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野马2020款斯派卡/博骏上市4.99万元起售动力可靠配置高
13小时前
配置不低可入手实拍最低配林肯冒险家
14小时前
内外细节进行调整实拍2020款奥迪A4L
14小时前
一道管饱的徽菜测试江淮嘉悦A51.5T
14小时前
奢侈品五折真香,趣店百亿补贴真壕,2000亿奢侈品行业要变天?
15小时前
苹果公司推出用于新冠病毒筛查的iPhone应用程序和网站
15小时前
联想中国、罗永浩“交朋友”:买卖有的是机会
15小时前
微信版“花呗”来了,比支付宝还爽?
15小时前
“日本互联网之父”宣布将出售1400万个IPv4地址,价值3亿美元
15小时前
百度飞桨领衔,华为旷视跟进,怎么看国产深度学习框架领域新格局?
15小时前
虎牙联合央媒的这个举动,给情绪共鸣下的圈层传播带来新启示
15小时前
高晓松当阿里人的这5年
15小时前
商业模式风险大,扛着巨压的如涵还能红多久?
15小时前
电动研习社:纯电动车那些充电知识
15小时前
鹰眼预警:广东甘化业绩大幅改善藏有出表并表的财技
16小时前
4月10日上市HYCAN007上市时间确定
16小时前
远低于4S店成本?广汽蔚来创新卖车模式
16小时前
鹰眼预警:淳中科技应收增速大于营收净现比小于1
16小时前
鹰眼预警:今飞凯达营收与现金流背离对供应商依赖大
16小时前
鹰眼预警:新泉股份毛利率净利率双降短期借款增86.65%
16小时前
鹰眼预警:东方银星营收净利背离定增4.22亿补充流动性
16小时前
鹰眼预警:汉王科技剔除理财收益扣非归母净利或亏损
16小时前
鹰眼预警:福安药业业绩扭亏三费/毛利润高达77%
17小时前
鹰眼预警:楚天科技营收净利双增短期偿债能力趋弱
17小时前
鹰眼预警:恩华药业销售费用增速超营收盈利质量趋弱
17小时前
鹰眼预警:三鑫医疗应收增速超营收短期偿债能力趋弱
17小时前
鹰眼预警:光力科技毛利率与存货周转率异动
17小时前
鹰眼预警:北京科锐营收净利双降三费占毛利润超六成
17小时前
鹰眼预警:悦心健康营收经营现金流背离三费/毛利82%
17小时前

现代文明社会就该长期在家办公

深几度 2020-02-26 10:00:37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深几度(ID:deepchanpin),作者:吴俊宇

年后企业复工在疫情疑云的笼罩下依旧是个问题。周鸿祎甚至在内部信中警告员工要做好长期在家办公的准备。

这究竟是个大问题还是个小问题?坦率说,并没有确切的答案。

去看英、美、德等发达国家就会发现,美国远程办公率已经普遍在20%以上,欧洲甚至在40%-50%之间。相比之下,中国远程办公的渗透率仅仅在1%左右。

稍有面向未来的头脑就知道,远程办公一定是方向。其实对新经济公司而言,我们更应该敞开胸怀,拥抱长期在家办公这一趋势。

在中国,一场2020年的社会实验也告诉我们,远程办公并不是什么难事,它只是需要企业愿意迈出步伐。

产业数字化让企业过往诸多需要人力集中解决的问题可以跑在云端,企业真正需要留下的人,应该是最具价值的脑力劳动者。

从社会经济发展角度来说,长期在家办公将是很多企业的必然趋势。

发达国家的先例

让我们以英国、德国、美国三个国家为例展开阐述。

远程办公其实是由杰克·尼尔斯(Jack Nilles)在上世纪20世纪70年代所描绘的。他当时创造了两个词汇:

一个是Telework,前者着重技术对通勤的替代,人们彻底在家里处理工作。

一个是Telecommuting, 后者着重人们下班回家后继续用远程协同技术处理工作。

两个词汇在今天其实越来越合二为一,人和组织在欧美发达社会普遍转向远程工作、分布式工作、移动工作、智能工作(英国)以及工作转移(加拿大)。

英国和德国的远程办公渗透率已经达到40%-50%。

2018年,投资公司Betterment发布《职业经济与退休未来》(GIG ECONOMY AND THE FUTURE OF RETIREMENT)报告估计,美国大约33%的远程工作者是自由职业者,相当于远程劳动力的三分之一。预计202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美国劳动力的43%。

