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小程序用户近700万背后,古茗茶饮的数字化情结
22分钟前
好未来有没有“好未来”?
22分钟前
在上影节和上视节,看中国影企的韧性与未来
26分钟前
多能高效创富伙伴丨福田瑞沃大金刚1荣
11小时前
微信太低调!用了这么多AI技术,难怪被追捧
12小时前
中国移动咪咕牵手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打造5G体育传播新纪元
13小时前
上市成功!贝壳用行动诠释了何为“长期主义”
13小时前
用音乐带货,索爱董事长刘建佳携手郁可唯直播首秀惊艳!
17小时前
下手买基金就上苏宁金融818财富节贴心投资指导等着您
17小时前
7月同比增长近50%,长安汽车的下半年值得期待|凹凸榜
17小时前
新基建大浪潮下,AI将堪何种大任?
19小时前
好用不花钱!广东移动300M宽带套餐堪称性价比之王!
19小时前
苏宁红孩子818重磅打造“超燃奶爸节”,燃爆线上线下
20小时前
罗永浩抖音直播带货最新战绩:4小时2亿,90分钟即破首秀纪录!
20小时前
腾讯要“一统天下”,B站“虎口拔牙”不轻松
23小时前
贝壳赴美IPO成“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靠的是什么?
23小时前

二手电商进入“第四时代”,“闲鱼们”如何才能“翻身”?

刘志刚 2020-07-01 10:30:31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互联网江湖(ID:VIPIT1)

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提出了人生整理观念——“断舍离”。其中,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 ,舍=舍弃多余的废物 ,离=脱离对物品的执着,断舍离使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与物品的关系。

“断舍离”的宗旨是通过对日常家居环境的收拾整理,改变人们脱离物欲和执念,让人们过上自由舒适的生活。然而今天文中的主角并不是“人”,而是那些被人们断舍离的“杂物”以及以此为基础的二手电商。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今年5月6日,个人闲置二手交易平台转转合并找找靓机,以面对闲鱼等二手电商平台的竞争。据悉双方合并后估值超18亿美元。疫情之后二手经济再起波澜,后疫情时代二手经济如何发展,我们不妨深入探究一番。

“重复性博弈”重塑传统二手交易体系

二手经济是围绕存量资产进行的一种交易,通过对物品的循环利用,提高了商品在其生命周期中的利用效率,进而产生了价值,本质上属于残值交易。卖家通过二手转卖找到了闲置物品的消化出口,买家则可以用最优性价比获得自己需要的商品。

传统的国内二手市场是B2C的模式,主要是二手商通过走街串巷从用户手中收购闲置物品,然后通过进一步处理把这些闲置物品“打扮”成可售卖的商品,接下来就是加价卖给C端。

但是二手商收购时的价格过低,使得物品原主人处理闲置物品的热情大大降低。之后二手商会加价卖给其他需要的人,但是由于商品的质量良莠不齐,没有统一的标准,交易本身缺乏信任基础,信任成本高居不下,所以真正买二手的人并不多。由于信息不对称、服务质量低下等痛点,国内的二手市场很难实现规模化增长。

如今,平台化与电商化的发展路径,使得二手交易重新焕发了生机。据网经社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二手闲置市场规模已超过7000亿元。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到2020年国内二手市场将达到万亿规模。

市场规模增长的背后,二手电商平台“功不可没”。二手电商平台大致上都可分为C2B2C和B2C两种模式。

首先说下C2B2C模式,在所有C端到C端的交易中,平台都或多或少的参与其中,不同的是平台在交易过程中的参与程度。有要么做中间信息渠道,要么集鉴定、保真、寄卖等一系列服务的做中间商。

当二手电商平台仅仅是作为一个信息管道时,其价值空间有限,所以,二手电商的演变趋势就是:利用自己独特的B端身份,在交易中提供C端需要但自身却不具备的能力,利用自己的强关联优势,整合服务要素,提高自己在二手交易过程中的价值比重。

比如,以精选、自营等方式,深度参与交易过程,以品牌作为信任担保,进而以增值服务获取更多变现空间。

在B2C的模式中,一方面是传统二手商与二手电商平台的结合,如果平台想要做大做全,SKU是一个关键指标,如果仅仅依靠C端来填补是很难做到的,这时,传统二手商就有了用武之地,毕竟在多年的积累中,二手商已然拥有了一定资源。

