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新相亲时代:90后成主力,约5000人在旅行平台脱单
新相亲时代:90后成主力,约5000人在旅行平台脱单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李小反

“你脱单了吗?”似乎正在成为新时代的问候语。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的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上亿人的婚恋刚需,直接催生了庞大的婚恋市场。

充满着“奶与蜜”的赛道也吸引了众多玩家入场,例如糖呗、伊对、映客旗下在线相亲APP“对缘”、即刻团队真人交友APP“橙”,以及起源于腾讯内部交友社区的 “单身青年自救平台”等。

“时代在变,用户也在变,行业需要一些更有趣的创意。”糖呗创始人张丁文表示。

比如云相亲。相亲对象在见面之前,可以先在线上连麦进行初步了解,以节省成本。还有从业者将婚恋交友与其他业务相结合,比如旅行,这种方式的脱单效果也不差。

“约有5000用户在我们平台脱单。”互助网创始人刘柏龙称。

如今的婚恋交友已经和传统婚恋市场大不相同,随着个性化、多样化需求的出现。新相亲时代已经悄悄到来。

搏杀婚恋场

“看到身边的朋友都陆续结婚生子,我开始焦虑了。”最近,30岁的林琳活跃在几个婚恋交友平台上,希望可以找到另一半。

第一批90后已经进入而立之年。前几年,他们还在吐槽相亲,而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接受通过这种方式“脱单”。

「创业最前线」注意到,在“她说”“青藤之恋”“单身青年自救社区”等几个平台上,不少用户都是90后,甚至95后。

这些用户也成为平台们争夺的焦点。

在做糖呗之前,张丁文已经在婚恋行业有8年的工作经验,他的工作经历让他深刻体会到曾经的相亲市场有多混乱。

在传统婚恋平台上,存在着很多“婚托”“饭托”以及怀有其他目的的人,再加上平台审核不严,使得诈骗事件频繁出现。

包括张丁文在内,还有很多创业者打算在相亲市场掀起一场“变革”。

在做婚恋交友平台“美恋”之前,黄融已经创办了一个亲子平台和保险规划平台。今年,他在举办亲子活动时发现,有人在同场地内组织相亲。于是他设想,能否用亲子这一套逻辑,重新做一个婚恋交友平台。

之后,他就和大V合作,迅速建起了公众号、组织起社群,并在平台上发布男女方的信息和需求,也举办过一些活动。

刘婷也是从今年开始做婚恋社交。因为没有好的商业模式,目前她的项目还处于起步阶段。他们的用户都是通过身边朋友介绍,沉淀在微信群里,审核、匹配也大多都靠人力。

刘柏龙开始做婚恋交友则是误打误撞。13年前,他创业做青年社交旅行平台“互助网”,他开始想要解决年轻人旅行中“找不到伴,对目的地不熟悉”的问题,

他发现,很多用户都是在游玩过程中结识到志趣相投的另一半。他意识到,这种婚恋交友模式不错,“不尴尬,不相亲,过程也很自然。”于是,他才开始做起“脱单”业务。

新玩家的持续涌入,也为行业带来了新鲜血液。

新相亲时代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相亲市场的参与者年龄也逐渐呈现低龄化趋势。去年珍爱网发布的《2019Q1单身人群调查报告》显示,38%的单身男女首次相亲年龄不足23岁,近半数95后已有了相亲经历。

从婚恋平台上的用户信息也可以看出,95后单身青年逐渐在相亲市场中活跃起来。

“未来一定是Z世代的世界,谁能更早抢占这些用户,谁就能抢占未来市场。”张丁文称。

“云相亲”的崛起,就为青年人脱单提供了新渠道和新方式。

“传统的线下相亲中,用户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都较高。而现在在线上,两个人可以先连麦简单了解,看聊天是否投机、相貌是否喜欢、条件是否符合。这样一来,就大大节省了用户的时间成本。”张丁文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这些前提工作在线上完成后,用户第一次见面就可以约会,节省了在线下再相互了解的环节。