某种意义上说,远程办公和劳动时长之间也存在相关性。

我们不妨去看看OECD的全球各国劳动者的年工作时长对比。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常年有一项“Hours Worked”(工作时长)调查,记录了36个市场经济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

其中德国年平均工作时长为1300小时、英国为1500小时,美国为1800小时。在这份榜单上,中国的年平均工作时长是2200-2300小时,和劳动力输出大国墨西哥基本平齐。如果以新经济公司所倡导的996来计算的话,年平均工作时长甚至要超过3000小时。

你可以发现,远程办公渗透率越高的国家,年平均工作时长越短,发达程度也越高。

我们不妨选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几家公司去看它们的共性。

安泰(Aetna):在安泰的“职业”页面上,搜索“远程办公”或“在家办公”,可以找到一系列远程办公的职位,其中很多职位都是百分之百的远程办公工作。它们主要以理赔工作类为主,而且还扩展到了其他部门,如护理、销售、法律、产品管理和临床人员等。

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美国运通拥有庞大的远程办公员工队伍,并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招聘需要远程办公的职位。远程办公职位类型包括旅行顾问(呼叫中心)、销售、公司、业务发展等。

思科(Cisco):思科也有着灵活的工作制度,可以自由安排时间。年假不吝啬,标配12天,每周有一天可以选择在家办公,岗位分布普遍。

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联合健康集团公司7万名员工,近20%大部分时间在家工作。职位类型包括护士、合同经理、审计师、医疗保险专家、分析师和顾问。

如果去看这四家公司会发现,远程办公岗位以这几大类为主:

脑力劳动者,如分析师和顾问等。这部分脑力劳动者注重分析能力、自身灵感,劳动成果和是否在公司工作关系不大,适合远程办公。

零工经济者,如护士和会计等。这部分劳动者以零工状态存在,工作时间不连续,在公司集中办公甚至是耽误时间的一种方式,同样适合远程办公。

售后服务者,集中在呼叫中心。这部分劳动者原本在公司集中展开售后服务,然而呼叫中心同样需要担负房租成本,且呼叫中心工作氛围恶劣,在家办公反而更人道。

技术支持者,如程序员等。一部分技术、经验都极为丰富的劳动者适合以自由职业的状态存在,他们适合承接技术过程中的外包问题。

这些公司的普遍特点是:数字化程度高,不管是远程通信还是远程签约都已经具有长期、成熟的机制,而且公司已经习惯了远程分布式办公。

中国本土的实验

英国、德国、美国毕竟是发达国家,部分经济形态适合在家办公。长期在家办公究竟适不适合中国国情?其实是适合的。

斜杠中年梁建章在2010年和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学者,在携程内部做过一场合作研究。

他们还在美国经济学顶尖杂志《经济学季刊》(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在家办公的可行性:基于中国的实验证据》的论文,向我们展示了研究成果。

论文中表示,在机票和酒店预订部门总计996名员工当中,有51%的员工可以胜任在家办公的实验,其中有49%意愿加入到该实验当中,最后有225名员工参加了实验。携程这场实验在2010年12月6日正式开始,持续了九个月。

研究收集的数据可划分为五大领域:绩效、劳动力供给、离职、员工每周汇报的工作满意度、以及详细的人口统计资料。

这场实验得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在家办公的员工业绩比对照组高13%。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因此提高了20%至30%,同时每年在每位在家办公的员工上节省了约14000元人民币的成本。

第二,减少的成本约三分之二来自办公地点租金的节省,三分之一来自工人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员工离职率的降低。

