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开心麻花:四面出击,四面楚歌?

娱乐硬糖 2020-11-10 16:10:54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 顾韩

“来看看年产量极低的我们单位的新作品。”6月3日,沈腾在转发开心麻花新剧《亲爱的没想到吧》宣传时如此写道。

然而,“年产量极低”似乎已不再适合用来形容今天的开心麻花。

因为就在一个月后,麻花又上了一部新的短剧《兄弟得罪了》。10月的开头,有《我和我的家乡》中“沈马组合”的久违合体。10月的结尾,有麻花的网大试水之作《老爹特烦恼》。硬糖君刚刚盘点过的贺岁档与春节档中,也有几部挂出开心麻花招牌的喜剧(春节档凑齐八部新片,但贺岁档快没有余粮了?)。

疫情冲击文娱行业,电影与线下演出首当其冲,好巧不巧正是开心麻花的两大阵地。全面试水网生内容无疑是一种应急的自救方式,但似乎又远不止于此。

失落的爆款,流散的王牌

开心麻花成立于2003年,是如今国内最知名的喜剧厂牌之一。在初创之时,麻花还是个小小的民营剧团。凭借轻松犀利、新颖独特的喜剧风格,他们逐渐打开局面,并于2012年登上春晚舞台,逐渐被全国人民认识。

真正的转折点则是在2015年。2015年4月,采取类似于《我是歌手》的竞演模式的电视综艺《欢乐喜剧人》热播,对喜剧人们的台前演出与幕后创作进行了记录,也在观众心中建立起了国内几大喜剧厂牌的江山格局。沈腾带领开心麻花团队走到最后,其个人魅力和品牌也逐渐凸显出来,盖过了“郝建”(其在春晚小品上的角色名)。

同年国庆档,开心麻花首部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映,票房口碑双双盖过同期的《港囧》,堪称一鸣惊人。将经历过市场验证的话剧改编成电影这一模式在当时看起来十分靠谱,大有可为,手握大把这样成熟IP的开心麻花也随即变成了香饽饽。

2015年12月,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正式挂牌。经历两轮定增后,估值从3亿快速增长至50亿,成为“中国话剧第一股”。

2017年,《羞羞的铁拳》如法炮制,在当年国庆档取得22亿票房,艾伦也打入电影圈。但2018年的《李茶的姑妈》就没那么好运,没能捧红主演黄才伦,麻花式的“直男喜剧”也因价值观问题陷入争议。

也是在这一年,开心麻花冲刺A股失败,撤回IPO上市申请。暑期的《西虹市首富》男主还是沈腾,女主却是台湾演员宋芸桦。主创闫非、彭大魔似是不满足于麻花自有的话剧IP,而是选择了一部海外老片进行改编。在影片的出品方阵容中,两位导演的西虹市影业排在第一位,开心麻花影业在第三位。

2019年,开心麻花缺席大半年,直到年底与《驴得水》班底二次合作的《半个喜剧》上映。影片口碑尚可,但主演除了任素汐皆为新人,不具备票房号召力,最终票房止步于1.88亿。

可以说,以话剧IP推出爆款电影,由爆款电影捧出红人,再由红人去创收或者拉动自家内容,这样理想的循环路径不出三年已经失效。

开心麻花真正走起来的艺人只有沈腾、马丽、艾伦,或许再加上一个黄金配角常远。但也正因如此,他们在某一部影片中合体的机会越来越少,或许只有春晚或者献礼片这样特殊的舞台才能实现了。

沈腾出演了韩寒的《飞驰人生》与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跻身百亿票房影人,还有一档卫视热综《王牌对王牌》。马丽出演了电视剧《逆流而上的你》还在《来电狂响》中挑战了一个不再搞笑的角色,转型意图明显。

艾伦左搭港圈,右搭于谦,成龙的《急先锋》之后有周星驰的《美人鱼2》,客串的《老师·好》之后有担当主演的《邀请函》。常远今年也带来了自编自导自演的影片,客串阵容强大,但出品阵容中并无开心麻花,倒是有欢喜传媒。

开新业务捧新人,迫在眉睫?

