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醋都”的失落,山西食醋公司为什么上市难?
“醋都”的失落,山西食醋公司为什么上市难?

作家汪曾祺有过这样一段描述,“几个山西人在北京下饭馆,坐定之后,还没有点菜,先把醋瓶子拿过来,每人喝了三调羹醋。邻座的客人直瞪眼。”

山西人爱吃醋,是众人皆知的事情。网上关于山西人爱吃醋的段子也不少——“打开任何一个自来水管,流出来的是醋不是水”、“饭局都干醋,酒水不常见”……

段子有些夸张,但是山西人爱吃醋却是不争的事实。山西姑娘林云见过身边最夸张的,“喝个米汤都要往里倒醋。”

不仅喜欢吃醋,也擅长制醋。中国四大名醋中——山西老陈醋,江苏镇江香醋,四川保宁醋,福建永春老醋——山西老陈醋位列其首,且最被人熟知。就连外省人提及山西,印象最深的还是当地陈醋。

醋文化如此浓厚,也让山西孕育了非常多食醋品牌。比如紫林、水塔、东湖、宁化府等,皆是山西知名老陈醋品牌。单是“醋都”太原清徐县,就有超过70家食醋企业,并形成以紫林、水塔为龙头的食醋产业群,占全国醋产量的六分之一。

尽管醋企数量如此之多,然而山西至今还没有一家食醋公司成功上市。而中国食醋行业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是2001年就登陆A股的江苏镇江醋代表企业——恒顺醋业。

山西的醋企没有放弃冲击资本市场的努力。9月17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山西龙头醋企紫林醋业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德证券。

如果紫林醋业此次能够顺利上市,那么这意味着山西将诞生第一家上市醋业公司,A股多年来“山西老陈醋不香”的局面也将被打破。

1、3次冲刺IPO未果

紫林醋业已不是第一次筹划上市。

证监会官网显示,紫林醋业分别于2016年、2017年、2020年3次递交招股书。算上此前递交招股书的次数,紫林醋业已经是第4次冲刺IPO了。

2016年6月,紫林醋业首次递交上市申请。2017年12月,紫林醋业第2次递交招股书,证监会于当年12月27日给出了反馈意见。

意见中,证监会要求紫林醋业对招股书存在的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与财务会计资料相关的问题进行核实。但不知为何,2018年4月上会前夕,紫林醋业突然撤销了所有审核资料。

紧接着,2018年4月10日,证监会网站发布公告称:鉴于山西紫林醋业股份有限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证监会没有说明什么具体事项。但是据了解,事情原因之一,可能是紫林醋业在2016年和2017年递交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中,存在多处前后财务数据不一致的问题。

以原材料成本占比为例。据2016年的招股书,2014-2015年,公司原材料成本占比分别为33.89%和34.04%。到了2017年的招股书,这两个数字变成了31.67%和31.25%。

经销商销售收入占比也存在出入。如2016年招股书中,2015年经销商渠道收入占比为97.01%,到了2017年中,这一数字变成了96.71%。

除此之外,两版招股书中披露的员工人数、包装材料、制造费用等营业成本占比数据均不相同。

新京报的报道进一步印证了事实,“紫林醋业存在多项数据异常、大量采销面对非法人单位、研发人员薪酬极低等问题,最终被取消了审核。”

2020年7月,紫林醋业第3次递交招股书,此后一年并未有明显进展。

直到2021年9月,证监会再次要求公司和保荐机构就规范性、信息披露等问题作出核实。很快,9月17日,紫林醋业第4次递交了更新的招股书。这也是其上市最新消息。

招股书中提到,紫林醋业创办于2000年2月,前身是山西省清徐金元老陈醋有限公司,由罗建纯、刘志红夫妇出资60万成立。

2006年,公司更名为山西紫林食品有限公司;2012年,紫林食品整体变更为山西紫林醋业股份有限公司。

紫林陈醋,图源:天猫

最新招股书中显示,罗建纯、刘志红夫妇合计直接持有公司71.16%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罗建纯现任董事长、总经理。

很多人对罗建纯并不熟悉,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他的创业故事,可以说是20世纪90年代国企改制大潮下,民营企业家的创业样本。

罗建纯出生于1964年,清徐本地人。1981年,罗建纯高中尚未毕业。当时清徐县有两个企业来学校招工,一个是清徐县化纤厂,一个清徐县醋厂。

罗建纯选择了去醋厂上班,这也让他与醋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此后的十多年,他一直在这家醋厂,从基层岗位做到中层干部。

