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马云、马化腾、黄峥等25位富豪两月内身家再增2550亿美元
29分钟前
《最后生还者2》StateofPlay特别节目8分钟全新实机演示公开
34分钟前
海南控股完成中航三鑫控制权收购海南国资再添一名上市成员
55分钟前
*ST荣联: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58分钟前
中国联通圆满完成2020年全国两会重要通信保障任务
1小时前
《英雄传说创之轨迹》公开第二弹Web宣传片含大量精彩过场
1小时前
被疑财报注水遭顶尖投行看空,拼多多市值暴跌超十分之一
1小时前
伯克希尔连续三天加仓的这家公司,什么来头?
1小时前
字节跳动,日入3亿:疯狂的印钞机
1小时前
上市3年还在亏,百世的供应链梦还有戏吗?
1小时前
政企联合推出京东企业超省月协同6大资源为中小企业打造“超省”服务
1小时前
恒为科技:董监高拟合计减持不超过0.4777%股份
1小时前
360与南京理工大学“高能量碰撞“,深度携手护航未来汽车安全
1小时前
海尔生物:下游应用场景扩容技术进步推动行业新空间
1小时前
洛阳玻璃:全资子公司生产线点火投产
1小时前
南华仪器:实际控制人杨伟光及持股5%以上股东叶淑娟拟减持不超过1%股份
1小时前
溢多利:子公司原料药通过CDE技术审评审批
1小时前
生益科技子公司生益电子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交所受理
1小时前
抖音推出青少年守护官功能邀请家长共建优质内容池
2小时前
双塔食品股东君兴农业质押650万股用于担保
2小时前
家家悦股东家家悦控股质押1490万股用于补充日常流动资金需求
2小时前
珀莱雅股东方玉友质押285万股用于个人投资需求
2小时前
三维股份股东叶继跃质押260万股用于自身生产经营
2小时前
大名城股东俞锦质押870万股用于提供担保
2小时前
通产丽星投资建设启动区项目项目预计投资总额约6.36亿元
2小时前
迈瑞医疗股东Magnifice(HK)质押1630万股用于自身投资经营
2小时前
华为发布全新一代OceanStor存储Pacific系列释放海量数据价值
2小时前
2020AIIA杯人工智能5G网络应用大赛暨ITUAI/MLin5G挑战赛诚邀能人异士!
2小时前
《圣女战旗》发售1周年史低促销年内登陆PS4/XboxOne/Switch
2小时前
打造新基建样本!招商局与阿里蚂蚁欲将中国最大港口集团搬上区块链
2小时前

疫情下的外贸人:全场被打,仍想留在牌桌上

全天候科技 2020-04-07 15:30:36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 iawtmt),作者:张吉龙; 编辑:安心

疫情在全球扩散,外贸行业的危机扑面而来。

“外贸没订单,没活,整体来了就是开会、搞卫生”,在抖音上,一位印染公司的员工拍下了自己工厂的情况——生产线空空荡荡,工人们站在旁边无事可干,眼神里充满了迷茫。在视频里,“往后的形势会更加困难”这句来自电影《地道战》的台词被重复播放,气氛悲凉。

如果你最近常刷短视频APP,一定对这类视频不陌生。

在2020年初,外贸行业遭遇了过山车行情。在国内疫情来临时,外贸行业遭遇低谷,订单堆积而工人奇缺。好不容易国内疫情好转,各地开出专列专机抢工人,结果没多久海外疫情扩散,订单纷纷被取消,招来的工人又被遣散。

“今年中国外贸生产企业复工晚于往年,加上物流运输不畅,人员国际往来受阻,导致订单的履约率下降,进出口受到一定的影响。”3月中旬,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提到,受疫情叠加春节因素的影响,1—2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4.12万亿元,下降了9.6%。

“从今年看,外贸发展所面临的国内外的形势极其复杂严峻,不确定因素一直在增多。”李兴乾称。

从欧美到东南亚,从轻工业产品到大宗物品,疫情对于进出口行业的影响显而易见。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发布的《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小企业影响及对策建议的调研报告》显示,86.22%的企业账上资金无法支撑3个月以上;33.73%的企业资金支撑不到1个月;只有9.89%的企业反映可以支撑半年以上。

