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倒在2020年的54家游戏公司
倒在2020年的54家游戏公司

图片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手游那点事(ID:sykong_com)作者:Rust、虹彤
2019年内逾1200家游戏公司倒闭的消息,无疑在游戏圈掀起了轩然大波。眼见2020年已接近尾声,年内死亡公司的名单亦再次更新。

根据IT桔子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7月底,游戏行业内共有54家游戏公司消失,其中七成是研发商。而2019年全年则有334家游戏公司倒闭。

需要注意的是,IT桔子的统计数量并不完整,而统计名单的周期也仅为2020年前七个月。但我们仍统计了这54家游戏公司的相关信息,并与前两年进行对比,尝试总结出2020年游戏市场发展的一些趋势。(文末附死亡公司名单汇总表格)

一、2020年54家游戏公司消失,逾七成是研发商

截至今年7月23日,游戏行业共有54家公司倒闭,包括了39家游戏研发商,8家发行商以及3家游戏媒体及社区,另外还有4家属于“其他游戏服务”和“游戏道具衍生品”。

图片

在这39家研发商中,部分研发团队的经验颇为丰富。以悦岩居为例,该公司核心成员平均游戏从业经验超过10年,曾参与开发过《剑侠情缘》《月影传说》以及《剑侠情缘网络版》等多款商业产品。

此外还有个别公司曾被A股上市收购,如热锋互动。2014年,光线传媒收购热锋互动51%股权,交易价格为1.76亿元,估值逾3.4亿元。热锋互动曾研发手游《我是火影》和《暴走草帽团》。据光线传媒在2014年6月17日发布的公告中显示,截至2014年2月31日,《我是火影》的累计注册玩家超过3000万,累计流水超过1亿,单月最高流水达到2800万元。

其余公司也曾有过产品发布记录,如匠心工坊旗下有《冲锋号OL》,梦之匙旗下有《假面三国》《指掌乾坤》,但未激起太大浪花。

图片

就死亡公司的地域分布情况来看,广东和北京数量最多,分别是18家和15家,其次为上海和四川,分别为9家和6家。

图片

就存续时间而言,过半公司的存续时间在5年至10年以内,四成公司存续时间不足五年,仅有2家公司存续期超过10年。

图片

存续期超过十年的公司分别是风线数码和图柏数码。其中风线数码成立于2003年06月26日,存续时间已超过16年。风险数码旗下有《Q弹部落》和《战神宝贝》等产品,图柏数码则主要承接游戏美术外包工作。

存活时间不足两年的公司亦有两家,分别是九天互娱和鲨鱼互动。值得一提的是,九天互娱曾获得惠程科技子公司喀什中汇联银的投资。2018年,喀什中汇联银曾出资300万元参与设立九天互娱,从而获得后者20%股权,仅一年后又以300万元的价格把九天互娱20%股权转让给第三方张巧珍。

综合近三年游戏公司的倒闭记录来看,2019年无疑是游戏公司倒闭数量最多的一年,甚至超过了2017年和2018年死亡公司数量的总和,而2020年前七个月内共有54家公司倒闭。

有意思的是,2018年和2019年内,研发公司的倒闭数量占比均达70%。显而易见,近三年内游戏研发商的“死亡率”一直高居不下。

而就发行商而言,2018年至2020年内分别倒闭了17家、24家和8家。其中龙娱数码和奇乐数码的投资方中分别出现过完美世界和英雄互娱的身影。

图片

在游戏公司批量消失的背后,便是行业监管加强、版号发放数量骤减等因素。央视财经指出,在版号总量控制下,游戏行业正在经历一个洗牌阶段。

二、仅8家公司曾获投资,智精无线曾获平安创投等三家机构青睐

根据IT桔子显示,就2020年内死亡的54家游戏公司的获投情况来看,其中只有8家公司曾经获得投资。

图片

就融资次数来看,智精无线可以说是当中最受资本青睐的一位。早在2013年和2014年期间,公司曾获得平安创投、同创伟业以及松禾资本的投资。

据了解,智精无线成立于2013年5月,公司曾研发《一将成名》《进击的巨人》等游戏。《一将成名》这款三国题材的卡牌游戏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并交由指游方寸代理发行。

游悦网络在2014年曾获得德迅投资青睐,其产品包括《勇者召唤师》《最强王者2》以及《英雄来了》,但网上关于这家公司及产品的信息甚少。

2016年9月,广州紫剑网络获得IDG资本A轮投资。这家游戏公司成立于2014年,旗下产品有我的世界精灵启动器,是一款专门为《我的世界》玩家打造辅助工具。但在2020年初,这家公司的存续状态变为已注销。

