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超量捧杀与压力下,融创文化走过创业的前两年
超量捧杀与压力下,融创文化走过创业的前两年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深响(ID:deep-echo)作者: 刘亚澜

绝大多数刚创业两年的公司都不会遭遇融创文化在这700多天经历的压力与超速度。

一方面是融创作为中国地产界的龙头企业之一,拥有太多的光环。融创文化一出生就在舞台中央,被千万双眼睛直视。但这不该是一个创业公司应有的待遇,初生总伴随着跌倒与试错,本是创业的常态,在融创文化身上却不被理解。

另一方面,背靠大集团、跨界而来。文化行业素来不会打心底里尊重“有钱人”,圈里难有真朋友。因此,融创文化会面对更多的有色眼镜,更多的障碍。

再加上,这家“小公司”由身份特殊的孙喆一领衔,又让这个和地产体量相距甚远的业务板块在融创内部的地位得到明确。

与此同时,文化从来不是一条“好赛道”,以内容为核心载体的文化产业难规模化、非标品多、可复制性弱、时间周期长,只有超额的耐心与战略定力,才能做出真正的成绩。

两年时间过去,外界对于融创文化的质疑仍然存在,不过融创文化的神秘感也伴随着一些项目、布局的落地而逐渐溶解。超量的捧杀与压力下,融创文化交了初稿。

《罗小黑战记》

布局与突进

这份初稿的框架是在2018年12月融创文化成立之时就定下的——“IP+内容+场景”是战略目标,“动画+科幻”是具体方向。

显然,和其他跨界者进入影视文化行业做影业的思路不同,融创文化并不是想做个电影公司、独立厂牌或者是利用线下优势的宣发环节,而是把眼光放到了一个挑战性更高的组合装上。有文化内容、有落地场景,以IP为网线串联。

在2019年里,融创文化完成了基础布局:

8月,融创文化作为联合出品方第一次参与动漫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对梦之城文化的战略控股,拿下梦之城旗下丰富的动漫IP矩阵(阿狸、小鹿杏仁儿、罗小黑、皮揣子等);

9月,融创文化梦之城旗下IP罗小黑首部动画电影《罗小黑战记》上映,3.15亿票房成绩进入国产动画电影前十并创下了国漫在日本上映票房纪录;随后融创文化联合出品的影片《我和我的祖国》全国上映;

11月,其版权引进电影《利刃出鞘》全国上映;

12月,首家「阿狸的茶与店」在昆明融创文旅城开业,八城八家融创茂阿狸装置展联动落地。

虽然这第一年没有主投主控,IP的落地数量也不多,但融创文化已经打好了基础,完成了初步布局,开始像海绵一样吸收、消化、形成自己的方法论。这为接下来的深度布局打下了基础。

孙喆一曾在2019年年底如是总结接下来的关键:“核心还是要拿出自己的内容特色与亮点,不然大家会觉得你进来瞎玩,好的剧本就不会到你手里。”

阿狸入职融创

到了2020年,孙喆一口中的“自己的内容特色与亮点”浮出水面,融创文化的布局也有了一些外界可观的深度和章法:

1月,融创文化联合出品电影《刺杀小说家》定档;正式实现对BASE的战略控股,充实融创在电影特效方面的技术实力,也进一步提升其原创动画的制作能力;

5月,梦之城成为知乎IP刘看山的独家全版权代理运营商;

8月,「阿狸的茶与店」在成都、重庆融创文旅城开业,“夜夜夜阿狸”主题夜游活动在全国十大融创文旅城联动进行;

9月,Base FX参与项目《曼达洛人》获艾美奖视效奖;融创文化和融创西南联合打造的微综艺《出逃计划》上线;

10月,融创文化与四川科幻世界杂志社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融创科幻影业,过去41年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科幻作品如《三体》《流浪地球》等均首发于《科幻世界》杂志。

11月,融创文化Base Media首部原创动画《许愿神龙》定档;

