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TikTok“大逃杀”

毒眸 2020-08-31 15:10:33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 毒眸编辑部

2013年4月,重型电机巨头、法国公司阿尔斯通的高管皮耶鲁齐在经历了长达24小时的飞行后,来到了纽约机场。然而,刚一踏上美国领土,等待他的不是一次前往墨西哥的普通转机,而是FBI冰冷的手铐。而被以收受商业贿赂名义逮捕的皮耶鲁齐,只是阿尔斯通的一名普通高管,美国的核心目标并不是他,而是“敲打”日益强大的阿尔斯通。

随后,在美国长臂管辖的种种干预下,2014年年底,阿尔斯通最终被拆分,其中电力业务卖给了曾经的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被“肢解”后的阿尔斯通,自此彻底消失在世界500强的名单上。

而直到五年多后的2018年9月,皮耶鲁齐才得以出狱,写下《美国陷阱》一书。他犀利地指出,美国人逮捕他的依据,也就是《反海外腐败法》,“就是美国人的一个把戏,(一个)干涉他国企业、发动经济战的神奇工具。” 而在美国司法部的口径里,阿尔斯通存在大量的腐败行为,其中涉及美元交易,美国有权力管理。

《美国陷阱》

而类似的长臂管辖事件,近两年来,也发生在了华为、字节跳动身上。最近,字节跳动旗下TikTok的在美业务,深陷“卖身”泥潭。这次,美国甚至不再需要搬出《反海外腐败法》这样的理由—— 风波从去年10月开始,早年间TikTok对musical.ly的收购案开始被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审查;12月,国防部警告TikTok存在网络安全隐患;今年7月以来,美国政府再次发难,且态度更加强悍,白宫高层和特朗普纷纷发声表达自己对TikTok在隐私和安全上的“担忧”,明显流露出封禁TikTok的意图。 在8月5号针对中国企业的净网行动发布后,6日晚特朗普即发出两则总统行政令,要求封禁微信和TikTok。14号,特朗普再一次明确表示TikTok美国业务的交割,必须在11月12号之前完成。 白宫亲自下场逼迫TikTok切割在美业务的“决心”,日渐明晰。而特朗普还计划从中抽取一大笔费用,作为Key Money(原意是租房者付给房东的看房费,这里特朗普以“房东”、“管理者”自比)。这种做法让一向立场暧昧的前谷歌高管李开复,都表达了不可思议的情绪:“当时谷歌是退出中国,是因为不愿遵守中国相关法规而选择自己退出。此次强迫收购+45天+政府收取中间费的做法,是不可思议的。”

8月24日,TikTok正式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这次,一些具体的用户数据也第一次被披露,比如TikTok的美国月活用户已经超1亿。作为一个国民级APP,它是为何,走到如今的命运?

“梦幻之地”的不温柔一刀 

TikTok的出海成绩算得上梦幻。 2017年,字节跳动收购当时全球月活已经超过七千万的musical.ly,一年后将其用户迁移至TikTok,助推了TikTok在美国的快速发展:收购musical.ly一年后,TikTok拿下了美国2018年10月的下载量冠军。2019年,TikTok的美国用户数量已经飙升到了3720万,相较2018年的1880万,增长高达 97.5%。

数据来源:Sensor Tower
根据社交媒体广告公司Wallaroo Media统计,今年1月,TikTok有2220万的美国成年用户,而到了4月,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3920万,更是去年同期的三倍。与之相对的是丰厚的回报:今年以来,TikTok已经在美国获得了约5亿美元的利润。、 不止在美国,在全球范围,TikTok都是成功的。截至今年4月,TikTok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20亿次。2020年以来, TikTok已连续数月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收入榜冠军,仅7月单月收入超过破一亿美元,这一数字是去年7月同比的8.6倍。 飞速发展背后,是TikTok自诞生起就头顶的海外监管乌云。

带有中国DNA的TikTok,让美国政府始终认为其会收集用户的数据,对美国网络安全造成影响。不过,在字节跳动自证数据安全、技术透明化和海外本土管理的努力下,大部分人对TikTok的发展保持积极的态度。但这种梦幻般的出海成功步伐,很可能在特朗普政府近来的强力施压下迎来停滞。

