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从概念到具象,美团描绘新商业文明

盒饭财经 2020-08-27 11:50:06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 彻诺

新商业文明这一概念,似乎正在落地。

1997年出生的赵清成,今年23岁。在同龄人刚毕业踏入社会、踏入职场时,在汽车厂当学徒,在饭店当学厨,在足疗店做技师,他已经摸爬滚打多年。

疫情加上紧缩的大环境,好不容易见到希望的家庭,又一次遭遇了困境,承担和选择再次摆在赵清成面前。逐渐见底的积蓄,信用卡的欠款,妈妈生病的住院费,重重负担和压力下,着急赚钱的赵清成去到快递分拣站做兼职工,一天能挣120块钱。

“可这活从早干到晚,一天早晚饭都只能在外对付。外面吃饭贵,算了算,这么下去,房租都交不上。”4月,赵清成决定试试当一个骑手。

“开头有点吃力,商家找不到,路也不熟悉,导航也用的不熟练。头一个月,累死累活,挣了两千七。第二个月,关上一片的路都跑熟了,小道近路他也记了下来。工作开始得心应手,送餐效率高了很多。” 美团昆明关上站的骑手赵清成总结了这几个月的工作状态。

《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显示,上半年平台新增骑手逾138万。其中,超三分之一来自工厂工人,近三成曾是创业或自己做小生意的人员。美团一直发挥数字经济平台“就业蓄水池”的作用,以新就业形态助力缓解摩擦性失业、结构性失业压力。

与此同时,在数字经济平台推动下,零工经济也正改变着传统工作方式,给就业带来更多可能性。2020上半年,美团平台上近四成骑手有其他工作,其中8.8%的骑手拥有不止一份灵活就业工作。

赵清成是被点亮希望的人之一。4月,美团启动针对扶贫的“新起点计划”, 面向52个未摘帽贫困县提供5万个骑手岗位;6月底,又升级扶贫计划推出“新起点在县”县域扶贫方案,通过提供20万就近就业岗位、助力县域生活服务业新基建、推动贫困县旅游资源线上化运营等方式,为几十万贫困人口点亮生活的希望。

另一边,8月24日,美团点评股价再创新高。当天下午,美团股价最终报265.8港币,涨幅高达8.4%,总市值超过1.56万亿港币,折合2000.98亿美元,市值首次破2000亿美元。

在港股市值仅次于阿里、腾讯、工商银行、中国平安,成为港股第五大市值公司。美团也是当前继阿里、腾讯之后,中国第三大上市互联网企业。

21日,也就是上周五,美团发布了2020年Q2财报。财报显示,美团第二季度营收为247亿元,同比增长8.9%。

从利润到价值,从将本求利到将责求利,疫情下,由社会价值引领商业价值的新商业文明内涵,正在加速落地,企业效益与社会责任,并非不可兼得的鱼和熊掌,新商业文明已见曙光。

“日子又能过下去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俗语在赵清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赵清成的老家在昆明东川,和父母、妹妹一家四口住在大山里。清成的妈妈精神上有些问题,一受刺激,就会乱喊乱骂。从小,一家的重担全在爸爸身上。

外出打工,上山挖药卖钱,为了给儿女上学,清成的爸爸总会想尽办法去赚钱。但,有一回为了凑学费,爸爸去山里挖药,不慎从石头上掉下来,摔伤了腰。这之后,外出去工地打工赚钱这条路也断了。

种土豆,种玉米,种红薯,再加上喂了几头猪,清成的父母想方设法地赚钱养家。但,就算辛苦劳作一年,也挣不到三千块钱。

早慧懂事的他,一直力所能及地帮着父母和这个家。父母下地干活深夜未回,他就哄着妹妹先睡,自己默默等着父母回来。家里没有钟和表,等待只能依靠天色来判断。经常是等到天黑了很久很久后,父母才能回家。初中和妹妹在城里读寄宿学校,周末放假回家,需要经历漫长的考验。

最大的困难,还是钱。一人40元的长途车票,对他俩来说无法负担。为了回家能帮父母分担点掰玉米、隔牛草之类的活儿,只能用 “铁人三项”的办法接力回家。先搭九站公交车,下车后沿着河滩走数公里,最后需要爬山一路爬到顶,到家已经是夜里十点。

另一个困难,就是需要安抚年幼的妹妹。一路河滩,妹妹往往坚持不下来,临近体力边界的时候,她经常会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哭。一边走,一边哄,而此时的赵清成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初中生。

而这段时光对他来说,或许都是美好和幸福的。妹妹要上初中前,赵清成自己算了一笔账。自己心里清楚,以家里的经济情况,无论如何也供不起两个孩子读书。于是,他决定放弃上学,把机会留给妹妹,自己进城打工。

从汽车厂学徒,到足疗技师,工资也从几百元做到了四五千。但即便是每月一两千的工资,他都会省吃俭用,给家里寄钱,少则三四百多则一两千。

加上昆明的扶贫搬迁工程,父母都离开了大山,住进了镇上的安置房。每次打电话,家里总会告诉他:“好着呢,不用给家里打钱。”

