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挥刀人阅文,站在网文勃兴的前夜

新摘商业评论 2020-05-10 12:30:45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新摘商业评论(xinzhainews);撰文:孟雯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近二十载,从未面临像今天这样波涛汹涌的局面。

作者、出版商、网络文学爱好者集结成一股又一股力量从四面八方涌来,把炮火对准了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创作平台阅文集团,挑起战火的原因是阅文一纸于半年前推出的含有“霸王条款”的合约。

事件持续发酵,甚至有部分网文作者发起了“五五断更”以示抗议,一时间,阅文似乎成为了“众矢之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网文作者“揭竿而起”只是表象,背后潜藏的则是以文学创作为核心的文创产业链条上长期存在的利益分配不均。

历史积弊到了不得不除的关键时刻,比起应对外界舆论的压力,风暴眼中的阅文,刚刚上任不到一周的新管理层,更想借此次风波成为推动网络文学行业变革的挥刀人。只是历史上没有不流血的革命,利刃出鞘的同时,阅文也不可避免地被刀刃所伤。

阵痛中的阅文

任何企业和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面临新的挑战,更新换代、补充新鲜血液是延续旺盛生命力的必要法则。

4月27日,阅文集团成立5周年,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吴文辉卸任,接替吴文辉团队的是以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为首的全新管理团队。

微信图片_20200510093605.png

这位功成身退的网文教父在内部信中不无感慨地写道: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集团新的征程还未来得及展开,就被舆论打乱了节奏。

先是4月27日,阅文集团官宣换帅前,就有大批传闻爆出:“阅文管理层要集体出走,且原因是跟腾讯在付费模式上谈不拢。”

27日晚官宣后,突然有人借2019年9月的一份“旧合同”对新管理层发难,合同中出现的诸如“乙方(网文作者)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且甲方(阅文)运营版权无需乙方同意且不予分配权益”等不公平条款引起了旗下作者们的强烈愤慨。

还有传闻称阅文侵吞已故作者的收益、占有作者版权等,要把网络文学作品全部免费开放给读者等等,随后部分作者发起的“五五断更”更是把风波推向了高潮。

针对网络上种种不实谣言阅文集团三度发声,引起争议的合同并非新管理层推出的“新合同”,对于合同中最受关注的著作人身权条款,阅文也明确表示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

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欲戴王冠,必成其重” 阅文集团目前有810万作者以及1220万部作品储备,作为国内最大的数字阅读平台,阅文本身所承载的责任与面临的外界压力就要远高于其他平台,但我们也要看清此中缘由,对于合同的批评和意见,管理层并没有回避问题而是很快召开了恳谈会,并承诺会积极听取外界意见作出相应修改。

在程武个人朋友圈的发文中也能够看到新管理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波面前持有的态度:合同的问题,阅文会直面;为作家带来更好的回报,是大家共同的目标;而那些谣言和诋毁,也会让阅文更清醒坚定地做好自己。

汹涌的舆论并没有淹没阅文变革的决心,推动阅文更紧密地接入腾讯新文创的大生态以期未来能够在影视、动漫、游戏等内容业务展开更深度的联动才是阅文未来的战略重点。

情绪宣泄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更不能把平台和作者做对立式的解读。北京大学法学院民商法学教授薛军就在采访中表示,“平台为打造一个成功的IP需要花费很多资源、技术性条件,要实事求是地分析我们在平台上创作的新形态是什么,火的作品如何形成,其中凝聚了多少人的劳动、多少投入、多少人为作品创造了价值,平台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不能以一个简单的、以以前作品形成的过程来看待这个时代的作品发表观念。”

文学创作是一个古老却也脆弱的运营模式,一个规模化的大平台不仅有助于行业发展,也有利于作者创作的稳定,我们不能忽略多年来平台在技术及基础设施服务上的巨大投入,更不能混淆视听而使阅文新管理层成为“背锅侠”。

免费与付费的博弈

2018年我国网络读者人数增长到4.32亿,网络作者近1300万人,网上每天更新汉字超1.5亿,127.6亿元的市场规模让人们再也无法忽视网络文学的存在。

以VIP付费阅读为基础的粉丝经济是催动行业繁荣壮大的根蒂。与传统图书出版领域作者、出版社、经销商的分工明确、权责清晰不同,网络文学的兴起打破了他们之间严格的界限区隔,除了出版社和作者,技术提供商、网络出版机构、甚至网络销售平台等都成为了利益的共享者,链条的延长考验着大家利润分配的智慧。

