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维谛技术(Vertiv)2020关键基础设施巡展
1小时前
打通中小企业的“任督二脉”京东创新企业租赁模式让企业“活”起来
1小时前
Avaya最新品牌架构发布,三大核心类别为企业搭建“云梯”
1小时前
江贤8.13现货黄金白银早间行情分析及独家操作建议
3小时前
阿里88vip的十年长跑终点在何方?
3小时前
母婴变天:头部乳企纷纷和电商巨头强强联手做数字化升级
3小时前
江贤8.13黄金白银今日是涨是跌多-空行情解析及最新价格走势分析
3小时前
又创新高!海尔冰箱亮出54.6%份额“成绩单”,凭健康场景抓住用户
5小时前
BJ40短刀出鞘以致敬之名一锤定音!
21小时前
找不到工作?滴滴推出“橙意”计划,投入2亿资金促就业
22小时前
百度研究院官宣升级,新增生物计算实验室与安全实验室
22小时前
讯飞会议宝:你相信吗?我的家,竟在会议室里
23小时前
苏宁易购引领未来零售5G发展趋势,终端裂变重塑零售形态
23小时前
复盘大唐高鸿DMD3A车规级模组量产历程:C-V2X已上路,开始助跑
1天前

哈啰「不恋战」

蓝洞商业 2020-05-06 11:50:11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作者:焦丽莎

采访中谈到融资,杨磊不愿多说。

三年前,那个“融资接力赛”的时代已成过去式;这个共享单车市场曾经的高频词,如今在这位哈啰出行CEO的眼中,并不性感。

在「蓝洞商业」的追问下,他对新一轮融资金额和投资方依然三缄其口,只是透露,“2019年年底的融资总体还是财务投资人出资占大部分,老股东都有参与,蚂蚁金服也在其中。”

2020年一开年,看似沉寂已久的共享单车市场,再起涟漪。可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美团CEO王兴表示,共享单车在2020年是核心投资领域;青桔单车在4月完成两轮融资,总计10.5亿美元;杨磊喊出“现在是哈啰账上钱最多的时候”,并官宣预计在2020年实现整体盈利。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代言人之战,哈啰单车、青桔单车和美团单车背后站着阿里巴巴、滴滴和美团,资本早已无法左右战局,下半场比拼的是技术和效率。

流量入口,成了共享单车的新标签。而如何实现从工具到平台的蜕变,是每一个玩家都必须回答的问题。

占领高地

按照惯例,春节后是单车投放的高峰期。 但是,疫情打破了既定的规律,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称,“目前的业务呈现阶梯式复苏,订单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八成左右。”而在此之前,哈啰发布的两款新车,也因供应链尚未完全恢复,使得投放进度延期。 疫情并未阻止资本进场的脚步。 幸运的是,哈啰出行在去年年底完成一轮融资;哈啰出行与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合资成立的“宁德智享”获上市公司中恒电气2亿元投资。

微信图片_20200506102128.png

今年4月21日,据The Information消息,滴滴的共享单车部门完成由软银和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投资的1.5亿美元新一轮融资。 就在前一天(4月16日)的战略会上,滴滴出行CEO程维公布未来3年的“0188”战略目标,即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而在其中,两轮车在“最后三公里”担当了重任。 第三家美团单车虽未有独立融资的动向,但王兴在去年年底的财报会上称,共享单车是2020年核心的一个投资的领域。已经大幅度的提升单车的设计,包括供应链、价值的准绳也做到了提升。在下几个季度更换一些老的单车,提升用户基础和用户黏性。 美团点评公布的2019年年报里表示,将逐步用美团单车来取代之前收购的摩拜单车,并预计该项业务将为美团整体带来更多新用户。 单车之外,电单车也是关键的角力场。 政策的利好已经释放。2019年4月落地《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提出多条规范化条款,超过90%的电动车将被划归为电动摩托车,需要按照机动车进行管理。 入场门槛提高了,大厂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2017年9月,哈啰出行推出哈啰助力车。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哈啰助力车已进入320座城市,占据七成以上市场份额。 而对于其2019年6月上线的换电业务进展,李开逐告诉「蓝洞商业」,“换电业务是一个基础设施的服务,相对偏重,需要一个长时间构建的过程,不是短期能够花钱把用户拉进来的,不像纯C端的消费互联网那么迅速。” 而滴滴旗下的街兔电单车于2018年1月上线,并在2019年电单车事业部与滴滴出行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今年的4月23日,有地方媒体曝出,滴滴在淄博对过冬车辆集中检修后,部分街兔电单车升级为青桔电单车。 在今年4月滴滴公布的未来三年战略中显示,电单车是今年青桔的重点方向之一。 无独有偶,根据36氪4月28日报道称,美团已经下单超百万辆共享电单车订单,且美团独家买断富士达一款Q8车型,这批电单车将先在成都上线。 早在2017年7月,摩拜发布摩拜助力车;被美团收购整合后,其研发的新款美团助力车先后在长沙、泉州、汕头等地完成投放。 相较于单车,电单车在扩大活动半径的同时,也提供了更大的商业空间。当粮草备足,新一轮“核战争”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效率为王

冗余堆积、报障不准、运维成本高、效率低……曾是共享单车头上的达摩之剑。

所有人都很清楚,得效率者得天下。

正如杨磊所说,“行业已经过了早期的粗放野蛮的打法,进入到依赖技术和效率,把这个生意做细、做精的良性循环中。”

当年拿着最少的钱、最少的资源,在夹缝中成长的哈啰,很早就意识到了效率的重要性。

“资源是有限的,不能长期以一种纯消耗的方式去占领市场。我们很早就意识到,后期是一个非常重线下的工作,运营效率一定要高,同时控制运营成本,才是长期的竞争力所在。”李开逐说。

