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越来越激进的三星:涅槃重生亦或在劫难逃?

歪道道 2020-08-10 09:50:53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歪道道(ID:daotmt);作者:歪道道

2020年8月5日晚10点,三星发布了自己NOTE系列的新机,各大媒体不吝赞美之词,尤其是三星 Galaxy Z Fold 2的发布,一改主屏“小家碧玉”的弊病,成为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更是让一众科技媒体惊呼“未来可能真的要来了!”

而三星最近在华销量的暴涨似乎也在印证着科技圈对这个行业巨头的看好。根据互联网公开消息,2020年第一季度与第二季度三星手机在华销量暴涨400%,市场占有率也从2019年底不到0.8%提升至3.2%,这一成绩虽然不能与称霸中国之时的三星拿来做对比,但已经是三星公司在华市场久违的利好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三星此次销量的暴增并非是独属于三星的荣耀时刻。苹果同样用一波促销策略迎来了销量的激增,这与国产手机越趋高端的价格走势不无关系。

在电子科技领域,性价比是影响购买欲望的重要因素。国产手机性价比逐渐走低迎面撞上放下身段的老牌王者,自然会在销量上引起化学反应,所以销量的激增并不能说明全部的问题,展现全部的方面。

把握科技的趋势,还需要从科技的价值和人本的共鸣中寻找线索,纵观三星近几年的产品策略和内部决策,激进的改变与谨慎的割舍成为独属于三星的气质,在这种情况下,迎接三星的是涅槃重生还是在劫难逃?也许这次发布会能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不“实在”的想象力

2018年年末,一篇《制造业丧失想像力了吗?这里是结果》在互联网引发了科技圈的讨论,“消费电子曾经是制造业最具想象力的部分。现在想象力消失了。”成为令科技行业屈辱与不服,真实与片面,羞愧与委屈并存的论断。

但三星的确正在丧失它的想象力,近些年除了在屏幕上大刀阔斧地进行改变以外,鲜有如同乔帮主Iphone 4发布会时惊艳世人的传奇操作,甚至连背影都触摸不到。对比文化领域里,韩剧各种刁钻的选材和新奇角度的组合,拥有超一流研发能力和顶尖人才的三星仅仅在屏幕上充当整容医生的角色着实显得有些“跌份”。

而不仅仅是三星,苹果近些年也并没有可以拿出叫板乔帮主的创新扣响他的棺材板。同样是各自阵营里的巨头,同样是拥有海量研发资源的科技弄潮儿,同样是身处“大师凋零”的“后大师时代”,三星与苹果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产品策略来应对想象力真空的这段时间。

苹果历来选择并不激进的产品策略,“维持住核心优势”一直是苹果对于自身科技实力的自信和持重。体现在苹果手机的工业设计与产品迭代之上,苹果更善于沉淀自身的技术优势形成难以被追赶的技术闭环,这是从乔帮主开始就留下的技术遗产,也是库克作为后来者对于苹果自身优势的洞见。

不论是3D-Touch、无线充电、还是对于屏幕外观的改变,实际上苹果最为核心的优势仍旧在于它的生态以及足以支撑起这一生态的强大芯片。

苹果对于热点与繁复设计的追求是克制的,对于新鲜事物的追求总是要达到可以达到的尽善尽美再予以行动。从2013年小米发布支持高通800快充的小米3开始,快充便成为参数之一成为各品牌发布会上的标配,而苹果直到Iphone8开始才支持快充,到Iphone11的发布才逐渐将快充彻底普及。

相较于苹果的克制,三星在产品策略上可谓十分激进。虽然爆炸门事件让三星冷静了一番,从此不敢轻易触碰电池这一雷区。导致直到今天,三星的快充也仅仅只是尴尬地冲到25W这一“高不成低不就”的档口聊胜于无。但在其他方面却无法阻挡三星一展拳脚显示技术手腕的雄心。

从“侠骨时代”尝试屏幕的各种可能,到将amoled修炼至化境之后开启的“柔情时代”振翅蝴蝶的薄翼,三星将视觉吸引的参数拉满,期待出现一把射向未来的长箭靶向三星美好的命运。

这是三星向市场奉出的“想象力”,但总给人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观感,尤其是第一代折叠手机的铰链门事件与近期两次丢失用户数据的严重问题,都让外界存有“金玉不行,絮在其中”的质疑怀疑三星是否正在走向一条歪路。

而上半年新机的发布,全面放弃自家猎户座的计划,仿佛正印证了这一点。虽然下半年猎户座重回视野,却仍旧可以从中窥探到曾经的芯片王者正在疲态渐显,有心无力。

找不准自身的优势所在,肆意挥霍研发能力去做过多无意义的“想象”,这种不实在的想象很像是一个孩童天真的设问,认为月亮是一只悬挂在银河的小船,这种美妙的想象令人赞叹而神往,但又会有多少人相信呢?