3月中旬以来,一些外贸企业倒闭的消息在网络上流传,不过,更多的人依然还在坚持。

1

“全场被打”

“中国打上半场,外国打下半场,外贸人全场被打”。这是近期网上流传的段子,也外贸业务经理王菲亲身经历的现实。

90后王菲在外贸行业已经干了四年,过去几年,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从亚马逊和速卖通卖假发套,客户主要来自欧洲、北美和非洲。

今年2月,国内疫情蔓延,王菲所在的公司开始在家办公,总体影响还不算大。“毕竟有一部手机或者一台电脑就够了,能连上网就行。”

那时候,王菲的心态还是比较乐观,甚至觉得有点庆幸。毕竟,餐饮、旅游、休闲娱乐等线下实体行业遭受重创的新闻铺天盖地,“我们和它们相比好的一点就是,国内疫情严重的时候还可以接单。”

对于做假发套的跨境电商来说,从春节到5月份之前的这段时间是一年中的旺季。

春季是一年之中用户需求量最高的季节,因为这个时候气温比较适宜戴假发,不会太热;而到了夏天,天气变热,带假发会难受。王菲称,相比春季,夏季的订单量会下降超过30%。秋天过后,单量又会增加一些,不过“秋天时间太短。”

春天之所以是假发套外贸电商的旺季,在王菲看来,还有一个原因——春季也是客户手里最有钱的时候。假发套相对而言单价较高。王菲他们出口的假发质量差的售价也要50美金左右,质量中等的约150美金。即便是对于收入较高的美国人而言,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春季还是美国人的退税季,政府会返还给纳税人一笔税金。“那些从来不攒钱的人突然收到了天上掉下来的一笔钱”,因此,有钱了的客户就会更加舍得消费。

所以在2月份,王菲最大的压力不是没有订单,而是缺货。

疫情之下,国内防控措施严格,物流运输速度变慢,向海外发货变得困难,很多订单只能依赖之前在海外仓的备货完成。但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海外仓的备货都不齐全。

“你们还行吗?”、“我付款了你们能不能发货?”、“物流什么时候正常?”,2月份时,王菲每天都疲于应对客户的这些询问。

除了上述这些问题,有些用户对于中国发过去的快递也心存恐惧,担心有病毒,不敢接快递袋。

为了打消客户的疑虑,王菲提到,业内人士还编制了一套对应的话术模板,告诉客户虽然中国有疫情,但自己没有在疫区,而且订单都会在消毒后才发出。

虽然和往年相比订单减少了1/3,但是没有人放弃。“当时大家都坚信疫情总会过去,甚至是很快过去”,王菲称,当时确实也有一些客户取消订单,但那是因为一些工厂不能开工,库存不足,甚至“会主动请求客户取消订单”。

进入3月,随着国内疫情好转,企业复工增多,国际物流开始恢复,物流问题开始得到了一定缓解,虽然工厂还不能大规模生产,但仓库的库存终于可以发出去了。

然而,就在问题刚刚有缓解态势的时候,欧美疫情开始爆发。形势急转之下,这一次又是物流撂了挑子——国际物流服务开始减少,而且价格上涨,“3月中旬国外疫情日益严重的时候价格每天涨一次”。

更大的打击来自亚马逊。

3月17日,王菲收到了亚马逊的通知——要求卖家优先处理接收生活必需品、医疗用品以及其它有较高需求的商品进入运营中心;对于非上述品类的商品,将暂时停止创建运营中心的入库申请,这项入库限制将持续至4月5日。

此后的3月22日,亚马逊直接暂停了意大利和法国站点接受消费者对非必需品的FBA(亚马逊自配送)订单。

微信图片_20200407104755.png

亚马逊的通知,图片来自网络

3月27日,亚马逊又发布一则消息,称其美国站FBA商品入仓流程中,必需商品的优先处理政策在4月5日后仍然适用,并表示由于疫情影响的不确定性,亚马逊运营中心无法确定完全恢复运营的确切日期,“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将更多商品加入必需品名单。”

