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吴文辉卸任,程武接手,阅文如何升级?

娱乐硬糖 2020-04-29 11:10:25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李春晖

4月27日一系列重磅财经新闻的轰炸中,阅文集团管理层人事调整不是最戏剧化、最吸引大众眼球的一个,却注定成为对产业影响最深远的一个。

中国最大的网文平台、IP集散地阅文的高层变动,意味着后续一系列战略调整,不仅影响其自身、震荡整个网文江湖,也势必对上下游的有声书、动漫、影视、游戏等行业带来不可忽视的变化。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17.jpg

4月27日上午,坊间消息已不胫而走。晚间,阅文集团正式对外确认管理团队调整,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平稳过渡,持续支持阅文战略发展。

“对于我个人,我也一直有个理想,就是在“退休”之后,找个海边安静的看书。现在,感觉距离这个理想更近了,对未来的人生,我也充满期待。”吴文辉在公开信中表示。

这也印证了,此前流传的吴文辉团队将前往友商或另立门户的种种传闻不实。和阿里那厢古永锵、俞永福的情况类似,吴文辉看来也准备在腾讯系内光荣退休,这也算一种大厂风范?

比起吴文辉这一波注定又要被反复书写为“商业人物”,程武要续写的则是“商业故事”,也是硬糖君目下更关心的部分。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34.png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这显然是对阅文当下发展阶段相当有针对性的人事安排。

已经掌舵腾讯动漫和腾讯影业的程武,此时再接手阅文,显然剑指网文IP的全链开发。来自PCG的侯晓楠,则意味着网文内容分发与对当下流量市场的再整合。

在线阅读和版权运营一直是阅文两大主营业务。其版权运营收入在2019年营收占比更是首次超越在线阅读,成为阅文的新引擎。

但与此同时,免费阅读的来势凶猛,IP开发的不确定性,又让外界对阅文的增长性始终心怀疑虑。这一点,清晰反应在阅文的股价上。

如果说建立付费阅读模式的吴文辉已胜利完成他在网络文学上半场的历史使命,那么下半场的IP生态,在历经七八年(以2013年前后IP一词开始在游戏圈流行为起点)的前进、挫折、再探索后,下一步程武带领的新阅文团队将会怎样打,我们不妨先盘盘已经在棋盘上的子。

IP生态,腾讯想再快些?

“今年,是阅文集团成立的5周年,也是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吴文辉在公开信中表示,阅文亟需基于IP,进一步去构建一个更加开放的生态和更符合未来趋势的新商业规则。这需要通过更彻底的管理转变,推动阅文在业务创新、技术突破、IP构建、生态构建等方面迈上新台阶。

坦白说,资本市场对阅文的长期低估,硬糖君一直是有些不理解的。掌握中国网文大半壁江山,最具IP引领性的男频的起点、创世和女频的云起、晋江(投资)都在阅文麾下,旗下810 万名创作者,1220 万部作品储备,触达数亿用户,IP开发也有了《庆余年》这样的代表作品。营收能力也不算差,2019年阅文实现总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21.9%。

然而对于资本市场,或许也对于腾讯来说,阅文还是有些慢了。起码是不符合其期待。

遥想2017年11月8日阅文赴港IPO,何等意气风发。上市当日一度突破110港元,最终收涨86.18%,公司总市值高达928亿港元。你说是“中国的迪士尼”“中国的漫威”都成,反正是以网文为核心的泛娱乐航母正在起航。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37.png

但时间到了2018年,收购新丽分明是填补了阅文作为中国最大IP资源池的影视制作能力,却在消息传出后2日内股价跌幅达22.19%。也是在2018年,以《择天记》《武动乾坤》为代表的男频IP影视改编作品表现乏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对阅文的预期。

很长一段时间,阅文股价都未能得到真正提振。来自免费阅读的冲击是一方面,但事实上,即便没有免费阅读,付费阅读市场的天花板从2018年就已经显现。从始至终,IP、版权运营,才是市场对阅文始而期待、继而犹疑的关键。

毕竟阅文的IP储备优势太大了。免费阅读、流量文学再来势凶猛,真正能形成IP价值的头部网文还是来自起点、晋江、云起这样的传统网文平台。

在版权运营方面,阅文经历了卖IP到“IP共营合伙人”的联合开发,再到“版权销售+联合投资与制作+自主开发”的三驾马车,联合投资、自主开发在阅文业务体系中的重要性、收入贡献越来越强。特别是核心作品开发,阅文越来越将主导权归于自己手中。

从2019年的成绩来看,网剧《庆余年》非常成功,取得了商业和口碑的双丰收;游戏《新斗罗大陆》比较成功,为阅文进军游戏行业建立了桥头堡;电影《诛仙I》算是中规中矩,取得了尚可的票房收益;动漫大电影《全职高手》则只能说表现平平。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39.png

总体来说,阅文尚未能建立充分工业化的全产业链开发机制。因此虽手握大量优质IP,却未能充分在后端激活其价值,所以,在同一个IP下,《全职高手》连载动画备受肯定,《全职高手》电影却争议颇多。作品表现不稳定,因此影响了公司成长。

这也是国内影视公司的普遍问题,不要说阅文这种新入局者,如光线、博纳、华策这样的影视巨头也概莫能外。

现在,腾讯开出了药方:让阅文和腾讯新文创走得再近些。将阅文紧密接入腾讯新文创大生态,在影视、动漫、游戏等内容业务更深度联动。

腾讯对阅文,不止是大股东

《庆余年》既是阅文2019年最耀眼的成绩,同时也可能促使了腾讯最终下定决心。

毕竟,这种全鹅系一起联动的成果太美好了。《庆余年》原著虽然火爆,但在完结十多年后,影响力趋弱不说,还可能不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口味。此前这种高龄化IP、男频IP的改编,鲜有佳绩。

