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民生银行变形记

亿欧网 2020-10-20 18:30:37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顾彦

“超龄服役”大半年后,民生银行董监事会换届工作终于正式完成。

10月16日,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当天召开的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和第八届监事会股东监事、外部监事,张宏伟、刘永好、卢志强和史玉柱等继续当选董事。随后的第八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高迎欣任董事长,聘任郑万春为行长。

“董事会成员收入将与业绩市值挂钩。”这是民生银行董事之一、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曾多次强调的观点,也在这次临时股东大会后,得到了民生银行董事会秘书白丹的肯定回答。

但大佬董事各自有各自的企业,收入并不依赖民生银行。更何况,如今的民生银行早已今非昔比。近年来不良贷款率高企、频繁牵扯进债务风波、股东之间暗战不断,让其风控和管理问题不断暴露,市值下滑严重。

截至10月16日收盘,民生银行A股市值为2359.87亿元。和其他股份制银行相比,只有招商银行(10032.45亿元)的1/4不到,也被兴业银行(3664.57亿元)和平安银行(3318.41亿元)拉开差距。

曾经的“小微之王”,如今还能“王者归来”吗?

小微之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小微企业在金融市场获得贷款异常艰难。直到一系列鼓励金融机构对小企业进行信贷支持的政策出台,“无人问津”的小微客户们才逐渐被注意到。

民生银行更早相中了这片蓝海。

2009年起,民生银行设立小微金融事业部,集全行之力发展小微企业贷款业务,推出“商贷通”。2019年末,“商贷通”余额就达到了448.09亿元,占个人贷款的比重为27.3%,相比2008年的66.37亿元和6.1%大幅增长。

迅速打开的市场让民生银行尝到甜头,提出了“做小微企业的银行”的战略定位。

此后的4年,是民生银行发展小微贷款业务的黄金时期。2010-2013年,“商贷通”新增贷款占新增总贷款的比重分别为67.17%、52.19%、49.14%、48.65%,基本上每新增两笔贷款业务中就有一笔是投向中小微企业的。

而小微贷款业务较高的利率也给民生银行带来了可观的收益,2011-2013年,民生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8.8%、34.5%、12.6%。当时的民生银行行长洪崎曾一度表示:“利润太高了,我们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

这几年,也是民生银行在资本市场的高光时刻。2012年其市值一度超过招商银行,领跑所有股份制银行。2014年其股价曾一度飙升至8元以上,相比2011年的2元左右翻了两番。

但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民生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因此埋下隐患。

在亿欧产业互联网事业部研究副总监薄纯敏看来,发展小微贷款业务,一方面是响应国家号召,另一方面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很多企业会优先选择五大行,相比之下民生银行并没有明显优势。”

2013年以后,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传导到中小微企业上,从钢贸领域爆发信贷危机开始,民生银行逐渐被拖入泥潭。不良贷款率从2013年底的0.85%,快速攀升到2016年的1.68%。

济高舜星投资总监刘烜宏告诉亿欧:“民生银行朝着小微贷业务疯狂跑马圈地时,赶上了国内的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让一批批中小企业折戟沉沙,还款压力骤增,导致民生银行这部分业务不良率攀升。”

2014年后民生银行中小微贷款业务连续三年收缩。小微企业贷款占发放贷款和垫款的比例从2013年末的67.54%一路跌至2017年中的33.96%,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也从2013年末的4047亿元减少到2016年末的3271亿元。

但由于贷款业务风险的滞后性,不良贷款率仍然呈上升趋势,最高达到2018年的1.76%,只能靠调低拨备覆盖率勉强维持利润增长。

直到2019年,民生银行的业绩才有所好转。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804.41亿元,同比增长15.10%,不良贷款率和逾期率双降。

罚单之王

虽然财报上看资产质量已经有所好转,但这两年民生银行仍旧过得不太平。

一方面,近年来民生银行频频“踩雷”。从2017年的保千里、丹东港、辉山乳业,到2018年的东方金钰、华业资本,2019年的中信国安、庞大集团、康得新,多起债务危机或违约风波中,都有民生银行的身影。

动辄数亿甚至数十亿的逾期贷款,不仅让民生银行的资产质量继续承压,更让人们质疑,其此前的风控体系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近期,獐子岛因财务造假涉嫌证券犯罪案件被依法追责。这家公司屡次上演“扇贝跑路”、“扇贝饿死”、“扇贝冻死”的大戏,但却能够在2020年9月从民生银行大连分行获得9000万元的抵押贷款,抵押物正是虾夷扇贝。

一位银行人士告诉亿欧,从流程上来看,这笔贷款没什么问题。因为正如民生银行大连分行回应的那样,这笔贷款为存续贷款,通常审批流程较新增贷款更简单一些。而且由于企业处于正常付息状态,并没到要处置抵押物还贷的情况。