这些政策意味着,类似于假发套这样商品无法在亚马逊入库,即便能入库,在一些国家也无法卖出去。

而相比这些问题,更让王菲担忧的是,疫情会导致很多客户收入大大减少,假发这种需求也就断了。

“很多美国人的习惯是有10美金就要花20美金”,这种超前消费习惯遇上疫情就可能马上面临失业、收入下降甚至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近期,王菲的一位同事接到了一个订单纠纷,客户称没有收到商品,要求马上退款,并威胁称,如果不马上退款就写差评。针对这个情况,她的同事去查了物流信息,发现客户已经签收,且收件地址和收件人姓名都是正确的。

结果,第二天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那位客户突然留言说,“其实我收到货了,就是想骗你(谎称)没收到”。对方承认,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可以得到一些退款,然后可以拿钱去买食物。

在这种情况下,王菲他们的订单数量比1、2月份出现了大幅下降,降幅差不多2/3,“本来日常有50个订单,现在一天能出20个就很棒了。”

面对惨淡的形势,王菲也开始闲了下来。她打算整理思路,思考一下店铺的运营策略。对于未来她还是乐观的,“现在虽然订单很少,但是疫情过去大家还会消费的。”

2

继续留在牌桌上

欧美跨境电商遭受打击的时候,东南亚外贸卖家也在逆境求生。

在纠结许久之后,陈美欣咬牙退了刚租来的大仓库。在做东南亚跨境电商的这几年,她的利润还不错。2020春节前刚换了办公室和大仓库她,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却被一场疫情推到了悬崖边。

陈美欣主营的商品是玩具,在东南亚甚至全球市场,中国玩具都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份额。但现在,她的销量却跌入了谷底。

春节后的一个多月里,陈美欣没有开工,收入为0。不过,那时候她的压力还没有很大。

陈美欣曾经判断,东南亚气温高,年轻人口比重大,疫情可能不会那么严重。“本来根据我的判断,东南亚市场5-6月份会慢慢恢复,然后9-10月份就会直接进入旺季”。

但她现在看来,似乎所有的节点都要往后延迟3个月,加上明年春节的影响,至少需要12-15个月订单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现实很残酷,从3月中旬起,东南亚疫情开始爆发。3月12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宣布封城一个月,菲律宾选择先行一步,成为东南亚第一个“封城”的国家。此后印尼、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国也纷纷宣布封锁令,限制人员流动,进入全面隔离模式。

微信图片_20200407104759.png

亚洲部分国家疫情数据(截至4月4日晚22点),来自《疫情实时大数据报告》

对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是陈美欣最主要的三个客户来源地,占到其收入和利润的80%以上。疫情、封城让这些国家的订单量直线下降,只有去年同期的16%左右,而且形势可能变得更加严峻。“菲律宾的订单已经不能发了,马来西亚估计也很悬。”

除了订单量减少,其它问题也接踵而来。陈美欣称,现在有了订单也不敢发货,因为怕被用户拒收退回,“今年Lazada(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出了新的退货政策,退货运费贵得吓人。”

因此,未来两个月收入锐减几乎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何保证现金流成为头等大事,一旦现金流断了,公司面临的就是直接倒闭。所以,最近一段时间,陈美欣做梦都在核算成本、人工、杂费、采购成本。

为了自救,她决定退了大仓库并给团队降薪30%,“为了继续能留在牌桌上,能节省一笔就节省一笔。”

没有订单,竞争却在增加。由于欧美疫情加剧,一些原本重点聚焦亚马逊的商家开始转战东南亚。

为了应对竞争,陈美欣也决定改变粗旷的经营方式,开始精细化管理,比如,以前所有国家站点都是英文的,现在他们开始针对性地处理成当地语言。

不过对于东南亚市场,陈美欣一直做着最坏的打算——如果东南亚全部封国,他们在Lazada、Shopee上的店铺全部开启假期模式。

外贸生意不好,面对仓库里堆着十几万的存货,陈美欣开始尝试国内市场,尝试多个方向,“团队能活一天是一天。”

