加上错综复杂的股权和利益关系,俞渝和李国庆更是让外人难以简单直接去分辨。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

回到2019年2月20日,刚离开当当的李国庆,应该不会预判到与俞渝和当当的关系会恶化到这种“离当当越远越好”的状态。那时,承载着对第二次创业期待和希望的李国庆,一幅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样子,一心看着的或许是新事业的美好宏图。

之后,在股权利益和情感破裂的负向循环中,两人拖着当当一起深陷泥淖。

安史之乱后,一百多年中,兵连祸结、苍生涂地,唐末以来军阀混战江山四分五裂,赵匡胤黄袍加身,拉开了统一的序幕。

2016年5月28日,当当网签署私有化协议,正式进入退市环节。9月21日,公司宣布以每ADS(美国存托股)6.7美元的价格完成私有化从纽交所退市,变成一家私人控股企业。

2018年,当当网销售额118亿元,同比增加14.4%,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

抢夺公章的情况,曾经多次在上市公司发生,但当当因为创始人的明星角色、宫斗与庭斗结合,再叠加疫情中俞渝的不当处理方式,这种高度不靠谱的管理层状态,会令投资者退缩,股东焦虑,员工无所适从,最后传递给用户的,将是敬而远之。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