在家办公的员工离职率比对照组减少50%。因为参与项目的员工们普遍反映,在家办公能保持更好的工作状态,并提高工作满意度。

梁建章认为这项实验取得了初步成功,于是和管理层决定将 “在家办公”模式向全体呼叫中心员工推广,允许员工自行选择“在家”或者“在办公室”的工作模式。

结果发现,当所有认为自己适合在家办公的员工真正实现了在家办公时,其业绩的增加由随机实验中的13%进一步上升为22%。

2010年产业数字化程度相对较低,社会经济发展程度也不及现在,在家办公更是尚不普遍。当时的实验尚且可以取得这种成绩,在10年后的今天、社会经济持续进化的当下,我们更是应该敢于尝试。

实际上梁建章这套实验和他的人口政策主张也是一脉相承的。众所周知,梁建章一直倡导通过各种手段鼓励生育。“允许员工在家办公”属于他的建议的一环,其他建议还包括 “尊重单亲妈妈”、“女孩子跟妈妈姓”、“缩短中小学学制一到两年,让女学霸们提前毕业”等。

且不论其他建议可行性究竟如何,但总的来说,这些建议的目的都指向一条:

呼吁社会改变对待工作、休闲和补偿规定的态度,为社会、情感、心理和家庭等各方面的健康发展留出更多的空间。

梁建章的行事风格以及携程推行在家办公的实验,和当前互联网公司所流行的996工作制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这种格格不入恰恰才是当前996观念横行时,所需要重视和倡导的理念。

基础设施的构建

公司怎么做才能支撑员工远程办公?

这离不开一个公司的数字化建设。这些包括云端的基础设施、丰富的SaaS应用、数据化中台等,非一朝一夕就能建设完成。

1、云化基础设施普及

前些日子爱奇艺以及诸多在线教育平台的“崩掉”其实很大程度正是国内目前云化基础设施建设尚不成熟的体现。想要让“崩掉”这种现象少出现,必须得在云基础设施不断完善。要知道,阿里云的成长,恰恰是在“双十一”这种极端流量的环境下诞生的。

各个互联网公司也习惯了挤入春晚红包这样流量高峰期,以此对自身组织架构、技术架构展开压力测试。过去一年,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几大云巨头在公有云市场的竞争正在让云化基础设施普及更快。

疫情来袭,流量高峰更大。各个企业对云的需求量更大,这也将推动中国加速进入云时代。云化基础设施可以说是在家办公的基础。

2、SaaS应用的丰富

SaaS应用在公有云平台之上运转,能够为远程办公企业提供技术支撑。比如远程协同通信应用企业微信、钉钉,以及远程电子签约产品,如被称作中国DocuSign的上上签电子签约。

在前文提到的四家公司中,不管是Aetna、American Express、Cisco都在使用DocuSign的产品。DocuSign已经成了企业级签约市场的霸主,市值现在已经突破150亿美元。雇主们对DocuSign的评价之一便是:它是帮助企业实现在家办公的利器。

去年11月,美国媒体甚至爆料称,DocuSign可能将是Salesforce收购狂潮中的下一个对象。Salesforce作为一家专注客户关系管理(CRM) 软件服务提供商,非常需要DocuSign这样的杀手级应用作支撑。

原因在于DocuSign在美国电子签约市场一家独大,而美国几乎所有公司都离不开电子签约这种技术形态。我们不妨看一看DocuSign这一年以来的股价增长曲线图。

可以说,Salesforce和DocuSign是欧美社会在家办公的重要技术支撑。在疫情期间,中国的SaaS平台也同样展现出了支撑在家办公的作用。

上上签这家电子签约平台便展现出了这一效果。其服务的客户深圳中原地产目前员工近万人,营业地铺近500家。在疫情期间,这家公司房屋交易业务受到影响。

2月1日开始,深圳中原地产开始通过线上办公的方式复工。由于线下门店无法正常营业,房屋交易的业主委托签署都通过上上签平台完成。2月12日,其内部云签平台仅仅上线两天,就在线签约收佣8.36万。

另外一家客户GE(通用电气),需要派驻集团员工前往武汉疫区,帮助捐赠的医疗设备进行现场安装。GE就使用了上上签电子签约出具的员工证明文件,以供核查身份。

除去GE、赛诺菲、雅培、中粮、万科、海尔等世界五百强传统企业客户,上上签电子签约客户还包括美团、滴滴、虎牙、知乎、Keep、58到家等一批新经济公司。这些公司如果未来需要长期在家办公,其实离不开电子签约类产品普及。