极端的策略

三星此次发布了两款手机,罕见的出现了屏幕参数上比较大的落差,NOTE 20与 NOTE 20 Ultra在屏幕上,不仅分辨率落差极大,甚至连90Hz的刷新率都没有得到全机的普及。

NOTE 20 Ultra为3088×1440的分辨率和120Hz的刷新率,Note 20 则为2400×1080的分辨率和60Hz的刷新率,相较于NOTE 20 Ultra超过标准的表现,NOTE 20更像是一款去年发布的手机。

这种品质的落差,会给三星的销量带来怎样的后果暂不可知。但商业策略上的引导意义却已是昭然若揭了,三星此举更多是在为NOTE 20 Ultra的溢价寻找一个较为合适的理由。

一方面,引导更多的粘性用户购买NOTE 20 Ultra提高自身的销售利润;另一方面,也是在用最为极致的体验减少“翻车”的概率。毕竟在三星的全部产品链中,除去爆炸门事件以外,顶级旗舰的口碑向来是三星最能打的旗帜标杆。

但牺牲NOTE 20的销售预期成就NOTE 20 Ultra的风光,沦为“工具人”的NOTE 20与上半年猎户座出现的“隐退”风波,也许可以看出三星内部正在开展有关自身产品线与营销策略激烈讨论的端倪。

从三星电子的整体来看,不论是猎户座上半年的战略性退出还是NOTE 20甘当工具人的陪衬,对于一家体量庞大的公司而言,都不能说是一个良好的信号。顶级产品本身已经由内存大小和其它配置的不同产生了分级。以NOTE 20 同样可以被称为“旗舰产品”的牺牲来增加杠杆,只会压榨自身的销售空间。

实际上,这也是三星由来已久的沉疴,从最开始并不将目光放诸于中低端产品,到后来不走心地进驻中低端市场引来的骂声一片。三星仿佛只会将全部的目光与心血倾注到最具实力的产品之上。

而其他的产品,哪怕同属旗舰之列,只要并非处于塔尖的极致,都不会得到三星全部的“爱”。这种极端的策略,短期内确实可以保持自身产品的锐度,笑傲世界科技之林,但在整体的产品厚度之上,则很容易落入下风。

小米等中国手机制造厂商能够在三星最为风光的那几年钻了空子取而代之,不得不说与三星选择策略的极端性有很大关系。

而如今的三星好像并没有吸取这样的教训,内功波动、策略极端的情况下,一旦最顶级的产品出现问题,后果就会是全面崩盘的局面。虽然短期内三星不会出现这样糟糕的情况,但长期来看,唯有考虑周全且具有灵活性的策略,才是一家企业的韧性所在。

重生还是劫数?

此次真正令人感到惊喜的,可能并非发布会上炫酷而高级的宣传展示,而是三星手机的伴侣S Pen。

通过引入AI技术,NOTE系列最新搭配的S Pen可以将延迟缩小到9毫米。配合Note 20 Ultra达到120HZ刷新率的屏幕,这种体验堪称极度舒适。

而用户真正所需要的,也许正是这种体验感的提升。

毫秒级的响应让书写更加流畅,选择更加精准。它无需花哨的操作或多余的酷炫,而是关注广泛使用场景下的体验感,这也是乔帮主当年让苹果惊艳世人的所在。

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科技公司在下一个科技奇点到来之前的真空期通往科技朝圣之路上的虔诚匍拜。

技术归根到底是为体验服务的,炫技可以证明技术的功底,也可以展示技术的实力。但如果这种功底和实力难以为体验服务,就只会成为一朵好看的水中之花,围观者众,却鲜有真正的“摘花之人。”

这一点,也许可以从三星折叠手机销量的变化上可见一斑。

从刚一发布时科技狂与尝鲜者们的疯狂预定,到后期实际体验后订单数的寥寥,官方也从百万的销量更改至几十万,长尾效应的失灵洽洽为三星第一代折叠手机的长期销售提供了反向预测。

作为科技本身,想象力诚然是维持生命不竭的源泉,但唯有极高的技艺才能让想象力春风化雨返璞归真,在集腋成裘的过程中水滴石穿打通山海之间的重重障壁。

S Pen此次并非发布会重点。默默发力的背后,意味着三星内部仍旧存在这种“务实”且“平常”的科技心态。但同样,这种声音在三星内部好像并不占据主流。

风波不断的2020年,在国产手机厂商普遍冲击高端市场的关键转型期;在以华为,一加,小米为首的厂商逐渐占领国际市场的时节;在三星内功失常,外功冗余的当下,三星唯有将眼光重新校准,才能避免陷入更大更深的泥潭以致劫数难逃。毕竟败退中国市场的三星,已然无法再次承受来自国际市场的打击。

目前,拥有顶尖技术的三星仍旧是世界范围内安卓阵营里难以被撼动的霸主,迎头赶上的华为虽然在销量上逐渐追平甚至偶有反超,但想要在技术上全面超过三星尚需要不少时日。

三星此时的重点不应在于用执拗的想象与创新为自己的技术正名,而是应该关注如何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之上,只靠配置堆积的硬件,在摩尔定律之下并不能说明什么。三星需要冷静,更需要警惕激进策略之下的反噬。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