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打到特斯拉家门口,半年营收10亿,小鹏汽车赴美IPO

创业邦 2020-08-10 10:50:25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 大湿兄

8月8日凌晨2点,小鹏汽车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IPO文件,拟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XPEV”,承销商包括美银证券、瑞信、摩根大通等。

美团王兴曾预言,国内造车新势力中将会剩下三家,分别是蔚来、理想、小鹏。随着蔚来、理想先后上市,小鹏也将奔赴美股。

“互联网造车三兄弟”——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即将正式相遇美股。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

(从左至右)

不过,现实依旧是残酷的,目前“三兄弟”的销量总和,还不及特斯拉的两成。前两者目前的市值之和,可能还赶不上特斯拉一夜的涨跌幅。

但这丝毫不影响三兄弟的斗志,按何小鹏的话说,这是“三英战吕布”。

小鹏汽车冲击IPO阿里小米曾多次出手


用“含着金汤匙出生”形容小鹏汽车,毫不为过。

小鹏汽车,一家电动汽车制造公司。由UC创始人、前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总裁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腾讯高管吴霄光等人于2014年共同投资创立。

创立至今,小鹏汽车已完成10轮融资,累计获得超180亿元。

相比之下,根据企查查的数据,理想汽车在IPO之前的总融资超过146亿元,而蔚来汽车的这个数字则超过153亿元。足以可见,小鹏的融资能力非同小可。

小鹏汽车近5轮融资情况(来源:企查查)

梳理小鹏汽车历年融资情况,邦哥发现,小鹏汽车的投资方可谓“明星云集”。

具体而言,有阿里巴巴、小米集团、高瓴资本、IDG资本、纪源资本、晨兴资本、中金资本以及红杉中国等数十家明星投资机构。

例如在今年7、8月进行的C+和C++轮融资中,小鹏汽车公募集资金近9亿美元,投资方就有阿里巴巴、高瓴资本和红杉中国等,投后估值为80亿美元。去年11月,小鹏汽车C轮融资4亿美金,引入战略投资小米集团。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左一)和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

而在更早之前的A+轮与B轮融资中,阿里巴巴集团也均有参与。如果说王兴是理想汽车能够成功赴美上市的“白衣骑士”,那么雷军与马云之于何小鹏,就是知音与伯乐。

此次小鹏汽车提交的招股书中显示,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何小鹏持股比例为31.6%,为小鹏汽车最大股东;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持股比例为4.9%;高管和董事共计持股40.9%。

小鹏汽车高管持股(来源:小鹏汽车招股书)

阿里巴巴控股14.4%,为第二大股东,其他主要股东还包括小米、IDG资本、纪源资本、晨兴资本等明星投资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主要经营数据方面,招股书披露,小鹏汽车自2015年成立后至今一直没有盈利。

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3.99亿元、36.92亿元、7.96亿元,两年半来累计亏损近60亿元。

据邦哥统计,在三家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中,小鹏汽车上市前亏损数额,高于近期上市的理想汽车40.47亿元,但远低于蔚来汽车上市前超109亿元的亏损。

小鹏汽车财务情况(来源:小鹏汽车招股书)

营收方面,小鹏差于蔚来,但好过理想。

小鹏汽车2019全年实现营收23.2亿元人民币,2020上半年,小鹏实现总营收10亿元人民币,在疫情影响下同比下降18.6%;

对比一下,理想汽车2019全年实现营收2.8亿元人民币,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8.4亿元人民币。而蔚来2019全年实现营收78.25亿元人民币,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3.7亿元人民币。

盈利能力上,暂且好过蔚来,但不及理想。

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毛利为-3611.6万元,毛利率为-3.6%,同比大幅收窄(2019年同期为-38.23%)。

理想在开始规模化量产之后,就已经实现正向毛利,小鹏的毛利率水平在今年已经有了很大幅度的提升,但依旧未能转正。

蔚来在今年一季度的毛利率-7.4%低于小鹏今年上半年的毛利率-5.0%,但是,蔚来已经明确表示出二季度毛利将转正。

销量方面,小鹏汽车2019年交付了16608辆,累计交付量已达20707辆。截至2020年7月底,小鹏G3累计交付量达18741辆。

据了解,小鹏汽车此次IPO发行价区间和发行股份数未定,融资额暂时不确定,招股书所列1亿美元仅是例行披露的占位符,不代表本次IPO实际融资额。

特斯拉中国学徒,靠“自学”出师

小鹏汽车对特斯拉的执念由来已久,准确来说,没有特斯拉就不会有小鹏汽车。

故事要从2014年说起,这一年发生了三件大事,却无意中将何小鹏与马斯克紧紧捆绑在一起。

2014年,阿里并购UC,何小鹏带领团队一起入职阿里。而一向“爱折腾”的何小鹏却感觉进入了“中年危机”,他想寻找一条“更艰难的赛道”。

而在大洋彼岸,马斯克一声令下,宣布对外开放特斯拉的所有专利,从三电到车身工程,再到内饰均有涉猎,专利名单高达374项。

马斯克宣布对外开放特斯拉所有专利(来源:twitter)

