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近期对社区团购的这股批判潮,歪了~
近期对社区团购的这股批判潮,歪了~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丁道师(ID:dingdaoshi123)作者: 丁道师

1

任何一种风口上的模式,总免不了在质疑和批判声中前进。近期,火的一塌糊涂的社区团购模式就遇上了一股批判潮。

我们先来看几张广为流传的截图。

相信很多朋友也都通过朋友圈、微信群、微博看到了这些内容。本来我以为这种带节奏的言论漏洞百出,没啥传播市场,也没必要理睬。后来发现我周围很多资深人士和企业家也做了转发,那就有必要来聊聊了。

在我看来这种反智逻辑很搞笑。按“从底层劳动人民手里抢钢镚”的逻辑推导,联合收割机等现代农机的发明,让广大传统割麦人失业,就应该被取缔;“大包干”让一部分人富起来,但是伤害了“大锅饭”群体的利益,我们也要去批评;滴滴网约车的出现,会让传统的出租车司机生存更为艰难,我们也要痛骂滴滴。

另外,我很反感这种动不动以“国家”“老百姓”为名,给企业扣“土匪”“资本家”帽子的观点。这种以扣帽子代替模式本身批判的观点,无益于解决巨头在运行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只会带来更多不必要的纠纷和矛盾。

2

资深媒体人刘春,通过微博发表了一个观点。

请教:所谓社区团购,是不是网络巨头用亏损补贴的办法大幅降低菜价,让分散的菜市场、超市、小商小贩等通通歇菜,然后集中在一两个平台,形成所谓闭环,然后取消补贴,然后涨价,然后你别无选择,然后创新成功?

这个观点比上面的两个看起来更有道理,实则也是不过脑子的反常识认知。刘春这个观点的核心问题在于,忽视了市场经济已经在中国运行30年,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是行业共识,不能用计划经济的思路看待事物发展,懂伐?

另外一位资深媒体人胡赛萌,对刘春的观点谈了一点看法,他的看法和我吻合。我经得他同意,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在胡赛萌看来,刘春那段话是很明显的诛心之论,未来都还没有发生,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开始,他就去做这么恶意的揣测,而且给人家盖大帽子。如果一个社会的宽容都是这样,那商业还怎么发展。而且刘春的观点连一点基本的经济常识都没有,只要后续提价,那小菜贩只要有利可图,他又会继续卷土重来呀,只要是QL不介入市场,市场的买方和卖方会自动保持动态的平衡。

3

客观来讲,任何一种新生事物都会有问题,没有问题的模式是不存在的。但我们同样应该客观认识到,社区团购发展到今天,首先是贡献了“连接供需两端”“助农扶贫”“消费升级”等等价值,然后才是各种包括“系统崩溃”“菜品不新鲜”“订单延迟”乃至所谓的“抢小贩生意”等等问题。

简而言之,社区团购的价值贡献,远远大于问题毛病。

日前,我在接受《经观》《时代周报》等媒体采访时,谈了我对社区团购价值提供相关的一些观点。在我看来,社区团购连接了供需两端,给广大消费者提供优质商品,帮助天南海北的农人、农业组织去产能,就已经产生了巨大的价值。

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供需两端都很难。消费者希望更省钱,商家希望更好的把商品销出去,这是一个很简单逻辑,基于这种简单逻辑开展的商业服务,只要能被链条上的参与者认可、都能受益,那么就应该去鼓励。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这几年主要的工作就是在下沉市场走访。就我的走访来看,下沉市场由于天然的地域所限,享受互联网发展的成果相比城区消费者慢一些,这几年包括拼多多、京东、苏宁、阿里等等在内的巨头,不断的开发各种互联网服务,让下沉市场的消费者迅速的享受各种互联网服务和红利,进而助力城乡二元差异缩小,这就是巨大的价值,我们应该以积极的眼光看待。

4

我们现在来正面反驳文章开头的那个观点,来辩辩这些巨头有没有自己的技术?是不是只会抢底层人民的钢镚?

当下,进军社区团购的企业,都是中国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包括阿里、京东、美团、拼多多、苏宁、滴滴等等,我们看待这些企业不能盲人摸象,只看到他们做社区团购的一小面(当然社区团购背后也有技术支持),而忽略了他们大量的拥有极高技术含量的业务。

比如阿里的达摩院,搞出了第一颗自研芯片“含光800”,1颗含光800的算力相当于10颗GPU。拍立淘商品库每天新增10亿商品图片,使用传统GPU算力识别需要1小时,使用含光800后可缩减至5分钟。这样的产品技术难道不酷吗,不比火箭升天更能给当下的社会带来价值吗?

美团通过智能技术的研发落地,不断调度匹配系统。现在智能配送调度系统每天匹配几十万外卖小哥,并且基于海量数据和人工智能算法,确保平均配送时长不超过28分钟,创造了行业奇迹。在美国的消费者,看到马斯克火箭升空欢呼雀跃“厉害了我的美国”的同时,能吃到如此便捷的外卖吗?

滴滴的自动驾驶汽车在上海开启试运行,前几天滴滴和北汽的L4级自动驾驶车又亮相北京。自动驾驶背后是一系列AI、车联、传感、网络等技术的综合应用,科技含量极高。

当然,我绝对没有Diss马斯克的意图,也没有否认美国拥有一大批敢为技术先的企业。我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不同科技企业,擅长的技术维度不一样,火箭升空是技术,智能调度是技术,甚至让圆珠笔多写几个字也是能够节约资源的好技术。

技术好不好,牛不牛,关键不在于上天入地,而在于应用落地。

5

一个基本的常识在于,美团、滴滴、拼多多、苏宁、阿里、京东等都是极为精明的互联网巨头,如果一个模式只包含各种风险和问题以及被政策监管的不确定性,而没有足够的价值和利益支撑,他们是不会做的。

那么,这些巨头为什么要一蜂窝的疯狂的涌入这个赛道呢?

我在接受《经观》《时代周报》的采访时也提到了,在我看来巨头们布局社区团购,有两条“目标线”。一条就是业务层面的明线,还有一条业务背后的暗线,也就是通过布局社区团购,获取到海量的新增用户,给这些巨头已经开展的各类业务转换一批,进一步扩充他们的商业想象力。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不难推测,巨头们做社区团购是一种“进可攻,退可守,以退为进”的业务模型。“进”的一方面在于,如果能够做成,将会打造出来一极新的成功业务,将来成为现金奶牛;“退”的一方面在于,如果没有做成,也会通过社交、低价等特性,吸引到海量的户群体,然后把这些群体中愿意为其他产品付费的部分用户,转化成为主站的用户。

写在最后:本文不是为社区团购“洗地”,就我的观察来看,这个行业的确存在很多问题,我们真正该批评的是这些企业在运营过程中的诸多问题,进而帮助他们改进,而不是形而上学的扣帽子。

目前看来,这个行业存在的最主要问题是“履约危机”。近期,我在下沉市场的“线人”走访后告诉我,由于各大巨头疯狂的在团长层面扩张,忽视了供应链的建设。导致经常出现这样一个画面:一分钱买了白菜的大妈找到团长门上,咄咄逼人的质问“我的货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