真正好的喜剧演员具有不可替代性,同样的角色、台词换个人演就黯然失色。因此对于喜剧厂牌来说,“人”也是极其重要的资产。

早在几年前,许多对开心麻花的分析已经指出,公司业绩对于沈腾、马丽等明星及其制造的爆款电影有依赖性,但他们与开心麻花之间仅是艺人签约的关系,并无资本上的强绑定,这对公司来说是一大隐患。

以沈腾为例。有心的朋友或许还记得,不久前沈叔叔的新公司因为起名“心机”上过热搜(“海口那可是家大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但在与他关联的公司里,更加值得注意的其实是“海南全民狂欢影业”。

这家公司在2019年年底高调亮相,发布了新片《全民狂欢》与围绕这一IP的一系列开发计划。腾讯视频高层在发布会上宣布企鹅影视与全民狂欢将共同发起“T计划”,未来3年推出10部高水准网大。

2020年8月,全民狂欢影业又与阿里影业、西虹市影业共同签署了一份关于剧集和电影方面的战略合作协议,宣布未来2年将就影视作品的投资、制作、宣发层面展开合作。

根据企查查动态显示,10月14日,开心麻花了成为该公司的新股东。公司股份由王晨(海南当地)、王琦(沈腾妻子)各持50%转变为王晨、王琦、开心麻花各持50%、30%与20%。

期间发生什么,外人无从知晓。不过就像每个兼有内容与经纪业务的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一样,头牌如沈腾、马丽已经不会再局限于公司主控项目,捧新人必须提上日程。疫情导致的演出停摆相当于一个助推。

麻花的线上捧新之路可谓多点开花。他们选择的首个风口是竖屏短剧,合作者从传统视频平台优酷(《亲爱的没想到吧》、《兄弟得罪了》),到短视频巨头快手(《今日菜单之真想在一起》),还有百度旗下的好看视频(尚无具体项目信息)。

短剧播出期间,开心麻花方面曾经在采访中透露,麻花有二三百名签约艺人,“他们虽然在流量影响力上还有待开发,但他们的表演能力和个人魅力却是经过舞台剧见证的”。短剧很可能成为麻花此类中腰部艺人的孵化器。

综艺方面,开心麻花主要将新人投向了gagman选拔类综艺,如《快乐大本营》的特别企划《站稳了朋友》和腾讯视频的《认真的嘎嘎们》。

今年9月,开心麻花与快手官宣的合作除了明星入驻、短剧合作,也包括喜剧人选拔与综艺IP打造。双11期间,天猫超市还与开心麻花推出了一档“喜剧直播秀”《请您笑纳》,作为带货直播内容化的试水。

除此之外,还有长音频领域与酷我畅听合作的音频剧场(打造“沉浸式话剧体验”)以及带来争议最多的网大试水之作——《老爹特烦恼》。

放宽数量,能否保证质量?

开心麻花之所以能够在电影市场一鸣惊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夏洛特烦恼》等IP作为话剧已经上演过无数次,剧本、笑点打磨到位,主演又是强强联合。

但很显然,这一模式无法在主打快捷与量产的短剧与网大上延续下去。开辟这片新业务,麻花成员的样貌资质、原创水平以及由现场演出到影视表演的适应能力都要迎接挑战。

麻花之前的竖屏短剧基本算无功无过,反正糊一般都是悄悄地。网大却不是如此,扑得颇有动静。毕竟,电影是麻花赖以成名的主阵地之一,在这里失利对品牌的损伤也远比其他地方来得严重。

《老爹特烦恼》是一部主打父女情感的公路喜剧。一部学生作业级别的平庸之作,在网大市场上可能并不少见,但作为开心麻花的跨界首发未免草率。影片挂了开心麻花的招牌还套了“XX特烦恼”的句式,里面却没有相应的明星熟脸,许多人点进来深感上当,反弹格外猛烈。

喜剧难做。在硬糖君的印象中,上一个试图量产的喜剧厂牌还是万合天宜。《万万没想到》、《报告老板》孵化出了一批红人,但产量提升、主力分散之后,内容水准便有所下滑,参差不齐。比之当年的万合天宜,开心麻花多了十余年的积淀、剧场演出的后盾以及爆款院线电影的光环,这条路理应走得更稳一些。

据悉,接下来开心麻花还将推出网络电影《三生三藏》《没问题先生》。由爱奇艺出品、开心麻花影业联合出品的职场喜剧《开心合伙人》也将于明年上线。这仅是已知项目,可想而知,开心麻花的网生内容探索还将大步前行。

那么,找回场子终究还是要靠电影吗?之前硬糖君盘点过,贺岁档将有两部开心麻花熟脸主演的喜剧,常远的《温暖的抱抱》与黄才伦的《日不落酒店》。

只是二者出品阵容中并没有开心麻花影业,导演也并非熟知的那几位,尚需打个问号。麻花的纯血亲儿子,还得是10月份官宣的《超能一家人》。

影片由开心麻花与中影集团、阿里影业联合出品,宋阳(《羞羞的铁拳》)执导,艾伦、沈腾主演,2021年上映。女主陶慧也不是麻花成员,不过和宋芸桦、李沁等偶像型女主相比,出演过《心花路放》、《和平饭店》等影视作品的她,还是有一定喜剧经验的。

顾名思义,这将是一部超能喜剧,官宣中写道,这将是开心麻花史上的最大制作,也将是麻花工业电影水准的再创新高。过往的麻花影片并不以视效见长,而这会否成为他们的突破口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