但在腾讯影业的牵头下,《庆余年》被改编为一部具有轻松的低进入门槛+深度的情感体验的高质量网剧。在腾讯视频播出后,成为其年度现象级作品,拉新和付费成绩毋庸硬糖君赘述。与此同时,成功的影视化改编,还让这部已完结十多年的小说,在起点中文网重新登上畅销榜榜首。

在腾讯体系之外,《庆余年》的成功,促成了市场对男频IP剧潜力的认可。在2018年还被市场频繁质疑的男频IP改编,在2019年终于迎来了《从前有座灵剑山》的小确幸与《庆余年》的大欢喜。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42.png

而这两部作品,都是阅文网文IP+腾讯影业开发的组合。这一黄金搭档的连续成功,或许正给今天的进一步融合埋下了伏笔。

阅文和腾讯、吴文辉和程武的渊源还不止于此。从当年吴文辉出走盛大成立创世中文网,再到腾讯并购盛大文学、阅文集团成立、上市。在资本上,腾讯是阅文的大股东,占股50%以上。在业务上,阅文与腾讯亦有非常多交集。

阅文两大主营业务中,不止版权运营可以和腾讯新文创的影漫游形成强协同。更基础的是,付费阅读领域,腾讯给阅文提供的流量能力——腾讯通过旗下产品,如手机QQ、QQ浏览器、腾讯新闻及微信读书等,为阅文触达更多用户提供助力。财报显示,2018年阅文来自腾讯渠道的收入为9.52亿,占阅文集团在线阅读收入的24.9%。

硬糖君一直觉得,在泛娱乐领域的打法上,阿里好比集权帝国,腾讯则是民主联邦。阅文拆分独立上市后,和腾讯影业、腾讯动漫、腾讯游戏等的协作,更类似于兄弟公司间的合作,而非大生态的内部协同。

事实上,我们经常看到,阅文的优质IP并未优先交予腾讯系兄弟公司操作,而是按照市场规律进行交易。腾讯影业、动漫也大量购入改编外部IP。腾讯游戏业务更是相对独立强势。

而在程武一人手握网文、动漫、影业之后,这种协同会达到什么样的新高度?我们还不知道。但资本市场似乎看到了一些信心,今天,阅文股价尾盘直线拉升,当日涨幅达到了5.97%。

阅文的明天,通向何处?

“感谢吴文辉先生和创始团队的信任,把接力棒传给了新的管理团队,并将继续支持阅文的发展。我们有信心继续推动阅文从‘最大的行业正版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升级。”程武在公开信中表示。

程武于2009年加盟腾讯,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和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并负责集团的市场与公关部以及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的市场营销部。2011年,程武在业界首倡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2018年4月,程武在“泛娱乐”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新文创”。目前,基于腾讯的“科技+文化”定位,“新文创”已成为腾讯在文化维度的核心战略。

程武与阅文渊源颇深。2013年,程武与吴文辉共同推动腾讯文学成立,分别担任腾讯文学董事长和腾讯文学首席执行官;2015年阅文集团成立后,程武曾担任董事,并积极推动阅文及旗下新丽传媒与腾讯影业、动漫、游戏业务的联动,共同打造了前文提到的《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两部重要IP影视作品。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45.png

不难预见,阅文进一步融入腾讯体系后,围绕IP培育能力的升级将最为明显。

网络文学是IP的源头,可以低成本、快速地验证故事和IP。动漫是IP进一步的试金石和放大器,在孵化IP中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而影视则是最重要的IP价值放大器,可以让IP以最高的效率和最友好的形式触达大众。可以想像,随着阅文进一步融入腾讯新文创生态,IP开发的流程将会被进一步打通和优化,如《庆余年》《灵剑山》的成功案例将越来越多。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47.png

阅文进一步嵌入腾讯系流量平台后带来的连接能力升级也不容忽视。接任阅文集团总裁的侯晓楠,现任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历任管理移动QQ、QQ空间、应用宝等,显然在这方面极具资源和经验。通过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有可能帮助创作者与用户建立更强的连接纽带,进一步提升其流量优势。

而在业务模式升级层面,针对外界密切关注的免费阅读,程武已明确表示,阅文将“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

在硬糖君看来,更值得关注的其实是阅文在新技术和产业互联网方面的多元价值空间。

以《全职高手》主角叶修为代表,虚拟偶像在国内市场已经占据一席之地。且事实证明,较之初音未来型虚拟歌姬,国内用户更愿意为注入了更多情感和故事的网文人物买单。从叶修到魏无羡,都有不输真人偶像的商业价值。而随着5G和AI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必将进一步拓展IP衍生的边界。

产业互联网、特别是IP文旅,则是腾讯新文创这几年的重要发力方向。从《狐妖小红娘》与杭州的合作,到云南省的“云南云”省级文旅项目,以IP为核心的旅游目的地再造,赋予了IP巨大想象空间。当IP开始向更为深化的区域经济和“大文化”格局前进,一个全新蓝海也正在IP面前展开。

微信图片_20200429092448.jpg

从陈天桥在15年前提出“中国迪士尼”的梦想,到阅文曾描画过的“中国漫威”,而今迈步从头越,祝阅文好运。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