图片截自观察者网视频

TikTok遭此“劫难”,离不开美国政坛和硅谷的双重施压。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认为,虽然白宫和硅谷矛盾重重,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针对TikTok是一种政府和互联网巨头的共谋。 既是共谋,特朗普政府和硅谷自然有所瞄准。 特朗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选。 今年11月3号,是新一届的总统大选。特朗普政府眼下面对的,是民意的持续走低。民众指责特朗普对公共卫生管理不力,导致疫情泛滥;黑人窒息死亡事件后,是绵延数月的抗议活动;失业率攀升,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经济泡沫也在被戳破,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提出,特朗普政府在种种负面新闻中制裁TikTok,是转移民众注意力的一种手段,也是历次大选前大打反华牌吸引选票的常见套路。当下的共和党中,基辛格这样对华态度相对正常的政客,已经是边缘人群,强硬的对华鹰派才是中坚力量。即使字节跳动重金打造了游说团队,依然无法撼动特朗普寻求连任的核心利益。 而站在审视美国政治文明的角度来看,特朗普的TikTok威胁论和当年特朗普竞选团队抹黑希拉里的招数如出一辙。

2019年的图书《梦幻之地》犀利的指出,随着共和党的基督教色彩越发浓重,特朗普已经成为一个幻想的化身,契合了当下很多美国人爱幻想、极端、阴谋论的偏好——“既然没有证据说是错的,那我就有相信的自由”。在特朗普的鼓吹下,即使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也有41%的美国成年人支持强制要求TikTok出售美国业务的政令。 福布斯新闻则认为,特朗普政府发出禁令,除了针对中国,也是因为忌惮TikTok的政治影响力。 Tulsa事件或许惹怒了特朗普(《鸽了特朗普的K-pop青年,正在“狙击”美国政坛》),和2016年大选时Facebook的政治广告类似,TikTok对大选结果左右的能量同样不容小觑。要知道,TikTok的美国用户中,60%的年龄都在16-24岁,而TikTok正在成为年轻人反对特朗普的大本营。

“Tulsa事件”,空空的特朗普集会现场

而伴随着政治对抗的,是数字系统的“巴尔干化”,也就是各国科技公司的各自为营。数据公司DataFleets的首席运营官Nick Elledge称:“我们在国际数据方面正在走向巴尔干化”。 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CNN等多家媒体都认可,在TikTok事件中,在西海岸和特朗普“打配合”的,正是扎克伯格。这或许是因为,TikTok的兴起最直接的威胁了Facebook的地位。 其实,当年Facebook也考虑过收购musical.ly,但终究因为其中资背景带来的法规问题而犹豫、放弃。华尔街日报曾爆料,Facebook内部设有新科技追踪系统“早鸟”,“早鸟”通过抄袭或收购的手段,阻止有潜力的初创公司成长,从而维持Facebook自身的优势地位。

而面对TikTok这个外来者,这一打法失灵,TikTok的快速崛起,终于真正撼动了Facebook社交帝国的地位——去年,Facebook推出了一款和TikTok高度相似的APP Lasso, 然而在Lasso获得25万次下载量的同时,TikTok的这一数据是4130万。与其同时,扎克伯格已经开始公开批评TikTok“不安全”。

Lasso

华尔街日报在《扎克伯格引发了华盛顿对TikTok的恐惧》一文指出,扎克伯格在去年10月的白宫私人晚宴上,向特朗普总统表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崛起威胁着美国。NGO“美国响应性政治中心”则透露,今年上半年Facebook在游说上的花费比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多,而游说的重点,就是说服政府对TikTok展开管制。

“Facebook太恼火,他们的产品无法打败TikTok,便开始将这种竞争带到地缘政治的口水战,来让华盛顿的立法者与TikTok缠斗。”Facebook的一位前雇员曾向Buzzfeed透露。

《Facebook:内幕》一书提到,扎克伯格有着近乎极端的竞争意识,“情绪化且多疑”。当扎克伯格选择穿上深蓝色西装、系上酒红色领带,和曾经对Facebook态度不算友好的特朗普会面时,他已经和曾经那个“中国女婿”的形象,渐行渐远了。而这一切,距离他在天安门门前跑步,也才过去了三四年。 而Facebook的动作,无疑激怒了TikTok。华尔街日报写道,刚刚辞职的凯文·梅耶尔在任时曾公开指责Facebook试图用不公平的手段,打压TikTok。凯文在博客中说:“在TikTok,我们欢迎竞争。但是,让我们将精力集中在为消费者服务,而不是伪装成爱国主义。”

硅谷面临被拆分的可能

虽然目前看来,TikTok正在被硅谷和美国政府围攻,但后两者之间的矛盾,更加深重。这种矛盾体现在两党对互联网巨头垄断的一致担忧,而眼下,TikTok只是短暂地转移了曾对准硅谷的战火。

