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Netflix和腾讯都拍《三体》,谁才是真正的降维打击?

银杏财经 2020-09-05 09:30:20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银杏财经(ID:yinxingcj);作者: 风千语

人类的渺小就在于,当我们抬头看星空时,看到的都是过去,太阳是8分20秒以前的太阳,仙女座大星系是254万年以前的星系。

今天的人们凭借着科幻作品畅想未来,遥望宇宙,然而真正要将这种幻想具象化时,还是只能从过去的经验中寻找可能。

9月2日,Netflix与三体宇宙、游族集团正式宣布将《三体》拍摄成剧集。主创团队曾打造《权力的游戏》,当然也包括因为“烂尾权游”而被网友疯狂寄刀片的编剧David Benioff和D.B.Weiss.

就经验而言,这两位编剧一对中国不了解,二没搞过科幻。

就在Netflix宣布之前1个月,8月2日,2020年腾讯视频年度发布会上,国内团队拍的电视剧《三体》主创也纷纷亮相。

对于《三体》这个超级IP的改编,网上的声音大致分为三种。

A:“我丝毫不认为外国人能将中国的东西拍好,尤其是涉及文化层面的东西。”

B:“Netflix技术是过硬的,也有比较完整的产业链,国内的话还是差一些。”

C:“恕我直言,谁拍都不看好。”

这个时代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赚钱的超级IP,远到《山海经》,近到《三体》。

科幻题材制作一向是国内影视内容的硬伤,虽然《流浪地球》打开了一扇大门,但是并不意味着长期落后下来的差距就已经大大缩减了。

然而中国人写出的经典,如果不能由中国人来拍好,将是一种遗憾,一如没能将“花木兰”传扬全球,反倒让迪斯尼抢了先机。

可是,无论粉丝如何三呼“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改编已成定局。

几度难产的电影版《三体》,或许说明了国内团队对于科幻题材难度的某种低估,但国外团队就一定能在“二向箔”来临之前制作出一季剧集?

时间倒回2015年,刘慈欣得知获得雨果奖时,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科幻世界》的副总编姚海军,他被称为“刘慈欣背后的男人”。

欣喜之余,姚海军越想越觉得滋味难言,刘慈欣明明写了那么多年科幻,那么多的作品,为何到了今天才广为人知?

本以为是荣誉的高峰,后来的事实证明,一切只是开始,《三体》连带着刘慈欣身后的一系列作品都纷纷迎来世界的目光。

电影《流浪地球》只是一个开始,《三体》的电影难产也只是一个开始,如今Netflix要拍相关剧集,更是一个开始。

正如刘慈欣在回应中所说的那样,才刚刚签完合同,未来的路很长,之后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一旦IP改编进入流程,资金分配,团队组建,大纲确立……任何一点风声都将是对粉丝想象力的一种降维打击——这怎么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关于“科幻大门”

豆瓣评分3.3的《上海堡垒》其实关不上中国科幻的大门,只是在《流浪地球》之后,人们就应该预想到,这条路本就不可能一帆风顺。

当年以10万人民币买下《三体》版权的游族网络,被外界看来捡了大便宜,如今更是《三体》系列小说全球影视剧改编权的唯一所有人,但是后来似乎更像是接了个烫手山芋。

想快速圈钱的影视圈,完全低估了这个IP的改编难度。

在宣布与Netflix联合当日,游戏板块走强的的情况下,游族网络走势却一般,收盘上涨1.56%。

短时间内,《三体》并没有在股市上带给相关行业太明显的回馈,游族方面是因为电影难产也就算了,《三体》游戏也难产,腾讯方面则还是因为大家都还在国产科幻门外遥望。

2015年11月,《三体》制作人孔二狗在微博以一张红底白字的海报表示预告片真的在做,仿佛马上就能上映一般,这一等就是无限期。

后来又发生了孔二狗离职、换特效公司等一系列的问题,然而粉丝们却称这种“难产”实为一种幸运。

宣称靠情怀做事的孔二狗,或许是真的有情怀,在Netflix宣布拍摄剧集后,还转发了相关新闻,只可惜评论里一直在追问他的“东北往事”。

作家兼编剧庹政告诉银杏财经:“2015年的时候,我接触过拍《三体》的那一拨人,素材做好后,剪了一个版本,制片方不满意,又请了一个导演再剪了一个版本,可素材还是不能达预期,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制片方也不敢拿出来,怕被骂。”