用赵清成的原话:“看起来,生活确实慢慢朝着好的方向走了。”

直到2019年,赵清成再次感受了生活的重压。自己这边,扣工资、染病;父母那头,妈妈再次犯病,家里报喜不报忧,要不是请假回家,也不知道还要继续瞒他多久。赵清成把父母接到了昆明,为了方便给妈妈看病。住院治疗一年间,他和妹妹轮番照顾,不多久攒了多年的积蓄花光外,还欠了1万多元的信用卡。

对赵清成来说,最大的绝望是什么?可能就是拼尽全力,也无法够到一个简单的目标。比如照顾父母,比如每个月能攒下点工资补贴家用。

骑手赵清成

而现在,习惯了跑外卖的赵清成似乎又找到了希望。相比过去汽车厂学徒、足疗技师,骑手的工作时间更加弹性,多余的时间也可以照顾父母。而只要肯吃苦,就能获得相应收入的模式,也让他有了希望。

“月底工资到手交完房租水电,还能存下一些。”因为有钱能存下来,一度无望的赵清成的心里又开始有了底。他说:“日子又能过下去了。”

《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扶贫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累计约有720万外卖骑手通过美团平台实现就业增收,其中43.2万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约占美团外卖骑手总量的6.0%。而这些建档立卡贫困户外卖骑手中,和赵清成一样,20-30岁(含)外卖骑手的数量最多,占比达到了58.8%。

陈华涛是赵清成所在昆明关上站的站长。几个月前的一次摸底统计时发现,站点里聚集了十来个来自国家建档立卡户的骑手。

而这背后,是骑手间“老带新”的惯例——觉得工作不错,便会推荐给身边的亲朋好友。技能门槛低、灵活性强,此类以骑手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在数字经济的助力下,吸纳了大量建档立卡贫困人口。

陈华涛说,骑手们选择这个行业的原因,归结起来就是三个字——找出路。他们都来自农村,早早辍学出来打工,没有文凭,也没有一技之长。有的是单亲家庭,有的家里老人残疾,每月20号发了工资,很多人都要往家里打钱。这种情况下,跑外卖就是他们脱贫的踏板。

《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扶贫报告》显示,2019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外卖骑手共有398.7万人,其中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这些骑手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

“在县城买套房,给妈住”,“买一辆小车,能遮风挡雨就行”,“再攒攒钱,和女朋友成家”。跑外卖,便是他们实现质朴期望的直接路径。

最可怕的不是现有的贫困现状。

由于受教育程度和技能水平的限制,不少人面临着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工资低、保障少的生活境遇,更严重的问题是,他们之中存在着代际贫困传递。通过对国内外贫困代际传递相关理论的研究发现,父母收入低、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缺少、社会排斥、权利的缺失都是贫困代际传递的影响因素。(《影响农民工贫困代际传递的理论研究与政策选择》孟翔飞 高婷婷)

扶贫也不是单纯地提供工作岗位和就业机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更多赵清成带去职业技能培训、培训教育,为他们的拼搏解决如医疗保障的后顾之忧,更为他们提供免息贷款以解决资金问题,这才是线性的、发展的扶贫。

以“新起点在县”计划为例。通过升级大病保障、免息贷款以及培训教育等举措,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保障及职业技能培训。其中,单就职业技能培训方面,就已经在美团大学、美团外卖“骑手自强学堂”等平台开设贫困骑手学习专区。

据了解,该培训,已推出30多门针对性培训课程,内容涵盖安全、心理舒缓、科普知识等不同类型。自今年“五一”课程上线以来,浏览量已超340万人次。

“短期来看,‘新起点在县’能通过提供就近就业岗位,帮助贫困户‘一人就业,全家脱贫’;长期来看,通过建立县域生活服务业的新型基础设施,比如智能配送网络、智慧景区建设等,推动当地旅游产业发展及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美团的‘新起点在县’为部分未摘帽贫困县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范例,有助于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也为将来乡村振兴打下了良好基础。”《中国扶贫》杂志社常务副社长姚卜成表示。

复苏

29岁,已经在北京独自打拼近十年的荆大庆来自山西。一南一北,年龄不同,巨大的差距下,他与赵清成的经历却十分相似——高中毕业后,荆大庆便开始了工厂、学厨、跑外卖的打工生涯。

直到2018年5月,他四处筹了15万,在北京的国贸商圈租下了一间20平米的外卖厨房,店名叫“蜀蓉花”冒菜外卖店。

“疫情后生意淡,中午12点一过,就闲得站在厨房外跟其他老板聊天。每天的订单从200单掉到100单,流水从五千掉到了两千。” 荆大庆急了,整晚睡不着觉。他把外卖店的营业时间从12小时延长到24小时,自己肿着眼皮熬夜班。“没办法,白天生意也不怎么好,晚上回家睡觉,房租也得给。”

