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愿天下再也没有轻松筹

丁道师 2020-09-23 10:10:26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丁道师(ID:dingdaoshi123)作者:丁道师

1

“爱心接力!求大家救救我的父亲......”

“老婆突发脑溢血住在ICU,我该怎么办......”

“谁来帮帮我们这个家,为病重丈夫筹款”

每当在微信上收到好友发来的轻松筹大病筹款信息,心里总是咯噔一下,不忍细看。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看到这种消息,一般我都会顺手捐赠三五十,如果我自己能确定信息真实性,也往往会通过朋友圈等渠道进行发散,以期更多人伸出援助之手。  过去数年,轻松筹帮助了无数的患者战胜病魔,堪称大善。如果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么轻松筹早已经造了几十万、几百万级浮屠了吧。

2

世人皆苦,苦难聚集到顶点就会生耀。

2020年9月21日下午,北京三里屯。这家救苦救难的轻松集团,举办了6周年庆典,四方宾客欢聚一堂,其乐融融,还邀请一众娱乐明星远程助阵。

“庆典”二字何其扎眼,欢笑之声何其刺耳。

司马迁《游侠列传》有云“不矜其能,羞伐其德”。意思是不自我夸耀本领,也不好意思夸耀自己功德。  在9月21日的庆典上,轻松集团喊出了“中国最值得信赖的健康保障平台”的口号。  这样的口号和定位,中国平安不敢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喊不出,却被轻松筹率先响亮的提出。

3

让我们把时光的指针拨回6年前。

2014年8月14日,曾经服务过赛迪、计算机世界的老媒体人于亮来速途拜访。彼时互联网行业最火的风口是众筹,京东众筹、点名时间等火爆一时,于亮也做了一个名为“众筹空间”的项目。于亮对我和速途网总裁胡明沛说,众筹空间将要推出一个新的子品牌,借助微信等社交平台,解决广大个体用户的众筹需求。PS:两天后,这个名为“轻松筹”的子品牌正式宣布推出。当时国内有超过80家众筹平台拿到融资,轻松筹的上线没有引发多少关注。

2019年7月,在创业近5年后。当年不被看好的轻松筹用户突破6亿,业务早已经多元发展,号称总筹款金额突破 360 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最大的健康保障平台。与此同时,曾经风靡一时的点名时间、众筹网等平台却没有了行业声音。

我和朋友们说,轻松筹能走到今天,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拉投资人下水,一起创业”。于亮在轻松筹草创时期找到IDG的杨胤,让贤于杨胤。

杨胤的综合能力毋庸置疑,后来的“成绩”也说明了一切。

4

轻松筹6周年之际,一片“恭喜”“祝贺”之声,充塞四堂。

轻松筹母公司轻松集团借势宣布了三大宏伟战略,进一步夯实了行业领导者的地位,风光一时无两。

这一次我虽然去了现场,但脑海中浮现的还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吕梁山区老乡们的身影。

这两年,我在轻松筹上收到的筹款求助,有超过半数来自吕梁山区的老乡,这也是我文章开头心里“咯噔”一下的原因所在。躺在病床上的,有我发小的丈夫,有我邻居的父亲,还有我母亲的闺蜜。

他们是属于新闻报道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那一部分人,如果没有轻松筹,仅仅依靠当下的社会保障能力,我实在不敢想他们该怎么办。在老家,我看见了太多“病倒一个人,拖垮一个家”的案例。轻松筹(当然也包括水滴筹)等平台的出现,给我的乡人们不仅仅带去了希望,更汇聚众人之力带去了治病的真金白银。

这样的平台价值何其之大,哪怕像拜观音一样塑像敬香都不为过。然而,轻松筹们发展越好,我心中越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挥之不去。

5

无间道里有两扇大小相同的石磨,一扇石磨顺时针旋转,一扇石磨逆时针旋转。两扇石磨无时不刻都在相会,相会之处一切都将碾为粉末,风一吹就散了。

杨胤,就是那个处于两扇石磨之间的双面人。

一面说“我希望大家永远不要用到轻松筹”,另一面说“在速度制胜的年代,不断的前进与奔跑”。

这两面,相隔无几,相伴而生。

处于石磨中间的人,忍受常人看不见的苦难。

6

周星驰电影《武状元苏乞儿》结尾处,有一段颇具含辩证哲理的台词。

皇帝:苏灿,虽然你救了朕,但你丐帮弟子几千万,一天不解散叫朕怎么安心。

周星驰:丐帮有多少弟子不是我说的算,而是你。

皇帝:我?

周星驰: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使得国泰民安,鬼才愿意当乞丐呢!

我也希望轻松筹、水滴筹们早点倒闭,早点解散。那就意味着我的老乡们一个个身体倍好无灾无痛,或者即便有病也有社会层面的保障体系能够及时、全面的提供帮助,到了那个时候“鬼才愿意用轻松筹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