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WeLab:透过深圳之窗,我看到的金融科技

亿欧网 2020-09-04 09:50:34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郭曼卿

“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跑运输、做加工、进出海,以为那大概就是自己一辈子的生活了。”

放弃老家安逸的生活,在改革开放初期来到这里的“原住民”记忆中,铸炼这座城市的钢筋铁泥,形成最浓厚的嗅觉。

1980年,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中国迎来了她的首个经济特区。

没有高楼林立,也没有繁华市井,牵系着那代人命运的深圳,更像是一个繁忙的大工厂,一个呼呼冒着热气的大熔炉。

弹指一挥间,这个延续了四十年的故事,已经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创新之城、科技之都、开放高地。

一砖一瓦,一沙一石;包罗万象,兼容并蓄。

以经济特区搅动全国改革和经济发展的一池春水,深圳在这群早期的缔造者眼中慢慢高大,也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追梦人。

WeLab,便是那批堆砌金融科创城池的“无冕之王”。

蹒跚学步

摸着石头过河。

“如果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发生,为什么去银行还要排队?”

时光追溯到2013年,这年,龙沛智与太太一同到美国求学,被当地愈演愈烈的科技金融创业氛围鼓舞。

大洋彼岸的另一边,香港的金融科技赛道空无一人,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敢于尝试纯线上金融业务。

从此,这个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心中,便埋下了回到原点、从零开始的创业之种。

四个人的团队、十平方米的办公室。

就这样,龙沛智毅然离开了让人艳羡的银行业,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WeLab的创始人及CEO。

很快,沿着对公司清晰的构想,成立后不久的WeLab便做出了第一次大胆的尝试——推出WeLend,现已成长为香港最大的纯线上贷款平台。

挥师北上

来了就是深圳人。

2014年1月, 在WeLend顺利运作6个月之后,WeLab挥师北上,进军内地市场。

“我们在进入每一个地区的时候,业务模式都会根据当地情况做出调整。”从金融市场相对成熟的香港走来,WeLab已然明白如何在众多传统金融机构中立足。

“这里一定会是一个适合金融科技公司施展拳脚的风水宝地。”

WeLab所选择的落脚点,正是在深圳。

“深圳市政府和前海自贸区对WeLab这一类高新企业、港资企业一直有非常实在的政策扶持,让我们能真真切切受惠。“

据了解,2017年WeLab通过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深圳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此后有享受市、区级各类研发资助、培育津贴、高新技术企业奖励、专利申请资助等。

此外,首选深圳作为内地市场拓展的起点,WeLab也看中了深圳毗邻香港的地理优势。

然而,那时的内地金融市场却是一片野蛮生长的风景,互联网金融势头正猛,P2P、发薪日贷款、线下重资产模式等五花八门。

“跟内地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相比,我们选择走一条与他们不一样的路”。

据龙沛智介绍,WeLab的创始团队是由一批传统金融从业者组成,因此,公司从创立时就非常注重风险管理。

具体到业务架构层面,WeLab的思路也十分明确:

在C端通过我来数科提供消费信贷服务、淘新机提供融资租赁服务、钱夹谷谷提供电子钱包服务,B端则通过天冕大数据实验室为企业客户提供一站式金融科技服务,“B+C双管齐下”。

“当时大多的金融科技服务商都只针对信贷流程中的某一个部分,提供单一的风控或数据服务,但这对于没有任何认知与经验累积的银行而言,是迷茫和艰难的。”

观察到这一点,龙沛智意识到,对于这类合作伙伴来说,“拎包入住”式的服务显然更符合期待,也随即在WeLab内部技术团队的打造进度上按下了加速键。

截至2020年8月,WeLab的B2B解决方案合作伙伴已经超过了600个,服务的机构包括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小贷等持牌金融机构及汽车、地产等产业巨头。

其中较具代表性的一例,是在2015年,WeLab凭借金融科技实操经验,与国内“最年轻大行”——邮储银行开展合作,输出首个全定制化信贷技术解决方案互联网信贷产品“邮e贷”。合作至今,邮e贷累计放款额度已达50亿元。

“从香港到内地,这次风向标的转变并不是目的,它只是一个短暂的成果。”

龙沛智表示,WeLend的“小成就”,可以说是通过了一个局部性的压力测试,但想把产品做大做强,需要把经验放到一个更大的市场上,内地巨大的人口红利便成为了最大的“吸铁石”。

WeLab中国区总部位于深圳湾一号

“来了就是深圳人”。

龙沛智表示,正是深圳这种对人的包容,WeLab才顺利在深圳设置了创新研究中心,内地60%以上的员工都是技术人员,能很好的服务于整个WeLab集团。

如今,WeLab已在深圳成立了两个办公室,龙沛智表示两地办公的沟通成本非常低。频繁往返深港的他像是一个“小飞人”,乐此不疲。

七年,披荆斩棘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出海,品牌升级,虚拟银行。”当问及七年中WeLab浓墨重彩的几笔,龙沛智毫不犹豫地答道。

出海。

“看着地图做生意,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

2018年,随着深圳创新走向全球,WeLab也开启了自己的国际化进程。这年9月,借助印尼Astra集团强大的金融网络和本土市场优势,WeLab在当地成立了合资公司“AWDA”。

龙沛智在制定WeLab的出海战略时,便首先瞄准了印尼的金融科技发展潜力。

“可以说,‘蓝海’依然存在,但是需要发现的。进一步将市场由国内拓展至国外,是看到了某些地域与几年的中国市场相类似的地方。”

