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多能高效创富伙伴丨福田瑞沃大金刚1荣
10小时前
微信太低调!用了这么多AI技术,难怪被追捧
11小时前
中国移动咪咕牵手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打造5G体育传播新纪元
13小时前
上市成功!贝壳用行动诠释了何为“长期主义”
13小时前
用音乐带货,索爱董事长刘建佳携手郁可唯直播首秀惊艳!
16小时前
下手买基金就上苏宁金融818财富节贴心投资指导等着您
16小时前
7月同比增长近50%,长安汽车的下半年值得期待|凹凸榜
17小时前
新基建大浪潮下,AI将堪何种大任?
19小时前
好用不花钱!广东移动300M宽带套餐堪称性价比之王!
19小时前
苏宁红孩子818重磅打造“超燃奶爸节”,燃爆线上线下
20小时前
罗永浩抖音直播带货最新战绩:4小时2亿,90分钟即破首秀纪录!
20小时前
腾讯要“一统天下”,B站“虎口拔牙”不轻松
22小时前
贝壳赴美IPO成“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靠的是什么?
22小时前

董明珠再战直播间,30分钟破亿,其他那些为直播焦虑的人还好吗?

盒饭财经 2020-05-11 10:10:48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薛静

直播已经成为标配。

2020年一季度上场直播带货的企业家超过40位,涵盖旅游、体育、餐饮、家电、服饰鞋包、美妆个护、数码3C、生鲜电商、母婴、重型卡车等行业领域。

全民直播成为浪潮,不过为直播焦虑的人远远超过了因为直播而受益的人。

“我能怎么办呢?不能复工,我只能找别的出路了。”

2019年1月23日,腊月二十九,路路像所有上班族一样,在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开开心心地回到家准备和家人一起过年。然而,让路路没想到的是,春节的假期还没过完,国家就因为新冠疫情,连续两次发文延长春节假期。让路路没想到的是,她的假期比别人的要更长一些。

路路平时总会到各地出差跑旅游项目,而这次的疫情把她关在了家里。不能复工也让路路陷入到了深深的焦虑之中。

3月23日,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第一次在网上直播,梁建章1小时就卖掉了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

这次直播的成绩不止让携程起死回生,也让各个旅游业的从业者看到了希望,其中也包括路路。她找到了同样因为疫情而减少了不少工作的朋友,商量起了直播这件事。

“我们对直播还是存在些顾虑。”路路表示她和朋友还是希望可以保护自己的隐私,而且做旅游垂直的话直播还是需要官方合作支持。

所以,路路和朋友没有选择开直播而是做了短视频。4月初,她们的短视频账号--绿怼怼vs羊角辫,在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小红书这四个平台上线了。点赞量不算高,但她们还是在努力更新着她们的视频。

“我只能希望疫情赶快过去。希望这个号有了一定量的垂直客户群体以后,可以与旅游目的地、景区合作,更多地推出一些抖音网红的旅游产品或者旅游攻略,来丰富目前旅游品类的内容。”路路对盒饭财经说。

像路路和她朋友一样,对直播存在顾虑的人比比皆是。

“我不敢露脸。”“直播就能挣到钱吗?”“没有一技之长怎么做主播?”“我只有一个人,怎么和那些有团队的人比?”“人家是大V,有流量,我不行。”这些是直播潮涌来后大家听到最多的话。

但是有团队,有流量就真的能够在直播中挣到钱吗?今天,盒饭财经将具体解析那些大V们直播间发生的事情。替那些为直播而焦虑的人答疑解惑。

5月10日,董明珠再战直播间,开播30分钟内销售额破亿。

不过,4月份董明珠做的最打脸的事恰恰就是迈进了直播间,打脸的时间仅用了10天。

微信图片_20200511094906.jpg

(图片来源自网络)

2020年刚一开始,格力电器迎来了新冠疫情的打击,销售额大幅下滑。

格力4月份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为207亿元-229亿元,而去年同期为410亿元,最多下滑49.5%;净利预计下滑70%,仅2月就亏200亿元。