随后马斯克来中国造访阿里巴巴,时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的何小鹏就问到马斯克关于专利的问题,马斯克的回答是“你们可以拿去用,但是怎么用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特斯拉取得的巨大成功,让何小鹏感觉到,电动车或许将会成为下一个撬动产业的风口。很快,以蔚来、小鹏等为代表的一批新能源车企成立,刮起了一股席卷中国市场的“特斯拉旋风”与一批梦想着造出中国特斯拉的“学徒”。

何小鹏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做第二个特斯拉。

例如,为了把智能汽车做到极致,何小鹏疯狂从硅谷挖人——原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在2017年加入小鹏汽车。

在之前,谷俊丽是在特斯拉担任Machine Learning的技术负责人,曾是特斯拉Autopilot机器学习技术的领军人物,一手搭建了特斯拉机器学习团队,成功开发了Autopilot 2.0产品并实现了在多代特斯拉车上的大规模部署。

特斯拉员工对他的评价是:“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一半的代码都由她一己之力完成”。

现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吴新宙,则于去年3月加入小鹏。而据吴新宙领英资料显示,他之前是在高通任职高级工程总监,在汽车、车载通信等领域研究多年,持有160项美国专利和100多项专利申请。

何小鹏的努力,成果显著。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小鹏汽车的辅助驾驶系统。

今年4月上市的小鹏汽车首款轿车P7,搭载的就是小鹏新一代辅助驾驶产品XPILOT3.0。

而XPILOT3.0在硬件层面表现十分华丽,搭载12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高精度毫米波雷达,13个自动驾驶摄像头,1个车内摄像头。此外还有高精度地图、英伟达Xavier自动驾驶芯片,其算力在市面上仅次于特斯拉FSD自动驾驶芯片。

此外,XPILOT3.0的一大核心亮点,就是高速领航自动驾驶,简称NGP,与特斯拉的NOA功能类似。允许驾驶员在不掌控方向盘的情况下,车辆自动上下闸道、变道、超车等功能。

这种在高速公路上的辅助驾驶,不仅对自动驾驶系统的获取信息的能力、决策和控制能力都较以往有着更高的要求。

自动泊车,也是小鹏汽车一直以来的最大亮点。

在早2018年的时候,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自动驾驶全球高峰论坛上就表示,大部分正常车的自动泊车成功率是5%,特斯拉的Model X只有13%,小鹏汽车做到了超过70%,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表示,小鹏汽车G3的自动泊车在市场上得到了不错反响,智能版本的选装率超过了90%,并且将车辆的硬件毛利率控制在15%左右。

在招股书中,小鹏汽车提到:“电动汽车产业正在经历快速变革,我们需要在研发领域大量投入以保持竞争优势。”

财报显示,小鹏汽车2018年研发费用10.5亿元,2019年研发费用20.7亿元,2020年上半年研发费用6.3亿元。另外,公司现有员工3676名员工,其中43%为研发人员。

对于前段时间刚上市的理想汽车,根据招股书,理想汽车2018、2019年的研发费用共计19.62亿元。相比同一时期,小鹏汽车达到了31.2亿元。

这也难怪,在招股书中,小鹏汽车28次使到了in-house(自主研发)这个词,来强调自己的“硬核实力”。

三英战吕布追上特斯拉还差多远?