于是,张丁文一开始就选择了直播相亲的方式来做婚恋社交。

“无论用户在任何地方,只要抽出三五分钟,就能进行相亲,只要他们愿意,每天都可以进行十来场相亲。”张丁文称。

他表示,糖呗的相亲连麦是免费的,相比于传统婚恋平台,用户可以省下动辄上万,甚至十来万的服务费。

而今年的疫情,也促使云相亲成为主流模式。

糖呗方面曾表示,2020年春节期间,糖呗下载量环比节前增幅7.8倍,活跃度增幅50%以上。

除了新玩家,老玩家们也在试图抢夺年轻用户。2019年,世纪佳缘、珍爱网等老玩家全面向视频化转型,并相继引入了视频相亲、红娘直播等功能。

当相亲被搬到线上,红娘也被赋予更多价值。在云相亲中,作为破冰的重要一环,红娘的作用极为重要。于是,有部分平台也开辟了针对红娘的培训业务。

比如伊对,公开资料显示,伊对对每一位红娘都要进行培训,每月平台还会对红娘进行考核。

也有报道显示,对缘为了提升红娘的水平,成立了红娘学院,将招募、培训、考核到管理整个环节变得更加体系化、智能化,以提升红娘的服务以及职业化水平。

除了云相亲,在线下通过兴趣活动找到志趣相投的另一半,也是很多从业者看好的模式。

“互联网相亲的模式,是建立在信息对称和相对透明的基础上,较为科学,但是双方也缺乏感情基础。用户自由恋爱虽然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但是对对方不够了解,这就需要一个空间、社群或者一个活动,来增加彼此的认识。”刘柏龙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因此,互助网会经常举办一些活动,比如组建线上快闪群、线下单身交友派对、组织去景点游玩等活动,给用户提供认识、相互了解的契机。

除了探索婚恋交友新方式之外,这些新玩家也开始针对特定人群打磨产品。

很多平台开始主打高学历人才用户。这或许是因为一二线城市的用户更愿意为婚恋社交付费。

比如“陌上花开HIMMR”宣称“只针对国内外顶尖高校在校生和校友”。青藤之恋在APP首页的介绍为“高学历优质青年的交友平台”。

在这些平台上,很多用户都是本科及以上的高学历人士,职业也不乏银行、金融、律师、IT等高薪职业。从上传的旅游、健身照片中,也可以看出他们不俗的品味和爱好。

而中端和下沉用户则是另一个增量市场。

刘柏龙表示,互助网主要服务中端人群,用户多为大专以上学历。而伊对的主打用户主要在二三线及以下城市。

针对特定人群进行细分,或许是新玩家突围的重要方式。

婚恋玩法升级

“10年前我就很看好婚恋行业,如今,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没有朝阳、夕阳的行业。”张丁文称。

不少从业者都认为婚恋是刚需,市场空间巨大。但是,他们也并不否认,相亲行业仍然存在不少待解的难题。

首先是用户身份识别问题。传统婚恋网站诈骗事件频发,多为用户身份审核不严导致。经常出现怀有不轨目的的人,会让用户对平台严肃交友的属性产生质疑。

如今,在身份验证方面,新进玩家们也正在加强把控。

张丁文表示,在身份验证方面,糖呗通过机制、AI、人工三种方式进行验证,现在已经有身份认证、人脸识别、房产证、机动车产权证、学历、工作证明、纳税收入等验证维度。

他表示,未来,糖呗还会考虑连接医疗体系,做到健康认证,以尽力确保用户的身份信息完整。

“对于抱有不轨目的的用户我们是零容忍的,一经发现轻则禁言,重则封号处理。”张丁文表示。

在「创业最前线」体验过的几个平台中,都需要用户填写身份证号等基本信息,并上传五官清晰的照片、工作证明、学历证书等材料进行实名认证。

对行业来说,另一个难题则是变现。

在传统婚恋行业中,常见的盈利模式是收取服务费。比如百合网这类平台,用户交纳一定费用,平台则为用户匹配相亲对象。

婚恋行业本来就相对低频,用户一旦找到合适的另一半便会退出。所以,平台要收取很高的服务费才能覆盖成本。但与其逻辑相对的却是,用户需要对平台有很强的信任感才愿意交钱。

在收取会员费之外,不少平台会举办线下活动收取费用,比如桌游、读书会等。

不过,也有从业者认为,举办活动费时费力,收入也不多,“可能收个几十元,最多几百元,甚至有时候连场地费都不能覆盖。”

经「创业最前线」体验发现,很多平台都是靠收取会员费来盈利。各家平台的月会员费一般在几十元到一两百元不等。

比如要查看“谁喜欢了我”“谁给我打招呼了”,或者想加对方好友,都需要开通会员或充值才能通过——可以说是不付费便“寸步难行”。

而将婚恋交友与其他业务相结合,比如旅行等,或许会成为婚恋交友平台跑出盈利模型的新方式。

“目前,大约有5000人通过互助网解决了单身问题,结婚领证的超过2000对,诞生了超过300个小孩。”刘柏龙称。在这脱单的5000人之中,刘柏龙也是其中之一。

“这个行业真的需要有好产品出现,只是很多从业者还无法跳出现有的模式,未来肯定有人能做出来。”刘婷称。

婚恋市场还存在着无限可能,只需要创业者们继续“上下求索”。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