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复工之后,活下去

亿欧网 2020-02-18 17:10:00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龚晨霞 编辑:梁杰民 杨旭然

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特大城市封城,就发生在26天前。

百度指数统计发现,搜索词“口罩”于1月20日开始有明显上升趋势(当天为钟南山院士首次宣布疫情可“人传人”),并在封城当日(1月23日)到达这一个月内的顶峰。搜索次数达到164319次,是1月19日(1841次)的近90倍。

对口罩的搜索是一个缩影,体现出来的这是一场全民焦虑,从上到下,无一幸免。

近日,亿欧采访了几位投资人,他们都经历了从非典到肺炎的这两次“黑天鹅“。17年前,他们有的是刚刚毕业出来的创业者,有的是有些资历的企业家,而现在,都成为了专注于早期创投企业的投资人。这几位分别是盈动资本创始人项建标(花名大象)、不惑创投创始人李祝捷和寒武创投创始人韩冰。

“活下去,剩者为王。”是他们对于当前疫情下市场环境的共同判断。

非典没有生死存亡的感觉

2003年,韩冰和李祝捷刚刚25岁。项建标虽略年长,也不过30出头。他们满怀憧憬,意气风发,一如我们当时加入WTO刚刚2年的祖国,年轻、充满干劲儿。

那时,韩冰大学刚毕业不久,出来和另外两位合伙人创立了一家公司,一心想闯荡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李祝捷和项建标则在企业里面工作,为后面的投资积累经验。所有人的生活都在往前走,看起来在一条正确而既定的轨道上。

后来,非典来了。

韩冰的公司倒闭;李祝捷因频繁出差自嘲“绕了地球一圈,亲自证明地球是圆的”:北京、香港、加州、巴黎,最后又回到北京;项建标回忆虽然生活有短暂的影响,但现在回头看来,也没什么太大改变。

“其实当时的创业太冲动。”韩冰说道。

韩冰并不认为是非典导致了失败,而只是一个催化剂,更多的原因是自己的创始团队太年轻、太单薄。所以,韩冰和他的两个合伙人后来纷纷进入了比较大的公司进行积淀,比如4A广告公司和盛大;李祝捷因为一直在国外出差,对非典的感知比较少,但比起今年一直困在北京,当年至少还能出国,没有什么限制;项建标则认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更加来势汹汹,是一次更为震荡的心灵冲击。

总之,当时大家都没有什么生死存亡的感觉。

但谈到此次肺炎,他们都觉得,影响会比非典大得多。

17年过去,中国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的青壮年。人均GDP从1274美元涨到了10276美元,第三产业占比从39%提高到了53.9%,城镇化率从40.5%提高到了60.6%。

但与此同时,中国在国际上面临着贸易战的外压,国内经济又在多年快速增长后面临着逐渐放缓的境地,项建标说,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当社会运行速度越来越快,危机频率也会越来越高,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造成蝴蝶效应。据澎湃新闻报道,本次疫情对旅游行业的影响最为严重,远超2003年SARS疫情的影响,预计损3万亿,全行业资金链都将吃紧。

而其他依托于线下的行业,如餐饮、酒店、商超零售、电影、出行等等也都受到了重创。在2月3日A股市场开市的第一天,千股齐跌。

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月,大家都在期待疫情的拐点,因为没人耗得起。

少数人的时代,大多数人怎么办

日前,桔子水晶创始人吴海发了一篇《嘿,我只是个做中小微的》引发热议。

文章表示,正常情况下他所投的项目“魅KTV”不营业没收入能撑两个月,而“魅KTV”实际有100家店,50多家营业,剩下在筹建阶段,已经是全国最大的中高端KTV品牌。并且,他认为,目前政府出台的政策其实对中小微并没有什么用。

项建标坦言,“但其实真正会死的,都是发不出声、悄无声息就死掉的。”

李祝捷说,这个时代是属于少部分企业、少数人的。比如最近火爆起来的远程协作办公软件,钉钉、飞书、ZOOM等等,这部分少数的公司抓住了机遇,市值暴涨,可是更多的公司面临的就是3个月的现金流问题。

那么,大多数人怎么办?