硅谷的科技公司讲究的是企业愿景,互联网造车亦是如此。比如,特斯拉曾用一句“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变”的品牌使命,走遍全球市场。

蔚来的企业愿景是“为用户创造愉悦的生活方式”,而理想汽车是“用科技改变出行,让更多人受益”。

在招股书的第一页,小鹏汽车写下公司使命(Mission):“利用技术和数据驱动转型智能电动汽车,塑造未来的移动出行体验”。所以,光从企业愿景来看,小鹏汽车是新造车企业中最接地气的一个。

(来源:小鹏汽车招股书)

在产品层面,小鹏也是最接地气。

小鹏汽车目前有2款车型在售——小鹏G3和小鹏P7,覆盖价格区间14万~33万元,涵盖SUV和轿车两种车型。

对比蔚来,蔚来汽车推出4款车型——蔚来EP9、蔚来ES8、蔚来ES6、蔚来EC6。抛开超跑EP9之外,另外三款均为SUV车型,且均价达到40万以上。

理想汽车则仅一款车型,且聚焦在增程式电动车这一细分领域,以及SUV这一大类之中。售价采用一口价的形式,为32.8万元。

由此可见,小鹏、蔚来、理想三兄弟,实现了从10~40万价位的完美衔接。 而特斯拉这边,“SEXY”组合,覆盖了20~80万元的价格区间,车型涵盖了轿车、SUV以及跨界车型,几乎可以说是和三兄弟短兵相接。

按照马斯克的说法,特斯拉还会为中国市场推出一款“特供车型”。不出意外,从售价和产品力方面会更多考虑到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也就是说会继续打“以价换量”的王牌。

在销量方面,特斯拉毫无疑问是“神话”。

今年6月,仅特斯拉Model 3这一款车就在国内卖出了1.49 万辆,在5月已高达1.1万辆的基础上再度猛增 35%。 尤其是在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特斯拉的优势更加被放大。 上周,一份三城乘用车6月销量排名榜单在朋友圈引发激烈的讨论,在这份榜单中,包含燃油车新能源车所有乘用车在内,Model 3 的销量均排在第一,且相比第二名都有超一倍的压倒性优势。 直接引发李想在微信群和朋友圈感叹:Model 3 已经是“灭顶之灾”,“干翻了一切”;“所有人眼睁着特斯拉从所有人身上碾压过去。” 特斯拉今年上半年在华累计销量超过5万辆,同比增长超130%。仅特斯拉自己,就占了中国所有纯电动乘用车销量的25%。也就是说,国内平均每卖出4辆电动车,就有1辆是特斯拉。

在品牌营销方面,各自玩出花样来。

此前,根据营销行业媒体Morketing数据显示,“2019全球最有价值的100个汽车品牌”中的20家汽车集团及40余个汽车品牌,在营销上的累计费用近7700亿元。而特斯拉以1.86亿元的成绩,排名倒数第二。

虽然特斯拉不花钱,但就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而言,早已是一个“流量网红”,他个人推特的粉丝量目前已达到3766万。甚至,可以靠一条推特消息,让特斯拉市值瞬间蒸发140亿。(5月,马斯克曾吐槽特斯拉股价太高了)

此外,马斯克旗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也不断给特斯拉带来热度。

例如2018年SpaceX试射的猎鹰重型火箭,将特斯拉Roadster跑车送入太空;今年5月Space X载人“龙”飞船发射时,宇航员乘坐Model X前往发射台,在全世界人民面前,给特斯拉打了一个免费广告。 蔚来从诞生以来,就自带热搜体质,加上李斌出身互联网,营销更是不在话下。

2017年,蔚来在五棵松体育馆举办的那场耗资8000万发布会,直到现在,大家都还在津津乐道。 2018年蔚来ES6上市时,雷军站台并抽奖送米粉ES6,直接将自己和蔚来送上热搜。 2019年,一篇自媒体写的“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不仅在汽车圈引起广泛讨论,还直接将主角李斌送出了“圈外”。以至于一段时间内“XX最惨”成为流行体,在媒体圈病毒式传播。 理想则靠明星带货,理想ONE 2020款正式交付时,韩寒作为001号车主,为理想带来了不少热度。当天,理想汽车直接在官微晒图“表白”韩寒:“我将陪你跨过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理想ONE从今天开始陪同001号车主一起乘风破浪。


此外,王兴、罗永浩等人都拥有理想ONE,并且都在社交媒体上多理想赞赏有加。罗永浩甚至因为一句:“理想ONE是同价位全世界最好的车”,而遭到网友激烈的抨击,持续在微博引发热议。

小鹏汽车则没有如此花哨的营销套路,而是埋头苦干,让产品说话。

正如何小鹏在公开信中曾写道的:“我认为小米成功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真正用心造好产品,并且创新地让用户参与传播”。

写在最后

美团王兴曾说:“纯粹从品牌名字的调性来对比智能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的话,“理想”和华为的“荣耀”比较像,蔚来nio和vivo比较像,“小鹏”则像“小米”。

既然小米模仿苹果模式成功了,那或许小鹏也能从特斯拉那出师。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