最近,陈美欣公司在拼多多上申请了账号,准备试一下水。原本拼多多被他们当作业务的衍生,但现在却可能变成主力店铺,这让陈美欣觉得无奈。

原以为有东南亚电商经验,在拼多多开店也不难,实际运作起来她才发现,拼多多和Lazada、Shopee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她们的产品在拼多多有的竞争太激烈,有的又太过小众。

短视频和直播也是她最近思考的方向。陈美欣认为,从国内抖音的发展趋势来看,TikTok很有可能会成为东南亚电商的流量入口,现在已经有点苗头了。

对于直播电商,她觉得也很感兴趣,尤其是李佳琦、薇娅在淘宝直播风生水起给了她信心。所以,最近她也召集员工开始讨论如何做直播,“我们公司有个小姑娘,说是去看直播做调研,半小时就花了三百多。”

3

刹不住车

无论是假发还是玩具,在遭遇疫情时,都能迅速地做出应变,降低损失,但对于大宗商品来说,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和普通的外贸公司不同,李东河所在的公司是中国一家大型制造企业。

作为汽车供应链的上游厂商,他们公司一方面从海外进口原材料,另一方面又将制造的成品销售给海外汽车零部件公司。可以说,这次疫情,让他们受到了双重的打击。

在疫情之下,全球汽车行业备受打击。3月底,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预计,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受疫情影响将下滑29%,中国市场销量下降15%,短期内不可恢复。

微信图片_20200407104803.png

由于需求量减少,加上疫情的影响,汽车公司纷纷减产,导致上游汽车零部件订单下滑。

因此,李东河公司的出货量和价格都开始下降。“目前对外销售的产品价格一吨下降了10%左右”,李东河提到,即便如此,从年初到现在出货量还是下滑了1/3。

虽然货卖不出去,但进口原料的价格却没有降。受货运时效的限制,大宗原料的进口和一般商品不同,其合同签订都需要提前至少三个月,因此,即便是疫情到来,公司也难以很快刹车,还要按照当初订购的价格和数量来付款。

“现在市面上原料进口的价格一吨是800元,而当初签订的价格是一吨1200元”,李东河称,这相当于成本比现在的市价高了50%,但合同已经签了,不可能毁约,毕竟,“市面的供应商就那么多,除非以后不再做这个生意了。”

让他们雪上加霜的是,进出口的物流成本还提高了。

在以前,进口的海运成本并不高,因为很多轮船出口的时候是满载,而进口的时候通常空载,但是空载的轮船在远洋上很危险,容易发生倾覆的危险,因此,轮船方愿意以低价运费接回国的订单,有时候他们愿意倒贴钱,这相当于买货物来压仓。

但现在,由于海运货量明显减少,来回的船只数量也大幅度减少,海运的价格也就大幅度提高了,而且时效无法保证。以前正常情况下14天的目的港免柜期可以解决清关,现在国外至少需要21-28天。

同样,空运的价格也变得非常昂贵。从3月中旬起,国际航班开始加强管控,严格控制每家航空公司在每条航线上的航班量。一位业内人士称,目前空运价格比以前价格贵了2-3倍。

即便如此,公司也不敢完全停掉进口——一旦疫情好转,再想进口就要再等三个月才能收到货。

由于国外疫情严重,运输受到影响,因此李东河所在的公司也开始拓展国内的客户,对接逐渐复工的国内汽车产业链。但是情况依然不是很乐观,因为市场上不止他们一家在这样做,而且“下游客户也知道产品价格一直在下降,在控制购买需求”。

当所有人都在拼命出货降库存,囚徒困境就产生了——大家都知道竞争其实没用,因为需求就那么多,降价出货量也并没有增加多少,不过“谁也不敢不降价,否则有可能被挤出市场。”

主业在亏损的时候,李东河在的这家公司却阴差阳错地发了一笔防疫物资的财。最近他们在美国的一个合作方急需口罩等防疫物资,委托他们从中国进口口罩。最终,他们在国内找到了十万个N95口罩,数百套额温枪以及一些防护服,发货出去,也算是小赚了一笔。

“最近也只有防疫物资的出口还能赚到钱”,李东河感慨说,不过“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文中王菲、陈美欣、李东河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