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敲黑板划重点!TFBOYS全新EP《和你在一起》独家上线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2小时前
江苏交控“六朵云”华彩绽放青云QingCloud公有云鼎力支持
2小时前
5G乘风,光网破浪
2小时前
元气森林联合猎豹移动玩转FIRST影展
3小时前
用短视频讲好校园故事,“青年星火计划”正式启动
4小时前
ZStack+神龙服务器:弹性裸金属开创企业私有云新纪元
4小时前
“智慧龙华”一期基本完工新型智慧城市全国标杆雏形初显
4小时前
第七届环青海湖(国际)电动汽车挑战赛场地竞速赛扣人心弦:速度与激情的刹那芳华!
4小时前
北京联通携手华为成功打造5G超高清直播切片差异化服务
4小时前
包凡对话陶石泉:酒庄、赛车以及江小白的百年理想
4小时前
助力柔性电子创业者实现梦想第二届成都柔性电子产业创新创业大赛启航
5小时前
易路任命缪青为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加速人力资源科技领域战略布局
5小时前
萤石提供EZIoT一站式技术服务方案加速传统行业智能化升级
5小时前
《人民日报》暖心视频带红联通"沃家神眼":以科技赋能关怀,将守护做到极致
5小时前
长扬科技获1.5亿元C轮投资,将进一步提升工控安全领域的自主研发能力
5小时前
人民的五菱,上汽通用五菱7月销量破13万辆
5小时前
没听说过品牌ZONE?就没有资格定义「营销神器」
5小时前
FIRST影展联手猎户星空解锁影展营销新姿势
5小时前
天猫“TMIC黑马工厂”剑指20个潜力产业带为双11孵化新品
5小时前
希伯伦科技(HEBT.US)战略布局落地
6小时前
河南联通的智慧场馆炼金术:5G+360自由视角,带来意想不到的精彩
6小时前
5"机"峰会:5G掘金5大产业机遇
6小时前
从战场上走下来的短轴!是越野人绕不开的经典情怀
6小时前
AI创未来,创新工场x华为联办的DeeCamp训练营结营,200名学生共克真实世界难题
6小时前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携手腾讯微信发起倡议,共同推动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
6小时前
信用租赁无"押"力,京东中小企业电脑节多项特惠权益为企业降本增效
6小时前
想查看车内影像又怕隐私泄露?比亚迪DiLink3.0千里眼一招保证安全
7小时前
契约锁各行业特色电子签章应用:实现公文、设计图等电子化签署
7小时前
科技在手才能制御掣肘,金山办公成软件创新牌面担当
7小时前
2020IT市场年会暨赛迪生态伙伴大会重磅召开
7小时前

失联334天后,无论你喜不喜欢,即刻都不会再“变黑”了

基本面力场 2020-06-11 09:52:51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科技唆麻(ID:techsuoma)

“失联”334 天后,即刻宣布回归。

各路媒体都以“下架”一词描述去年 7 月 12 日发生的那一场风波。但实际上这并不完全准确,在依旧缺乏保护用户隐私的铁腕的国内市场,下架并不罕见。不少主流产品都曾因为包括违规收集用户信息,或者内容导向不符合主旋律等各类不规范行为领到“下架套餐”。

与别家下架仅仅是斩断了新用户来源不同,即刻所面对的是将整个用户基本盘的连根拔起:不只是在各大应用市场输入“即刻”后不再有匹配的搜索结果;

就连已经安装即刻的老用户,在打开即刻后也无法连接到服务器正常使用。这对于一个声称在巅峰期 DAU 200 万的产品而言,严厉程度堪称可怕。

从某种意义上说,过去的 334 天里,即刻和另外一位南京的李先生一样,陷入了赛博死亡。

但尽管处罚堪称釜底抽薪,即刻似乎依然拿着一手不错的牌。今天一整天时间,官微截图、官方庆祝回归的H5 开始小规模刷屏,“即友”们奔走相告,集体庆祝告别“流浪”。

这就形成了一个鲜明对比:过去一年中,搜狐的狐友、微博的绿洲……无论大厂小厂,加码社交发布社区产品成为了存量竞争常规手段,但沦为炮灰者不知凡几;反观即刻,一度消失于健忘的互联网江湖,却又处处有它的传说。