对Amazon、Facebook、Apple、Google这四家巨头来说,他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事实上的垄断。《大之咒:新镀金时代的反垄断》一书就曾尖锐的提问,在他们成为“垄断巨兽”之前,为什么最开始没人管?观察者网在视频《为什么欧洲没有互联网?》中指出,谷歌之所以频频在欧洲交纳天价罚单,就是因为在欧洲没有本土大型科技公司的情况下,为维持其垄断地位而交的一笔“保护费”。 而一向对本土公司颇为保护的美国,也从2019年6月开始正视这一事实,开始加强管理。在一年的调查后,据美国媒体AXIOS报道,今年7月底的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在6个小时的时间里,5位众议院议员严厉的问询了这4家巨头的CEO。 民主党众议员、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 David Cicilline 指控谷歌盗窃内容,比如直接将歌词网站Genius的内容拿来作为搜索结果展示,切断了Genius的流量。议员纳德勒则表示:“对潜在竞争对手的并购,违反了反托拉斯法,比如Facebook收购Instagram。” 即使是和特朗普处处针锋相对的民主党议员伯尼·桑德斯,也罕见的同意了当前政府关于分拆大型科技公司的观点。虽然,两党的出发点并不相同。民主党更多考虑的是未来并购行为的合理性,防止垄断加深、民众隐私受到侵犯;而共和党则一直坚持硅谷在信息分发有失偏颇,对共和党不利。 因此,如今的硅谷,面临着被拆分的风险,不过,也还仅仅停留在询问阶段。 在外媒看来,TikTok对于硅谷来说,更多的是一个游离在硅谷和白宫一直以来的对抗之间的局外人。但这个局外人,目前暂时转移了白宫对于互联网巨头的注意力。TikTok被制裁,本质上承担了一个安全的出气筒的角色,背后还是硅谷和白宫的矛盾,是科技力量和政治力量的较量。 互联网怪盗团的观点是,TikTok一旦被制裁成功,也是特朗普政府对硅谷的一次拉拢和警示。但CNN、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财新等多家媒体则认为,特朗普政府如今的种种举动,只会让硅谷变得更“蓝”(民主党的代表颜色)。

在外媒看来,美国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拜登选择卡马拉·哈里斯成为自己的竞选搭档,也就意味着,如果民主党当选,大型科技公司或许可以避免遭受分拆的沉重打击。

因为,在风险投资家布拉德利·图斯克等多人眼中,哈里斯算得上是对科技巨头最“合理友好”的政客。哈里斯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在被问到是否会拆分巨头时,将话题转移到了反托拉斯上。

不过,即使特朗普政府连任,他们试图通过行政力量来真正影响科技巨头的希冀,也依然有着重重阻碍。因为,现在只是封杀国外软件WeChat(微信)这样的禁令,实施起来都很困难—— 封禁微信的政令发布两天后,五个在美律师即成立了非营利组织“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准备发起一场针对特朗普微信禁令的诉讼。随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8月11日,包括宝洁、迪士尼、苹果在内的十多家大公司对白宫官员表达了对特朗普的WeChat禁令范围过广的担忧。

“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简介

微信这样的在美华流科技力量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拥趸,但TikTok获得的帮助,显然还没有这么多。

字节和华为,走向不同的路

在TikTok被传要出让时,国内大众的情绪复杂,和之前一边倒的支持华为截然不同。在孟晚舟于加拿大被捕后,国内对华为的同情声音曾达到了顶点,官方也曾多次为华为发声,消费者更身体力行的支持华为——今年5月,华为手机的销量占全国近一半份额。

但面对字节,大众的同情之声则少了许多,更多的人在怀疑TikTok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开始考虑将相关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甚至有人要求张一鸣拿出所谓的“民族气节”来,主动退出美国市场。

面对类似的事件,两家公司的民意为何走向了不同方向? 国人对两者存在好恶区别,是因为两家公司属性不同。

华为拥有自主研发的专利技术,是5G发展的先行者,拥有和国外科技公司扳手腕的能力,它的兴衰,除了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的科技发展、更牵动着一种民族情绪,因此在困境中总能获得民众的支持。

相比华为的民族大义,字节跳动的产品以娱乐导向为主,用户在不同的娱乐APP之间转移并没有困难。另外,一直以来存在的在国内使用TikTok的壁垒、张一鸣低调的行事作风和不被多数人关心的出海战略,使得TikTok事件无法被更多人感知。