作为社会组织,我们当然会考虑到制度保障、人文关怀;但在市场经济中,这三位投资人基本都认为,这是对企业的一种优胜劣汰的自由竞争过程,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行业的整合速度、减少了持久战的消耗、让行业格局更加清晰。

要想活下去,就要敬畏风险、勇于预判、及时决策。

2019年11月11日,李祝捷曾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发过这样一段“重复性的啰嗦”:

1、记住大部分创业公司会死,尤其是在冬天,不少CEO有融资依赖症,这是大忌,死亡高危群体。自己强大、自己赚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

2、每一轮融资都需要当作人生中拿到的最后一轮融资对待,别以为后续每轮都会拿到钱。

3、拿到融资对创业企业来说是最危险的时候,统计数据表明大部分公司CEO头脑发热,把公司“作”回天使轮。

4、未雨绸缪,永远需要保持账面可以12-18月的资金,低于这个数字,想办法开源的同时,立刻砍人,回到12个月安全线以内。

5、在不缺钱的时候融资。公司没能力赚钱,没有钱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人给你钱了。这世界上永远锦上添花的人众多,雪中送炭的稀少。

这条朋友圈,点赞116个,评论14条。

大多数人认为这是真理,但也是废话。

李祝捷有点无奈。当2020年的疫情来袭,以前和李祝捷打过交道的创业者又来找到他,才感慨一声,“你当时说的话,真对!”

李祝捷表示,如果当时大多数企业主真的听进去了他的话,并如此操盘,那么现在大家应该都有12-18个月的现金储备,这次危机其实是收割市场、整合竞争对手的最佳机会。“但可惜,人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不过,项建标表示,经历过经济周期和没经历过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风险经验也是个性化、无体系管理的。

一般来说,经历过经济周期,大多会对风险存在着敬畏心理。而成立2~3年的中小微企业很难在一开始求生存时,去考虑未来把鸡蛋放在几个篮子里的问题,“他们只有一条命,很难未雨绸缪,只能闷着头往前冲。”

所以,他们只能应对,没法预计。

对于这些企业,唯今之计,项建标认为,只能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跪着,就是CEO要“抛弃面子,放下身段,积极与员工沟通”,充分保证现金流的充足和安全,“不管采取什么手段,即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挺过去就是不一样的新天地了。”

项建标认为,对于这些小企业主来说,首先,应该考虑最坏的情况,即“我会不会死?”其次,再来考虑企业能否会变得更好的问题。而这很大程度上要依靠企业的自救。

而吴海所谈到的目前政策对大多数中小微企业没用,其实换种角度看,是正常的市场经济下,中小微企业并不应该过度依靠政府的政策来求生。何况,政策本身也是市场化的一部分。

很多人选择创业,是因为这更有机会突破圈层和阶级。而在市场竞争的自由选择中,其实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行业的整合速度、减少了持久战的消耗、让行业格局更加清晰。

事实上,项建标表示,一些中小企业在前期竞争的时候并不一定是技术上有多少优势,或者业务上存在何种壁垒,而单纯是比“谁流血的效率更高”,即通过加大预算拓展客群、维护市场关系,这种持久战需要一定的资本和精力。

疫情的到来让这场持久战提前结束了。

达尔文法则很残酷,但最终,还是“剩者为王”。

怎么活下来?

那么从战略上看,如何普适性地提高风险意识?更重要的是,在此次疫情中活下来?

1月20日,韩冰在寒武创投所投资的企业主群里事先预警,此次疫情会比非典严重得多,要保证现金流的充足。2月5日,韩冰又给他们发了一封公开信,结合疫情,从需求端、供给端和自身组织上进行预判。

首先,需求端,主要指你的客户是否还需要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供给端,主要指你的上游供应商、合作伙伴是否能提供足够的供给;自身组织,主要指你自己是否可以组织起有效的生产销售活动。

从影响的严重程度来排列,自身组织<供应端<需求端。

公开信里指出,自身组织的压力主要来自感染病毒风险的提高,从而导致管理成本的提高,这方面的压力反而是三者中最轻的。远程办公,内部隔离,区块化(不是区块链),小组织化都是可以有效降低整体风险的方法。

需要提醒的就是,不要心存侥幸,这是个概率问题,越大的公司,风险越高,一旦被隔离损失越大。

而供应端的压力,主要来自上游企业的自身组织压力的传导,它会导致整体产能的下降,采购成本的上升,因为不受自己控制,所以也更难解决。

最坏的结果是从买方市场变成卖方市场,这需要通过优化供应链,传导价格,或者在利润和现金流当中优先选择后者的方式,来扛过这几个月。

最严重的是需求端的压力,疫情会直接导致许多企业的需求直接归零,这种压力不是通过改善产品,加大营销,提高转化就可以解决的,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超过4个月,甚至不能像当年SARS一样靠温度上升自然消亡,企业所要做的就不仅是优化,而是更彻底的改变。

韩冰认为,这种最严重的情况,改变方向的建议是少人化(降低人员接触频率、减少时长)、全球化(布局海外市场)、疫情化(针对疫情,开展新的业务等等)。

结合TO C/TO B两个不同市场来说,受影响较大的莫过于线下实体店,比如餐饮,主要受自身用工成本和需求端的影响。

从自身组织的改变上来说,目前,已有多家互联网企业发起了与传统企业共享员工的计划。一方面可以有效解决餐饮企业开工不足成本压力大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解决了电商生活消费供货人力不足的难点。