01

一直在“还魂”的即刻

在去年 7 月 12 日“失联”之后,大批即友被迫开启了“流浪计划”。一时之间,在官方微博、微信都聚集着大量求组织“收容”的消息,如何打好这一手牌成了即刻团队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仅仅一个月时间,即刻团队就推出一款名为 Jellow 的内测版 App。从名字上不难看出,这正是脱胎于即友为即刻起的爱称“黄即”。而其加入方式也颇为繁琐,应用市场一概没有上架,开源的 Android 这边尚且还能通过分享 apk,但是 iOS 则要通过邮箱等重重验证才能“上车”。

正如即刻CEO 在去年 8 月 10 日的一条微博中是这么描述描述 Jellow 的:“有一辆火车突然停了,我们就地造了一辆摩托车载人。所以速度有限,资源有限,还有各种限制。”

2.png

瓦恁口中的“各种限制”体现在 Jellow 中,不只是大量即友申请数次申请内测无果,还有各种即刻王牌功能的缺失。比如一开始,Jellow 几乎只是一个复制了即刻用户资料和账号体系的“空壳”。

不仅加载速度慢,甚至连视频都无法播放;而广场、评论发图等基础功能,圈子等亮点功能都曾一度缺失。前者甚至一直到去年 11 月才最终完善。

换言之,即刻团队第一阶段的思路其实是“再造一个即刻”。但显然,无论是 Jellow 本身的体验层面的表现,还是“转世”这一操作本身所承受的不确定性,都不足达成这一目标。

即刻或许还考虑过“借尸还魂”。去年 11 月 4 日晚,微博ID为@一罐产品经理 的用户发博称“一罐已被即刻收购”,即刻官微则在评论区回复握手表情证实了这一说法。但这款在去年 7 月就被创始人@纯银 侧面证实即将关停的产品,并没有因为即刻入主而实现明显增长。

无论是迫于投资方的压力,还是无数即友的“催更”,在进入 2020 年之后,即刻团队的步子不只快了起来,也凌乱了起来。不仅接连发布了一系列产品,赛道也开始偏离了擅长的社区。

比如,3 月 29 日,即刻推出的“Comeet”,就是一款主打帮助年轻人线下组局的社交产品;3 月 29 日的“小宇宙”,则是一款主打清爽易用,以及打点评论的播客客户端;

而之后的瞄准恋爱社交的“橙”,类似于探探的的产品逻辑,但注册则是独特的“聊天对话”式;而到 4 月 3 日,即刻甚至还上线了一款名为“即士多”的电商产品,官方宣称的定位是“在线上便利店向好友推荐商品”的平台。

不难看出,对于即刻而言。现阶段已经到了“非要做点什么不可”的阶段了。

02

All in 社交是即刻的战略调整吗

稍加梳理不难发现,尽管经历了路线上的摇摆不定,但即刻其实一直有着一个相对清晰的产品脉络:“社交+X”,换句话说就是在各种成熟的产品形态上,添加上即刻擅长的社交环节。

这背后其实暗含着一个前提:即便是经历了风波,即刻团队依然彻彻底底的 all in 社交赛道。

在今天一众欢迎回归的声音中,就夹杂着不少被“劝退”的表态,这其中的火力几乎完全集中于对于即刻 all in 社交的失望。这源于在今天回归的 7.0 版本中,即刻加入的诸如心情日记、足迹地图、头像弹一弹等功能,全线旨在提升社交的娱乐性于粘性。