“蜀蓉花”冒菜外卖店店主荆大庆

除了延长营业时间,荆大庆又重操起了老本行——送外卖。

“趁机摸摸商圈里哪一片客人多,行情好。”店里的午高峰一过,他就骑上电动车,自己去送外卖,“一天最多能送20单,赚百来块,一个月就能贴补水电费了。”

疫情后,荆大庆整个人围绕着外卖转:晚上通宵熬夜看店接外卖订单,白天兼职送外卖,新发地疫情爆发后,开始在美团的快驴进货。

他的外卖小店一个月要费1万元房租,员工工资每人每月4000元,还包吃住。24小时营业有了些成效,小店的单量一点点上涨,就要恢复到四五月时的水平了。《北京小店穿越疫情风暴》一文中,这样描述他:最近总缺觉的荆大庆,头发竖着,眼泡肿着,走到路灯下,点起一支烟,笑了,说“今年要努力活下来”。

《中国小店韧性报告》显示,2019年数百万小店在美团平台获得订单和收入。尽管在疫情期间受到很大影响,小店却展现出了超乎想象的韧性:数字化正在助力小店经济实现V型复苏,5月首周美团平台上小店订单量相比2月首周增长了28倍。

渴望通过努力“活下来”的,不止荆大庆们。继麦当劳裁员之后,必胜客近期也加入危险的边缘阵营。

8月18日,据CNN报道,必胜客母公司百胜集团在美国最大的特许经销商NPC国际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旗下300家必胜客餐厅将面临永久关闭,900家门店获将“卖身”。

NPC这次破产中,直接诱因便是旷日持久的疫情。而这样的冲击,对抗风险能力更弱的小店来说,无疑等同于一场灭顶之灾。

小店,作为城市总体经济的毛细血管,起到重要的作用。今年7月,商务部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提出推动形成多层次、多类别的小店经济发展体系,加快小店便民化、特色化、数字化发展。

开着小店的荆大庆,与送外卖养家的赵清成,都是餐饮外卖行业产业链中的关键环节。

《中国服务业小店经济活力报告》中,总结了小店经济的两大特点:一是,门槛低,上手快,可提供大量就业岗位;二是,长尾特征明显,可汇集成万亿级别的大市场。

一家小店,一家希望。疫情以来,美团先后发布“春风行动”百万小店计划及其升级举措,通过返还佣金、流量扶持、供应链保障、提供优惠利率贷款等举措,用数字化手段助力小店活下去、活得更好。美团大数据显示,7月全国服务业小店的消费复苏率达到91.8%,美团平台中新增小店超过9万家,小店交易额较上月增长23%,展现出强大生命力。

两难、平衡与增长

2018年,美团点评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之际,王兴发布了一封内部信。

信中,开篇便是责任。

“上市意味着成为一家公众公司,意味着更大责任。作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我们不能仅仅用法律、义务这样的底线来要求自己,而是要更加自觉、更加主动的承担社会责任,创造社会价值,构建一家社会企业。”

在效率、利润、规模等指标过度追求的传统商业文明后,新商业文明正在凝聚成型。

凯恩斯在经济大萧条之后,对传统发起挑战,颠覆了当时的经济学理论。他曾这样说:“过去几百年的商业模式并不成功。它不聪明、不美丽、不公正,缺乏德行——它并没有带来好的生活。”而他的下一句话更加有洞察力:“当我们想知道用什么替代它时,是最困惑的时候。” (战略管理大师加里·哈默)

对现有商业文明的不满,催生出了对新商业文明的渴望。但,新商业文明到底应该长什么样?

直到2016年,乌麦尔·哈克所著的《新商业文明》在国内上市。在前言中,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到股份公司的现实案例,乌麦尔·哈克花费了大量的笔墨,去试着证明一件事——商业社会在今后极有可能再次出现一次巨变,新的商业文明正在完成蜕变。

由于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已经把全球经济破坏得伤痕累累,传统商业的缺陷也已经完全暴露出来。第一,21世纪商业要做的就是重新思考“资本”这一概念——其建构的组织不能像机器一样,而应是由各种资本组成的有机联合体,包括自然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及创造性资本。第二,重新思考“模式”: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怎样的方式,这些不同的资本可以最有效地生根、发芽、扩散并被使用——以及再次被使用。(《新商业文明:从利润到价值》)

在初步发展中,因为来自极端不平衡的矛盾与冲突,让新商业文明成为对原有商业文明的替代者。

然而,用如今的现实案例来看,利润与价值并不冲突,其本质都是增长。

从扶贫的“新起点计划”“新起点在县”,到助力就业的“春归计划”,再到帮扶百万小店的“春风行动”,在向外产生价值的同时,美团也在获得增长。

将视野放置到更长的历史长河中后,新商业文明可能是为社会、为企业、为个人带来的第二次增长。

只不过这种增长,是可控,是克制,是平衡。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