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俞敏洪,不肯退休
俞敏洪,不肯退休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 大侠高兴兴

“现在我新东方这个岗位谁都不敢接。”

说这话的时候,俞敏洪笑着,双手像两座五指山举在胸前,仿佛要把偌大的新东方帝国拥入怀中。

在前不久新京报的对谈节目里,俞敏洪坐在他的主场,百忙中抽出时间,与衡水中学“掌门人”郗校长大谈教育,替人家指点江山。

不过,俞敏洪好像完全忘了,自己不到一年前信誓旦旦地说考虑退休。

因为轻敌,版图不保

今年11月,俞敏洪身上有两个大新闻,一次是开头提到的与衡中校长对话,另一次是新东方赴港二次上市敲钟。

二次上市让俞敏洪和新东方终于又获得了一个头衔——新东方凭借1190港元的发行价,不仅摘得“港股教育第一股”的美名,在港股市场上也成为历史上首支千元股。

虽然回望过去的几年里,他们的头衔一直在失去,地位一直在滑坡。

早在2017年7月,新东方的市值被当时市值127亿美元的好未来超越,今年3月,新东方市值被中公超越,丢掉了第二名的位置,紧接着,今年8月,新东方又短暂地被市值271亿美元的跟谁学超过,现在徘徊在教育领域第三名或者第四名的位置。

更尴尬的是,超越者大部分是俞敏洪曾经的小弟。在今年3月公布的《2020胡润百学·全球教育企业家榜》上,第一名和第五名属于中公,第二是张邦鑫,第三是陈向东,第四名属于英孚,俞敏洪屈居第六。

不过这些不影响,他照旧嘴炮、灌别人鸡汤、教别人创业。

因此,早在2010年曾经的新东方合伙人徐小平就替他着急:“你不要讲怎么打败学而思。我现在关心的是,未来三年怎么能不再崛起一个强大的对手。”事实上,徐小平不止一次提出过这个问题。

在此之前,徐小平也质问过俞敏洪,新东方的雅思项目丢了一大块给环球雅思;中学全科辅导项目一直跟着学而思和学大在走;高端的英语培训又丢给了华尔街。“2006年的创新,你的出国考试培训、我的出国咨询、王强的口语、胡敏的国内考试和雅思、江博的新概念、钱永强的教育在线,以及上海王文山首推的SAT,这些都是今天新东方最赚钱的项目。现在新东方有什么创新产品呢?”

即便如此,俞敏洪也始终不把上述那些视为对手,在以往的公开露面和报道中透露出的是,俞敏洪和不少新东方高管眼里,环球雅思、学而思和学大对应的都只是新东方一个项目部,不足以和新东方相提并论。今年俞敏洪还说:“我们在竞争格局中间,依然在优势地位。不管是地面还是其它领域。”

他不承认新东方节节溃败,依旧享受生活,颇有一点皇上不急太监急的味道。

今年7月,新东方还在紧张地筹备二次上市,俞敏洪风轻云淡地跑到甘肃敦煌去避暑了。别的教育企业在重金砸钱投放买流量,备战暑假招生,他反倒在我国的大西北策马奔腾;别的平台因为观看人数过多“崩了”上热搜,他反倒拿微博当朋友圈,10天时间发了20几条风景如画,顺便捐了一个希望小学。

王霸之气,俞敏洪的格局我确实感受到了。

迷恋权力,小弟叛逃

“不管是谁,包括俞敏洪,如果迷恋权力的话,实际上就是在葬送自己的未来,这是规律。”这是新东方高管陈向东,2014年辞职后做出的评议。

现在的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曾是俞敏洪的知名小弟,在新东方做到过副总和执行总裁。

加入新东方是在1999年,陈向东只是一个学生,因为四战27岁才考研成功;与此同时新东方迅速扩张,俞敏洪拿着麻袋数钱。陈向东听说新东方一个班500个人,每人学费750元,对巨额收入羡慕得不要不要的,于是投身新东方做了讲师。

