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张一鸣、张小龙、宿华并肩的十字路口
张一鸣、张小龙、宿华并肩的十字路口

图片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银杏财经(ID:yinxingcj)作者: 风千语

关于TikTok的讨论已渐进尾声,本以为张一鸣不会再时常出现在媒体标题中,但是因为员工打游戏耽误工作一事,讨论度又回到了张一鸣身上。

2020年的确是特别的一年,张一鸣曾站在十字路口,面临思考着“卖与不卖”的难题。现在他能稍微能喘口气,一回头却看到宿华和张小龙都在朝自己走来……

图片

张一鸣不想做社交的短视频不是好的电商平台

字节系的产品,优点和缺点都非常明显。

优点在于阿里、腾讯缺乏的东西,它都有,缺点在于阿里、腾讯都有的东西,它却都没有。

抖音、今日头条等快内容的高频产品,印证了张一鸣早期说“要做别人没做过或做不好的东西”的话。进入2020年以来的动作却印证了陈睿对其“狮子王”的评价,如开辟金融业务、投资网文公司及开放抖音小店等。

没有一个互联网公司不想做Supercompany,如果有,那一定是时机未到。

字节的时机已经到了,如果不是2020年两个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在线教育、网文IP和金融等业务板块还会走得更加激进。

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将2021年的三大业务板块调整为了:跨境电商、ToB(企业服务)和LKP(办公硬件套装)。

跨境电商和ToB业务,是包括百度在内的多数同行的近来的发力方向之一,尤其是ToB,在ToC市场已见瓶颈的当下更像个香饽饽。

飞书和火山引擎或许能为字节的发力toB板块带来新进展,LKP则需要依靠新石实验室(初期团队主要来自锤子科技),兼进出口的跨境电商到底要怎么做还是一个谜。

不过,比起遥不可及的自营电商,社交会是抖音、今日头条更容易触达的领域。

拥有社交未必拥有商业模式,失去社交,就失去了移动互联网底色,推荐就始终无法变成“人传人”的裂变。

抖音打开同城和熟人板块,意在为非红人用户提供更多分享生活的空间,这事本来是不知不觉就跑到了快手领地擅长。可见即使拥有了最高日活,抖音还是要面对弱社交这块短板。

相对抖音,今日头条打造社区较为轻松,且其在捕捉热点与引进热点人物方面渐得微博真传。

前段时间,成都新冠确诊女子赵某信息被泄露,微博、微信群谣言和隐私满天飞,引得公安局最后不得不出面解决,最后以行政处罚隐私泄露人告终。

图片

按照往常社会事件的澄清规律,受害者往往会开通微博进行澄清和发言,然而在赵某这事上,今日头条抢了先机。赵某开通头条号通过“微头条”的形式讲述自己所遭受的网络暴力,一个小时之内就收到上万条评论。

今日头条早就不满足于只做一个媒体聚合+内容分发平台,它希望引进更多的个人用户,这些用户不用发文章或视频,只需要发“微头条”就能形成社区生态。

尽管如此,社区离真正的社交工具还是有不远距离。

字节系产品希望跨越先天属性,进军社交领域,目前看来最成功的还属飞书。同属2B社交产品,钉钉已经搭上线上教育快车,企业微信也渗入微信熟人圈,飞书除了接入抖音、今日头条的分享入口,还看不到明显变化,像是在在孤军奋战。

抖音和头条的私信存在感太弱,撑不起社交,评论板块又缺乏圈层氛围,难以和快手匹敌,但字节必须要做点什么。

将飞书和其余字节系内容产品打通不太现实,但字节又确实很需要一个工具或者说一种模式,能将旗下所有流量池连接到一起,经由量变再引导出下一轮的质变。

从这个维度而言,字节面临的问题甚至和微信类似,面前摆着一个庞大的流量池,要怎么用?前者要从内容到社交,后者则需从社交到内容。

张小龙我们拥抱的不是算法是机器推荐

用简单的规则构建一个生态,像是为张小龙量身定做的理念。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互联网生态可以用“简单”来概括。

但凡与人有关的产品,就注定会面临许多变数,何况微信是一个“人——人”的产品。

从“人——人”到“人——内容——人”,有时候只差一个算法。

或者说用微信一贯爱用的词“分发”更为恰当。

在分发时代,用户在微信上看到的任何内容,都是自我选择的结果。用户可以选择订阅什么样的公众号,加什么样的好友,也可以选择看谁的朋友圈。

这种完全主动的机制,其实也有弊端,用户可能会懒于开拓新的内容和信息源渠道,做内容的人也无法感受到竞争压力。

修改推荐机制以后,写公众号的人开始有压力。能不能提高点击率和在看率,并非“变成标题党”就能解决的事。一条内容所能获取的关注度,与粉丝量的关联度在下降,同时与热点的关联度却上升了。