而需求端的压力则是来自疫情影响,实际消费支出的减少。这种影响正如韩冰所说,现阶段只能是先熬过去。

当然,疫情过后,这些餐饮等生活服务还有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的现象,因此在保证现金流的情况下,在疫情前期不能过度裁员,否则无法在结束后快速反应;还要在保证生存的同时,积极探索线上、线下的融合和一体化。

近几年,不论是私域流量的兴起,还是流量向乡镇村落的下沉,都说明了C端流量的见顶,此次对于TO B来说,实际上是加快了实体经济在线化、供应端数字化的过程。

原来的传统行业比较排斥线上交易,但受疫情影响,市场教育的认知被大大促进。项建标表示,原来TO B数字化的认知可能有80%,经此一役,共识达到了100%。

“原来我们数字化的进程可能需要30~50年,这次以后时间将会被大大缩短。”

数字化生存时代

2020年的李祝捷,从除夕夜的前一天就开始组建志愿者团队对武汉进行救援,并把志愿团队命名为“除夕救援团”。在短时间内组织并高效的完成了货源采购收集,分类,需求对接,优先级排布,乃至最关键的运输和最危险的“人肉”配送。运作效率之高,充分体现了民间组织的力量。

真格基金徐小平感叹,“这是我所知道的第一个民间发起的救援群。”并受此启发布置了真格基金的同事参与捐赠。

在参与救援的过程中,李祝捷深感数字化运作的痛点,特别是物流和信息发布。

亿欧也看到,在不少临时搭建的志愿群里,有些志愿者在朋友圈、微博看到未经核实的求助信息,就急急忙忙发到群里,殊不知这些信息的真假性,以及是否已经被解决或者有解决方案,这会造成信息的反复“造轮子”;发布物资或提供帮助的企业及个人也会有信息被传到各种平台,收到各种求助电话的困扰;物流则因为管理、信息延迟等等的问题,难以将大量物流高效、精准地运送到需要物资的地方...

总之,需求和供给没法对接,层层环节都会出现“七拐八拐”传话的情况。

而解决办法,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九州通接管湖北红十字会的紧急物资,有消息称仅两小时就完成了入库和发放。虽然九州通相关人员随后进行了否认:“以九州云仓系统的运行能力来说,货物从进库到发货,两个小时可以完成。但并不是说,(武汉红十字会)那些物资两个小时就可以处理完。且物资的分配及配送不归九州通负责。”但是从成效看,九州云仓的数字化物流明显高效很多。

据了解,自动化、智能化设备已经接管了九州通的绝大部分业务。上海证券报曾报道过:在九州通旗下九州通医药集团物流有限公司的全国调度中心,一个工作人员就“看”住了公司在全国各地的生意。

借助物联网技术,九州通通过指挥平台不仅能随时看到所有物流车的运营状态,还可以看到所有仓储基地的进出货情况,以及不断更新的销售量和销售额数据。

事实上,此次疫情对TO B甚至TO G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对于TO B,明显是促进了数字化改革的进程;而政府层面也已经意识到了智慧政务、智慧城市、城市大脑的数字化管理重要性。

2月10日,民政部呼吁腾讯阿里开发社区防控应用,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司司长陈越良表示,希望互联网企业积极参与社区防控应用开发,可能比直接捐款更管用。

事实上,在疫情之前,各地政府已经开始城市大脑的建设。以浙江为例,项建标表示,通过物联网,一个城管都可以及时、精准地了解城市的污水和管理情况。未来的社会一定是数字化的,更高效的。

“数字化越高,抗风险能力越高。以前是小米加步枪,现在是特种兵、海陆空,运行效率加大,调整得更加灵活。”

尾声:生活由自己决定

项建标最近在研究黑死病,这场爆发于欧洲14世纪中期、人类历史上极严重的瘟疫之一,在全世界造成了大约7500万人死亡,根据估计,瘟疫爆发期间的中世纪欧洲约有占人口总数30%-60%的人死于黑死病,其中不乏集中参与教会祷告的信徒。

因此,此次疫病的最终结果,直接孕育了文艺复兴、促进了宗教改革,人的个体价值被凸显,极大影响了社会进程。

而2020年的这场肺炎,李祝捷也感慨,是改革开放40年来,全体国民心灵上受到的一次巨大冲击。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会因此而改变,也会引发人们对于生命的思考。

疫情过后,企业忙于生存,而对于个人来说,大家将会更珍惜生活。996的工作模式是否还能横行?陪伴家人、外出旅游、更高质量的生活,也许会成为更多人的追求。

经验教训只能从历史中受到启发。

我们的生活,也只能由自己决定。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