会被骂的不止游族,事实上,只要拿想象力开刀的作品,几乎都会被嘲讽,何况是粉丝遍布全球的《三体》。

《流浪地球》大卖后,《三体》电影的制片方还曾在朋友圈自责拍得不成样子,要拿出来更是十分不可能了。

在《三体》的“成功”路上,随处可见外界的质疑和反对,几乎很少听到赞同的声音,即使到了擅长大制作团队的手里。

这时,有人说出了真正的担忧,那就是真正悲观的或许不是权游的烂尾编剧,而是由美国人来拍《三体》。

这样的担心不是毫无道理,因为美国人拍外国的东西,首先要满足本土民众对外国文化的想象,看看那些被怪化的《西游记》人物就知道。

由章子怡和巩俐主演的《艺伎》到了日本本土,也遭遇了完全的水土不服,外来人拍本土东西不是一般的难。

对此,庹政却有另一番看法,他说:“其实这可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而且在《三体》中,更重要的是感受一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大境界,仅停留于某些主题不是那么重要,人在宇宙中本来就很渺小。”

此话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刘慈欣也在采访中表示,对于他来说,小说中的人物只是工具人,而塑造人物也不是他的初衷,这也成了很多人觉得“大刘不会塑造人物”的理由。

宏大的主题下,人物和文化主题的确渺小,但是影视作品是要投放到大众当中谋取资本回报的,一旦有任何文化诠释上的疏忽,很可能发酵成一场巨大的反对。

因此,与其说Netflix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不如说是有些无奈的选择,毕竟Netflix才会砸重金,但期待就duck不必了。

即使是曾经表示对好莱坞之流黑白分明的惯性不看好的刘慈欣,由于选了自己喜欢的《权游》主创,也开始对Netflix的《三体》系列报以期待之词。

关于“单枪匹马”

为了一句“刘慈欣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提升到了世界水平”的出处,复旦大学教授严峰和高晓松曾在微博进行了几轮口水战。

可见,只要涉及到《三体》,哪怕只是一句话,大家也能较真到前所未有的田地。

写小说是一个人的事,虽然今天的文娱产业链让写小说也变成了很多人的事,但一般意义而言,写小说还是一个人的事,拍影视作品才是一堆人的事。

因此,文学作品或可由一人单枪匹马提升到世界高度,影视作品却没有办法,更多的时候,一个团队也不行,而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

套用《三体》里面的一句名言就是:愿给岁月以科幻,而不是给科幻以岁月。

Netflix拍《三体》如何,现在很难说,但是国内的电视剧版《三体》已经近在眼前,该剧6月开机,由企鹅影视、三体宇宙和灵河文化共同出品,主演为张鲁一、于和伟等。

从海报中已经透露的角色如汪淼、叶文洁、申玉菲等来看,皆是第一部《地球往事》中的主要角色。

第一部难也不难,不难在于绝对没有第二部第三部那么多的宇宙场景,需要的特效场景也不是那么多,难在于时代背景,这可能也是国外团队拍第一季最大的难题。

因为即使是中国人,也很难讲好那个时代的故事。

其实,这部电视剧虽然近日才官宣,但是早在2015年就开始筹备了。一位曾参与灵河文化《三体》电视剧剧本前期评估的工作人员告诉银杏财经,当时市场流行大女主题材,那会儿放出科幻题材并不合适。

“我们最后给出的意见就是可以储备,但是不急。”

剧版比影版幸运的地方,很大程度就在于没有那么急,比起已经沦为“东北往事”的难产影版,剧版在2020年影视复苏之际放出相关消息,还有想象空间。

“另外在科幻方面,白老板(《三体》剧版编剧白一骢)也不是毫无经验,他2014年就制作过有科幻色彩的《暗黑者》。”