即便如此,依旧有许多的人不理解微信的做法,视频号全面上线后的推送机制,甚至给部分用户带去了“厌烦感”让用户的迷惑再一次加深。

这不影响微信在拥抱算法的路上一路向前,继续甘当工具的下场是被竞品拆分。

最先和微信挑起战争的是字节跳动,其副总裁李亮,多次在自己头条号上或明或暗地指责腾讯枉顾自己互联网界“水电基建”的地位,封杀对手产品或参与不正当竞争。

图片图片

今日头条一贯对腾讯的态度其实都是:我可以屏蔽你,但是你不能封杀我,因为你是基础设施。

事实上,抖音至今也没有完全取消微信登录的方式,头条剑拔弩张的姿态=“我弱我有理”。

这里也基本可以看出微信的处境,体量大,行业领先,因此谁来分杯羹都只能吃哑巴亏。

理想主义的张小龙,的确想不到今天的微信会面临这样的局面。试想一个能将邮箱这种纯工具产品做到极致的人,是很难将建立庞大商业帝国作为自己事业追求的。

微信拥抱算法的转变变化,在外界看来是一个逐渐被打脸的过程。

微信已然不是张小龙一个人的微信,他在开屏的地球上来了又去,也在算法的大门中间进了又退。

诚然,头条那套算法为微信系所厌恶,尽管今天看起来微信已经拥抱了算法,却仍把这套推送机制称为机器推荐。

机器推荐,一下子将算法这个互联网热词拉回了本质层面,机器再先进,也只能是为人服务,而不是主导人。

不管是做短视频还是做公众号,做社交分发还是机器推荐,微信的根本目的还是完善自己的社交生态。换言之,对微信来说,变的只是形式,它的征途依然是人际交往的星辰大海。

广大用户花在微信上的时间、电量和精力已经TOP1,在此基础上还希望一骑绝尘,能够借鉴的恐怕也只有同样会“杀时间”的头条系。

今天的互联网世界竞争之惨烈,已经不能指望通过复制任何一家“前辈”的经验来成功。微信很明白这个道理,深知社交分发还是得占半壁江山,因此暂时被算法“打脸”也不要紧。

同样被打脸的还有快手。

宿华在YY的世界里发现一个抖音

张一鸣前脚说了算法没有价值观,后脚宿华就隔空喊话说算法需要有价值观。

二人创业以来的诸多言论及行为都契合了一个坏学生,一个好学生的模子。

好学生很难认同坏学生的行为,却也可能暗自佩服对方的思维和勇气。

表面上,不认同张一鸣的人占多数,说到字节,顶多也会夸一句:他们算法真牛。这种夸奖并不包含认同感以及效仿心,哪怕真有心要学他一二的,也不会表现出来。

快手和抖音虽然是同行,但是真正发生竞争的业务其实不算太多。同样是带货,快手可能偏向于农产品,抖音偏向于快消品、美妆服饰等领域。同样是直播,快手大V们可能都在打游戏,抖音红人们则主要在唱歌。

根据快手招股书,2017年到2020年四年,快手直播收入在总体营收中占比都超过了60%,其中最高的一年占比超过95%。

对比之下,抖音的主要收入则来自广告,字节过半的营收基本都来自抖音广告。抖音是个正儿八经的广告商,快手则被比作YY。

然而快手8.0版本发布后,迎来了一个“类抖音”的变化,精选页面的浏览模式与抖音差别极其细微。

图片

快手的社交优势在下降,人容易在算法的主导下变得被动,刚好社交需要的是主动,不是沉浸。

用户只会刷视频刷嗨了时进入评论区,而不太会选择一对一私聊。以前微博高估了私信的价值,现在快手或许也高估了沉浸的价值。

显然,快手希望作出一些改变,学抖音不是目的,营收多元化才是。

2020年春节,快手继BAT后成为首个拿到春晚红包项目的互联网企业,DAU顺势水涨船高,一度高达3亿,然而仅半年就回落到了五千万。

这事,其实早已有巨头给出了前车之鉴,只是快手估计以为短视频终究和搜索不一样,短视频可以消耗用户时间。

今年11月时,宿华甚至带队考察了兴盛优选的总部,但是没等宿华思考好如何入股社区团购,官媒一盆冷水“别惦记几捆白菜”泼下来,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悄无声息了。

本地生活按兵不动,娱乐消遣还可以发挥想象力。

长视频领域选秀出道的风刮到短视频,还是一样的着急。快手发起#快手音乐偶像招募#活动,邀请站内所有18至25岁的音乐人参与选拔,抖音不落人后,也上线首档女团选拔综艺《无限偶像》,邀请王霏霏、李诞和汪苏泷担任"鉴证官"。

图片

综合以前抖快的短剧、竖屏综艺经历来看,反响平平,却一点不影响它们继续跻身娱乐圈的热情。

显然,抖音是靠娱乐圈更近的地方,土味与光鲜亮丽很难共存。

既要避免越来越像抖音,又要摆脱直播依赖,快手的步子没法跨太大,抢先上市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多年前,在Musical.ly收购一事上被张一鸣抢先一步的遗憾,终于有了弥补的机会。

只是招股书披露,营收解构结构严重依赖直播等问题便不得不曝光于人前,等着快手的是更大的挑战,它必须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己不是只有直播的能力,哪怕变得有些像抖音。

APP转向存亡之际

一个企业越是做大,可能越要担心何时被对手消灭的问题。头条刚晋级互联网新秀时,尚可底气十足地要求强于它的对手为“后辈”让路,字节成为巨头后,说话做事便需左思右想。

2020年的特殊,使得内容与社交、娱乐行业迎来了新一轮增长机会。如《王者荣耀》疫情期间日流水竟超20亿,QuestMoblie相关数据显示,短视频使用时长达到17.3%,反超手机游戏。

这一切只是竞争愈演愈烈的缩影,光辉背后阴影一片。

腾讯可以状告抖音直播游戏是侵权,字节也可以从百度挖走高管人才,微信视频号直播可以强势入侵朋友圈。

所有APP都在抢用户以及用户时间,然而用户只有那么多,于是便内卷了。尤其是众互联网企业纷纷出海不利的情况下,内卷带来的恶果已经越来越明显。

抖快肉眼可见的增量空间微乎其微,只好寄希望于上市,微信还是被市场催着营造一个成熟的视频号商业变现模式。

十字路口,往左是流量,往右是社交,前进牺牲氛围,后退放弃商业。

所有人都在观望,但留给大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