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美团冤吗?
美团冤吗?

文丨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字越少,事越大。

据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消息,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对此,美团公开回应称: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进一步提升业务合规管理水平,保障用户以及各方主体合法权益,促进行业长期健康发展,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目前公司各项业务一切正常。

不久前阿里刚因“二选一”被重罚182亿,人民日报评论此举意在“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阿里也第一时间回应面对监管诚恳接受、坚决服从。

01  逼迫商户就范?

早该调查美团“二选一”了。

今年2月浙江金华中院查明美团向商户推送了部分诋毁饿了么平台的信息以及要求“二选一”独家合作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处美团向饿了么赔偿100万元。

但美团并没有明显迹象终止“二选一”,只是公布了一份“依法合规经营承诺”承诺书,承诺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尊重平台内经营者自主选择权,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不利用技术手段等实施垄断协议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市场竞争。

此前,牛刀财经曾走访调查过,美团外卖在二三线城市曾逼迫商户“二选一”,否则强制下线关闭后台。事实上,在面对平台方“二选一”的硬性要求下,在与平台的博弈中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商户并不掌握话语权。

事实上,无论是正常经营的环节还是流量,都受到平台的直接影响。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强制商户“二选一”的行为,是这两年存在于互联网的一种畸形竞争模式,已经成为行业潜规则。

在全国各地,因强迫商家“二选一”外卖平台被处罚的案例屡见报端。

原美团城市运营人员张先生曾向牛刀财经爆料称,美团外卖对商家、顾客、竞对、送餐员、代理商、都存在多种套路。

其中,在管控商家入驻其他竞对方面,美团外卖逼迫商家二选一。

牛刀财经了解到,美团外卖在与商家的合作上,美团利用自身所持有的市场优势,要求各家商户在入驻美团外卖时必须签订一份“合作承诺书”。

其内容包括:入驻美团网的商户只能通过美团外卖进行独家经营,商户违反承诺需缴纳违约金。虽然不会真正去逼迫商家缴纳,但以此要挟的情况屡见不鲜。

商家入驻饿了么平台就把商家在美团的店单方面关掉,倒逼商家就范。“比如缩小商家的配送范围让一些顾客点不到餐,减少商家的销量或加配送费,让商家配送费高于其他商家,再或者找个同品类的商家上个优惠活动,造成商家销量下降去求他们,再或者单方面提高对商户的抽佣,压榨商户利润空间。”

郑州美团代理商常先生告诉牛刀财经,他入驻签约美团外卖独家代理已经一年多时间,常先生听说美团独家代理禁止签约其他外卖平台,否则关闭后台。

“我们店的业务一直增长,想再拓宽一个渠道,不知道美团方面是否同意,否则没有经过美团同意,强行关闭后台,我的损失会很大。”常先生说。

“退出平台,意味着客户来源的损失;不退出平台意味着自己只能接受平台的制约,否则关闭后台系统。”美团外卖商家王先生说道。

站在商家角度,平台作为流量渠道当然是越多越好,但“二选一”的单向绑定,等于变相放弃了其他流量入口。况且,平台与小企业之间的话语权长期不对等,极少数被支持的商家获得海量资源和巨大的经济回报,绝大多数中小商家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02  “二选一”争议

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16年下半年,美团网为了推广线上服务,强制关停了旗下与“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有合作的商户,停止美团外卖对这些商户的接口服务。若想恢复服务,这些商户必须停止与其它平台的合作。

而如果商家违反相关约定,美团则会将入驻收费标准提高。“一般是公司或者领导下要求了要强关非独家店,总之就是用流量要挟“。张先生告诉牛刀财经。

除此之外,美团实际收取的费用是佣金,消费者消费钱是直接到美团账户,佣金就从这里面扣除,拿走约18%的佣金,剩余的部分会自动打给商户。

河南新密一位美团商家告诉牛刀财经,“美团外卖竟然直接把门店给隐藏了,告知其必须下架饿了么,如果不做独家就要收取25个到30点的佣金抽成。”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据《春城晚报》报道,昆明美团外卖商家拥有10多家餐饮店的郑先生,去年年底与美团在线外卖订餐平台签订了一年的合作协议。

2017年12月15日左右,他将另一家外卖平台也纳入了自己的合作范围。刚刚与另一家外卖平台合作了三天,郑先生就接到了美团的电话称,警告他们只能与美团独家合作,如果不及时关掉另外一家在线外卖订餐平台,那么美团就会将把他们的产品做下线处理。

