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中小学开学了,猿辅导们还能一路凯歌吗?

翟菜花 2020-04-29 10:30:17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翟菜花(ID:zhaicaihua520),作者:翟菜花

盼望着、盼望着,夏天的脚步近了,学校终于开学了。

经历了最严峻的寒冬,线下教育今年总算是在夏天来临之前“开春了”,这场疫情让专注于地面教育模式的线下教育企业吃了一记重拳,就连老大哥新东方都要发力线上才算稳住局面。

根据4月21日新东方发布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期内营收9.232亿美元,同比增长15.9%;净利润为1.377亿美元,同比增41.4%。能在这个阶段交出一份不错的财报成绩固然不错,但尽管在利好情况下,新东方对下一个季度的营收预计还是会同比下降8%至4%。

连俞敏洪都在2020年年会上强调,今年新东方的教育模式会以地面教育发展为核心,辅以在线教育全力推进。并且他也表示从今年一月底开始,新东方就已经停止了全国范围内所有的学习中心的运营。

这连续数个月的停课、延期乃至退班都无疑会对新东方下份财报的数据不利。而且有报道表示这是自2018财年以来,新东方季度营收同比增速首次低于20%。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以线上教育为核心的在线教育企业乐开了花,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宅家时间内,今年3月底在线教育企业猿辅导宣布近期已完成最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本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腾讯、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融资完成后,猿辅导公司的估值达到78亿美元。

对于刚需的教育产业,做线下地面教育的增速放缓,做线上的狂收融资,教育一途,终于要线上压线下了么?

“饥渴”的资本与送上门的“疙瘩汤”

其实猿辅导融资这回事并不稀奇,翻翻其2012年成立之后的记录,几乎每年都有融资,只不过之前数额不算太高,在线教育声音也没有这么大,不在意罢了,到不了线上压线下的地步。

而且今年能一口气拿下10亿美元的融资,一方面不得不说猿辅导这些年做的确实够出色,起码在线教育行业里排的上名号,另一方面也是时势造英雄,眼下的资本形式对在线教育企业称得上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951.jpg

最近资本市场可以说是相当饥渴,前有美股多次熔断,后有瑞幸风波,整个资本市场都呈现出一种颓势,这种颓势更多的是找不到合适的投资项目。 投资大体上可以粗分为产业投资与股权投资,前者长期且稳定,是真正看好一个企业或者行业,想要参与其中,力求日后孕育出独角兽企业后有自己的一杯羹,甚至是投资一系列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形成产业群和生态圈层,是一个长线的投资行为。 这种投资在BAT这些巨头投资活动中更多,几乎这些年新起的一些行业背后总会有巨头的影子,大佬不缺这点投资的钱,亏就亏了,但一堆项目里总有那么几个能成,那么未来该产业就有他们一份,这种对未来风险的投资,倒更贴切“风投”俩字。 而股权投资则是更在意的是盈利,讲究短期时效性的收益。他们追求的是投资企业短期内的扩张,以求自己的股份可以卖到更高的价格,简单来说就是低买高卖,你做的是什么行业并不关心,有些“博傻”的性质,能卖得出去就行。 这种例子就多了去了,玩股价的都是,还有像之前为共享单车摇鼓呐喊的那些资本方们,现在看看不也跑的没剩几个了嘛,虽然没到放下筷子骂娘的地步,但总体上也是形同陌路了。 而猿辅导所在的在线教育行业,对资本放来说无论是从短期“解渴”的股权投资还是长期“充饥”的产业投资,都是不错的选择。 从短期看,疫情在全球范围的影响导致了学生只有居家学习这一途径,无法外出与集会就使得教育场景被桎梏,在线教育不是较好的选择而是唯一的选择。 而且这个时期客观意义上的升学压力是不变的,你不学其他人学了,那你天然就会在这个阶段落后,因此线上授课的大风口袭来,在线教育势必是短期内K12教育的主旋律,需求爆炸式增长,而有需求就有商业机会,这自然是资本乐意见到的。 从长期看,根据之前艾媒咨询的数据预算,到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2.96亿人,市场规模将达4330亿元。而且事实上,在二胎政策全面开放后,升学就业竞争压力不断增大的前提下,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也会随之不断扩大。 况且教育作为每个人成长阶段的必需品,天然就是经久不衰的产业,再加上在线教育本身的互联网属性,充斥着未来的竞争力,也是公认的朝阳产业,做产业投资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说猿辅导等在线教育企业这时候就像一碗“疙瘩汤”,有干有稀,能“解渴”也能“充饥”,自然会成为时下资本的宠儿。 然而随着我国在疫情控制方面的出色发挥,国内已经逐渐摘掉口罩,拥抱春意,4月26日更是全国中小学开学的大热潮,那么当线下教育重新开始运营起来后,在线教育还会一帆风顺吗? 线下教育价值回归,线上教育需要冷静 今年受制于疫情,在线上课几乎成了每个学生或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这也是第一次普遍范围内打破了在线直播方式与知识之间的壁垒,用直播的形式获取知识开始成为一种常态,这也是在线教育平台培养用户习惯的绝佳时机。 但是这种用户习惯的培养虽然能助力在线教育行业向前迈步,但并不能渠道线下教育的价值。 可以预见的是,疫情过后,随着学校开学、线下补习班开课的恢复,线上教育势必会迎来流量衰退,很多只专注于线上的教育平台对用户的价值会出现退潮,线下价值实现回归,过度垂直化、长时间的线上学习平台的不足会逐步暴露出来。