图片

而从获投时间来看,这些死亡游戏公司的融资集中在2013年至2017年之间,2019年内仅一家公司获得投资。

就整个市场大盘情况而言,机构投资者在2013年至2017年之间曾对游戏公司青眼有加,其投资标的包括了游戏研发商、游戏发行以及游戏媒体及社区等。但是自2018年以来,机构投资者在游戏行业的投资事件数量急剧减少,今年更是加速涌入医疗、半导体/芯片和大消费等赛道。

以前面提到的德迅投资为例,2015年至2017年内德迅投资入股了7家游戏公司,其中包括了5家游戏研发商、1家游戏赛事整合运营商以及1家游戏平台。但近两年内,德迅投资在游戏行业上再无投资动静。

图片

IDG资本也与德迅投资相似,近两年内前者在游戏行业并没有什么动静。除了今年投资的王牌互娱,这家创投界的老兵在游戏行业的投资记录便要追溯到2018年之前。

三、近一半公司死于烧钱和行业竞争,7家公司死于现金流断裂

那么,这些在2020年消失的游戏公司,又是因为什么原因黯然退场的?

IT桔子对54家游戏公司的死亡原因进行了归类,大致可以归结为资金问题和行业竞争。其中,有23家游戏公司死于烧钱和行业竞争,有20家公司死于融资能力不足,还有7家公司死于现金流断裂。

而年内中小游戏公司的死亡,或与以下几个原因密切相关:

首先是研发门槛进一步拉高,“工业化”和“差异化”逐渐成为行业主流,中小厂商明显处于更为被动的位置。

《解神者》制作人猫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现在入局二次元的大厂越来越多,他们不一定能做出成功的核心向产品,但他们的品质会拉高行业的门槛。猫浮还表示,预计一年内行业就会形成两极分化,最顶端20%的团队会开始血腥的拼杀,其他的则会沉底。

此外在2019年底,米哈游CEO刘伟便就曾表示,中国游戏正处在一个亟需建立游戏工业化的节点上。游戏厂商若想做到工业化便需要建立起完善的生产管线,同时要求生产线与人才能够高度融合。这对于游戏公司的技术和人才筛选无疑有着较高的要求。

其次,中小型游戏公司的现金流较为脆弱,版号发放数量收缩更加剧了公司的经营压力。

黑帆游戏联合创始人费洪晖曾在知乎上发布文章表示,由于对公司的现金流状况没有概念,在研发项目进行到一半时,公司账户的现金大概只剩下1/3,即便公司想在项目中后期再开始融资也于事无补。费洪晖直言“资金链随时可能中断。”

可以看到,中小型游戏公司对现金流的控制还比较缺乏经验,这一点在初创公司身上尤为明显。而近两年版号发放数量的骤减,更加大了公司的经营风险。

据了解,2017年内平均每月有782款国产游戏拿到版号。但在2019年和2020年内,这一数字变为115款和111款,与2017年相比明显大幅缩水。此外根据有饭研究统计显示,2020年内仅1227款国产游戏过审,比2019年少了158个。

图片

眼见版号发放数量进一步减少,中小厂商能拿到的游戏版号数量亦随之下降,这无疑会影响公司的新品上线时间,再叠加现金流脆弱这一因素,中小厂商的经营风险进一步加大。

最后便是年内游戏行业的投融资热度大不如前,不少中小型厂商难以获得融资,这也加快了他们的倒闭速度。

根据万联证券发布的研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8日,游戏行业的投资事件数达历史新低,仅为75起。反观2015年,期内游戏行业共发生了461起投融资事件,随后数量便开始滑落,2019年只发生128起。

图片

结语

虽说年内游戏发行、媒体以及道具供应商获得投资的机会大大减少,但细分赛道上的优质研发商仍能得到资本的追捧。腾讯、三七互娱等大厂均通过对外投资以及收编团队的方式来开拓新的品类战场,休闲放置、二次元、女性向等中小厂商更容易得到青睐,市场对于优质CP的渴求丝毫没有减少。

游戏研发商如东极六感、猫之日以及黑脉游戏曾分别获得吉比特、B站以及青瓷数码的投资,而队友游戏更是获得腾讯、心动以及盖娅互娱扎堆投资,魔剑网络的股东阵容中则同时出现米哈游和吉比特两家大厂。在“内容为王”的趋势下,优质研发商终将得到资本的认可。

2020年死亡游戏公司名单总表(截至7月23日):

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