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竞价条件放宽广州购车又迎实在福利
49分钟前
网上威尼斯网站被黑提款系统升级维护不给办理怎么办?
1小时前
“风电第一股”自救生变!信披不合规,证监局叫停,距面值退市仅剩5个交易日
1小时前
东兴证券否认推荐瑞幸咖啡是看好“咖啡”产业
1小时前
政策持续加持小微企业六大行去年普惠小微贷超3万亿元
2小时前
澳洲两大超市颁限流令有门店已1次限入8人
2小时前
埃斯顿:公司生产N95口罩机订单情况良好
3小时前
法国烟草制品销量自实施隔离制度以来上涨三分之一
3小时前
一季度预亏,美团割肉助力商家复苏
3小时前
注意!全新奥迪A4L正准备掏空你的钱包
3小时前
在澳门网投遇到提款系统维护财务清算不给出款怎么办?
3小时前
网上365被黑提款系统维护遇到财务清算客服不给出怎么办?
3小时前
4分钟充满370匹马力宝马氢燃料车搅局新能源汽车领域
3小时前
京东回应刘强东卸任法定代表人:属正常管理动作
3小时前

阿里平台进化:非典自救,新冠渡人

财经故事荟 2020-03-13 11:40:48

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财经故事荟(ID:cjgshui) ;文/陈纪英

武汉封城的那天,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勇不在国内——一年一度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张勇是熟客,来过好几次了。

疫情突然而至,达沃斯甚至临时设置了疫情新议题。

在国内,阿里的战疫行动全面展开,数万名员工通过钉钉集结起来——这是阿里创业以来的第二次“全员隔离,在家SOHO”,上一次是非典。

2003年,非典入侵,彼时的中国互联网刚刚迎来世纪之交那场互联网泡沫危机后的第一个春天。

这一年对中国互联网有着特殊意义,疫情之下,人们被动拥抱互联网,生活和工作方式开始慢慢变化,中国互联网经济也即将驶上一条快车道。这一年,淘宝、京东商城、QQ游戏相继诞生。邓肯·克拉克在《阿里巴巴:马云和他的102年梦想》一书中写道:“非典证实了数字移动技术和互联网的有效性,因此成为使互联网在中国崛起为真正的大众平台的转折点”。

后来有人统计,这一时期阿里巴巴每天新增会员3500名,每日供求信息量增长5倍,每天收入1000万元。许多对电子商务嗤之以鼻的企业遭遇重创,但国内140万阿里巴巴的会员企业中,却有超过一半实现了跨越式、爆发式增长。

在2003年结束时,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3089万台,上网用户7950万人,较前一年均增长了约50%。

2020年春天,新冠肆虐,在封城断路、全民隔离的疫时,互联网公司成为了抗疫的主角——穷则自救其身,达者兼济天下。在非典期间诞生的淘宝,到去年底已经拥有移动月活跃用户8.24亿人。阿里巴巴经历过17年前的非典洗礼,第一时间组织企业有序运转的同时,尽全力投入抗疫。

达济天下之路,并非依靠一己之力完成——释放平台力量,调动全社会资源,构建科技抗疫的新防线;危中寻机,点卯全面停摆的线下行业,推动数字化成为新常态。

张勇达沃斯的对话主题——“塑造普惠的平台经济”,恰好是解码阿里两次战疫的战略“密匙”。

1

战疫总动员

疫情,成为了2020年中国乃至全球经济的最大变量。

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线下行业几乎全面停摆,在线“开源”,从平时的“锦上添花”变成了疫时的“续命输血”。

阿里也顺势开启了驰援战疫之外的第二条战线——助力企业线上“复工复产”。

疫情带来的第一个难题,是数以百万计的线下门店无法正常营业。依托长期积累的数字化基础,原本以线下为主阵地的品牌商、零售商及各种线下业态,加速数字化自救,就成了线下商业逆势破局的关键一步。

以餐饮行业为例,线下门店关闭,线上直播补位,一边淘宝直播对接消费需求,一边上线饿了么口碑“云运营”,成为餐饮行业的疫时共识。截至3月2日,已有20万线下新商家上线饿了么。

