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维谛技术(Vertiv)2020关键基础设施巡展
1小时前
打通中小企业的“任督二脉”京东创新企业租赁模式让企业“活”起来
1小时前
Avaya最新品牌架构发布,三大核心类别为企业搭建“云梯”
1小时前
江贤8.13现货黄金白银早间行情分析及独家操作建议
3小时前
阿里88vip的十年长跑终点在何方?
3小时前
母婴变天:头部乳企纷纷和电商巨头强强联手做数字化升级
3小时前
江贤8.13黄金白银今日是涨是跌多-空行情解析及最新价格走势分析
3小时前
又创新高!海尔冰箱亮出54.6%份额“成绩单”,凭健康场景抓住用户
5小时前
BJ40短刀出鞘以致敬之名一锤定音!
21小时前
找不到工作?滴滴推出“橙意”计划,投入2亿资金促就业
22小时前
百度研究院官宣升级,新增生物计算实验室与安全实验室
22小时前
讯飞会议宝:你相信吗?我的家,竟在会议室里
23小时前
苏宁易购引领未来零售5G发展趋势,终端裂变重塑零售形态
23小时前
复盘大唐高鸿DMD3A车规级模组量产历程:C-V2X已上路,开始助跑
1天前

惠泉啤酒失去的十年:竟成大股东高层退休前的“养老地”?

基本面力场 2020-06-17 11:10:57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基本面力场(ID:wuzhijingu)

惠泉啤酒,自称是中国十佳啤酒企业之一,也是中国啤酒行业第六家啤酒上市公司,还曾荣获过“中国名牌产品”、“中国驰名商标”等称号。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中国名牌产品”似乎从人们的身边越来越淡出了,昨天力场君(微信公号:基本面力场)还和一个福建的朋友问起惠泉啤酒,他说:“还有人喝吧,就是很少能见到了。”

尴尬不?福建好歹也是惠泉啤酒的大本营,比群众的声音更尴尬的,是惠泉啤酒自己的数据。

失去的十年

惠泉啤酒是在2003年2月上市的,上市之初的第一大股东还是惠安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在上市仅一年多时间之后的2004年4月,燕京啤酒成为惠泉啤酒的第一大股东,截止到目前燕京啤酒持有惠泉啤酒50.08%的股份。

但是自从燕京啤酒入主惠泉啤酒之后,两家公司就走上了不同的发展曲线:燕京啤酒2004年的营业额还仅为46.71亿元,到2019年已经增长到114.68亿元,累计增幅将近150%;而惠泉啤酒在2004年的营业额已经达到8.09亿元,到2019年却只有5.63亿元,15年来不仅没有任何增长,相反还衰退了约30%。

从最近10年的数据来看,惠泉啤酒都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营业额从2009年的10.95亿元下降到2019年的5.63亿元、几乎减半,净利润从2009年的7684.81万元下降到2019年的1981.9万元、只相当于10年前的四分之一。而同期,燕京啤酒营业额从2009年的94.9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14.68亿元、累计增幅在20%以上,净利润从2009年的6.27亿元下降到2019年的2.3亿元、降幅好歹比惠泉啤酒更低一些。

2009年到2019年,这十年,对于惠泉啤酒而言是“失去的十年”,对于惠泉啤酒的长期股东而言,更是煎熬的十年:2009年末惠泉啤酒的股价还收在10.8元(前复权),而2019年末则仅为6.64元,三分之一多的市值已经跌没了;再说今年到现在,食品饮料行业多火,青岛啤酒已经涨了25%以上,珠江啤酒也涨了18%,惠泉啤酒可好,只有2%的涨幅。

“失去的十年”也不仅限于股东,还有惠泉啤酒的上千名员工。2019年年报披露,惠泉啤酒在职员工人数为1591人,相比10年前、也即2009年的1730人,减少了不到10%;同时,惠泉啤酒2019年现金流量表中的“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科目支出金额为10559.01万元,与2009年的10999万元大体相当。由此计算,惠泉啤酒2009年的员工人均人力成本为6.36万元、2019年为6.64万元,十年间仅仅增长了4.4%。

从上述数据来看,不论是惠泉啤酒的股东,还是惠泉啤酒的员工,都未能在过去的十年中获得任何收益和成长;上市公司的营业额更是王小二过年,一个长期的波段式下滑,这样的惠泉啤酒,这样的惠泉啤酒高管层,不应当被问责吗?