另一方面,传统的电商平台发展已相当成熟,或多或少都会存在退货、换货等售后情况,如果商品出现瑕疵继续售卖不太合适,这时就可以选择性填充到二手平台。

从“小而精”到“大而全”,二手电商赛道的玩家各有各的发展模式。例如闲鱼和转转,不仅服装、数码、家电、户外等二手商品品类齐全,甚至已经插足到租房、公益、技能服务等其他领域。

闲鱼、拍拍属于综合二手平台,各种品类通吃;而孔夫子旧书网之类就属于细分二手平台,走的是“小而精”路线,平台一般只经营某一细分领域的二手商品,相对较为“纯粹”。

不管哪种模式,本质上讲,二手电商的加入使得双方交易变成了三方交易,由于二手电商平台的恒定存在,把买卖双方的一次性博弈变成了重复性博弈,不仅降低了二手交易的摩擦成本,也极大提高了二手商品的流通效率。

所谓重复性博弈,是指不断调整策略并改变收益的博弈。

在传统的二手交易中,卖家和买家的交易本质上是一次性博弈:当一方不遵守信用交易的之后,难以辅之有效的惩罚方式,而二手电商平台的介入,则事实成为交易双方的信用担保,并以信用评价等方式,使得交易违约成本上升,从而促进二手商品交易的达成。

因而,二手电商平台一方面重塑了传统二手市场交易体系、提升交易透明度,通过把一次性的博弈变成了重复性博弈,有效提高了交易效率,减少机会主义的行为发生的可能性,进而降低了二手商品交易的综合成本。

后疫情时代,二手经济进入“下半场”

每每涉及到二手市场的时候,就不得不提到日本,作为有着相同文化基础的邻邦,日本的二手市场已经发展的相当成熟完善,作为一个重要的参考对象,其二手市场曾经走过的发展历程也值得我们去深入探究。

仔细分析可以发现,其二手市场发展可以分为“上半场”与“下半场”两个阶段:上半场是二手商品的“原始积累”,下半场则是二手消费观的逐渐成熟。

第一阶段是上世纪60-80年代。此时的日本刚刚进入战后时代,经济逐步复苏,开启了持续高速增长模式。大量新兴中产阶层出现,消费欲望空前高涨,每年假期都会有一群“欧巴桑大队”带着鼓胀的钱包横扫全球。

大量的透支消费使人们家中的闲置物品数量急剧上升,这为将来二手市场的“货源”打下坚实的基础,完成了货源的“原始积累”。

第二个阶段是九十年代以后,日中则移,月满则亏,在日本经济达到最高峰时,不可避免的开始走下坡路,经济大倒退,此后进入了平成大萧条时期。在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萎缩,国民收入连续下滑,日本民众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消费习惯,再次勒紧裤腰带。

经济形势的转变,使得日本民众的消费方式发生了变化,更多的人积极的参与到二手市场中来。一方面人们开始考虑购买二手商品,减少支出;一方面将自家此前积累的闲置物品二手卖出,添补家用,二手经济逐渐火热起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经过近30年的发展,日本的二手市场形成了成熟的流通和运营体系。日本人对于二手物品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同时有了二手转卖意识,不论日本民众的经济富裕程度,在购买时二手商品也与新品被纳入同等考量范围。

在褪去浮华的第四消费时代,日本消费者更加崇尚共享意识,享受简约之美,也倾向于租借、旧物重复利用的实用主义。

如今同样的历史似乎正在国内重演。在近几年GDP的高速增长下,国内消费者已逐渐入了小康生活水平,线下各种连锁便利店还有线上电商的全面开花,让国内零售业逐渐进入成熟阶段,各种节日促销与打折活动让人眼花缭乱。

商品流通从“人找货”变为“货找人”,货并不是简单的找到了人,而是用各种手段“强塞”给人。

物质供给上的富足,使得人们的消费欲望大大超过以往,冲动型消费成为常态,不少人的家里也已积攒了大量闲置物品。国内大妈也已取代了“欧巴桑大队”,成为横扫全球的主力。二手经济上半场——货源的“原始积累”接近尾声。