效率从哪里来?人员和组织的优化提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用技术的手。截至2019年年底,哈啰上海总部2000多工作人员中,50%以上是技术研发人员。

过去的2019年,运营中台的建设就是哈啰的重中之重。前线员工只是执行者,其背后的任务(包括车辆从哪里调、调到哪里、为什么这么调)都由运营后台的程序、算法来定义。

微信图片_20200506102132.png

这被哈啰内部称为“哈啰大脑”,就是基于数据发出指令,让单车、助力车、顺风车和换电网络等业务的设备、人员、工单和订单,在数据驱动下运转。 李开逐介绍,“1.0的时候还不叫哈啰大脑,叫哈啰平台,2.0升级为哈啰大脑。1.0时代侧重数据的收集、分析,以及根据这些分析得出结论和参考,简单来说是根据已经发生的数据统计,从中发现规律和改进措施;2.0则是预测式的,加入大量的人工智能算法。” 基于此,哈啰单车用算法主动探知单车故障,提前预测未来会发生信号丢失的车辆,准确率达70%到80%。通过哈啰大脑2.0系统,可以将报错准确率提高至90%,每月节约成本数千万元。 “一个公司的基因,在创业第一天就基本决定了。”GGV执行董事李浩军回忆起一个细节,2015年第一次见杨磊,展示上一个停车项目的后台,他就本能的认为要靠技术提升效率。 事实上,这也是李浩军做科技类项目投资的一个核心:靠技术去提升效率,最终释放出价值。“我们当时就觉得哈啰的技术积累和技术基因是最强的,这在后来的几年里也得到了验证。” 当然,哈啰的野心并不满足于此,在李开逐看来,共享单车已经进入3.0时代。1.0时代是2018年哈啰出行率先开启的信用免押时代,行业不再靠用户押金“资金池”获利;2.0时代是从粗放竞争转向对成本控制和精细化运营,聚焦效率和质量;3.0时代则是共享单车有机融入城市公共交通生态,成为公共交通服务的一部分。

不只是出行

如果再用共享单车来定义哈啰,似乎并不准确。

虽然目前,两轮业务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超过50%。但是哈啰的业务形态除了单车,已经扩展到顺风车、电单车,以及共享换电等业务。

杨磊称,两到三年后,两轮的收入占比会降至20%-30%。当各项新业务尚处于萌芽阶段,两轮收入占比压缩也就意味着四轮业务将在营收中贡献更多,顺风车扮演了关键角色。

甚至再用出行平台来定义哈啰,也无法概括其未来。

就在不久前,哈啰出行App上线“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消费入口,内容包含酒旅、餐饮到店业务,以及金融、车服、地图服务。一个出行平台,摇身变为初具雏形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不久前的高管会上,杨磊明确了哈啰的最终形态——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

普惠,是杨磊口中的高频词,“从做共享单车那天开始,公司延续的思考路径就是希望成为一家普惠的公司,无论是做出行还是本地生活,都希望能围绕为老百姓提供相对便捷和经济实惠的产品。”

杨磊冲破边界的底气来自哪里?答案是3亿注册用户以及盈利状况,“哈啰在2018年3月份就实现了EBITDA(自由现金流)转正。目前,哈啰的现金流非常健康,而且是哈啰创业史上现金最多的时间。”

杨磊透露,经过财务的严密测算,根据“共享单车和助力车在2019年获得的毛利,再随着业务规模持续发展及效率持续提升,哈啰在2020年实现整体盈亏平衡是可预期的。”

对于新业务,李开逐在采访中说,本地生活是哈啰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不是具体的业务。目前哈啰在供给侧没有新推出具体的业务,本地生活服务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由第三方供给。“目前是调整方向阶段,没有形成很大的团队。”

他强调,“现阶段就是做了大量的用户调研,包括通过改版的方式得到用户习惯协同效果的反馈。给用户提供更多的生活类服务是基本认定的发展方向,一些业务也在开展。”

杨磊以中低端的酒旅需求举例,“哈啰的用户大部分是下沉市场的老百姓,基于这样的用户基础,哈啰希望做偏中低端的酒店。整个业务还在测试,所以现在还没有太多数据可以分享。”

李开逐补充说,哈啰聚集了很多顺风车车主,增加一个加油的服务,对于车主来说是顺其自然的需求演进,所以渗透的速度很快,当然这是导入第三方的业务。

除此之外,哈啰的换电业务也与本地生活不无关联,除了服务哈啰自己的助力车,还可以对接外卖、快递等本地生活服务商。或许,这将成为其未来获取供给端资源的重要入口。

出行与本地生活不可分割,这样的操作像极了美团整合摩拜的逻辑,当美团APP成为摩拜单车的唯一入口,流量价值显现。

曾有投资人告诉「蓝洞商业」,分析过美团和摩拜的用户人群后发现,确实存在不小的差异性。比如很多老人和小孩,骑过摩拜单车,但是从来没有用美团点过外卖、买过电影票。”结果证明,摩拜并入美团之后,后台的用户数据有明显增加。

这个逻辑颠倒过来,在哈啰出行的身上依然成立。不过是美团从本地生活切出行,哈啰则是从出行切入本地生活,殊途同归。

如今的本地生活战场,美团的“Food+Platform”占据绝对优势,但蚂蚁金服高调转型,从支付工具切入本地生活,给行业增添了几分变数;加之哈啰出行的入局,让未来更加可期。

李浩军坦诚,今天成功的互联网公司,最后都是超级用户平台业务,很难局限在其中的一环。如果把用户价值横向扩大,可做的插件应用有很多。“在出行以外,只要是用户需要的,理论上都可能成为新兴业务,只是时间节点的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