品牌升级。

2019年9月,WeLab旗下“我来贷”做出品牌升级,更名为“我来数科”,更加强调平台的强技术属性。

具有代表性的是,我来数科提出了全新的“BIG”战略,由Big(Big Data大数据)、Intelligence(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Growth(High Growth Potential Group高增长潜力人群)首字母组成。

此后,我来数科将专注为工薪族、小微企业主、车主三大高增长潜力的人群提供消费信贷与消费分期服务,用科技开启一种“精明消费”的新体验。

虚拟银行。

2019年4月,WeLab不负众望,顺利拿下香港金管局发出的第四张虚拟银行牌照;经过一年多的筹备期,WeLab Bank在今年7月正式开业。

致力于提供给消费者由创新科技驱动、比传统银行更快捷便利的新型体验,WeLab Bank的初期产品包括核心账户,定期存款,无卡号实体WeLab Debit Card(银行卡)等。

“用户最低需港币10元即可参与,年利率最高可达4.5%。”很快,WeLab Bank推出的香港首个以人数决定利率的定期存款产品GoSave“一炮而红”。

数据显示,开业仅十天,已有超过8200人次参与GoSave定期存款,WeLab Debit Card (银行卡) 8%现金回赠由于反应热烈,WeLab Bank将优惠期延长至今年九月底。

值得一提的是,WeLab Bank还添加了人工智能和多重身份验证等智能技术,提升安全系数,保障用户的数据安全。

“虚拟银行的价值不单单是银行产品的线上化,更多的是在产品和服务上出现的颠覆性创新。”手握一张没有卡号的银行卡,WeLab Bank董事局主席陈家强向我们了展示了WeLab Bank与众不同的魅力所在。

WeLab Bank高管团队(右二为龙沛智,右三为陈家强)

“科技人才和金融人才都是必不可少的。”此外,陈家强还着重谈论了人才对金融科技发展的重要性。

“在搭建WeLab Bank的时候,我们也会希望吸引一些传统金融出身,但也与我们一样相信科技能颠覆未来银行服务的‘银行家’,共同从0到1重塑银行服务体验。”

曾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等多项政学背景的陈家强,2018年加入WeLab,就是对虚拟银行表现出强烈的兴趣。

“我在政府工作的时候专门研究香港的金融科技市场,而WeLab作为香港土生土长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科创公司,整个团队都很年轻灵活,这对打造一家创新的银行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对虚拟银行未来可施展的空间,陈家强同样充满期待,“不应简单地从字面上理解虚拟银行的定位,其背后的隐藏价值与想象空间远不止于此。”

“可以预知的是,未来WeLab Bank上使用的很多创新科技,都将为集团其他市场的产品服务并输出。“

龙沛智相继表示,接下来,WeLab将会把WeLab Bank与其他合作伙伴紧密地结合起来,向更多企业客户输出已经过充分验证的技术。

2020年,全新篇章

无惧风雨,开窗直行。

从位于深圳海岸城边上的一间小办公室,到进驻阿里中心,到迁至深圳湾一号,再到今天新添前海深港基金小镇的独栋办公楼,WeLab在深圳的“根”越来越深。

今年6月,WeLab中国区的技术团队搬进位于深圳前海深港基金小镇的办公室

“香港的模式与内地的市场简直是‘一拍即合’。”

陈家强表示,运用在香港市场的管理方法在内地重新去打造和完善,这是WeLab区别于其他本地金融科技创业公司最大的亮点。

截至2019年12月,WeLab的融资规模已超过37.3亿元,背后的投资机构成为其强有力的站台,包括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世界银行集团成员国际金融公司、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建银国际、红杉资本以及欧洲大型银行ING等。

“金融市场的拓荒,绝不能冒进。我们首要任务要先把香港虚拟银行做好,才能考虑其他机会。”

谈及WeLab接下来的战略布局时,龙沛智强调,会在大力推动虚拟银行的发展外,观望及筹备打入印尼之外其他东南亚市场和地区的机会。

在盈利与市占率的基本面之外,针对目前对数据治理和信息安全的趋势,WeLab还会在下半年进行更多的B2B服务拓展和科技探索,如隐私计算等。

“粤港澳大湾区的落地,让过去难以想象的事情,如跨境理财、财富管理的需求变成现实。”陈家强补充道,WeLab恰好搭上了粤港澳大湾区这班快车,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有‘危’亦有‘机’。金融科技让纯在线金融服务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优势,特别是在香港地区,人们对虚拟银行服务也有了更多的期待。”疫情过后,陈家强同样对接下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纵然洪流奔涌,WeLab穿过“科技创新”的漫天口号,脱颖而出。

深圳,生日快乐

向上,再向上。

2009年7月7日,“深圳市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正式启动。

2012年6月,国务院发布有关批复,支持前海在金融改革创新先行先试,建设我国金融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成为特区中的特区。

2015年7月,深圳在全国率先开展了跨境人民币资产转让业务试点。

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首次写进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成为国家战略。

2020年5月14日,《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出台,为进一步推进大湾区金融创新、深化粤港澳金融合作、携手打造国际金融枢纽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

从1980年,到2020年。

这是深圳经济特区蓬勃生长的40年,却也同样包含着金融科技破土而出的10年。

从一个毫不起眼的边陲小镇,到国内最早的“万元户村”,引来全球目光的世界工厂,再到如今饱含科技与创新现代化国际大都市。

深圳的成功曾被喻为“斯芬克斯之谜”。

但深圳,比起谜题,你更像是奇迹。

结语

“此心安处是吾乡,不辞长作岭南人“。

夏的燥热,秋的丰收。有人说,深圳的“四季”,是一个几乎少了冬春的四季。

的确,这座城市的成长也如此般,经历如火如荼的昨日,迎来硕果满满的今朝。

而窗口之外,这场创新的海啸,从未停歇。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