然而今年疫情的爆发给经济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影响,线下交流活动无法展开,不少企业现金流断裂,周转困难,面临倒闭的风险。失业率也在急剧上升,很多人失去收入来源、资金短缺,大多数人又到了勒紧腰带过苦日子的时候。

不过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后疫情时代,也在加快重塑经济新模式。数字经济持续发展,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加速落地,在线办公兴起,远程教育普及,云上生活成为新常态。这些都是一眼明了的变化,但是还有一些悄无声息的改变或许人们并没有察觉。

比如,疫情的影响致使很多人出售闲置物品,处于节省开支的考虑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正在接受二手商品。后疫情时代,人们期待的报复性消费或许不会到来,但是疫情却可能成为撬动二手市场的支点,以疫为机,二手电商的“下半场”正缓慢拉开帷幕。

“信任支点”撬动“万亿二手市场”

毫无疑问,国内的二手市场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不过真想要从中分一杯羹,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成熟的市场和健全的信用体系。

成熟市场是基础

如今,国内二手交易市场基础设施不健全,职业卖家素质良莠不齐,入驻二手平台钻空情况很常见;另一方面商品的快递费的问题,如果贵重的二手商品还好,如果是日常用品类型的商品,期间所产生的运费对于买卖双方也是个不小的支出。

在二手消费观念养成上,二手电商社区化是一个不错的方向,比如闲鱼,闲鱼是一个二手交易“大杂烩”,这不仅仅是说其交易种类涉及面广,闲鱼也具备兴趣社交的属性。

人们不只可以通过闲鱼买卖商品,还可以加入一个个鱼塘,与有着相同兴趣爱好的人交流,展示生活趣味,通过钟爱的单品为自身贴标签等等。闲鱼的种种做法不仅可以增加用户粘性,提高买卖二手商品的频率,长期来看,更是在培养一种二手文化,对于二手市场的培育具有一定的作用。

但光培育二手交易氛围还远远不够,关键是如何构建起卖方和买方之间的信任链接,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体系是一个不错尝试,但效果究竟如何,仍然有待商榷。

信用体系是核心

以日本信用体系为例,20世纪初期日本信用体系才有了雏形,随着征信的发展,大量企业的涌入使得整个行业变得混乱不堪,二战时期,日本征信行业陷入停滞,战后随着经济回暖才重新开始发展,逐步成型。

最终形成了全国银行个人信用信息中心(KSC)、株式会社日本信用信息中心(JICC)和信用信息中心(CIC)三大信用信息中心,使个人信用信息直接与银行和政府征信捆绑,一旦在日本被纳入信用黑名单,将长时间对个人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像日本的二手奢侈品行业,不仅鉴定严格,造假很容易被发现,而且造假代价相当高昂。被发现的话不仅面临金钱上的高额处罚,信用上也会遭受损失,银行停止贷款。

良好的信用体系,首先使得卖方不敢造假,由于市场秩序稳定,民众对于二手商品也具有很高的信任度,从而形成一个良好的信任闭环,日本二手商品能够走向海外成为充分例证。

目前国内的二手电商平台已经具备了初步的信用体系,像闲鱼采用的芝麻信用,转转利用公安网数据和人脸识别技术的第三方实人认证,拍拍的小白信用等等,可以说已经逐渐走上正轨。

不过即便如此,平台仍然存在商品描述不符、以次充好或掉包商品等问题。以笔者最近在闲鱼上的购买经历为例,在付款后卖家突然变卦,不仅影响用户的购买体验,最终付出的是平台的信任成本。

CBNData《报告》指出,近六成消费者对于二手市场中卖家的可信赖度表示担忧。二手购买重度用户(买过2-5种)更倾向于与多个卖家沟通。

因此,如何构建起整个二手交易环境的信用体系,如何以信任支点撬动这个万亿规模的市场可能是当下二手经济发展亟需解决的问题,就目前而言,虽然很多二手电商平台都在尝试推出自己的信用评级,但就目前而言实际效果如何有待进一步商榷。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