1992年,国家对调味品行业的管控逐渐放开,整个行业开始洗牌,调味品小作坊渐渐被清洗出市场。

1997年,34岁的罗建纯被派到仁义村的一家山西老陈醋分厂担任厂长。当时,这家厂子已经处于倒闭边缘,只剩下20多名员工和账面上可怜的3万资金。

罗建纯没有放弃这个濒临关门的小醋厂,凭借着多年的行业经验,他硬是把这家醋厂盘活了。

适逢1999年,国有调味品企业改革,开始转卖给管理层。罗建纯顺势而为,走上创业之路,将这家小厂转化为独立的纯民营企业。

此后便如前文所说,2000年2月,罗建纯刘志红夫妇成立山西省清徐金元老陈醋有限公司,后更名为紫林醋业。

罗建纯,图源:清徐融媒

经过20年耕耘,罗建纯将紫林醋业做成山西省乃至全国知名的食醋品牌。据中国调味品协会统计,2018-2020年,紫林醋业连续三年食醋产量排名全国第二,仅次于江苏的恒顺醋业。

招股书披露,紫林醋业主要通过经销商、商超及自营等渠道进行销售,目前在全国拥有900余家经销商,基本实现全国 30 余个省市自治区的业务覆盖,产品销往全国。

2、冲刺上市的不止紫林

在紫林醋业声名鹊起的同一时期,山西的其他醋企也在快速发展。水塔、东湖、宁化府等一批新老品牌纷纷崛起,在三晋大地打响了名声。

水塔醋业,也是清徐县食醋行业的龙头企业,实力仅次于紫林醋业。在紫林醋业冲刺IPO的同时,水塔醋业也在为上市努力着。

水塔陈醋,图源:淘宝网

早在2015年12月,水塔醋业就启动了上市辅导备案,辅导券商为国都证券。此后,山西证监局官网一直在不断披露国都证券辅导水塔醋业的工作报告,而国都证券一辅导就是5年时间。

到了2020年11月,水塔醋业突然更换辅导券商。根据山西证监局官方显示,渤海证券担任水塔醋业新的辅导机构,重新在山西证监局进行备案登记。

今年6月23日,渤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山西水塔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工作进展报告(第二期)在山西证监局网站公布,目前尚未有下文。

据了解,水塔老陈醋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5月12日,在恒顺醋业、紫林醋业之后,位居全国食醋行业前三。从中可见,水塔醋业的实力在全国也不容小觑。

3、醋企为何难上市?

虽然醋企数量众多,并拥有紫林、水塔等实力雄厚的龙头醋企,但是作为醋业大省的山西,至今却没有走出一家上市规模的醋企。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除了上市监管比较严格之外,醋企上市未成功与其整体缺少规范化经营和管理有关。”

根据相关行业研究报告,全国大小可生产食醋的企业达 6000 余家,专业生产的有 3000 多家,生产食醋的企业中,品牌企业产量仅占 30%,其他作坊式小企业占 70%。

虽然随着部分地区规模化生产企业的发展壮大,市场集中度逐渐有所提升,但是整个行业的生产企业数量仍然较大,区域性、作坊式企业众多,品牌集中程度低,产品质量参差不齐。

整个醋企行业面临的问题,在山西醋企中更加典型。

拿品牌集中度来说,仅在山西省境内,就有紫林、水塔、东湖、宁化府等十多个知名食醋品牌,拥有各自忠实的用户,品牌之间十分“内卷”。

例如紫林、水塔虽已位居省内食醋品牌前两名,但是二者合计在山西市场的占有率,也才只有30%-40%。因此在山西当地,还没有一家醋企真正可以占据绝对优势地位。

醋企之间的竞争通常以价格战的形式出现,这就导致山西老陈醋的平均吨价长期处于较低价位。头部公司在价格上内耗,更多中小企业更是按照相同套路发展。

如此竞争造成的现状就是山西醋企的规模化程度较低、资源分散,企业得不到市场的充分滋养,从而难以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

对比江苏镇江醋的代表企业恒顺醋业,通过企业合并,几乎一统本地醋业,占据了镇江香醋85%以上的市场份额。在高市占率下,恒顺因此可以掌握本地及周边市场的定价权,多次提价均被市场消化。