俞敏洪(左)和陈向东(右)与新东方其他管理人员合唱

陈向东离开新东方是在15年后,他在众多采访和公开发言中表达了继续做教育领域的使命感和理想主义,如他所愿,他创办的跟谁学,影响了更多学生,几乎可以和新东方比肩。

面对陈向东的离开,俞敏洪能做的只有祝福,就像他祝福徐小平一样:“鼓励一只长好了翅膀的鹰,飞向他应该有的更加广阔的天空。”当时小道消息盛传,俞敏洪让陈向东做执行总裁,明升实降,是为了巩固自己中央集权。陈向东两头受气,才会选择离开。对此俞敏洪未置一词;陈向东回应:我嗤之以鼻!揣摩阴谋论毫无意义。

不可否认,他离开后,俞敏洪团队接管他全部职务,造成了俞敏洪收权的事实。

俞敏洪是新东方当之无愧的王,从管理体制可见一斑。在以往的稿件中,不止一位高管或者校长公开提到,“新东方最重要的细胞是学校”,校长强,学校就强。

新东方大部分高管,包括其中对俞敏洪影响最大的“后三驾马车”陈向东、沙云龙和周成刚,履历都非常相似——先在地方学校做出成绩,提拔到北京学校当校长,最后做到总部高管。

各自为政,也造成了效率和隐患同在。

不断有小弟弃大哥而去,另立门户,为教育行业补充新想象。今年6月初,由前新东方高管覃流星创办的101名师工厂宣布获得由北塔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Pre-A轮投资,这是3个月内的第二轮融资。他讲故事很新颖,做孵化网红名师的MCN。

凭借经验教训和对行业的了解,从新东方离开,又重新崛起的教育界领袖包括一起科技创始人刘畅、朴新教育创始人沙云龙、智课网创始人韦晓亮等等。

最终导致,铁打的俞敏洪,流水的新东方人。

新东方最难管理的人

俞敏洪自己也承认的是,管理一直是新东方的弱点。他曾表示:想通过上市改变新东方的过于草莽,不规范,像“水泊梁山”。

说的比唱的好,俞敏洪一向如此。

记得去年他和张邦鑫对线,GES 2019未来教育大会上,张邦鑫说:“新东方研发费用应该在10个亿以上,好未来(比新东方)多一点。”

被小自己近20岁的张邦鑫面刺,俞敏洪不甘示弱:高多少你说个数出来,马上抄作业,明天就做预算。

张邦鑫是俞敏洪北大的师弟,他听着老俞的榜样故事长大,然后创办了学而思和后来的好未来。“不止我,好未来很多的高管和干部,都是俞老师的粉丝。”

是什么导致张邦鑫追星成功?新东方的问题是出在研发上吗?

招股书显示近3年以来,新东方的研发人员由900名增长到4000名,新东方的教材、师资、教学质量的口碑一直也是不错的。可是研发培育出来的名师、好教材留不住。有道的唐迟,跟谁学的李旭和唐静,都是从新东方跳槽过去的。今年11月16日值新东方27周年,俞敏洪进行演讲时也强调:“我们对于人才的重视是不够的。”

前新东方名师唐迟微博

说一千道一万,研发的问题仍旧出在管理上。

新东方最难以约束和管理的对象正是新东方的创始人和CEO俞敏洪。2010年,已经离开的徐小平还曾经发邮件指出新东方的弊病:没有一个有效的制度来约束管理层,也没有能够对管理层拥有足够影响力的人。俞敏洪把这封邮件转给了新东方的所有高管传阅,还当众朗读了这封信。

十年过去了,新东方的问题还是管理。

问题严重到连员工都忍不了了,编成歌曲广为传唱。2019年年会,员工“冒着离职的风险吐槽”演唱了一首由《沙漠骆驼》改编而来的歌曲《释放自我》:

“干的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什么独立人格?什么诚信负责?只会为老板的朋友圈高歌。领导随口一说,立刻讨好跟着,项目马上启动不计后果”

内斗、内耗、效率低下……一首歌揭示了新东方这个庞然大物的众多问题,俞敏洪发了微博:“员工敢于当面Diss老板,暴露新东方问题,值得鼓励,决定奖励参与创作和演出的员工12万元。”

面对亟待解决的种种病变,年会后不久,俞敏洪接连发了5封内部信,提到了很多上述问题,提到了员工末位淘汰,提到了管理层缺乏培训和拉帮结派,提到了急缺的高度标准化等等。

还不忘死鸭子嘴硬——俞敏洪拒不承认5封内部信和那首歌有关系。

网红还是企业家?