白一骢在业内也是小有名气的编剧,早年主要涉足武侠题材,张纪中版《天龙八部》,聂远版《雪山飞狐》等便是由他担任编剧。

所以,也有网友对灵河表达了一定期待。

然而如一开始所说的一样,影视作品不是凭一个人或单个团队单枪匹马就能做好的事情,在科幻这片园地,中国无论是团队还是个人,都鲜有有经验的前辈。

何况,《三体》不是《魔幻手机》那种科幻,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猜测和揣摩,改编版影视作品将承受的期待也会越来越多。

众所周知,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对于这些剧版或影版的《三体》,无论是NetFlix还是国内团队出品的,最讽刺的结果无非就是,最后的它们口碑还不如一群大学生玩《我的世界》游戏,玩出的《我的三体》。

关于“降维打击”

“大刘是一个天才。”这是很多读过刘慈欣作品的人的共同感受。

然而在将这个天才的作品进行改编的路上,每一步似乎都在对读者的想象力进行降维打击。

先说《三体》的漫画,由幻创未来、腾讯动漫、八光分和波洞星球出品的漫画《三体》,2019年11月23日上线于腾讯动漫,目前评分9.2,这个分数在腾讯动漫上谈不上高。

动画方面,2019年11月20日,B站公布了《三体》首支正式预告片,制片方艺画开天透露,概念版预告片已经很接近正片风格,但并未最终定型。

其实在三体未引起如此大范围的改编热潮时,许多人就认为由于太多特效和幻想场景,动漫或许才是最适合呈现本故事的形式。

但动画要涉及到的预算和成本同样是不可估量的,尤其是这样一个承载了太多期待的小说。

说好要毁就毁在自己人手里的《三体》,最终还是要借外人的手,其实从长远来看,没必要就执着于“毁”字,唯一不让期待破灭的方法,或许就是将影视作品与小说分开些来看。

这些影视作品在称为《三体》之前,起码该成为一部称职的科幻片,这样才有后话可说。而不是像2015年的电影《三体》一样,剪辑时连素材也不够格。

像《星际穿越》这样的高分科幻片,虽说不是人人都能看懂,但是首次以比较具象的方式展现了多维世界与现实世界的碰撞。

对于科幻而言,光砸钱从来都是不够的,它更需要在满足人类想象的同时,又给予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

越是对《三体》以及科幻制作的难度进行解析,就越会发现这真是一块“烫手山芋”。

但扔掉是不可能的,毕竟B站UP主文曰小强为了解说全书从各大电影中拼凑出的80分钟画面轻易就获得了近800万的播放量。

2016开始启动的《三体》舞台剧,上座率也在90%以上;2019年在喜马拉雅上线的《三体》广播剧,目前已获得了3742万的播放;三体天猫旗舰店也有了超过3万的粉丝,店铺主卖三体书籍及周边产品。

《三体》能赚大钱吗?确实能,潜力巨大,但是如果没能改编好,将会流失国内大批潜在的科幻受众,科幻大门也就依旧止于门前。

大家热衷于幻想二向箔来临的样子,热衷于幻想被降维后宛如水彩画的太阳系,可是在进行影视创作时,首先就要对集体想象进行降维,因为每个人脑海里的未来和宇宙都有差别。

还原一个多数人认同的宇宙画面,才是科幻影视作品需要做的。

而且在观众选择了点进一个改编作品观看时,就已经无意间错过了脑海里原本的画面,剩下的要么接受眼前,要么写上评论“书里不是这个样子”。

作品产生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等待的过程中,或许其他题外话可以更精彩。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三体》,那就是当全人类在同样的外部威胁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时,人们将会产生怎样的矛盾或怎样团结在一起。

那当所有人都在期待或质疑《三体》改编能力时,制作方又将产生什么样的矛盾?又或者紧密团结在一起?

当然,话也不能说太早,毕竟谁也不知道“三体人”长什么样,除了摘除大脑的“云天明”(事实上,云天明是带着脑子去三体的),这或许也在暗示某种归途:别带脑子,会收获更多。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