恒顺香醋,图源:天猫

区域性强,是山西醋企的另一个暗疾。

紫林醋业在招股书中就提到,公司产品的销售区域集中在华北、华中和华东等区域,东北、西北和华南等仍有较大的市场开拓空间,在销售区域的覆盖面广度仍相对不足。

在朱丹蓬看来,紫林醋业的局限在于,“它是一个很明显的区域型品牌,缺乏相关的体系、团队及客户去支撑它的全国化,因此未来全国化运营将成为其较大的挑战。”

此外,紫林的营收对食醋的依赖程度也相当大,产品种类相对单一。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食醋系列产品占紫林公司营收的比重均为90%以上,是公司最主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

尽管近几年紫林醋业已经开始多元化布局,拓展了料酒、醋饮料和酱油等其他产品品类,但三者加起来的占比也仅为5%左右。

除了相对聚焦的产品种类,紫林自身在渠道布局方面也有待提升。从招股书来看,紫林目前的销售渠道主要分为经销商、商超及自营三种渠道。

其中,从2018年至2020年,紫林经销商销售金额就占到了总营收的95%以上,而商超与自营渠道合计占比仅为5%左右。过度依赖经销商,无疑增加了紫林收入的风险。

紫林醋业在招股书中就坦言,除经销关系外,经销商的经营管理均独立于公司。如果经销商不能较好地理解公司的品牌理念和发展目标,或经销商的实力跟不上公司发展要求,或因经销商严重违反合同,将对公司的销售收入造成一定影响。

不过,朱丹蓬认为,在传统的模式之下,经销商的占比达到95%属于正常现象,但从线上与线下互动共通的角度来看,未来紫林醋业降低经销商占比才能符合未来的发展趋势。

一边是内部的压力重重,另一边,山西的醋企也面临着来自外省同行的竞争压力。

例如紫林醋业虽位居全国第二,但其全国市占率却并不高。根据恒顺醋业的报告,2020年恒顺的市占率为10%左右。而紫林醋业,去年的市占率仅有4.3%。

当年恒顺醋业还曾主动进驻山西市场,成立山西恒顺老陈醋。但是由于食醋产品本身存在一定的地域性,加之本地人民对本土品牌的认知,山西恒顺老陈醋发展步履维艰,净利润从2019年的79.89万元,下滑至2020年的55.41万元,到了今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仅为6.63万元。

恒顺和紫林也曾因为商标问题产生过纠纷。

今年5月,恒顺醋业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紫林醋业停止生产销售涉嫌侵害其“金优”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并请求法院判处其赔偿150万元的费用损失。最后结果是双方庭外达成和解,紫林醋业一次性赔偿了恒顺醋业60万元。

就在两家醋企缠斗之时,许多调味品企业也开始涉足醋业市场。海天味业、千禾味业,这些以酱油销售为主的调味品巨头,纷纷开始拓展自己的品牌,进军食醋市场。

收购醋业公司股权,投资设立专门的醋业子公司,扩大产能,成了调味品巨头们的基本操作。

2017年,海天味业子公司以4027万元受让镇江丹和醋业70%的股权,2019年,海天的食醋产量已经进入前三甲;2019年,千禾味业也开始在食醋行业布局,计划用现金收购镇江恒康酱醋有限公司100%股权......

赛道涌进多路对手,这给未来的食醋行业市场格局,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4、山西也在着急

山西醋企没有放弃努力,山西政府也在积极推动醋业企业上市。

2015年,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带领省证监局、金融办来到清徐县,指示各级有关部门在企业筹备上市期间要全力配合,“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开辟绿色通道,完善相关手续,帮助企业尽早上市,打造全国乃至全世界醋业第一品牌”。

2016年,太原市政府发布《关于促进醋产业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推动水塔、紫林、东湖、宁化府四大骨干企业上市,融资规模达30亿元,还给出了具体的上市进程时间表——水塔、紫林醋业2018年年底前完成A股上市,东湖、宁化府在2018年前完成新三板挂牌。

《意见》还表示,在主板上市成功的将奖励1000万元;在中小板、创业板上市成功的将奖励500万元;在新三板挂牌成功的将奖励165万元,以此激励本地醋企谋求上市。

2020年2月20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农产品精深加工十大产业集群发展的意见》。其中,发展食醋产业酿品产业集群,是实现文件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3月,山西再次出台政策,对规定期限内在主板、创业板、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一次性奖励500万元;对将所融资金70%投资于太原市的企业,奖金翻番至1000万元。

尽管山西政府一路打气,但是山西醋企上市之路依然坎坷,现在的进程来看,已经落后当地政府的原定计划。

如今紫林醋业再次冲刺上市,是否能如愿?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 | 韩夏,编辑 | 贝尔)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