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运作模式的不同导致他们的盈利方式有所差别。出版社想盈利,版权是核心,网络文学虽然依然靠原创作者产出内容,但承担起“传统出版商”角色的到底是内容创作平台还是代理出版方一直存在争议,这也为以后IP改编权益分成埋下了隐患。

由阅文集团“强推免费”传闻引起的免费和付费的分野,背后其实是网络文学行业多年来利益分配存在不合理的一次集中爆发,这场风波恰是推动行业加速变革的导火索。

鉴于电子版拷贝扩散的门槛之低,网络文学的盗版猖獗程度要远高于传统文学领域,这对行业长远发展造成了很大阻碍。《2019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研究报告》显示近一年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因盗版损失达58.3亿元,占到了同期市场规模的58.3%。

另一边,中国网民付费阅读意愿的持续走低也使得行业整体盈利陷入困局。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的报告称,2019年中国付费阅读人数同比下降了约21%,这使得大量靠读者吃饭的网文作者们面临着难捱的生存窘境。

微信图片_20200510093609.jpg

有业内人士爆料,中国98%的网文写手月收入不超过2000元。当然我们不排除诸如唐家三少、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等在网文作者圈中靠着高额版权和渠道收入就能轻松进账千万的金字塔尖的人。

可在二八法则同样适用的网文行业,辛勤码字却依旧徘徊在生存线边缘的写手才代表了行业的大多数,他们的权益同样需要得到有效保障。

试想一下,如果不过度依仗付费阅读,而是通过前期免费阅读的方式获取流量,不仅能够让作者通过广告模式变现,还能孵化热门IP,一旦由网络文学作品衍生的漫画、影视、游戏等产业创造出了巨大的商业价值,作者亦能名利双收。

此外,也有投资人看好,阅文新管理层入驻后,会加强腾讯系流量的打通和合作,看好跟微信公众号付费生态的互补融合等。

关于付费还是免费,阅文也在持续探索之中。恳谈会上,阅文集团新任总裁侯晓楠坦言,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也要继续巩固且做大,未来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明确作家收益,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产品渠道及对应收益体系。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从大环境来看,网文平台变现与IP影视化长久发展最大的矛盾点也在于阅读的付费模式已经触碰到了天花板,在订阅付费之外,以作家为核心资源寻求更多元的变现方式,无论是从行业宏观层面的长远发展还是从作家个人层面的利益收入都是利好信号。

作者依旧是生态核心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手握大量优质作者和优质IP的阅文集团从不会也不能置作者的权益于不顾,当下的风波只是双方处在未能充分达成一致的短暂磨合期。

平台和作者从不是对立关系,无论行业发展处于什么阶段,作者永远是盘活网文生态的核心。

这一点被视为网文作者代表的唐家三少也看得清楚:作者是资源,是大文娱产业链最上游的存在,网络文学从无到有发展至今,已经是以内容为核心的多版权运营这条线在走,我深信,没有任何领导会做出舍弃资源的选择。

如今摆在以程武为首的阅文新管理团队面前的,是如何开辟出一条能够平衡各利益相关方共赢共生的道路,通过更彻底的管理转变推动集团在业务上的创新也是阅文这一行业头号玩家开启下一个十年征程的前哨。

速途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榜》显示,TOP50的男作家和女作家中,分别有96%和88%以上来自阅文。

微信图片_20200510093612.jpg

仅2016年,阅文向旗下作家发放的稿酬就有近10亿,依托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的双轮驱动,阅文建立起了从作者、读者、平台到IP价值链共赢的产业生态圈,目前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庆余年》《鬼吹灯》《花千骨》等原本在网文圈很小众的作品通过影视资本运作大获成功就是实例。

亮眼的成绩背后不仅是阅文的飞速发展,也是对广大网文作者的直接肯定。很多人用传统观念比如“劳动合同说”就一刀切划定平台“店大欺客”,却没有意识到平台如何赋能于优秀的创作者,产出更好的文化作品才是关键。

程武一直强调:作家是阅文平台的根基,优秀网文是IP战略的基石,内容生态不只是阅文的,更是大家的。一个健康有序的生态是行业发展的永动机,无论是平台还是作者都是网文大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阵痛中的阅文已然挑起了行业变革的头阵,只待真正破除行业多年积弊,将网文再次推向勃兴的前夜。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