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青客公寓深陷维权危机 上市也盖不住长租公寓的雷
青客公寓深陷维权危机 上市也盖不住长租公寓的雷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博望财经(ID:BowangCaijing),作者:浊雨

今年以来,继蛋壳、自如等长租公寓深陷信任危机泥潭之后,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不到半年的上海青客公寓,终究也纸包不住火了。

01

多地维权火焰燃起

“我加的上海地区几个维权群已经几千人了,还有不少蒙在鼓里,据了解还有去年的押金都没退的。”一位上海的青客租户阿丽(化名)对《博望财经》说道。 据《博望财经》了解,阿丽是在去年8月16日在青客上租的房子,今年3月16日申请退房,20日青客app上显示着已离店。但是让阿丽想不到的是,贷款却没有停。

微信图片_20200422222751.jpg

阿丽的租房合同为期两年,贷款18个月。她表示,当时房管员只说了分期付,根本就没提到贷款的事。而且办理流程非常简单,不用办卡不用签字,只需拍个视频。房管员让租户在视频里读一段话,介绍下姓名、身份证、租房地址和办理的业务,然后证明自己是知道这个分期付的,上传就搞定了。 “现在还剩两万多的没有结清,4月的贷款因为影响征信就自己补了,要是还没能解决,我也不继续交了,这就是无底洞啊!”阿丽已经请了律师起诉青客公寓,还自掏了2000块的律师费。 阿丽告诉《博望财经》,目前的青客客服和房管都是失联状态,上海5个地方办事处,要么没人,要么就只登记不解决。阿丽在黑猫投诉、12315、12345等多个投诉平台都发起了投诉,但至今没得到答复。 最后,走投无路的阿丽通过上海信访写信给房管局,工作人员给她回电表示:他们了解到青客资金链疑似断裂,所以目前无法处理,要不就等到青客融资起死回生,要不就建议起诉。 “我现在不求退回押金和房租,只要把我的贷款给退了就谢天谢地了。”阿丽最近因为房子的事闹得都无法专心工作,在当下疫情还未彻底散去的阴影下,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微信图片_20200422222754.jpg

事实上,如今像阿丽这样进退两难的租户不在少数。《博望财经》发现,目前上海、苏州、南京等多地已有QQ、微信维权群,在全国青客公寓维权总群的QQ群中,已经有近千名维权租户。

微信图片_20200422222756.jpg

除了租金贷这一问题,在黑猫投诉、百度贴吧、微博超话等平台上,一搜青客公寓,还能看到很多关于退房无门、押金拿不到、被套路贷等投诉,还有租客被房东驱赶。然而,房东们也是受害者,拖欠房东房租,借房东爱心“两头吃”…… 随着多地维权火焰的渐渐燃起,青客公寓的这场信誉危机显然正变得猛烈起来。

02

现金流催命

4月16日,青客官方微信号发布声明称,目前公司正在通过多种渠道,加快恢复生产经营,政府及相关机构也正在协助其共渡难关,争取三个月内恢复正常。但回顾青客的业绩数据来看,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无论是拖欠房东房租,还是租户押金退不出,租金贷难解,所有问题都指向了一点,就是青客的现金流。据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青客公寓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0.44亿元、—1.17亿元、—0.88亿元,连续3个财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负。 显然,囊中羞涩的青客急需一笔资金来成为它的救命稻草,但这笔钱从何而来呢? 转眼间,疫情的阴云已经笼罩了接近半年之久,虽然国内已经拨开云雾见阳光,但今年上半年青客的业务遭受冲击是必然的。更何况,在正常情况下,青客的业绩数据也并不乐观。 数据显示,青客公寓已经连续3年净亏损,资产负债率也在逐年走高。2017年、2018年、2019年,青客公寓的亏损额分别为2.45亿元、4.99亿元、4.98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17%、143.82%、145.02%。 值得一提的是,据企查查资料显示,青客公寓在去年5月份和今年3月份,两度被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标的分别为335511元和790809元。青客公寓的董事长、实际控股人金光杰也在不久前被拉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微信图片_20200422222800.jpg

近日,据《经济观察网》报道,青客公寓将杭州5000间房源转让给建融家园,后者为建设银行旗下长租公寓业务平台。需要注意的是,青客公寓与多家金融机构合作,虽然尚未公开金融机构信息,但从一些投诉信息中可以发现,其合作机构中不乏华瑞银行、网商银行、建设银行的身影。

微信图片_20200422222801.jpg

按照长租公寓租金贷的玩法,平台通常可从合作的金融机构处获得一笔不超过24个月租金的一次性付款。现在平台现金流不足导致租客无法正常退房退贷,那么平台想解决退贷问题就需要找银行协商。 这么一看,青客公寓的转让房源操作,就有点着急“自救”的意思了。

03

都是疫情惹的祸

今年以来,受疫情袭击,自如、蛋壳、青客等长租公寓头部平台接连陷入信誉危机中。但疫情也只是个点火的引子,哪里有火药哪里就会爆炸。 据房东东数据,2019年累计有53家长租公寓出现经营问题,其中资金链断裂及跑路的共有45家,被收购的有4家,拖欠或拒付房租的有4家。可见,长租公寓平台的火药味早已日渐浓重。 这就不得不提到多数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了。就拿青客来说,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短钱长投是其主要模式。说白了就是利用时间差和租金贷形成资金池,然后用资金池反哺扩张规模。比如,此前与青客先后脚上市的蛋壳公寓,都是玩的一个套路。 长租公寓行业进入门槛虽然不高,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场的。最关键的要素就是具备强大的资金支撑。从今年的这次疫情洗劫就可以发现,同样是长租公寓头部平台,自如和蛋壳为何不像青客弄着这般狼狈?因为自如背靠链家,家大业大;蛋壳懂得未雨绸缪,资金链还没出现裂纹,就已经开始四处找钱了。 所以说,长租公寓的牌桌上,谁想玩到最后,就得先活下去。 而在这些玩家挣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的同时,长租公寓还是门好生意吗?从前两年的“抢房大战”,到如今的信誉危机,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受到损失最大的就是房东和房客们。爱心被利用,莫名背上巨额贷款,疫情之下无家可归……长租公寓正在一点点榨干消费者们的信任。 通过青客公寓的这次信誉危机不难发现,上市成不了长租公寓的“救命稻草”,反而会让品牌信誉更受市场和租户的关注。不过,阿丽还是盼望着青客公寓能快点挺过这次危机,因为一旦雷真的爆了,她受的伤害远比现在更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