12月,独家签约达人憨豆阿力首部短剧阿力爱情故事之《危险关系》上线。

综合两年投入,动画和科幻两条主线非常清晰,这也是最适合做长链开发的方向、最要求工业化能力的方向。

融创文化的思路也在这两年做的事情中初见端倪:对动画电影、番剧、电影、剧集、短视频的持续投入是内容的储备;阿狸、罗小黑背后是IP的养成,刘看山是IP能力的市场检验;文化IP与文旅、产城共建则是场景的融合。

IP要养,内容要打磨,场景要持续建造,两年时间听起来不短,但这门长线生意才刚刚开始。不得不佩服孙宏斌的排兵布阵之才,这样的事业,确实放上孙喆一最为合适。因为这是融创的新起点,需要耐心、试错、容忍度、统筹全局。

Base FX参与后期制作的视效大片

质疑与长期主义

“IP+内容+场景”,听上去又是一个迪士尼的故事。

中国也不乏迪士尼的故事:陈天桥在盛大最辉煌的时候说“我们要成为网络迪士尼”;华谊兄弟密集布局文旅地产、实景娱乐,放出豪言“未来我们可能要比迪士尼更丰富”;王长田则是斩钉截铁地确认,光线传媒布局全产业链的模版就是迪士尼;甚至连拼多多也来凑热闹,把要做“Costco+迪士尼”写进了招股书。

华谊、万达都走过的路,融创文化能有新意和突破吗?客观来说,它至少有三大挑战:

首先是投资布局的挑战。两年时间干了这么多事情,无疑是要靠资本力量来补足能力的,但有资本实力的可不止融创文化一家,无论是腾讯、字节跳动,还是光线传媒、爱奇艺,水面之上比融创“合适”的人不少,合作伙伴凭什么相信融创文化?

其次是即使吸收了优质力量,内部整合从来都是难题,先“融”后“创”,融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而在投资布局的同时,融创文化有没有自生关键能力?操盘控盘需要节奏感和全局观,这方面,年轻的融创文化准备好了吗?

当然,既然是个“大盘子”,环节众多,IP、内容、场景缺一不可,但这三者各自的属性不尽相同,如何把控三者的节奏,让它们协调向前更是一个考验。IP作为融创文化贯穿始终的核心线,如何穿越周期抗衰老?

沃尔特·迪士尼在1957年的规划

从目前的表现来看,融创文化最可贵的长期主义或许可以部分解答疑惑。

任何一个顶级内容创作者都把作品视为自己的孩子,他们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自己创造出来的IP能有更大的影响力并走得更远。因此除了资金层面考量,相信大家还会从IP及内容的长期发展角度考虑。融创文化的投资思路显然不是买断,而是共创。这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是难得的尊重,这也奠定了融创文化能在这条赛道上做长期主义者的基础。

2020年的最后一天,融创文化公布了程腾、李夏、袁智超、李智勇四个动画导演的加入并成立光锥、小白马、冰滴映画和放暑假四个导演工作室。而截至目前,融创文化在动画领域已经布局有七个工作室,其他三个工作室分别为寒木春华、Base Animation和千万间。这标志着融创文化动画战略开拓布局一个阶段的完成。

以动画导演工作室为运营模式,融创文化希望为导演和艺术家们提供更大的创作自由度、更稳定的创作环境以及更好的分享机制。

除了内容从业者的认可,融创还有自身流量的加持。旗下的地产、服务、文旅、会议会展、医疗康养等等业务板块也是巨大的流量入口,想象空间不亚于互联网。

尊重规律,播下种子,做时间的朋友,融创文化作为新人用两年时间向行业明确了自己的态度和决心,这样的战略定力将在未来开花结果。根据文化行业的常规内容周期,融创文化的布局将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接踵爆发,进一步打开局面形成飞轮效应。

翻看历史,“文化+地产”的打法是在经济周期中运用对冲关系构建一个系统风险更小的业务结构。地产开发得到的短周期巨额现金流投入到长期稳定回报的文娱业务中,实现资金在周期上的转换,对于商业模式的长期稳定性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文化拉动旅游,旅游反哺文化。

在这样系统性背景下出生的融创文化自然是带有历史使命的。

迪士尼用了近百年时间完成了规划,刚刚两岁的融创文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上的问题也有的是时间来回答。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