但是,董明珠以她对互联网的一贯态度,并没有选择采用直播的方式来拯救格力。

4月14日,她还在中央财经节目中表示:“直播带货这是一种新模式,大家都往这个方向走的时候,我依然还是坚持我的线下,随着疫情转好,线下还是要把它做起来。”

可十天后,4月24日,董明珠就进行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直播这天,董明珠化好妆,装着正装,和主播一起出现在了格力科技馆。这次直播首秀并不像在带货,更像是在给格力做宣传。她面带微笑地和主播在格力科技馆转了一圈,边转边介绍自己的产品,全程没有和直播间的观众互动过。

而且由于网络数次卡顿,导致整个直播断断续续,频繁出现长达几分钟的卡顿、复读、音画不同步、画面中断等影响观看体验的问题。甚至有网友戏称这场直播“卡成了PPT”。

即使如此,直播间还是来了不少的观众。据新抖后台数据显示,董明珠直播首秀当晚累计观看431.78万,在线人数峰值21.63万。可这么高的观看量,董明珠也只带出去了249件商品,共计销售额22.53万元。

同样直播翻车的还有高端奢侈品品牌LV。

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LV销售额大幅度降低。2020年4月16日,全球奢侈品集团LVMH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因为疫情的关系,第一季度,LV集团只收入了10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814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15%。亚洲地区因为中国内地市场的暂停而大跌32%,日本地区因消费税上涨而下跌10%,美国市场收入则减少8%,欧洲市场销售额下滑10%。

面对疫情给企业带来的危机,LV不得不转变营销战略,尝试直播带货。

3月26日,LV在小红书上进行了新品的直播首秀。

这次首秀并不理想,甚至给观众留下了low的印象。虽然LV这次的直播请来了主播程晓玥和明星钟楚曦坐镇,但是钟楚曦穿了一身LV的睡衣,并不能展现她的身材优势,而且在镜头里看过去有种乡土气息。

再者,当天直播间灯光暗淡,背景粗糙、简陋,甚至用一根绳就直接代替了衣架。整体布置和LV低调奢华的定位完全不符。观看体验差,让观众不敢相信自己是在看LV这种奢侈品的直播,一下子没有了购买欲望。

微信图片_20200511094909.jpg

(图片来源自网络,图中为程晓玥与钟楚曦)

LV的这次直播只吸引了1.5万人观看,可谓惨淡收场。

董明珠和LV的直播翻车原因不同。董明珠是你有你的规则,我有我的习惯,LV的直播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是因为没有选好平台。

LV之所以会选择小红书进行直播,是因为LV在2019年就入驻小红书,成为开设小红书品牌号后的首个奢侈品牌。目前,LV已在小红书拥有超过13万粉丝,成为小红书上拥有粉丝数最多的奢侈品官方账号。

选择一个自己熟悉的平台进行直播,无可厚非。但LV直播的时候,小红书直播间还在公测期间,主页面并没有进入直播间的相关提示,需要搜索“小红书直播”这个官方账号,才可以进入直播预告页面。而且小红书的直播间因为技术原因,无法直接跳转至品牌官网。虽然留言区有不少LV的销售表示可以和他们联系,或者去官网购买,但多加一个步骤,就流失掉不少用户。

疫情期间,鞋企也被卷入直播间,红蜻蜓董事长钱金波成了主播,红蜻蜓也成了鞋企里第一个进入直播间的公司。

微信图片_20200511094911.jpg

(图片来源自网络,图中为钱金波)

红蜻蜓副董事长钱帆曾表示,疫情期间,红蜻蜓4000多家门店无法开门营业。5000多名导购也都只能在家待着,没法上班,但是工厂开支、门店租金等成本还是要交,每月1亿多元的支出不能停。

线下消费被逼停,红蜻蜓无可奈何只能转到线上。

2月份,钱金波就发出致员工信,宣布全员营销,把店搬到网上,火速搭建线上商城,开展线上全渠道营销,推出微信小程序,5000名导购向线上转型,启动微信会员群,通过社交零售业务自救。

