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太低调!用了这么多AI技术,难怪被追捧
2小时前
中国移动咪咕牵手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打造5G体育传播新纪元
4小时前
上市成功!贝壳用行动诠释了何为“长期主义”
4小时前
用音乐带货,索爱董事长刘建佳携手郁可唯直播首秀惊艳!
7小时前
下手买基金就上苏宁金融818财富节贴心投资指导等着您
7小时前
7月同比增长近50%,长安汽车的下半年值得期待|凹凸榜
8小时前
新基建大浪潮下,AI将堪何种大任?
10小时前
好用不花钱!广东移动300M宽带套餐堪称性价比之王!
10小时前
苏宁红孩子818重磅打造“超燃奶爸节”,燃爆线上线下
11小时前
罗永浩抖音直播带货最新战绩:4小时2亿,90分钟即破首秀纪录!
11小时前
腾讯要“一统天下”,B站“虎口拔牙”不轻松
13小时前
贝壳赴美IPO成“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靠的是什么?
13小时前
京东电器88秒杀狂欢上线上万款大牌爆款家电集聚“热8购物季”
16小时前
京东电器“热8购物季”88秒杀狂欢日狂热来袭初秋钜惠爆品直降
16小时前
产品加速迭代擎朗智能斩获2020年度「AI最佳产品成长奖」
16小时前

不光华为,“偏执狂”英特尔也有“备胎计划”,但这次能挽救这个芯片帝国吗?

创业邦 2020-07-31 10:10:05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 Barry

管理界有一本很著名的书叫做《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是英特尔创始人安迪·格鲁夫所著,这句格言也充分体现了他的危机意识。

他在书中谈到,作为一名管理者,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常常提防他人的袭击,并把这种防范意识传递给手下的工作人员。

如果放任自流,战略转折点会置企业于死地。那些由于经历了转折点的变化而开始衰退的企业,很少能够复兴。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封面图,图源:英特尔中国

这对于近年来常被调侃“挤牙膏”的英特尔来说,似乎很应景。

日前,英特尔在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宣布,原定于2021年底上市的7nm制程工艺的芯片,推迟6个月。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鲍勃·斯旺(Bob Swan)称,因其7nm工艺存在缺陷,导致良品率下降,预计新产品可能到2022年下半年或2023年初才能面世,而这比其内部目标已经晚了一年之久。

受疫情影响,刺激了PC和互联网服务的增长,英特尔二季度业绩表现的很乐观,总收入为197亿美元,创下历史记录。其中以PC为中心的业务收入95亿美元,同比增长7%;以数据为中心的收入为102亿美元,同比增长34%。

不过,英特尔7nm芯片延期更让人关注。

投资研究机构Bernstein分析师史黛西·拉斯贡(Stacy Rasgon)在研究报告中写道,“坦率地说,英特尔的业绩数字都显得无关紧要。事实上,投资者可能读到财报第一页的第四行,看到这一消息就不会再往下读了。”

英特尔发布财报后的股价走势截图

这也直接推动英特尔股价跳水。当地时间一开盘,英特尔瞬间暴跌超15%,报收于50.59,跌幅高达16.24%。这也创近四个月以来新低,公司市值一日蒸发415亿美元,跌至2140亿美元。

昔日不可一世的英特尔,如今却排在美上市半导体企业台积电和英伟达之后。

消息一出,在国内也遭到网友的不断调侃:“没有人比我更懂14nm”、“你们根本不懂14nm的浪漫 ”、“以前以为是挤牙膏,后来才知道是真的不行”……

图源:爱搞机

由7nm延期引发的“蝴蝶效应”

工艺制程的推迟,英特尔并不是第一次。

2014年,英特尔发布了第一代14nm处理器。到了2019年,他们才推出10nm处理器,足足用了5年。英特尔在10nm工艺的研发过程中就遇到了很多困难,多次延期,在2019年年初才首次实现量产。