随着公有云的普及,SaaS企业兴起,作为中间平台的PaaS也会逐渐成为不可缺少的一环。而在国外,Salesforce这样的PaaS平台也已经成了主流。

企业可以使用其开发的所有数据模型、业务逻辑和用户界面与Salesforce平台进行深度集成,就能轻松上线内部CRM平台,远程完成管理工作。

美国一家名为Hootsuite的社交媒体聚合营销企业在世界各地有十几个办事处,从温哥华到纽约、伦敦,支撑起如此庞大的分布式办公网络的便是Salesforce,这家公司在Salesforce上添加了各式各样的远程办公SaaS工具,使得企业连沟通这件事情都可以跑在云上。

要知道Hootsuite这种模式非常普遍,Salesforce等于是构建了国外企业远程办公的平台工具箱。

3、数据中台的建立

“数据中台”实际上是以企业的设施和业务为基础,以统一的数据调度为核心,形成一种对企业现有资源和能力实现多端一体化调取应用的企业级数据平台。对于很多技术能力不够的企业来说,云服务产品所具有的构建数据中台的能力就尤为重要。

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数据中台的建立无疑可以让企业一整套服务都跑在平台上,通过更智能的方式运转。

社会问题的缓解

长期在家办公甚至可以缓和很多社会问题。

尤其是过去几年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996已经引发了反思,也给社会家庭带来困扰。人们恐慌中年危机,更不知如何面对未来。

996.ICU事件的出现是中国互联网过于粗俗野蛮的产物,成功沙文主义在互联网行业横行霸道,部分企业只讲对上效忠、对内厮杀。

中年危机不仅仅是个人能力危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部分人的家庭危机和身体危机。三者相互交织,导致了社会失范,甚至引发了企业的管理危机。

长期996必然会导致人们在工作、家庭、身体的三角关系中失衡。过去一年人们对996的批判和反思,理应得到重视。

中国互联网从2000年左右发展至今已经历经20余年,以22岁大学毕业扎入互联网行业计算,行业内现在年纪最大的一批人不过40岁出头,他们刚刚迎来中年危机。

中国互联网现在遇到的问题在2000年之交的美国也曾有过。1998年6月,《纽约时报》刊载了一篇名为《Now Hiring! If You're Young》的文章,里面提出了一个短语——a Red-bull induced heart attack by 40 a mitigation strategy——红牛引发心脏病的40岁受害者。

然而反观美国今日互联网会发现,40岁以上互联网从业者比比皆是,他们在钻研经验、平衡生活,不断学习新鲜事物,已经悄然渡过了中年危机。

在家办公存在的另一种可能性是:员工24小时待命,人们的工作时长更长,工作和生活的界限感变得更差。

但是我们还是必须要承认,长期在家办公甚至在某种程度可以缓解一部分人的中年危机。它至少给一部分具备丰富经验的职场老人找到了40岁之后的出路。

专注于职场调查的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在2017年曾经发布过一篇名为《2017年美国员工远程办公状况》(2017 State of Telecommuting in the U.S. Employee Workforce)的报告。

这份报告表明,那些每年收入10万美元或更少的人中(79%的远程办公人员与67%的非远程办公人员)相比,一般的远程办公人员每年的收入比非远程办公人员多约4000美元。

远程办公人员有一半以上年龄在45岁以上。对很多在企业有丰富经验的老人而言,离开公司成为自由职业者,或许是一个可以兼顾家庭和生活以及未来收入的不错选择。

对企业而言,人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尤其是那些能够对新人进行长期指导的老人。另一个理想状况是,企业既然通过砍掉办公场所的方式结余了一部分场地成本,这部分成本可以投入到有技术、有经验的老员工身上。

过去一年我们长期讨论996和ICU这类话题,不妨借助这次机会,真的从长期在家办公入手,让劳资矛盾得以缓解。

随着Paas+Saas的不断完善,在家办公的条件也会越来越成熟。

也许,在家办公将成为一种新常态。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