另一方面,华为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没有资本力量的干预,因此显得血统纯正。而字节跳动作为创业公司,需要考虑投资人利益。比如,来自美国的红杉资本,就是字节跳动的投资方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字节跳动的一些决策,常常容易被误读。

之前,有人质疑张一鸣力主出售,“没有反抗”。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据晚点报道,张一鸣和其他董事会投资人存在重大分歧,股东们认为张一鸣迟迟不妥协才导致行政令出台。知情人士告诉晚点,“张一鸣在处理TikTo

k 美国业务这件事上,与美国投资人意见不同。近期董事会上发生过激烈的争论。” 而字节跳动可以从华为身上借鉴的是,在华为被美国软性打压近十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放弃美国市场,进行了开辟美国农村小运营商市场等努力。虽然近来华为彻底被美国驱逐,但和华为的硬件提供商角色不同,TikTok在美国开拓的一亿用户,依然是字节跳动可以保留的火种。

尽管同根不同命,华为和字节都折射了中国企业的出海困境,都是在民族主义、保守化浪潮下的生不逢时。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月初表示,有关企业按照市场原则和国际规则在美开展商业活动,遵守美国法律法规,但美方却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设限、打压,这完全是政治操弄。美方务必不要打开潘多拉盒子,否则将自食其果。


不只是华为、字节跳动,中国企业出海一旦形成规模就是原罪。在特朗普政府的预期里,TikTok未来的剧本,是“自卖”走人。毕竟,这个剧本已经上演过数次——今年3月,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名,迫使中资公司北京昆仑万维科技出售同性恋约会应用Grindr,昆仑万维彻底失去了Grindr的实际控制权。

眼下,TikTok能做的,是暂时使用诉讼作为缓兵之计。当然,他们也深知,诉讼更多是一种表态。一位接近字节跳动高层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公司对诉讼本身并不抱太大期待,要有做最坏打算的准备。

对现在的TikTok来说,当下被收购,是最好的选择,或许也是唯一的选择。 一来,距离大选还有3月之久,但此类诉讼周期往往以年为单位,即使下一任是拜登上台,在民族主义泛滥的大环境下、处于维护自身国家利益的考虑,美国对华的强硬态度仍会持续。中国已经成为“房间里的大象”,美国“放纵”中国发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而如果TikTok选择“自杀”、也就是直接退出美国市场,或者等待被美国政府封杀,也是不明智的。前文提到,作为一款娱乐产品,TikTok可替代性相对较强,离开也就意味着为Facebook做嫁衣。如今Facebook已经推出TikTok的新竞品Reels,据福布斯新闻报道,Reels正在向TikTok头部红人提供金钱奖励。不少TikTok红人,也正在往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等平台迁移。

在TikTok已经被印度市场封禁的情况下,自动从美国离开,也就意味着字节出海战略的近乎终结。这恐怕是张一鸣不愿意看到的。

而当下,不同的美国老牌公司正在争夺TikTok。微软如今找来了沃尔玛合作,希望提高胜算。而老牌科技公司、如今有些落寞的甲骨文也表达了收购的兴趣。

微软对TikTok表示兴趣,是在Skype等多个社交软件被赶超的情况下,希望找回自己在娱乐社交的一席之地。不过,比尔盖茨留下了一句饶有意味的评价:TikTok业务可能是有毒的圣杯(poisoned chalice)。

因此,继续保有自己的一亿用户,选择被没有竞争关系、未被反垄断法案盯上、能在未来赋予TikTok一定自由的微软、沃尔玛或者甲骨文收购,不失为一条办法。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朱宁也认为,寻求可能的出售机会,以合适合理的价格剥离其美国业务,很可能是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唯一一个选择。

当然,最理想的结果是让TikTok继续独立运营下去。《纽约时报》的《除了“封杀”TikTok,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一文提到的观点,或许才是最该被普遍接受的——

“坦白说:我不相信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紧迫威胁的说法。” “作为一款外国应用,TikTok在某些方面比美国的技术平台更容易进行监管。” “迫使TikTok以彻底透明的方式运作,这将大大减轻美国人的恐惧。它还可能成为科技监管新模式的测试案例,不仅可以提高中资科技公司的可靠性和责任感,也可以令美国公司有所改善。”

但理想,也只是理想。TikTok的命运,本不该如此。2016年,在腾讯抛出收购的橄榄枝的时候,张一鸣曾说,自己成立字节跳动,不是为了成为腾讯的员工。而如今,TikTok也许不得不接下某个橄榄枝,拥有新的归属。

张一鸣的理想,或许不再那么完整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