但由于10nm产能有限,到了现在,英特尔的主力军依旧是14nm。目前,英特尔10nm制程芯片仅供对性能要求较低的轻薄笔记本产品使用,而高性能游戏本、服务器CPU仍然采用14nm制程芯片。

对于“多次跳票”,英特尔似乎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仅表示将盯紧其7nm制程发展,准时交付7nm芯片,以弥补10nm芯片延期所造成的时间损失。

此前英特尔曾公布的制程工艺路线图

就在3个多月前,在2020年的中国年度战略分享会上,英特尔还曾宣布其芯片工艺提升速度已经全面恢复。而现在,这家集芯片设计、制造、封装测试于一身的头号玩家,其技术优势或许正在慢慢消失。

这次,不止股价暴跌、市值缩水,对于英特尔自身也造成了不小的震荡和麻烦。

7月28日,英特尔又突然宣布对其技术组织和执行团队进行变更。英特尔首席工程官Venkata(Murthy)Renduchintala将于8月3日离职,其领导的技术、系统架构和客户部门(TSCG)将拆分为5个团队。

根据英特尔2020年的股份委托说明书,Renduchintala是英特尔公司内部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截止2019年12月28日,其年度总薪酬约为2688万美元。

Venkata(Murthy)Renduchintala博士,图源:快科技

从设计、工程到制造,他是英特尔几乎所有硬件的负责人,曾一度被认为是英特尔CEO最强有力的候选人。可以确定的是,此次内部重组与7nm延期不无关系。

就在近几个月,已有三名重要高管从英特尔离去。

今年3月,英特尔人工智能事业部总经理Naveen Rao离职;5月,英特尔通讯连接业务部门(Connectivity Group)负责人Craig Barratt宣布离职;6月,主要领导和负责英特尔系统芯片研发集成的硅谷明星架构师Jim Keller离职。

另一边,股东似乎已经对工艺制程一次又一次的拖延没有了耐性,即将发起针对英特尔的集体诉讼。

据外媒报道称,Hagens Berman律师事务所向遭受重大损失的英特尔投资者发出呼吁,寻求可能的集体诉讼,还在寻找能够帮助其调查潜在的证券欺诈行为的人。

在律师们看来,英特尔从2019年的年度投资者大会开始,就不断表示将在2021年开始出货第一批7nm芯片。由于公司宣称7nm芯片将带来比10nm芯片高一倍的面积效率,但实际情况却拒不向外界透露,最终宣布延期后,导致股价大跌,而且短期不太可能回升,存在严重的欺骗行为。

据悉,Hagens Berman律师事务所现在正在调查英特尔是否虚报和隐瞒了其7nm芯片的制造和性能问题。他们还要求拥有英特尔非公开信息的举报人与他取得联系。“根据新计划,提供原始信息的举报人可能会获得总金额不超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成功追偿的30%的奖励。”

不断变换策略,迷失中的英特尔帝国

1999年,英特尔市值曾最高站上了5000亿美元,创造了硅谷的神话。实际上,在进入移动时代后,那个发现了摩尔定律、以“Intel Inside”开创一个时代标志的芯片巨头已经渐行渐远了。

1992年苹果电脑出品了第一款掌上电脑(PDA)牛顿,采用了 ARM 610 RISC 芯片。

而英特尔也并非没有开发过ARM芯片。2002年,英特尔和微软合作,就为其掌上电脑和智能手机提供了ARM架构的XScale系列芯片。

随后,英特尔却把XScale系列出售给了Marvell公司,转而继续埋头研发自己的X86处理器。

2007年,搭载ARM架构的第一代iPhone横空出世后,让人们关注到了ARM架构。不同于英特尔,ARM公司既不生产芯片也不向终端用户销售芯片,它的业务核心在于芯片技术授权。

乔帮主带着他的iPhone首次亮相,图源:哈佛商业评论

这种模式也让此后的高通、三星、联发科、华为海思等转向了ARM架构。

在此前,英特尔前任CEO保罗·欧德宁曾表示,拒绝了为初代iPhone制造处理器的机会,原因是看不到智能手机的未来。

英特尔也错失了发展良机,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英特尔对移动市场不断变换策略,寻求突破口切入这块大蛋糕。

