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这个连续两年蝉联“天猫蛋白粉榜首”的新西特做对了什么?
7小时前
16.28万起售620km超长续航荣威R标新旗舰轿车ER6上市
20小时前
新宝骏RC-5/RC-5W上市:售价5.98-11.28万元
21小时前

半年40000家同行倒闭,它们凭什么野蛮生长?

创业邦 2020-07-20 10:30:29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杨绚然

疫情之后,酒店业处于停滞状态,但电竞酒店却在看不见的地方野蛮生长着。

家在西安的在读研究生张鑫因为疫情暂缓返校,一直在家上网课,和他一起“滞留”在家的还有不少同学,这给了他们难得的聚会机会,除了一起打球,大多时候他们会选择一家电竞酒店“开黑”。

“电竞酒店没有烟味,几个朋友在一起也方便,累了可以睡觉,也可以洗澡。”这是张鑫更愿意选择电竞酒店的原因。

过去3年,在西安、郑州、武汉这样的二三线城市的大学园区附近,电竞酒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甚至一些商务酒店,也开辟了电竞房型。而张鑫所处的年龄段——95后~00后正是支撑着电竞酒店迅猛发展的主要群体。

根据数据显示,2020 年上半年,有超过40000家酒店相关企业注销、吊销,酒店业态难以为继。但电竞酒店却相反,今年二三月份,全国网吧、网咖停业,这反而让不少有打游戏需求的人涌向了电竞酒店,使得其生意更加火爆。

“我觉得疫情对电竞酒店没有太大的冲击,反而会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有促进作用。因为疫情让大家更进一步的看到了它的优势。”旗下拥有VS电竞酒店品牌的驿家365连锁酒店集团董事长兼CEO高树军说。

从VS电竞酒店的实际运营数据来看,周末基本为满房状态,平时的入住率也可以达到70~80%。虽然随着四五月份网吧陆续开业,一部分客人回流至网吧,导致入住率出现了一些波动,但浮动也仅为10%~20%,远远低于其他酒店受影响程度。

那么,电竞酒店究竟有多大市场?它是否是一个酒店业务拓展的好品类?

野蛮生长

在过去的几年,高树军明显感受到对于连锁酒店而言,无论是经济型酒店还是中端酒店,都逃不开的命运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连锁酒店的增量时代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存量整合阶段。

“过去,类似于如家、汉庭这样的大品牌,每年都要新开三五百家新店,甚至更多,像我们这种区域性的品牌,每年也可以达到六七十家新增,但最近几年发展的节奏明显下降,每年新增也就二三十家。”高树军说。

正是因为如此,他开始思考酒店的未来方向究竟在哪里。他清醒地认识到,和如家、华住这样的酒店集团同一发展模式、同一竞争思路,他们会越走越艰难。因此,从2014年开始,他们就不断地尝试新的业态,希望能够挖掘一些有潜力的细分市场和发展路径,为公司的后续发展准备一个“种子产品”。于是,从2013~2018年,他们尝试了例如长租公寓等多个细分市场和产品项目,但都未能成功。

直到2018年8月份,电子竞技进入雅加达亚运会表演项目,电竞职业化的概念被更多人所接受,高树军也开始把目光放在了电竞上。彼时,全国的电竞酒店尚处于萌芽时期,却展示出了旺盛的生命力。他发现,虽然当时的电竞酒店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经营指标却优于市场上的经济型酒店,甚至收益指标超过中端酒店。

因此,经过相关的市场调研、考察、学习,他们打算“下注”这一市场。2019年7月,VS电竞酒店品牌正式发布,采取直营+加盟的模式进行拓展,如今签约酒店数量已达20多家,开业10家。

同时,和高树军看到同一市场机会的还有很多人,高树军说,去年刚成立时,石家庄的电竞酒店只有20多家,但在去年年底就达到40多家,今年6月,达到了80多家,保持着每半年翻一番的速度。

全国的电竞酒店也以同样迅猛的速度增长着。根据携程提供给创业邦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电竞酒店”发展最火的城市为:西安、郑州、武汉、成都、合肥、呼和浩特、太原、重庆、长春、长沙。其中,西安“电竞酒店”数量最多,并已出现规模化连锁模式。

其中,在国内电竞酒店的发源地郑州,已经联手的电竞连锁品牌“爱电竞”和“温特”已经成为行业人里眼里的标杆,在去年9月,就已经开设了80多家酒店。

在选址上,“电竞酒店”多位于大学城3公里内,以及市中心等区域,开房高峰为周五、周六。携程数据显示,电竞酒店的住客停留时长可达48小时,远高于普通酒店的36小时,很多人一住就是2-3天,吃喝都在酒店内解决。

爱电竞酒店创始人袁阳也曾表示,电竞酒店对客户的滞留性和客户的消费频次是传统酒店行业远远比不上的。消费者往往会在每个月固定3~5次到店光顾,形成固定消费群。在酒店的续住率上,电竞酒店也远远高于传统酒店,曾经有个顾客在爱电竞连续住了两个半月。

二三线城市更有机会?

尽管电竞酒店看上去是门不错的生意,但为何这一赛道目前并没有大量资本涌入,甚至都鲜少听到项目融资?