但需要明确的是,这并不是即刻在经历风波之后的转舵,不过是将之前的转型推向了深水区。

即刻的“社交化”实际上始于 2017 年 3 月,也就是用户增长明显,融资充裕之后。3.1 版的黑色图标,变成了 3.2 版的鲜黄色。

3.jpg

如同 2018 年得到更换图标一样,即刻的“作死”引起了随后的群嘲。“精神股东”们纷纷扬言卸载即刻,冷静派则开始猜测即刻或许正准备进军年轻市场。

图标设计者@熊小默 在朋友圈回应了设计思路,的确是为了试探即刻新得调性:年轻、有料、乐天。

群嘲源于何处?源于“黑即刻”与“黄即刻”看似一脉相承,实际上却服务于不同的群体。

“黑即刻”早在 2015 便已经诞生。彼时,内容算法分发开始大行其道,不仅加速了 RSS 类应用的没落,传统的编辑推荐式新闻客户端也统统沦陷。

这的确降低了“草根用户”或许信息的门槛,但也从某种意义上抬高了在意“信噪比”的“精英用户”的信息获取成本。即刻则借助更细的信息粒度:用多维度将信息框定到足够精准,形成“主题”加以推送。诸如“有豆瓣8.0分以上的新电影”“煎蛋24小时热文”……

配合调教好的推送,的确会给人一种完美解决信息过载的“高效”体验。自然吸引了众多互联网从业者、媒体人在社交平台的一致推荐,使早期的即刻被赋予了极为浓重的 GEEK 色彩。

但作为典型的“效率工具”,喊着“每天十分钟,看点好东西”的 RSS 工具,能在看中用户时长、DAU、MAU 的资本面前讲出什么足够性感的故事呢?这也使得即刻不惜打脸:

4.jpg

03

市场需要“黑即”还是“黄即”

技术宅遍地的 V2EX 冒出了这么一个提问:即刻惨不忍睹了,还有类似的聚合类应用吗?关于即刻的吐槽,这只是冰山一角。知乎、酷安等社区,都随处可见类似“即刻已死”的论调。

5.jpg

而另一边,即刻却在大众层面走了起来,先后赞助爱奇艺的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B站的网综《故事王》和腾讯视频的《即刻电音》,分别切进了年轻文化圈中最具代表性的饭圈、二次元和电子音乐。

同一款产品,两种光景。背后折射的其实是,即刻作为一款产品,经历了借由社交网络中的关键节点完成种子用户积累;并在逐步完成破圈之后,调转船头开始寻求用户关键数据的增长以求更大的体量的转型过程。

微博 CEO 来总举过一个无价值用户的例子,豆瓣和 A站的用户群,一边拿爱绑架网站运用者,一边故步自封疯狂喷新人,还不断搞小圈子破坏氛围……他们才不会关心网站的生死:

6.jpg

另一方面,“黑即”的拥护者们需要面临的现实是,“变黄”早已是不得已而为止。

极细的粒度,实际上也影响了用户的体验。比如内容有高低频之分,早年的「村上春树有新作品」「村上春树拿诺贝尔奖提醒」之类的主题,更新频次更是以月、甚至年计;这意味着必须订阅足够多主题,足以充盈内容需求,这反而带来了检索不便。

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彼时对于没有自产内容即刻而言,最致命被水源卡脖子。颇受好评的「XX微博更新」「XX公众号更新」不得不逐步砍掉。

换言之,社交其实是即刻唯一的方向。

即刻联合创始人林航曾在 2018 年时谈起关于即刻的未来:“我们不太好判断未来的 2019 年的社区产品会是哪种形态,但可以确定的是,最终中国 2 亿年轻人的孤独感是需要有很好的社区产品和服务来承接的。”

显然,对于即刻而言,从 2017 年便开始的“社交化”进程,本质上就是对用户群体的一个逐步“换血”的过程:将追求极致效率、希望高度定制化的早期用户疏离,以圈子等形式顺应当下不断圈层化的青年文化趋势,讲一个工具产品转型为故事更性感的社交产品。

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即刻都不会再“变黑”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