为了扭转PC下滑的颓势,英特尔从2008年开始联合OEM厂商推广上网本,2010年看到苹果发布MacBook Air又推出了超级本。

2013年开始推出的各种二合一产品,图源:百事数码

随着苹果以iPad开创了全新品类平板电脑,英特尔又紧接着推出了“超级本、平板二合一”的概念。但这种介乎于笔记本和平板电脑之间的模糊定位,加之高昂的定价,并没有取得太大的市场反响。

同时,Wintel联盟中英特尔的好盟友微软,无论是在PC端还是移动端的Windows系统的更新也一直慢半拍,这无疑也坑了英特尔一把。

于是,英特尔决心自己做系统。面对iPhone和Android手机的夹击,英特尔和诺基亚一拍即合,开发新系统MeeGo,然而只推出了诺基亚N9一款手机,“不跟随”的广告语也成为了这个项目的绝唱。

MeeGo系统的独苗:诺基亚N9,图源:驱动之家

不得已,英特尔还是投入到了Android阵营的怀抱。随后的2013年,英特尔拉着蓝魔、台电、爱国者等厂商,推出了基于64位低功耗芯片Bay Trail的平板电脑,以支持Android、Windows双系统、价格低廉为卖点吸引消费者。

但无奈在大屏手机的挤压下,定位显得模糊的平板电脑生存空间越来越有限,就连苹果iPad也呈现下滑之势。

总是慢一拍错失发展红利的英特尔,也正迷失在自己的帝国中。

公布“备胎计划”,或放弃芯片制造

鉴于自身工艺问题,英特尔也公布了自己的“备胎计划”,而这个“备胎”很可能就是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厂台积电。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鲍勃·斯旺在财报会议上说到,如果不能及时生产7nm芯片,公司将采取更为“务实”的方法,考虑与第三方晶圆厂展开合作。这个举措能够使英特尔不再将自己限制在自己的工厂,而将第三方工厂的能力和成本纳入考虑范围,以获得更大的选择性和灵活性。

据报道,英特尔已与台积电达成协议,预订了台积电明年18万片6nm芯片产能。鉴于台积电在代工显卡方面有丰富经验,所以此订单很有可能是为自家Xe独显准备的。

图源:芯闻路1号

台积电股价也借势一路走高,截至7月28日,总市值达4317亿美元,成为全球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半导体企业,并跻身全球第十大上市公司,几乎能顶上两个英特尔了。

台媒称,台积电并非把英特尔当成一个长期客户来看待,因此也不会专门为其扩充产能,事实上,台积电只是把自己视为英特尔的“临时救星”。

其实,台积电与英特尔一直有合作,但代工的只是一些芯片组和FPGA芯片,并非核心的CPU。

当下,台积电的7nm工艺产能已经相当紧张,并且从6月份已经量产5nm芯片,6nm则只是7nm的一个升级版。随着华为与台积电的合作将在9月结束,空闲出来的产能也会被其他客户“哄抢”一空,英特尔订单的有无对于台积电来说并不会有太大影响。

证券分析师Mosesmann表示,英特尔在芯片制程上的瓶颈不只是7nm节点的延期,而是需要重整架构来实现翻身,这将造成英特尔在制程上的劣势持续5年、6年、甚至7年的时间。

Taishin Securities Investment Advisory分析师Chang I-Chien表示,从长远来看,英特尔把芯片制造外包给代工厂将会更具成本效益。未来,英特尔可能会逐步减少自己生产芯片。如果有一天英特尔卖掉了美国工厂,对芯片行业来说也并不奇怪。

