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暴风退市,冯鑫终究成为了贾跃亭

AI蓝媒汇 2020-09-02 10:50:03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叶二

身陷狱中一年多的冯鑫,收到了最坏的消息。

8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在当天收到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自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十五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2020 年 9 月 21 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

曾经A股著名的妖股之一,曾经在40个交易日连续拉出36个涨停板的资本神话,曾经最高市值高达400亿元的互联网公司,暴风集团终于还是步上了乐视的后尘。

身为暴风集团创始人的冯鑫,也最终没能逃脱贾跃亭式生态跃进路线的宿命,公司崩塌,个人失却了自由。区别仅在于,冯鑫深陷囹圄,贾跃亭躲在美国。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从目前来看,暴风集团的退市几成定局。冯鑫这个互联网摸爬滚打近20年的资深老兵,只能在狱中的铁窗前独自品尝痛苦与反思过往。

生死边缘

此次暴风集团触发监管机构相关规定而被终止上市,正在于直到目前,暴风集团仍迟迟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

一个最直接原因是,由于暴风集团资金链爆雷,再迭加2019年7月冯鑫因涉嫌行贿锒铛入狱,暴风集团公司人员高管持续大量流失。根据其公告披露,除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公司目前仅剩 10 余人。

简直是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

而在最风光的2016年时,暴风集团(包括主要子公司)在职员工数量则高达1345人,其中归属于母公司的在职员工数量为540人。

但四年过后树倒猕猴散,除了冯鑫还在狱中坚守,高管跑得一个不剩,仅存10余人员工这显然不能维持一个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运转以及信披等等。

当然归根结底,暴风集团已经山穷水尽,财务状况是一地鸡毛。

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0亿元,同比暴跌2077.65%。

再到2019年10月30日,暴风集团披露该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0.936亿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亏损6.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2.28亿元,同比下滑184.50%。

基本几无营收,亏损更在扩大,并且暴风集团自2019年9月30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亿元(未经审计),俨然一负资产运营状态。

更别提暴风集团还深陷债务危机。2019年6月,暴风集团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公司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 4.7 亿元。至今该笔欠款,暴风集团根本就无力偿还。

事实上其间也有挣扎求生。

2020年2月,暴风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其与风行在线签署了《代运营授权书》、《品牌授权书》等合作协议。协议签署后,风行在线合法拥有的暴风影音等运营权,合作期限为15个月。合同期满后,风行在线享有独家续约权。

这相当于在暴风集团无法正常运营的困境下,将自身业务委托风行在线代运营。直观显示,便是在2019年11月进入休克状态的暴风集团官网、APP,在后来重新恢复了正常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合作双方不涉及股份买卖,虽然能利用暴风集团现有的产品为其带来一定现金流,但九牛一毛。

甚至是到了今天,这“一毛”,暴风集团都难以稳稳拿到。

在8月28日的公告中,暴风集团重点提及与风行在线合作的风险提示,称,合同履行期间,存在法律、法规、政策、技术、市场等方面不确定性或风险,同时还可能面临突发意外事件以及其他不可抗力因素影响所带来的风险等。

截至停盘,暴风集团股价收为1.48元,市值为4.88亿元,距离高光时刻缩水接近100%。


覆水难收

什么导致暴风集团到了如此境地?冯鑫实际上是有过反思的。 2018年的7月9日下午,冯鑫北京的住所内。

彼时的暴风集团资本市场泡沫已经破灭,资金链四面承压,暴风市场负责人Richard和冯鑫来了一场两个多小时极其坦诚的对话,用意是用冯鑫对暴风存在的问题进行最直面的回答和复盘,来回应外界关切。

问的问题都很尖锐,冯鑫回答的也特别诚恳,反思的极其透彻。

“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A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99.999%还是要怪自己。”冯鑫将暴风陷入困境的责任全包揽到自己身上,认为上市之后,自己的心态过于膨胀了。

曾经膨胀的暴风,产品升级时要“杀一个程序员祭天”

2015年暴风集团在A股上市,资本市场一时间疯狂追捧下,冯鑫变得激进起来。暴风VR、暴风体育,暴风影业,再到现今的ALL in TV,暴风集团一时间横向扩张,迈入到多个无比烧钱的生态中,被业内称为乐视的模仿者。

甚至冯鑫自己也跟贾跃亭一样,高唱起了《野子》。 但下场也跟乐视类似。

由于高估了团队的战斗力,再加上暴风VR等新业务本身缺乏足够的市场成熟条件,暴风的新故事很快就难以为继。另外,暴风的妖股神话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便转头一路向下,股价开始急速下滑,此后就是举步维艰。

步子大了,容易扯着,等到冯鑫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并进行了深刻反思,但在2019年7月,他锒铛入狱,暴风集团最后的翻盘机会也就荡然无存。

该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同年9月2日,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至今已是一年有余。 再到现在,暴风集团即将进入退市整理期,其在资本市场以及互联网江湖的故事终告结束。

在此之前,乐视已经完成退市。

复盘来看,贾跃亭、冯鑫之流都希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写下属于自己的辉煌一页,他们也的确将自己的名字刻在了历史上,只不过却是作为反面教材。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