郑先生接到电话后,他还在考虑怎样解决,结果第二天,他在美团上的餐馆就被强制关闭下架了,客户端上的网店处于关闭状态。

“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没有任何正式通知,打开电脑一看,我们每天努力经营的餐馆就不能营业了,真的很气愤,但是我们沟通都找不到地方。”

由于跟美团合作的时间长,客户比较多,没有办法,郑先生只能把另一家外卖平台在线订餐关闭了。

据法制日报报道,美团外卖在浙江金华因限制竞争等违法行为被当地市场监管局罚款52.6万元。

同时,美团外卖还要求商家必须在与其签订的外卖服务合同中选择“只与美团外卖进行外卖在线平台合作”,否则美团方面将不给商家提供美团外卖服务,彻底切断商家与其它外卖平台的合作。

接着,代理商张先生还向牛刀财经表示,“假如饿了么商家做了比较大的优惠活动,美团的人都去点那个商家,造成商家出餐压力点到商家休息,并浪费饿了么的配送运力让真正的顾客享受不到实惠。”

商家补贴方面,美团外卖考核补贴分两部分:一部分商家补贴,商家让利,一部分是代理商补贴,代理商出钱给商家做活动,让美团的价格比竞对便宜。

一位不具名的美团外卖代理商向牛刀财经透露,美团外卖要求其代理商出钱挖饿了么配送员。对此,有行业监管人士表示,美团外卖利用自身优势,阻碍、胁迫他人与竞争对手发生正常交易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03  代理之殇

据了解,美团最初也以直营进入市场,而在王慧文接手外卖业务后,考虑到直营的模式过重等问题,才大规模招募代理商。

此前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一位代理商公开的信息显示称,“代理商会从商家订单中提取20%-25%作为服务费,但有时渠道经理还要求商家要给用户提供标价10%-50%作为补贴。商家不接受,代理商为了避免处罚就只能自己掏钱补贴。”

张先生向牛刀财经透露,顾客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套路:如满20元减5元的优惠,实际支付时却没有享受到活动,一个优惠很大的活动,支付的钱竟然和到店里买差不多甚至更贵,外卖的份量少可怜等情况。

“其根本原因在于餐饮商户的利润空间被一再挤压,只有通过食品减量或网上售价高于进店价或利用活动规则愚弄顾客等手段保障商户利润,和业务人员及代理和美团的指标。”

在送餐员方面,张先生告诉牛刀财经,美团对配送员制定的有各种罚款指标:差评、超时、提前点送达等。

“配送时长一再被挤压造成外卖小哥闯红灯,逆行等容易引发交通隐患的现象,每个代理商都有自己的一套模式,在美团罚款指标的基础上,制定金额更高的罚款制度,从外卖小哥身上挤压出更多盈利的代理商并不是不存在的。”

对于美团外卖代理商,另一项重要考核指标是交易额指标。据了解,交易额的指标是需要用户加商户加配送人效加补贴率等各项指标共同支撑的,其中的商户上线营业是需要总部审核。

“美团的原则是需要商户双证齐全,但审核过程中只有一证的商家是能通过的,甚至能蒙混过关,这也是黑作坊频出的原因。而相对的风险责任美团只需判定业务人员或代理商违规就能解决。”张先生告诉牛刀财经。

根据《美团外卖代理商行为规范》,每个月代理商会有相应的 KPI考核指标,80 分为合格。不合格代理商很可能会需要以周为单位进行整改,两次整改不合格则会被严重警告,三次严重警告即将被清退。

牛刀财经了解到,美团代理商的业务团队归美团渠道管理,薪资代理商出,但任务制定时美团制定,任务的完成和代理商的利润没有必然关系,甚至还会损失利润。但直接关系到美团BD的收入。“商家死活不是BD考虑的,他们考虑的是商家价值丧失后赶紧倒闭换老板”。

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团外卖市场运营人员告诉牛刀财经:“代理商赚不赚钱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如果补贴指标不达标就威胁代理商要清退,你有本事就让商家出没本事就自己贴钱吧,不过偶尔也会强制要求代理商补贴,对于连续几个月不配合的代理商就真清退了。”

2020年11月10日,市场监督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首次对互联网领域的“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细化。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相关人员表示,“二选一”是社会公众对平台经营者要求平台内经营者不得在其他竞争性平台经营等不合理限制行为的概括性说法。

《反垄断法》禁止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

现在看来,如果美团还不愿彻底收手,随着反垄断监管深化有可能会受到更多制约乃至惩罚,比如收到巨额罚单。所以,市场各方一定要「提防」美团。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