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虾米离开后,网易云还好吗?
虾米离开后,网易云还好吗?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银杏财经(ID:yinxingcj)作者:风千语

小虾米注定游不过沧海。

舆论对于虾米音乐的悼念来得其实有些讽刺,反映着所有爷青结产品都要面临的一个悲哀:当你死去时,所有人都开始爱你。

如果真的一直有很多人爱,它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人们只是借着这阵风来观摩阿里大文娱的落败,揣摩有的大厂为什么宁肯东西烂在自己手里还见死不救。

在这种氛围下,虾米成了情怀、专业的代名词,仿佛只有它才是真正懂音乐的,其他软件都不过是个听歌的。

就在大家忙着为虾米音乐哀悼时,酷狗音乐和网易云先掐了起来。网易云连续两篇长文,直指酷狗音乐抄袭其新功能,引得网友直呼:难怪阴阳师是网易出品。

网易云大概完全忘记了自己借鉴虾米歌单的那些往事,不过这些事,连虾米自己的leader都没有太放心上。

同样不被虾米放心上的还有曾经氛围良好的社区板块。时至今日,说到情怀、社区,大家只会首先想到网易云。

也许是网易云剑走偏锋,又或者是别无所长,在标签相对模糊的众多音乐软件中,网易云的标签最为独特,前面倒下的虾米本来也该成为这样的存在。

论日活、用户量、曲库,网易云跟TME都不是一个量级,版权这片乌云始终萦绕在网易云的头顶,挥之不去。

这样的竞争劣势之下,网易云只能继续发挥社区、小众音乐等优势,把情怀这张牌牢牢捏在手里。

设想一个不太可能的事,如果当初阿里把虾米卖给了腾讯,或许后来就没有网易云什么事了。

网易云的出圈和成功,离不开时势的造就。尽管现在站在鄙视链顶端独树一帜,它依然可能面临和虾米一样的问题:走不上更大的舞台要怎么办?

一场悄无声息的造星运动

几乎在与酷狗撕上热搜的同一时间,网易云联手丁真及被誉为藏族流行音乐之光的ANU推出了新歌《1376心想事成》,歌词专为2021新年定制,融合了汉藏英三种语言。

是的,那个说对出道当明星没有什么兴趣的丁真以音乐人的身份入驻了云村,迅速斩获4万粉丝,歌曲评论超10w+。

网易云这次选对了人,丁真的标签合网易云的调性,更合网易云受众的口味。

错过周杰伦之后,网易云似乎已经不那么执着于那些成名已久的歌手明星,反而将精力放在了抖音神曲与草根音乐人身上。

比起随时会溜走的版权,扶持原创音乐人似乎更加划算。这是一场押宝游戏,只要压得够多,也总会遇上几个在云村土生土长的当红音乐人。

《好声音》导师、歌手杨坤曾经在媒体采访时感叹,现在的音乐环境变了,营销和新媒体带给原创音乐人的冲击比较大,以至于真正写歌、写好歌的人能得到的收入寥寥无几。

不断增多的音乐类综艺,表面上看是在给予更多原创音乐人发光发热的机会,其实还是逃不开一场资本的营销活动。

近两年,无论是网易云还是QQ音乐都在努力强调自己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网易云更是乐于展现自己对“草根”的热情。可是它们都缺乏一个出圈的名字。

网易云与抖音的合作,为的正是找到更多出圈的机会。事实上,人们除了能想起一些神曲,并不会立即想起这些BGM与网易云有多大关系,更不会想起神曲背后的音乐人。

从对丁真的选择来看,网易云需要的音乐人是否是真会音乐创作或许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人可以出圈。在此基础上,红人还能带着其他原创团队出圈则更好不过。

网易云具备一些其他平台短时间内难以复制的造星条件,如社区氛围和粉丝粘性,其对粉丝心理的把握在业内也算独树一帜。

先是周杰伦歌曲版权过期前一天还要400元打包卖歌曲,后来疫情期间靠着Tfboys线上音乐会疯狂捞金,TME live都姗姗来迟,说明网易云在粉丝经济方面的嗅觉一点不输腾讯系。

可是,截至目前,我们并没有看到更多来自云村的新星,到底是营销得不够还是错选了合作伙伴,很难说,因为在造星的路上,对手们似乎也谈不上很出彩。

2019年时,快手联合TME旗下QQ音乐、全民K歌和酷狗等平台联合推出“音乐燎原计划”,主要目的是为多数收入低微的原创音乐人争取更多曝光机会。

一站式的粉丝互动和作品管理,符合腾讯对文娱的操盘风格。奈何再流畅的运营也架不住头顶巨星的光芒万丈,小透明要想在平台出头,未必比让虾米活下去容易。

真论造星能力,音乐平台比不上一个选秀综艺或一个深谙娱乐圈规则的经纪公司。当所有平台都在努力超越“歌曲宣发渠道”的标签时,它们反而越像一个工具人。

唯有具备社区粘性的平台看起来更有追求,不过它的追求也仅限于一些非音乐的事。

不专一对于音乐app来说是场灾难

不专一的何止互联网企业。

阳光照到的地方,他们都想纳入自己的疆土。手能碰到的功能,都想裹进一个app里。

对于一个综合性的软件来说,大而全不是缺点。对于音乐、影视、短视频等有着专一定位的软件来说,臃肿很多时候会是一场不远的灾难。

QQ音乐自从成为阅文的有声书分发渠道后,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音乐软件的觉悟。明明已经站到了最全曲库的高峰,却还想要占据最全音频的领地,不得不说野心有点大。

为了归纳这些与声音有关的生意,“耳朵经济”一词横空出世。这其实一个边界模糊的概念,市场的目光主要放在了电台、有声书及音乐(主要指歌曲)的范畴,广播剧、CV界等音频生意又当如何界定呢?