疫情以来,重庆网红火锅店周师兄,一天流水只有2万元——不及过去单一门店的五分之一,开新店的计划彻底搁浅。

无奈之下,品牌负责人李杰娴上线了淘宝直播,同步入驻饿了么,开启外卖业务,淘宝店铺也即将开业,售卖火锅周边产品。

而他的同行、重庆珮姐火锅的直播间,吸引了134万人围观,“战’疫’不止,火锅不休。守卫重庆味道,珮姐在行动。”珮姐运营负责人很是惊喜。

淘宝官方数据显示:2月已有超100万新商家来淘宝开店,新开直播的商家环比增长719%;2月份淘宝直播商家获得的订单总量,平均每周都以20%的速度增长,成交金额比去年翻倍。

上直播不仅有开店的“老板”,还有田间地头的“老乡”:他们联手薇娅、李佳琦等主播,邀请黄渤、郎朗等明星一起直播卖农货;联合利华、李宁等品牌也“不务正业”帮农民忙卖菜。2月15日村播日,1万名农民在线买菜;3月份是淘宝的“春播月”,预计将有100位县市长走进直播间。

此外,200多家网红书店直播卖书,在线给宅家书友投放精神食粮;半天内,1000万人涌入淘宝直播间,云逛八大博物馆;100个城市的房产中介和经纪人在线“云卖房”;每天100场汽车直播“云试驾”;导购们云卖货,“无接触购物”让剁手党们停不下手。

疫情这个超级变量,成了线下业态加速数字化的新机会。

言又几书店联合饿了么,发起图书外卖活动;高端酒店开发了外卖新品,苏州香格里拉一家酒店的外卖订单,月销达到1600单;阿里影业联合饿了么,预计助力全国超过1000家影院,搭建卖品外送渠道。

疫情来袭,店可罗雀,菜鸟联手国内主要快递公司,在全国300城开通门店发货,目前已经累计帮助商家从线下门店发出440多万个电商包裹。

金融手段也同步上线,总额200亿元、为期12个月的特别扶助贷款在2月11日全面上线。其中100亿,针对湖北商家,3个月免息;面对小微企业资金链吃紧的难题,网商银行联合淘宝推出“0账期”服务,并延长至6月30日,预计带来2000亿流动资金。

在内部,阿里各BU全面动员,电商、直播、物流、金融、本地生活等等,疫时不打烊,断路不断供;在外部,以商业操作系统驱动各行各业,助力停摆的线下业态转场“线上”,这是一场内外协同的战疫总动员。

2

数字化的新常态

大中小微线下企业疫时的被动自救,成了全面数字化的新起点。

危中有机的是,这是一次数字经济重要性的全民普及。

盒马鲜生创造性推出“共享员工”,解决餐饮企业员工就业难题。在线办公、在线教育等行业也如火如荼,依托阿里云,钉钉帮助1000万企业组织解决在线办公和组织协同问题。支付宝健康码、钉钉企业复工平台相继推出,助力安全有序复工复产。数万个品牌通过全域营销获得新的增长动力……无不指向了同一个潮流——全面数字化。

数字化转型,同时也是一场摧枯拉朽的自我革命——从线下到线上,看似一步之遥,但要打破安于现状的多年惯性,实乃天地之别。

当知识分子许知远第一次走进直播间时,他是陌生和别扭的,“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直播间里,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而我却一无所知。”

但这种别别扭扭的偏见,很快就被求生的本能消解了。

疫情期间,许知远为了拯救单向街书店,再次走进了直播间——一个半小时的直播,有超过14万人围观。

尽管他依然并不愿意迎合网友推荐书籍,“阅读就像恋爱一样私人”,但毕竟,99元的盲袋卖出了3000多份,而在疫情期间,单向街的线下书店,一天最多卖了15本书,“我们应该尝试新事物”。

偏见打破之后,转型之路并不容易。依托于平台资源,成为了数字化转型的捷径。

在业务前端,商家可以通过平台,对接实物、服务、娱乐等消费全场景。线上开店,只需一天——1月26日,饿了么开通“极速上线”服务,具备经营资质、且有线下实体店铺的商户,最快当天申请当天上线。