微信图片_20200429091954.jpg

包括之前有媒体爆料的有不法分子利用在线教育平台传播不良内容;老师直播生物、政治课被封;利用平台漏洞恶搞老师;监管力不足线上学习效率差等等。这些漏洞有的是直播+教育模式上的漏洞,有的是在线教育平台的监管压力,但总体上还是说明了在线教育模式尚不完善。 而且对于普遍出于成长期的K12学生来说,在线教育活动过长也不利于其身体健康。 在4月2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儿童青少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近视预防指引(更新版)》(以下简称《指引》)。其中明确,对于线上学习时间,小学生每天不超过2.5小时,每次不超过20分钟;中学生每天不超过4小时,每次不超过30分钟。 并且在线学习的习惯养成也是双边的,会增加在线教育平台的需求也会增加同质企业的竞争。 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教育本身就是一个CR4值极低的行业,行业内部属于几家领先,多中小企业并存的情况,难以形成一家或者几家独大的局面,因为教育一途没有边际成本可言。 在一般行业中,企业的边际成本随规模的扩大而缩小,前期大量投入,到后期其就不再需要很高的成本。就像小米利用边际成本的作用,强行拉低了整个智能机行业的价格博得智能手机行业的一席之地。 而教育行业不同,每一位老师的可授课量与同时能够教导的学生数量是有限的,不会因为教师的数量增多而减小教师薪资支出,而且每一位教师的培养与招聘也都是一个从零开始的过程,成本与时间过程也是相对固定的。 线上虽然有所缓和,但是随着如今一对几、甚至一对一的精品化线上教育模式的普及,在线教育也是一样,很难说有哪家企业可以短期占据整个市场。 也因此在线教育行业的竞争压力一直都存在,在随着大范围的用户习惯的养成之后,所有从业者都有机会,谁能笑到最后并不好说。 在第三方平台天眼查中,以在线教育为关键词进行检索,有6769家企业,即使是把条件提高到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仍然有1463的高额数字。这还不算没有把“在线教育”刻在企业名字中的企业,这个竞争压力可不小。 足以见得即使是线上进行的教育活动,本质上还是CR4值不高,行业不集中的情况,而且在线教育平台甚至会因为这一波风口,受到学校“正规军”的打击,因为这个时期学生初尝在线上课,教师又何尝不是掌握了在线授课的技能? 这个时期学生们培养起来了线上学习的用户习惯,而大批的学校教师们也培养了线上授课的技能,对于家长来说,在学校教师与培训机构的老师之间,大概率是更信任前者的,毕竟有更加垂直地域化的升学、教学口碑做支撑。 而这些“正规军”教师们如果利用自己的课余时间线上开个直播或者借用哪个平台授课开讲,甚至私下与家长协同微信视频授课,都不是不可能的。 这就好比说尽管很多学校三令五申不允许学校教师私开补习班,但实际上很多县乡镇城市里,还是有不少教师有在做补课,一方面学生确实有这个需求,另一方面教师天然的寒暑假在,可经营副业的时间很多。 甚至于日后学校官方进行公益性质的线上教育活动都有可能,这种上位替代都有可能会影响到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 所以说随着开学、开课的到来,线下教育价值回归,线上教育平台们需要从这几个月的狂欢中冷静下来,重新去审视自己的优缺点,及时弥补近阶段暴露的缺点,发展更扎实的教学质量,才能走的更稳更远。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