建议QQ音乐改名QQ耳朵。这样一来既与传统的音乐app区分开来,又可以提醒用户:我们不止可以听歌。

在国内在线音乐付费率低下的情况下,听歌的变现空间太小,最终还是会回到社交、娱乐和直播等换汤不换药的商业模式里。

TME的营收主要来源于社交娱乐,尤其是娱乐,沉重的版权成本需要依靠全民K歌来补足。

网易云进入2020年来,对探索商业模式多元化的积极性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它的焦虑。

丁磊曾表示,网易云的商业模式不会拘泥于直播、会员付费等形式,会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换言之,只要能够变现,是不是与音乐有关,不重要。

网易云首先想到的就是将社交性发挥到极致,上线“因乐交友”被吐槽为低配版探探。表面上看起来是通过选择听歌风格来交友,事实上却内嵌了独立于网易云会员之外的会员费用。

撇开好感与否不说,网易云确实很有用音乐做交友的潜力,但自己开发交友模块与用户自发交友联系完全是两码事。

几年前,当网易云用用户年终听歌报告测试匹配交友功能时,大家并不反感,反而认为通过音乐去匹配聊天对象值得一试。

当“因乐交友”以探探的形式再现时,却已经背离了音乐交友的初衷——它只是想多赚个会员费而已。

如果在过去一年里没有打开过网易云,当你再打开时,一定会吃惊于它现在的庞大程度。

有一点不意外的创作者中心、直播、商城以及电台等板块,也有匪夷所思的交友及游戏专区,广场上你竟然能看到教方言或单词的聊天室。

网易最终还是将音乐软件作为了游戏引流入口,看中的也不会是网易云的音乐属性,而是社区属性。

如此一来,网易云的路就走窄了。难保未来有一天,当网易云遭遇虾米效应时,大家不会感叹一句:成也社交,败也社交。

远离了虾米的专业性后,音乐APP的门槛只会越来越低,谁有更多的钱买下更多的版权,就可以在音乐赛道中分一杯羹。

如果B站愿意,它也完全可以成为一个较有竞争力的对手,何况B站还有广播剧和众多的CV红人资源。

对比之下,虾米音乐的纯粹和专一就会显得十分稀罕。但虾米的离开,并不是在警告市场,做音乐APP不能专一、有情怀,它根本的问题在于佛系和落后的运营。

网易云已经将音乐社交和情怀的路闯出了名堂,只要维持良好的运营,它还是可以活得很好,只要市场上还没出现下一个有情怀且专一的音乐APP。

治愈与致郁只是一线之隔

网易云的情怀不同于虾米的情怀。

虾米一路走去,所做所为都是在用音乐传递感情,而网易云更看重用音乐之外的东西,比如用评论去传递心声。

这也是网易云的情怀能够落到实处的原因之一,对比之下,虾米的情怀美则美矣,更像空中楼阁,这跟虾米的佛系有很大关系。

虾米最有情怀和社区氛围的时候,都不屑于将其作为噱头或标签去打造,遑论以此开拓音乐之外的业务。

网易云则不然,它热衷于抓住一切热度,生怕被话题所遗忘,倒以此成就了一条通往云村的治愈系之路。

“网抑云”成为爆红网络的热哏时,平台立即上线“抱一抱”及心理咨询相关业务,赚了一波好感。

此后,网易云在“治愈系”这条路上似乎再也不打算停下来。

聊愈成为网易云的独特品类。Look主播发起了一项聊愈主播认证活动,提供哄睡催眠师、心灵抚慰师和恋爱急救师三大认证方向,且要求只能选择一个认证方向。

以上任意一个方向,都是非网易云不可的存在,毕竟其他音乐平台没有那么多的情绪。

用户愿意在云村袒露心声(也许是矫情),足以说明一种信任,这种基于社区友好氛围的信任,能够帮助任何一个内容平台成长为优秀的UCG社区。

回到开始,网易云诞生的2013年,国家正式发放了首批4G牌照。转眼8年过去,市场的注意力开始移向5G,所有音乐平台也开始开辟视频赛道,看似依旧围绕着音乐产品,实际上做的全是娱乐生意。

单纯的听歌时代或许已经随着千千静听这类名字销声匿迹,网易云想要治愈网抑云,似乎也并不打算从听歌入手。

除开UI界面设计,广场上的直播和K歌房,和酷狗、QQ音乐的同类频道并没有太大区别。或许是商业模式作祟,这个时期的音乐越来越同质化。

在此之前的版权之争,说到底,不过是进入商业模仿的前奏。

“有人模仿你的UI,有人模仿我的歌单,还有人模仿他的练歌房……”

网易云跟酷狗的微博口水战,明确站队的人并不多,网友们似乎乐意看戏,调侃“谁送我会员我就帮谁”。

说好的粉丝粘性,在这些事上似乎并没有体现太多。网易云不是B站,它的铁粉也不会像B站的铁粉在看《后浪》时要热泪盈眶,只会在《我是不是活着已经不重要了》下面说不完的生离死别、爱恨情仇。

伤春悲秋非一日之事,练就治愈系也非一日之功。摆在网易云面前的最重要的事,不该是谁抄袭了谁,谁又模仿了谁,而是自己到底能治愈谁,在商业化和出圈的路上,又失去了什么。

我们不希望看到,治愈和致郁的一线之隔,破于阴阳大师。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