传统IDM(设计与制造一体)模式曾被视为IT业的成功范例。早期诞生的企业,几乎无一例外选择它,从设计到制造、从技术到品牌,几乎全部包揽。

这一模式的优势在于,资源可高度掌控,并能协调成一个无缝整体。它曾造就了IBM、摩托罗拉、西门子、惠普、飞利浦等大批公司的辉煌。

但显而易见的是,上面这些辉煌一时的企业均曾深陷过IDM模式的困顿,部分在遭遇严重危机后,开始走出IDM,选择了开放合作。

如今,半导体产业链发展到今天,产业链分工更加细分化,一家公司从头做到尾并不意味着是一件好事。因此,英特尔把精力聚焦在自己优势的芯片设计上,将会是更加明智的做法。

实际上,AMD也曾采用传统IDM模式。为了更好地与英特尔竞争,在2008年,AMD做出了战略变革,选择剥离芯片制造,走向专业设计(fabless,无工厂)模式。

而这一做法,在当时很多产业人士对AMD分拆的评论夹杂着揶揄,甚至断言它将由此走向边缘化。

12年过去了,事实证明AMD的做法是正确的。

这同时也证明了,IDM不是一劳永逸的商业模式。英特尔创始人安迪·格鲁夫在书中,也以IBM的失败为例,分析了这种包揽一切的发展模式的风险。

AMD、ARM与英特尔上演“三国杀”

近年来,AMD与ARM阵营凭借着台积电更为先进的工艺制程,在性能上已经追赶并逐步超越,形成了分庭抗衡的格局。

曾经被英特尔“按在地上摩擦”的AMD凭借着Zen构架在性能上实现了翻身。2019年到今年的年初,AMD的Ryzen 3000、4000系列就已经吃上了台积电的7nm工艺,30多年来,英特尔首次失去了在x86处理器的工艺上的领先地位。

靠着强很多的多核性能和低很多的价格,也换来了极好的用户口碑,到处都是“AMD,Yes!”的呼声。

7月24日,在英特尔股价大跌16.24%的同时,AMD则凭借16.50%的涨幅,历史上首次超越了英特尔,实现了逆袭。

根据Pass Mark数据,从2015年第一季度到2020年,英特尔的CPU市场份额从76.4%下降到66.7%,而AMD则从23.5%上升到33.2%。且有行业分析师对AMD的预期市盈率达到惊人的48倍,远高于英特尔的14倍。

自2017年初开始,英特尔确立“以数据为中心”的转型目标,开始把重点放在数据中心领域。但其在生产上芯片短缺的问题,则给了AMD抢占PC和数据中心市场份额的机会。

另一边,ARM凭借芯片技术授权模式,与苹果、高通、华为、三星等厂商构建起了越来越庞大的ARM生态,也已经从移动市场渗透到了英特尔所在的PC和数据中心主场。

缓慢的工艺迭代,成为了苹果决定弃用英特尔,转而采用自研ARM架构芯片的原因之一。今年6月,苹果宣布2年内把Mac的处理器从英特尔转到自主研发的ARM处理器上。近期还有消息称三星也在研发自己的PC处理器。

在数据中心领域,亚马逊已于之前绕开英特尔,推出了基于ARM架构的自研服务器芯片。华为也已经推出基于自研的鲲鹏920芯片的泰山服务器,在国产化的推动下加速落地。

此刻,英特尔的处境可以用“四面楚歌”来形容了。

写在最后

英特尔历史上曾面临一次生死抉择。

从创立之初,英特尔最主要的业务其实是存储芯片。1985年,日本生产商迅速发展,加之市场增速放缓,存储器成了亏损产品。

安迪·格鲁夫临危受命,必须要想办法帮助公司走出困难。他不得不做出重大的调整,为英特尔的未来描绘出一个新的愿景。

他发现,在可预见的未来,自己的老上司摩尔提出的定律将会改变整个PC产业格局。他决定“壮士断腕”,把英特尔的战略完全聚焦于微处理器。

安迪·格鲁夫通过这一场变革,让英特尔还没到崩溃的边缘,就完成了一场凤凰涅槃,成为芯片行业地位不可撼动的霸主。

35年后的今天,英特尔再次走到了十字路口,能否再次跨越只能靠时间来证明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