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骚扰短信和电话再迎严监管,运营商语音及短信业务恐进一步萎缩

蓝鲸TMT 2020-09-09 11:50:02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蓝鲸TMT(ID:ilanjingtmt);作者: 印婧

日前,工信部发布《通信短信息和语音呼叫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对于骚扰电话、骚扰短信的治理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任何组织或个人未经用户同意或者请求,或者用户明确表示拒绝的,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或拨打商业性电话。

近年来,对三大运营商来说,垃圾信息一直是电信投诉重灾区,也屡次因骚扰电话等问题被约谈,但相关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

此次,工信部相关规定出台,骚扰短信、电话再迎严格监管,意味着三大运营商的管理责任被强化,若继续任由垃圾信息泛滥,电信运营商作为平台方势必将受到相应处罚。这对运营商日渐低迷的语音及短信业务而言,无异于是“雪上加霜”,相关业务恐面临进一步萎缩的境地。

骚扰短信及电话成行业顽疾,
运营商频频被约谈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末,三大运营商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15.97亿户,同比增长0.4%。1-7月,三大运营商实现移动通信业务收入5298亿元,同比下降0.7%,占电信业务收入的比重为66%。

随着电信业务的不断发展,消费投诉也始终高居不下。而其中,垃圾信息投诉是一大来源。骚扰短信、电话成行业顽疾,用户深受其扰。

根据工信部关于电信服务质量的通告,近一年来,在垃圾信息投诉举报情况方面,去年第四季度,关于骚扰电话的举报投诉数量接近16.7万;2019年第一、二季度,关于骚扰电话的投诉数量均超过了20万件。

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骚扰电话拨打量已超过了500亿次,两成网民接到的电话中超过一半是骚扰电话,而且每周都能接到骚扰电话的网民达到了85.4%。

骚扰电话问题肆虐下,对于它的治理却几乎看不到成效。根据报告,超过五成的网民表示对骚扰电话的治理情况感到不满意,超四成网民认为骚扰电话问题主要归责于电信运营商。

相关问题难以得到有效解决,三大运营商也因为骚扰电话等问题频被约谈。

2019年6月12日,就群众反映强烈的“骚扰电话”问题,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约谈了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并就广告管理中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当履行的义务开展行政指导,要求从源头上治理“骚扰电话”问题。

今年5月,浙江省市场监管局、浙江省消保委就群众反映的骚扰电话多、套餐收费争议多等问题联合召开电信行业消费服务约谈会,约谈电信、移动、联通三大运营商。

7月下旬,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约谈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家基础电信企业,为进一步加强95呼叫中心业务接入号码监管,打击码号违规使用行为。

工信部要求三家企业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从讲政治的高度,切实履行基础电信企业主体责任,采取有力措施,逐级压实责任,严控网络诈骗和骚扰电话传播渠道,全面提升技术防范能力,强化源头治理,有效遏制呼叫中心的违规经营行为。

三大运营商未尽责任将受处罚,
语音及短信业务恐进一步萎缩

此次征求意见的《通信短信息和语音呼叫服务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个人未经用户同意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或拨打商业性电话。这意味着,用于介绍、推销商品、服务或者商业投资机会的短信息或电话以后未经允许都能再出现。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此征求意见稿强化了运营商的责任,运营商若未起到相应管理责任,任由组织或个人滥发短信和电话,将受到处罚。

根据该征求意见稿,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当建立预警监测、大数据研判等机制,通过合同约定和技术手段等措施,防范未经用户同意或者请求发送的商业性短信息或拨打的商业性电话。

此外,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经营者发现任何组织或个人违反该规定发送短信息或拨打电话的,应当采取必要措施制止其行为,可视情况限制向其提供新增通信资源或暂停相关服务。

在处罚措施上,征求意见稿除了对违反相应条款的短信息服务提供者、语音呼叫服务提供者采取行政罚款、甚至吊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并回收相应码号资源等问责举措,还对违反相应条款的运营商,采取警告、罚款等措施。

根据规定,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经营者发现任何组织或个人违反该规定发送短信息或拨打电话而不制止或继续提供通信资源的,由电信管理机构依据职权责令限期改正,予以警告,可以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并向社会公告。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运营商成管理“推销电话、推销短信”的主体,而运营商没处罚权力,但有无限责任。

除了责任增多,此次规定对于骚扰短信、骚扰电话的治理,也将对运营商的语音及短信业务产生一定影响。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骚扰电话市场状况与用户感知调查报告》指出,骚扰电话牵涉到巨大利益链条,由销售电话和骚扰电话支撑起来的中国呼叫中心市场规模逐年扩大,2018年就达到了190.2亿元,2019年能突破200亿达到216.6亿元。

通信产业观察家项立刚对蓝鲸TMT记者表示,由于相当一部分骚扰短信、电话是需要交费的,这一规定的实施将对运营商语音呼叫业务、短信业务等产生一定的影响,语音、短信业务或面临萎缩。他认为,这对于骚扰信息泛滥应该会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此外,征求意见稿指出,工信部建立全国统一的“谢绝来电”平台,运营商应依托此平台提供“谢绝来电”服务,依据用户意愿和双方协议约定提供防侵扰服务。

根据工信部关于电信服务质量的通告,2019年四季度,“谢绝来电”服务全国用户数超过800万。今年第一季度,“谢绝来电”服务全国用户数上升至1480万。

付亮指出,设立“谢绝来电”平台,强化基础运营商责任,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垃圾短信和骚扰电话,但由于发送实施者和受益者都未能受到强力的处罚,难以全面遏制向明确“谢绝来电”的用户发送短消息或拨打营销电话。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