王希言所在的今蓝投资一直围绕着游戏产业进行布局,投资了电竞俱乐部等细分赛道,作为投资总监的他也曾看过电竞酒店项目,但并没有出手,他认为,电竞酒店直接的竞争对手就是网吧,虽然部分95后对于价格等敏感程度较低,但很多人仍旧会计算上网成本。尤其从目前的价格来看,网吧开黑8个小时的价格要远远低于一晚电竞酒店。

那么,将尝试新鲜业态的这部分人去除在外,目前电竞酒店的高粘度用户主要为重度游戏玩家,而对于他们而言,到电竞酒店的主要需求是玩电脑,而并非睡觉,因此,酒店为他们提供的附加值相对较小,而对于有“开黑”需求的消费者而言,网吧的包间就能够满足。

同时,与商务酒店、情侣酒店不同,“电竞酒店”强调专业游戏硬件。这也意味着投入和运营成本,以及设备折旧及升级费用的增加。西安某个体电竞酒店老板对创业邦透露,目前电竞酒店一间房间的成本大致在10万左右。而对于VS电竞酒店而言,主要通过在原有的快捷酒店之上进行改造,增加了一些和电竞有关的软装和电脑设备,以及网络设备,每间的改造成本大致在4~8万元。

王希言认为,电竞酒店的最大问题还是定价。如果将价格定得较低,那么无论是回本周期,还是运营成本都会上升,相应的盈利也会下降。而如果将价格定得较高,就会筛选掉对价格相对敏感的用户,使得本来就有限市场空间更小。

这也是目前电竞酒店在一线城市较难生存的困境所在。从数据上来看,目前郑州的电竞酒店为上海的10倍。

考虑到租金和人力成本的差别,一线城市的电竞酒店想要生存只能抬高价格,例如一家深圳的电竞酒店的单人房价格可以达到800元,使电竞酒店的规模化发展遇到极大的阻力。而虽然目前在二三线城市,电竞酒店的生意尚可,但一旦酒店数量越来越多,在有限的市场范围内,就会挤压原有电竞酒店的生存空间。

但在以河北市场为主阵营的高树军看来,电竞酒店的市场需求还远未被满足。“在河北市场,经济型或者中端酒店,房价提升三五十块钱客户会非常敏感,尤其这些年竞争越来越激烈,但相对来讲,电竞酒店的客人对于价格的敏感程度超过了中端酒店的客人水平。”高树军说。

而从实际的投资收益来看,他们投入的基础是经济型酒店,但在当地部分酒店的价格甚至超过了中端酒店,因此相对于经济型酒店而言,投资回报周期大幅提升。

根据携程统计,在疫情之前,在二线城市电竞酒店的均价为330元左右,武汉均价最高,达404元。同时,对于房间内冰箱食品的选择,电竞酒店的住户也高于其他酒店住户,据“爱电竞”酒店统计,住户在零食的均消上就达到了200元。

复合形态是未来趋势?

“像95后这样的Z世代,真的是不能用传统的思维模式去思考他们。”高树军对电竞酒店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认为,如今的Z世代,虽然大都处于刚工作的状态,收入并不高,但他们愿意把更多的钱投入到电竞部分的消费,以及消费体验的提升上,所以电竞酒店的未来空间仍然很大。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电竞酒店还大多以单体酒店,或者有两三家店的区域性小品牌为主,甚至有一半的电竞酒店开设在公寓里,只拥有两三个房间。经营人群也主要分为三类:原有的网吧、网咖经营者;原有的酒店经营者;个体经营者。网吧老板在客户经营上显然更有优势,而酒店经营者对装修成本等各项更为敏感,所积累的运营经验也可以帮助他们更好的运营。可见,随着这两类人群的日益增长,个体经营者的生存空间将不断被挤压,行业的进入门槛也会越来越高。

“我觉得电竞酒店无论在产品的形态,运营专业度,还是连锁体系等方面,都还处于初级阶段,无论是整个市场,还是我们自身,都有很多功课要做。随着市场的发展,在电竞酒店的产品形态以及盈利模型上,我们也会去做一些边界上的探索。”高树军说。眼下,他希望能够拓展规模,在还没有头部品牌的这一赛道跑出些名堂。接下来,VS电竞酒店也计划拓展一些热点城市,将品牌打向全国。

但这些城市的竞争势必更加激烈。在酒店业摸爬滚打多年的高树军认为,电竞酒店未来也会呈现出金字塔结构,品牌和产品也会不断分化。

目前,不少酒店在在复合业态进行了一定的尝试。例如,可以增加水吧等公共区域,让酒店客户可以在该区域进行社交,就餐等。而VS电竞酒店目前正在筹备的两个项目,就将电竞酒店与网咖进行融合,将电竞酒店的一楼大厅改造成网咖。这样不仅可以将原有利用率较低的酒店大堂重新利用起来,进行新一轮的变现,两种业态之间也可以相互补充,互相引流。

此外,也有电竞酒店正在尝试同电影主题进行结合,增加娱乐性的同时,也拓展了酒店的客户人群。可以想象,未来也可以打造电竞主题的餐饮形态,如餐厅、酒吧等,将其和电竞酒店进行融合。

王希言认为,相对电竞酒店,他更看好这种复合形态。因为现在的年轻用户,缺乏消费场景和消费目的地,聚会的场所也越来越少,如果能够将为酒店业态增加更多娱乐服务,那么附加值就会大大提升。

除了形式的拓展,下沉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针对县城等下沉市场,VS电竞酒店就进行了一些尝试,目前虽然没有大量的样本可以验证,但单个酒店的入住率并不低,这或许也可以成为未来电竞酒店可以挖掘的市场。

“我认为电竞酒店未来发展要看它的收费能力,以及它所面对的客户群能否产生增量市场,能否让那些原先没有住宿需求的人的消费潜力激发出来。此外,还要它的创收能力是不是要比传统类的酒店更好,毛利率是否更高。”王希言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