转到线上营销的不仅是红蜻蜓的员工,还有钱金波本人。他在微信朋友圈当起了微商,卖起了皮鞋。

红蜻蜓在2月份到3月份这段时间里建立起了自己的社群运营。在这之后红蜻蜓才转战到了直播间。

“三八节”那天,红蜻蜓进行了直播首秀。钱金波亲自上阵,还邀请明星,连线了很多外部企业家。这场直播吸引了43.53万人次观看、点赞300万+,3家淘宝旗舰店销量同比增长114%。

这样的成绩可谓给红蜻蜓打了一针强心剂。因此,红蜻蜓决定把创始人作为核心的IP,每个月都将进行一次直播。

4月11日,钱金波进行了第二次淘宝直播,同时线下将近1000家门店也在直播,整个流量和销售在淘宝直播排名第一。

直播卖皮鞋还可以理解,直播卖卡车就有点超出想象力了。

微信图片_20200511094913.jpg

(图片来源自网络)

2月28日,三一重卡进行了首次直播,直播过程中,三一重卡没有带货而是展示了8处工厂场景,这次直播完成了第一次种草。

3月6日,三一重卡第二次直播,这次依旧没有带货,而是重点解读了重卡售后、质检、销售等事宜,还以实车路测的方式展现了卡友生活。这次直播拉近了品牌与用户距离,升级了种草力度。

第三次直播才是三一重卡带货的最后一步。3月20日,它举行了万台抢购节的直播。它在线上替用户解答疑惑,再加上促销政策的刺激,最终在2小时之内突破了5000万的销售额。

疫情期间,被直播浪潮席卷的不只是那些大V,也有普通人。

迪迪是个服装店老板,自从春节开始,他的服装店就被迫关闭了。一连两个月,收入都不到平时的四分之一,而员工的工资和店面的租金压得迪迪喘不过气来。

“这两个月,收入不多,支出倒是不少。”两个月已经赔进去两万多块钱了。

为了及时止损,迪迪不得不辞退了店里的员工,但是店铺他不想盘出去,他总是想着疫情能够快点过去,这样店里的生意就能好起来了。

3月底,迪迪刷抖音的时候看到有人直播卖衣服,当时他就想过要不自己也试试算了。但是他不敢,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怎么能跟那些主播比?可是后来,迪迪发现那些直播间里卖衣服的人有很多都是和他一样的小老板。

迪迪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懂得怎么直播,他没有买任何设备,背景也没有打光,而且直播间里也没有购买的链接。所以迪迪刚开始直播效果并不好,直播半天才有不到50个人看,平均观看时长都不超过3分钟。

后来,迪迪开始向身边同样在直播的人取经,问他们如何在直播间放商品,如何才能让直播效果变得更好。终于,努力了1个月后,他成功卖出去了第一单。现在,迪迪的主营业务已经全部挪到了直播间。他计划疫情后会线上线下一起做。

抖音联合巨量引擎发布了《2020抖音直播数据图谱》,今年2月,抖音服饰穿搭类主播数量环比1月增长61%,直播次数环比增长93%;美妆类也有较快发展,2月开播主播人数环比1月增长71%,直播次数环比增长109%。

直播成了各行各业复工的有效方式。直播设备被带火。

淘宝上搜索“直播设备”字样,随便一家店铺就是过万的销售量。

苏宁的商品一直以家电为主,卖的最火的是华为系、苹果、海尔、美的、小米等品牌。但在3月份,直播设备挤进了苏宁增速产品Top5。苏宁B2B线上直播设备采购销量同比增长457%,其中房企、保险、教育行业位居采购直播设备Top3。

线下电子商城也是一样,与常规3C数码产品相比,手机支架、环形补光灯、混响声卡、麦克风等配件成为了电子商城里的热销产品。一家卖直播设备的摊位在3月份一天就能卖几十套配件。

直播设备的价格不等,稍微好用一点的直播设备一套下来至少300元,中等配置就要1000元以上,一套顶配的高端手机直播设备算下来至少3000千元。那些网红主播则会选择选择用电脑设备直播,一套下来6000元起,最高的价格过万。

4月份以来,各行各业逐渐复工,直播人数减少,直播设备的销量也逐渐降低,不过这些摊位一天也能卖出去四五套配件。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