俞敏洪攘外安内手忙脚乱,在他的带领下,新东方一步错过、步步赶不上。

由于俞敏洪执着于开学校,2012年,新东方依然坚持线下扩张,那一年它开了200多家学习中心。那时现在这些在线巨头已经开始布局了,新东方比错过K12更彻底地错过了在线教育。

新东方入局在线教育并不晚,早在2005年就成立了新东方在线。俞敏洪和新东方,在今年4月到11月期间三轮增持新东方在线股票,加大研发投入、推出OMO的新模式等等,从这些措施都可以看出俞敏洪对在线教育重视起来。

可是他重视得有点晚,以致于新东方在线原本的的第二大股东腾讯,从2016年开始,把注意力转向猿辅导,前后连续投资三轮,次次领投。一位原新东方高管对媒体回忆,当年新东方进军K12时,至少整体打法还是比较清晰的,但在线教育的连续性冲击,“新东方只能被动接受。”

行业拥挤。近几年新星层出不穷,而他俞敏洪是新东方有且仅有的明星IP。过气教父已经敲钟3次,他在考虑退休了。

或许,真如他所说地退休,能还新东方一个“更好的未来”。毕竟延续了俞敏洪一贯的分封制管理,新东方对在线业务的思维很古旧——不能亏损,2019年在港股IPO之前,新东方在线都是盈利的。看看现在厮杀中心的在线教育公司,哪个不是用亏损换规模?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跟烧钱获客一比,新东方在线的盈利水平就是小作坊式的。新东方在线2019年反应过来开始亏损扩张,早就比同行慢了。

这也反映出增长逻辑的差异:线下靠品牌,线上靠流量、靠渠道、靠投放。

疫情给了已经走下坡路的新东方重锤打击,与此同时,疫情造出来的新风口还把它的对手们吹上了天。

据中科院报告,K12在线教育行业渗透在今年3月以离谱的陡峭程度达到顶峰85%,并预测到2022年将突破55%。猪都能上天的那种龙卷风口,对手们还不伺机弯道超车?

猿辅导、作业帮、一起作业、火花思维等在线教育公司融资大跃进,广告恨不得打到你鼻尖底下。互联网大厂也加紧了对在线教育的争夺——腾讯的教育中台、开心鼠;淘宝的“一亿新生计划”;字节跳动的大力教育。

在别人弯道超越的时候,新东方的门面在干嘛呢?他参与公司管理越来越少了,他的董事会开玩笑说,要把他赶出董事会,让他去做娱乐队长。

他在激情喷人:骂王振华猥亵儿童案、骂高考冒名顶替。他在愤然撕逼:“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在共享经济大火的2017年,他骂:“共享篮球、共享雨伞,还不如共享女朋友更加有市场。”

他的竞争对手频频出现在《新闻联播》和马云马化腾互cue共同进步,而他出现在《妇女报》和营销号、女权网红的微博里。

不光针对女性,被喷的互联网大厂们,腾讯、阿里、今日头条、拼多多,在俞敏洪看来统统“利用人们的低级趣味赚钱”。不知道好朋友李彦宏什么感想。

俞敏洪还说过:“未来十年,阿里巴巴可能就不存在了。”马云随即反驳,百年之后教育肯定在,但新东方不一定在。

套句时髦的话:这叫登月碰瓷。

58岁的俞敏洪渴望年轻,今年4月26日,疫情出不去,全民都在玩直播期间,他和新东方名师李旭舅舅在抖音搞了一场直播。戏剧性的一幕是,被拉来直播这位李旭舅舅,暑假跳去跟谁学了。

他不让年轻人管自己叫“俞老师”,而希望大家叫他“洪哥”。不过他的话语、他的思维方式暴露了他,其实内心还完全不懂年轻人。

由年轻人创造的新时代教育,可不会等他在后面慢慢追赶。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