在业务后端,是一整套支撑消费全场景的商业基础设施和技术设施,菜鸟的物流、蚂蚁金服的金融、阿里妈妈的营销、钉钉的组织赋能,以及底层的阿里云提供的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服务。

由此,阿里的商业操作系统,可以贯通助力于企业数字化的前中后台,让数字经济在传统行业实现快速复制。

另一方面,平台又能基于规模优势,让平台上的每一个小微角色,都能享受规模化的集约服务。

以金融扶持为例,无需抵押物,只要考量企业的经营数据、用户口碑等变量,就能快速审批、发放贷款。

这一整套数字化解决方案,许多都是疫情中的首创,从大品牌到小企业都能按需即取即用。在完备的数字商业基础设施支撑下,这些创新迅速成为疫情期间最普通的商业场景,构建了新的效率,激活了更大范围的商业创新,也成为商业世界“抗疫”的底气。

正如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郭如意所说,疫情对行业的影响两极分化严重,“线上受益显著,线下挑战较大,对某些行业的改变,甚至可能是根本性的。”

而平台参与铺设的数字新基建,成为了企业打通线上线下、进入数字化新常态的基石和桥梁。

3

平台造风

2003年非典时期的公司自救,与2020年发挥优势的生态战疫,抗疫战略的质变,也成为了观察公司角色和平台价值的窗口。

2003年,股东至上是商业世界的主流价值观。彼时,当马云提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时,他像一个叛逆的另类。而在全球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中,也没有平台经济的身影。

正如张勇在达沃斯坦承,“没有人从第一天就想到要建一个平台公司”,而是在容纳社会巨大供给和需求对接的过程中,培养、释放出了平台的能力。

阿里的平台能力,更多是主动“造风”的产物——为了解决网购的信任危机,支付宝诞生;基于越来越庞大的网购运算需求,阿里云诞生;为了支撑海量包裹转运,菜鸟诞生……这些能力叠加起来,帮助全社会夯实数字商业基础设施的同时,也锻造了阿里的平台能力。

2019年8月,摩根大通的杰米·戴蒙、亚马逊的贝索斯、苹果公司的库克等181位CEO齐聚美国商业圆桌会议,签发了一份联合声明。

声明强调,股东价值将不再是美国公司的首要目标;投资于员工、为客户提供价值、与供应商进行合乎道德的交易以及支持外部社区,是商业目标的重中之重。”

这象征着全球范围内公司治理思路的大转型:“好公司”比“强公司”更有价值,社会价值比单纯的营收利润更为重要。

这样的新理念,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也得到了呼应,2020年《达沃斯宣言》再次重申平台价值,“企业不仅是创造财富的经济单位,它的绩效不仅是根据股东回报来衡量,还必须根据它如何实现环境、社会和治理目标来衡量。”

2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与蚂蚁金服集团发布《阿里巴巴告商家书》,推出减免平台商家经营费用、提供免息低息贷款、开放灵活就业岗位、补贴快递物流、提供数字化服务、支持远程办公等一系列举措,扶助中小企业发展。

阿里巴巴表示,相比17年前,“科技发展了,社会进步了,这一次我们的经验和办法更多,我们可以做的创新、可以发掘的潜力也更多。”

由此不难看出,阿里的创业初心,与阿里的平台能力,其实一脉相承遥相呼应——初心积累了能力,能力实现了初心。

非典开启了电商的新时代,新冠疫情则巩固了数字化的新常态。

2003年的非典疫情里,阿里巴巴顺应互联网发展浪潮,孵化出了今天的国民级应用淘宝。2020年的这场疫情,未尝不如17年前一样,有无数危中之机在暗涌。

很多人预言消费不会有报复性反弹,但刚刚过去的天猫3.8活动,超过2万个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100%。大快消行业的增幅超过了去年的双11和双12。

现在,几乎没有什么线下店不在琢磨离店销售,没有什么线上业态不在思考直播。加速狂奔的不仅有互联网公司,还有更大数量的“用互联网的公司”。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