但她同时表示,一般财产抵押都是首选土地房产,不太能理解海底存货也能作为抵押物之一,“可能是民生银行大连分行针对当地海洋产业推出的贷款品种”。

可以看到,为了维持大量民营企业贷款,民生银行也在被客户各式各样的业务需求裹挟,极容易出现擦边或违规操作,为日后风险爆发埋下隐患。

2019年,民生银行已经是股份制银行中的“罚单之王”,全年收到银保监系统开出的罚单超过50张,被罚金额达到4558.7万。

2020年9月4日,民生银行再次因违规为房地产企业缴纳土地出让金提供融资、股东持股份额发生重大变化未向监管部门报告等共计30项违法违规行为,收到银保监会1.08亿元的巨额罚单。

这也是今年以来银行业收到的最大额罚单,上一次银保监会开出的亿元以上单张罚单还是在两年前。

另一方面,多年来的股权混战也给民生银行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民生银行创立之初有59家股东,股权极为分散。各路股东都想掌握民生银行的控股权,引发股权争夺战,内部管理混乱。

直到2000年上市前大规模清理资产,希望系(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东方系(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泛海系(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最终成为股东中最大的三股势力,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相互制衡。

安邦系在2014年底强势进场,抢在第七届董事会换届前,力压三大巨头成为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但换届后不久,安邦保险“暴雷”被原保监会接管,民生银行再度陷入各方势力的混战,股价也遭受重创。

而在同一时期,招商银行却致力于布局零售金融转型,大力发展金融科技,股价也一路走高。2014年底其市值为1600多亿元,与民生银行的1300多亿元差距不大,但此后二者的股价走上分水岭,如今其市值已经是民生银行的4倍有余。

在刘烜宏看来,业绩不佳、频频踩雷、股权混战、监管罚单,都是导致这些年来民生银行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重要原因。

科技为王

今年受经济下行压力及突发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银行不良贷款增加已是必然。整个银行业都面临严峻挑战,民生银行仍有再陷泥潭的风险。

普华永道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上市银行实现净利润9010.52亿元,同比减少9.05%;不良率明显回升,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的金额持续增加,且增速较同期明显加快。

民生银行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该行实现营收981.08亿元,同比增长11.16%;归母净利润为284.53亿元,同比下降10.02%。不良贷款率1.69%,比上年末上升0.13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642.56亿元,比上年末增加98.22亿元。

上述银行人士告诉亿欧,在小微企业贷款阶段性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等因素的影响下,不良贷款的暴露可能会出现一定延迟,银行在未来一段时间将面临一定的风险和压力。

即便疫情带来的至暗时刻已经过去,宏观经济的逐渐复苏将支撑银行股上行。但在更长的期限内,银行板块依旧不被资本市场看好。

投资专栏作者鱼大认为,银行业在规模上已经足够大,但却欠缺与之匹配的服务效率、经营能力和金融创新能力。

在刘烜宏看来,目前银行业的利润能力依然是绝大多数行业难以企及的,但可能已经达到天花板。因为银行是通过借贷息差来盈利,但息差在2019年年初已经出现向下的拐点,再加上疫情冲击,银行的资产质量受到影响,高杠杆率下的收益逐步可能下滑。

相比之下,传统银行欠缺的成长性则在蚂蚁集团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也是其估值远超一般股份制银行、甚至直逼四大国有银行的原因。

“余额宝、花呗、借呗、基金、保险、小微企业贷款,每一款产品都对用户有很强的吸引力。当用户占据得足够多,蚂蚁的发展势头无可阻挡,并且根本看不到发展的边界。这种想象空间给予了它极高的估值。”鱼大认为,支付宝是银行应当树立的标杆。

其实转型的方向早已明确,金融与科技紧密融合已经成为金融业发展的大趋势。民生银行近年来也在大力发展金融科技。

小微金融复杂多样的业务需求,天生适用“千人千面”的大数据技术。

“传统银行通过广布线下网点、增加业务人员来覆盖市场,人工审批、人工管控,在地域分布和实时动态控制方面始终力不从心。”刘烜宏说,“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出现,能够有效地将授信主体的数据进行结构性收集,建立实时反馈的风险控制系统,有效提升银行的风控能力。”

民生银行董事会还曾在2018年制定下发《改革转型暨三年发展规划实施纲要》,提出要坚持“民营企业的银行、科技金融的银行、综合服务的银行”的战略定位。

收缩信贷规模、改变客户结构、调低拨备覆盖率,或许能让财务报表变得好看,但都是“治标不治本”。发展金融科技、提升服务效率,才是各家银行新一轮竞争的关键点所在。

尾声

作为我国第一家由民间资本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民生银行素来股权分散、派系林立。每到董事会换届,都要上演“一群最强男人的战争”。

如今,因疫情推迟半年的第八届董事会选举终于落下帷幕。希望系、东方系、泛海系、巨人系成为 “四大豪门”,董事长、行长人选也尘埃落定。

但相比“是谁的银行”,资本市场更关注民生银行“要做什么样的银行”。虽然“民营企业的银行、科技金融的银行、综合服务的银行”的战略定位已经相当明确,但在传统银行和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夹击下,民生银行还没有找到一个清晰的突破口。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