差异巨大的广告政策为何故?

回到惠泉啤酒经营层面,也有很多让人看不懂、不理解的地方。惠泉啤酒的主营业务本质上仍然属于快速消费品,这是一个需要持续进行广告曝光的行业。

但是根据财务数据显示,惠泉啤酒在2018年和2019年销售费用中的广告宣传费分别仅为37.95万元和45.76万元,这对于一家年营业额在5亿元以上的食品饮料类公司而言,几乎没做多少广告推广。

与之相比,营业额上百亿元、相当于惠泉啤酒20倍的燕京啤酒,在2018年和2019年销售费用中的广告宣传费分别高达4.14亿元和4.41亿元。对比上述数据,燕京啤酒年度广告投入金额大约相当于惠泉啤酒的1000倍,显著超过了营业额的对比倍数;燕京啤酒在2018年和2019年广告投入占营业额的比重约为4%,而惠泉啤酒仅为0.1%。

从实际结果来看,燕京啤酒在2018年和2019年均实现了同比增长,虽然增速也挺寒碜,但好歹增幅分别为1.32%和1.1%,而同期惠泉啤酒营业额却显著衰退、同比降幅分别为17.83%和7.86%。

恕力场君愚钝,我实在是搞不懂,燕京啤酒是惠泉啤酒的大股东,惠泉啤酒共7位董事中有6位来自于燕京啤酒,但是在广告投放及以广告带动销售方面,两家公司的政策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对于最近两年燕京啤酒能够录得营业额正增长,而惠泉啤酒营业额却连续萎缩,是否与两家公司不同的广告政策存在紧密关系?

竟成大股东高层人员“养老地”?

惠泉啤酒在2019年10月发布了《关于董事长兼总经理退休辞职及聘任总经理的公告》,披露原董事长兼总经理高振安先生因退休原因辞职;另据惠泉啤酒发布的公告,高振安先生是从2017年1月开始在惠泉啤酒任职,也即高振安先生在任职惠泉啤酒董事长时,距离法定退休年龄只有2年多时间。公开信息显示,高振安先生此前长期任职于燕京(赤峰)公司,职务至董事长兼内蒙古原料公司董事长。

再往前追溯,高振安先生上一任董事长为王启林先生,是在2014年1月经选举任职,后于2017 年1月辞去董事长职务。生于1958年6月的王启林先生,在2017 年1月辞去董事长职务时已近59岁,原为燕京啤酒的董事、副总经理兼一分公司总经理。

从上述两例来看,由燕京啤酒委派的两任惠泉啤酒董事长,都呈现出临近退休前到惠泉啤酒任职,甚至高振安先生在惠泉啤酒董事长任期结束之前就已退休。力场君忍不住问一句:燕京啤酒是否将惠泉啤酒董事长的位置,视为高管人员退休前的“养老地”?这会不会导致惠泉啤酒在经营战略层面无法持续、“一朝天子一朝臣”呢?

此外,惠泉啤酒2016年年报披露,时任董事长的王启林先生从惠泉啤酒领取年薪仅为3.51万元,当然,王启林先生同时还从燕京啤酒领取薪酬;但与之相比,2018年年报显示,高振安先生同样也从燕京啤酒领取薪酬,但同时在惠泉啤酒领取薪酬56.22万元。

不管惠泉啤酒的股东和员工怎么样,临退休前的王启林先生倒是安安稳稳地拿了几年的高薪。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